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都市奇俠傳

悟道篇 第二十九章遠走異國

書名:都市奇俠傳 作者:書生囚聖 本章字數:3547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0:26


  “潘鳳月,你什麼情況?婧兒是三哥託付給我們夫婦倆照顧的,你現在拿這一箱錢放在我面前是什麼意思?”帶著一副黑色眼睛的中年男子,看著來到自己家中的一群陌生人後,認出了為首的一個中年婦女,她雙手戴滿珠寶,胸前還有一串拇指粗的珍珠項鍊,中間掛著一顆十分耀眼的鑽石,大概有三個大拇指那麼大。

  “許鑫輝,你們夫婦倆養了我家婧兒十七八年了,我非常感謝你們的恩情。現在我回來了,所以我要將她帶到國外去,讓她接受更好的環境和教育。這些錢算是我報答你們夫婦倆對婧兒這麼多年的養育之恩,沒有什麼別的意思,你們別多想。”帶著墨鏡的潘鳳月一副盛氣淩人的模樣對著眼前的中年男子說道。

  “潘鳳月,婧兒是我大哥的女兒,也是我許鑫輝的侄女。我大哥臨終前將她託付給我,我自然當仁不讓,撫養她,教育她是我許鑫輝應盡的義務。這麼多年過去了,婧兒在我眼中已經和我的女兒沒有什麼差別了。所以不需要你那些錢來感謝我,這只會讓我覺得噁心。”帶著黑色近視眼鏡,頭髮中夾雜著幾縷白髮,身材消瘦的男子神情激動著說道。

  “許鑫輝,當年我嫁入你們許家的時候,你就瞧不起我。現在我好不容易熬出頭了,可以給我女兒帶來更好的生活了,登門感謝你的恩情,你還是一副對待惡人的態度。我就想問問你,我到底哪裡得罪你了,你怎麼總是針對我?”潘鳳月聽完許鑫輝的話之後,摘下了眼上的墨鏡,神情十分激動的辯駁道。

  “潘鳳月,你還知道你是婧兒的親生母親啊?當年我大哥過世的時候你在哪裡?這麼多年過去了,你對婧兒不聞不問,靜兒發燒生病的時候,你在哪裡?你盡到了一個做母親的責任了嗎?”許鑫輝臉色潮紅,青筋外漏的質問潘鳳月,令她顏面掃地。

  “好了,輝爸,媽媽給我講了她這些年的難處,一個人在國外過的也不容易,你就不要怪她了。”許婧見兩人都是自己至親至近之人,也不知道該幫誰,只好先安撫一下養父的情緒。

  “婧兒,你媽以前的事你一直問,我也沒和你提過。現在你媽媽回來了,想接你去國外,可以給你接受更好的教育,更好的生活。這些是我都給不了的,我能給你的就是一天三頓粗茶淡飯,然後將你送進考場接受高考,與萬人爭雄,考進大學。如今,大學快畢業了,找工作之類的,我是再也給你使不上勁的。但是,你母親回來了,是去是留,隨你自己,我不為難你。”看著眼前已經亭亭玉立的姑娘,許鑫輝感覺一切都像是夢一樣。當年大哥在彌留之際,將那個懵懂的小姑娘叫到跟前,將她的小手放在了自己的手心中交給了自己。說實話,當時他是不大願意照顧這個孩子的,尚若不是因為她的母親,大哥又怎麼會出車禍重傷垂危呢?沒想到一晃眼,十八年過去了,這個孩子已經長大成人了,自己已經老了。為了這個孩子的未來,當年的那些往事就讓它塵歸塵,土歸土,永遠的隨自己而去吧。只要她能平安的成長就行,其他的一切都已經不重要了。

  “不,輝爸,不是這樣的。我記得上高中那三年,你每天都會將飯送到學校,即使是下雨也不例外,就是為了讓我有時間可以好好學習,考一個好的大學。在我生病的時候,半夜三點多,沒有車,也是你背著我跑了十幾公里的路,送到了醫院。還有很多很多……我不會離開你和小玉媽媽的,還有財弟。我不去加拿大了,我不要離開你們……嗚嗚嗚……”看著眼前這個頭髮已經花白的男子一直為自己擋風遮雨,從未見他留下過一滴眼淚。如今因為自己的離開而眼睛泛紅的男子,淚水便忍不住的從她的眼中流出,滴滴答答的落了下來。

  原本被許鑫輝質問得氣的雙臉煞白的潘鳳月,現在見到自己的親生女兒跟別人親,不願意隨自己這個親生母親生活,心中一股苦澀的滋味令她忍不住眼眶泛紅,情緒十分低落。

  “好了,鑫輝,婧兒和鳳月好不容易母女相認,何必弄的像仇人一樣。今天可是一個大喜的日子,別哭了。”許鑫輝的妻子見氣氛十分傷感便開口勸解道。

  “財財,還不如勸勸你姐,讓她別哭了。大家一起好好坐下來聊聊,今天是個開心的日子,大家心平氣和的好好談談。”董小雨用手拉著自己丈夫的胳膊,將他拉到了沙發上坐著。而後吩咐自己的兒子許婧勸到了一旁坐著,緊挨著丈夫。

  “鳳月,你也過來坐著吧,咱兩也好久沒見了,當年一別,你也變得蒼老了許多。記得當年,你可是我們這十裡八鄉的大美人啊。想必是這麼些年在外面過的十分不容易吧,不然也不會如此憔悴。來,過去坐坐,咱們好好聊聊。”董小雨安排好丈夫與養女

之後,便來到了潘鳳月的面前,拉著她過去一起坐著聊天。

  “你也是啊,這麼多年過去了,許久不見,感覺比以前更加精神了。”看著眼前的女子幫自己解除了尷尬的境地,潘鳳月眼中露出了一絲感激之情。雖然當年嫁進了許家很多年,但是對於這個三房的衣服,她還是偶有瞭解的。畢竟,能夠將許家唯一的一位大學生給追到手,可見她定有獨道之處。

  想當年,這個帥氣的三叔在年輕的時候也是儀錶堂堂,聽說挺招人稀罕的,不僅學校裡有許多女孩子追,而且老家也有許多鄉里鄉親托人打聽,希望能夠促成好事。

  後來,這個大學畢業的三叔帶著眼前這個已做婦人的弟媳回到了家裡,要和她成親。他們是同學,大學同學,一個系的,不過她是他的直系學妹。等到三叔在城裡工作了好幾年之後,他們才結的婚。

  經過一番勸和之後,氣氛終於不再好麼尷尬了。對於丈夫心中未解的心結,董小雨十分聰明的未點破。終於,最後笑著將潘鳳月送出了家門,臨走的時候,丈夫死活都要她將錢拿走。

  “小雨媽媽,我今晚回家睡,明天就要走了,我要和媽媽一起睡。”許婧在出門的時候,臨走之前開口道。

  “誒,好的,今晚媽媽和你一起睡。”董小雨一臉微笑的答應道。

  “那,就這麼說定了,回見。”許婧見董小雨答應之後,立即喜笑顏開的說道。

  烈陽當空,偶爾有幾縷威風吹過,也不過是送來一股熱浪而來。火辣辣的陽光格外耀眼,令人只能半眯著雙眼觀察著周圍成群結隊等候登機的人群。

  一個頭戴一頂潔白,周圍鑲著紅色花紋的中年婦女和一位身材高挑,皮膚白皙,帶著一副遮陽眼鏡,穿著一條白色的短裙,上身是一件中間開叉,桃心的白色小西裝的女子在人群中格外耀眼。

  “潘總,一切都已安排好了,所有的物件均已托運去澳大利亞,還請安心登機。”一個帶著墨鏡的中年男子一陣小跑,來到了中年婦女的身後,在他的耳邊輕聲回復道。在這中年婦女的旁邊戰著五個同樣帶著黑色墨鏡,身著一副筆直的西裝的五個腦子守護在他們的周圍。將他們與人群合理開來,身體時刻保持著警惕,觀察著周圍的環境。

  “走吧,婧兒。這個地方留給你的只有傷痛的往事,還有什麼可留念的呢?”一個帶著墨鏡,身著蕾絲鑲邊鏤空小禮服,下身一款寬鬆長裙的中年婦女對著眼前魂不守舍的年輕女子說道。對於女兒的遭遇,她也只能默默的歎氣,不過她在心裡還有點默默的感謝那個男子,如果不是他的所作所為令女兒傷心欲絕,恐怕女兒也不會這麼快的同意與自己遠走異國他鄉。

  “嗯嗯,好的,媽媽。”最後看了一眼身後的這片土地之後,許婧就從此決絕的踏上了飛機。恐怕她也想不到,有一天她會再次回來。而這一切,竟然還是為了他,那個令自己傷心欲絕的男人。直到很多年之後,當她再次重新踏上這片土地的時候,這裡已經從一個小型的機場,變成了一個國際化的大機場。

  當許婧來到了頭等艙中坐下之後,便坐在了一個靠窗的地方閉目養神。過了一會,聽見動力發動機轟鳴的聲音,整個飛機開始不停的顫動起來了。看著窗外不斷越過的雲海以及高樓大廈不斷的便小,最後變成了一個很小很小的黑點,直到消失在視野當中。

  “小雨媽媽,這張卡給你,密碼是我的生日。今天爸爸沒有接的錢,我都存在了這張卡裡。”許婧將錢包中的一張銀行卡拿了出來,遞給董小雨。

  “不不不,這錢我不能要,如果被你爸知道了,他又得生氣。到時候,狂風暴雨過來,我可是侯不住。”董小雨將銀行卡給擋了回去,態度十分堅決的說道。

  “不不,小雨媽媽,你一定要收下,就當是幫我保管著吧,說不定以後弟弟會用的上。還有,等我哪天回來了之後,我再過來取也行……好了,小雨媽媽,這件事是你和我之間的秘密,誰也不告訴,不就行了,你就收下吧,當是我這個做女兒的一點心意。”許婧見媽媽始終不肯接下手中的銀行卡,便不得不再三軟語相求道。

  “小雨,你要是突然走了,文柏怎麼辦啊?”董小雨實在礙不住情面,便只好收下了,同時將自己心中的疑問說了出來。畢竟他們兩個當初在一起的時候,女兒也是這樣和自己商量過,如今突然發生變故,作為媽媽的自然要過問一下。

  “唉,沒想到他居然會是這樣的一個人,當時看他挺老實的啊。算了,不提他了。別太過傷心難過了,好好放鬆放鬆心情,去了那邊可別給媽媽找一個洋女婿啊。”董小雨聽完女兒的描述之後,眼中滿是失望之色。最後不忍女兒太過難過,開始調侃道。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