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軍事戰爭 > 鐵血狼魂:抗戰先鋒

第一卷 叢林之狼 第17章 疑惑

書名:鐵血狼魂:抗戰先鋒 作者:呂文軒 本章字數:5709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15日 16:18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陳列跟著胖子他們一起訓練,因為南邊聯合村身體不行,李颯親自來訓練他們,從上山狂跑,到平地摔跤,教的都是比較基礎的東西,陳列當然是被李颯特別照顧,上山還要背上一塊石頭,剛開始陳列不適應,但是日子久了,慢慢的就適應了過來,呂力他們是本地人,體格要比轉移到這裡的民眾要好得多,兩個多月訓練下來,對於他們是輕輕鬆松的,胖子和小傑倒是連連叫苦,當時看家陳列每天都要背著一塊大石頭,跑來跑去的,一時間他們堅持了下來。

三個月後,軍士長處,李颯坐在客席上,周邊坐著不少各鄉鎮的武裝軍官,軍士長簡單的跟大家介紹了一下李颯,隨後就開始直接討論會議,周邊的日本人,都在籌備物資那麼久了,還是沒有任何的動靜,這讓他們懷疑,日本鬼子到底在幹什麼,難道是不打算進攻A區了?

“現在我們桂平縣物糧緊缺,根據情報,日本鬼子十六號,有一批軍用物資從平川一打亞運糧草到大別山鬼子的根據地,召集大家來呢,就是想問哪只隊伍,能派人去攔截日軍的軍資。”軍士長對著在座的一行人問道。

“不久前,不是聽說李營長建立了一支桂啟抗日隊伍嗎?現在訓練那麼久了,是時候該看看成效了。”一個武裝軍官,直接就沖著軍士長提議道。

李颯知道這些人的意思,不就是想要看自己的能耐嗎?但是想想自己營地的裝備物資,李颯沒有跟他們發火,而是對著那個軍官說道;“我們的隊伍,是訓練了不久,但是我們物資緊缺,你總不能讓他們空著手,上去打鬼子吧?”

李颯的意思很是明白,意思是我拼命可以,但是你要出錢啊,不出錢,你總得出個傢伙給我吧?

“李營長的.....”

“報告!”

軍士長還想說話呢,突然門口傳來了一聲稟報了聲音,軍士長直接就沖著那個士兵問道;“什麼事?”

“陳團長回來了,正在門前等軍長待見!”

“陳家棟?”軍士長聽見了士兵的話語,一下子高興了起來,沖著那個士兵喊道;“在哪裡呢,快點帶我去見他!”

李颯聽見林家棟的名字,也是一陣吃驚,聽陳列說過陳家棟的事情,以為他已經壯烈犧牲了,但是沒有想到現在他回來了,頓時就是一陣的高興,也跟隨著軍士長的腳步,朝著大門口追了上去。

軍士長走到了門口,看見陳家棟穿著襤褸的站在門口,直接就是一陣高興,沖著他就是抱了起來,“家棟,見到你會來真是太好了。”

“王軍士長,我也很高興見到你。”陳家棟也很高心,沖著王軍士長抱了起來,李颯走到了門口,看見了李颯,也是一陣的高興,疾呼道;“老李?是你啊!”

李颯也是一陣的高興,急忙跑了過來,沖著陳家棟也是一個擁抱,“聽你侄子說了你,以為你要壯烈犧牲了呢,沒有想到還能見到你。”

“我侄子。陳列沒死?”聽見李颯說起自己的侄子,頓時就是一陣的驚訝,那天他帶著兩隊桂啟軍,去轉移附近的村民。隊伍被打散了,到了黒湖溝遇見了陳列,後來進山又跟鬼子發生了激戰,等到打跑了鬼子,回來黒湖溝找陳列他們幾個孩子的時候,發現他們不在了,而且還發現山洞有激戰的痕跡,當即就以為他們幾個遇上了鬼子,可能最後被小鬼子殺死了,但是聽見李颯那麼一說,他頓時就是一陣的開心啊。

“那個兔崽子,沒死就好,不然我不好跟我哥交代,這小子還真是福大命大啊,他在哪裡?帶我去見她!”陳家棟有點迫不及待了,拉著李颯就要找陳列。

但是剛一轉身,看到跟隨自己來的少校軍士,頓時就一陣子恢復了過來,將軍士長拉到了跟前,沖著王軍士長說道;“忘記給你介紹了,這位是周于同少校,是國民革命軍第八師第七營,特戰部隊的師長,他是白司令派遣過來的,你好生招待,你幫我回復白司令,說人已經到了。”

陳家棟也不等王軍士長,直接就拉起李颯就往外跑,邊跑邊問著陳列的位置,李颯陳列的事情。跟陳家棟說了一下,隨後直接就將他帶到了民團的訓練場,陳家棟眼神很複雜,尤其是聽見陳列參軍的事情。

房間內,陳列進到門口i,看見自己的叔叔,一下子就高興了起來,沖著陳家棟喊了起來,“叔.....”

“沒事,叔還在呢,叔沒死,你跟我說說,那天我媽媽走後,你和胖子他們都去哪裡了?”陳家棟沒有生氣,而是看向了陳列問道。

“那天,你們走了之後......”陳列將事情的大致情況,跟陳家棟說了一邊,隨後繼續道;“後來,我們就跟在桂啟軍轉移到了這裡,然後我就參加了民團。”

“是誰讓你參軍名團的,你給我回村裡去。”陳家棟聽見了陳列說到了民團的事情,直接就沖著他吼了起來,拉著陳列就要往外拽。

李颯在一旁看見了,直接拉住了陳家棟的手,對著他說道;“你不就是怕你家沒有後人嗎?就在前幾個月,阿列已經成親了,阿列是個好苗子,當兵打鬼子多好啊,現在鬼子侵略我大中華,男子漢不參軍怎麼行。”

“什麼?阿列成親了?”陳家棟一下子就吃驚了起來,李颯也是一陣疏忽,連忙將陳列成親的事情,跟著陳家棟說了一邊,陳家棟聽見李颯那麼說,一下子就高興了起來,沖著李颯就問道;“那你妹妹還上孩子了沒有,都三個多月了,要有蛋,也總該有些反應了吧?”

“這個不知道,阿列很久沒有回村了,因為小鬼子動靜那麼九,突然沒有了動靜,所以我們就把訓練科目加難了點,讓他們早些完成基本的訓練。”李颯沖著陳家棟解釋道。

陳家棟眉頭緊皺,隨後沖著李颯說道;“前幾天,我跟著紅軍在大別山打遊擊戰,遇見了好多鬼子進山掃蕩,大別山附近的大路,有不少的日軍車輛經過,看情況,日本鬼子似乎是對那批物資很重視,要不然是不會派那麼多兵力,打壓共產黨八路軍他們的。”

“先不說了,現在我們先回村裡,你身上那麼多灰塵,應該回去洗洗,順便去看看你家的侄媳婦。”李颯沖著陳家棟笑了笑,隨後帶著陳家棟梢上陳列雞回來村裡。

李怡坐在村頭上,就是一陣的鬱悶,那個天殺的三哥哥,說好自己成親了,就讓自己參軍的,但是等到自己成了親之後,直接就沒有見過他的蹤影,倒是把陳列的那把火槍給了她,但是有槍沒有火藥,一時間他拿著那把破玩意也沒有用,每天就只能抓著在那裡耍,但是看見那把槍吧,讓他想起了陳列。

“小屁孩,娶了爺,也不回來看看爺,整天讓爺獨守空房,等逮到帥哥了,一定讓你帶綠帽子,好讓你知道夜不歸宿是什麼下場。”李怡手中拍了一下一旁無辜的木墩,氣呼呼的說道。

加到陳列家已經三個月,頭一個月還好,陳列每天晚上都回家,讓他有伴可以尋樂,但是後面的幾個月,陳列忙於訓練,基本上沒有會過家一次,在這個村都是老少婦孺,一時間他覺得待在這裡沒有意思,想回家吧,但是家裡只有一個丫鬟,更加讓他沒趣,本來是打算去民團耍耍的,但是前一陣子,自己感覺不舒服,一時間想嘔吐,還是李嬸告訴她,自己要當娘了,才知道原來自己已經成了人妻,現在又要為人母了,一時間,她是即生氣又開心,生氣的是那個小屁孩,沒有回來,他是不是完全忘記了家裡有個婆娘了?開心的是,自己要當母親了。想到了自己將要生出一個大白胖小子,李怡心中就是一陣的期待,你說孩子出生會是什麼樣子的呢?

“怡啊,你一個人在這裡傻愣子幹什麼呢?你家男人回來了哦。”李嬸走了過來,沖著李怡就喊了起來。

“真的,那個小屁孩回來了?”聽見李嬸說陳列回來了,李怡心

中就是莫名的高興,隨後蹦蹦跳跳的往自家的房屋走了過去,到了村長的屋裡,看見陳列和自己的三哥,跟著一個不認識的男人,圍坐在村長的桌子上談論著什麼呢。

“小屁孩,你給我過來。”李怡就站在門口,沖著陳列就喊了起來,陳列回過頭,看見了李怡就是一陣高興,走了出來,拉著他小手,拉著他進了屋,對著陳家棟說道;“叔,她就是我媳婦。”

陳家棟仔細的看了李怡幾眼,隨後很是滿意的說道,“不錯,長得挺標誌的,李怡是吧,我是陳列的叔叔,你可以叫我小叔,聽你三哥說,你喜歡槍,小叔,沒有什麼東西好送你的,這把勃朗寧手槍,送給你當見面禮!”

看見陳家棟給李怡那麼一把槍,李颯一下子搶了過來,他可是見識過自己家妹子的膽子大的行為,就前些天。李怡搶了陳列的火槍,直接就朝著A區的正面戰區跑去,想要拿著火槍打鬼子,要不是自己發現的及時,直接將她綁了回來,要不然指不定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死三哥,臭三哥,上次說我成親了,就讓我參加民團,讓我上前線殺鬼子,現在倒好,什麼也沒有讓我做,還了收我小叔送我的手槍,快點還給我,我要拿它殺小日本鬼子呢。”李怡一點也沒有尊老的意思,直接就是指著李颯的鼻子就吼道。

陳家棟在一旁聽了,頓時就是一臉的黑線,正所謂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應該說的就是這個意思了,陳列看見了陳家棟的臉色,頓時,就沖著陳家棟笑了起來,“叔,怡姐就是這樣,一會兒我跟他好好說說就行了,你先陪村長聊聊,我帶我媳婦去走走。”

說著,將一旁生氣的李怡拉出了門口,朝著一旁的小溪走了過去,陳列吹乾淨了一塊石板上的落葉,將李怡拉到了石板上坐了起來,攬著她的細腰,對著他說道;“你就別生氣了,戰場很危險,你一個女孩子上戰場不合適。”

“連你也那麼說,誰說女孩子不能上戰場了,你們這是婦人之見!”李怡看著陳列就是一陣的鄙視,突然李怡感覺胃裡就是一陣的翻騰,一下子就朝著溪邊吐了出啦。

“嘔...”

陳列不知所以然,一下子緊張的拍著李怡的後背,並且問道;“你這是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

李怡捂著自己的嘴巴,隨後眼淚滴落了下來,陳列更加疑惑了,頓時就是一陣的心疼道;“你別哭啊,到底是哪裡疼啊?你這急死我了。”

“嗚嗚嗚,都是你幹的好事,害我那麼幸苦!”李怡抬起頭看了陳列一眼,繼續流著眼淚,陳列還是有點茫然了,沖著李怡看了一眼。

“我,我怎麼了?”

陳列看向了李怡的肚子,似乎發現了什麼,沖著李怡高興的喊了起來,“難道是你有了?”

“我說了那麼久,你現在才知道啊,真是個小屁孩!額,又來了!”李怡罵了一句,隨後就是幹嘔了起來,陳列看見了李怡出現了妊姃的反應,一時間高興無比,他終於要當爹了,怎麼不讓他高興呢?

看見陳列笑的那麼開心,李怡一下子就不高興了,看我那麼幸苦你還在這裡笑,頓時計上心來,沖著陳列勾了勾手指頭,陳列不明白個所以然,依舊聽話的靠了過來,李怡就是趁著這個時候,直接就朝著陳列親吻了過去,陳列沒有絲毫的抵抗,抱著他與之親吻了過去,李怡剛才莫名的生氣,就是氣的陳列兩個人都不曾回來看過她,現在回來了當然是要她好好疼自己了。

但是現在自己懷孕了,疼惜自己的事情,可能做不來了,但是親親還是可以的,兩人相擁親吻了好久才分開,當然是被人打擾的,李嬸拿著一個酸楊桃走了過來,看見他們兩個親吻在一起,當即就出聲分開了他們,走上前,一個巴掌輕輕的打在了陳列的身上,對著他教育道;“你媳婦都懷有你的骨肉了,你還想幹壞事啊?去,一邊玩去,晚上幫你就不要跟李怡同床了,上胖子的屋子睡去。”

看見陳列被李嬸教訓一頓,李怡在一旁忍不住偷笑了起來,小樣,看你剛才還笑話我,現在被罵了吧,哪知道,李嬸教訓完陳列,傳過頭,就對著李怡教育了起來道;“你也真是的,蘇子都有孩子了,還跟阿列走那麼近.......”

李嬸將孕婦注意的事項跟李怡說了一遍,李怡很是認真在聽,陳列早就回到了村長的房間,將自己媳婦已經懷孕的消息。告訴了自己的叔叔,和自己的三哥,誰知道,他們早就聽見了,李颯更是跟著陳家棟拿著槍,進山裡打了只大大的野豬,準備用來了給李怡補身子呢。

只是回去了一天,第二天一大早陳列就被帶回了民團,回到了民團依舊是在訓練,只是訓練的科目增多了些,因為桂平縣新調來了一個教官,這個教官是為少校,而且還是黃埔軍校畢業的,他受了白司令的調遣,在桂平縣準備訓練一支特種作戰小隊,因為時間有限,他不可能那麼輕易就訓練出特種作戰部隊,只能訓練幾個兵,足夠組建一支小隊的七個人。

特種作戰小隊,顧名思義就是特殊作戰人員,會使用各種武器,以及各種戰鬥技巧,而且腦袋還要靈活,反應還要靈敏,而實施這個訓練的,就是周于同師長,訓練人員,讓李颯挑選,進入培訓的陳列一行人中,就占了三個,有陳列和呂力,還有一個竟然是小傑,小傑平時在部隊表現,雖然很努力,但是他瘦小的身軀,說明了他這個人應該不適合做特種作戰隊員,但是周於同親自點名要這個人,李颯也沒有辦法,還是讓小傑參加了訓練。

周於同帶著七個,李颯營中最尖銳的新兵,終日游走在大山裡面,持續了兩個多月的訓練,兩個多月來,李颯帶著自己新建立的桂啟抗日軍,在大別山等地,打死了不少的鬼子,將在大別山掃蕩,打壓八路軍的大部分的鬼子,都打了回去,最讓他開心的是,繳獲了不少鬼子的槍支,讓他原本缺彈少糧的營地,一下子富裕了不少,這兩個月來,李颯大大小小跟鬼子打了數十次的戰役,沒有一次是吃敗仗的,頓時就在大別山響起了名聲,有不少的流落的國軍,都莫名前來加入。

這天正是中國的除夕夜,李颯在大別山的黒湖溝,帶著自己的兩個營,正在籌謀著怎麼端掉鬼子在大別山的根據地,殊不知,有一夥人正朝著日本鬼子的根據地抹去,小鬼子的根據地,因為被李颯的部隊打壓過幾次,雖然不敢在進大別山的深處,但是在平川山脈這一帶,還是有數百的小鬼子在這裡駐守,李颯就是打算帶著自己的兩個營去將鬼子的根據地給拔起。

“砰砰砰!”

遠處響起了槍聲,鬼子的人馬一下子就站了起來,一個日本軍官,帶著一隊人馬就朝著槍聲追了過去,這些日子,他們吃過了不少李颯部隊的苦,現在聽見了槍聲,誤以為是自己的人在跟李颯的部隊激戰,所以他們更要去看看,想要聯手將李颯的部隊打散,但是鬼子的那一隊人馬,去到了目的,沒有聽見槍聲。倒是地上躺著不少的日本士兵,領頭的日本軍官一下子就驚訝了,直接就派了兩個人上去查看,卻不想那兩個人還沒有靠近,就被一擊爆了頭。

“有狙擊手,隱蔽!”

日本鬼子的軍官大喝了一句,隨後就地趴了下去,卻不想,死人堆的方向,一個人悄悄站了起來,直接就朝著他們扔了幾顆手榴彈。

“砰轟!”

一聲巨響,鬼子所隱蔽趴著的一窩鬼子,一下子就被炸開了話,陳列從鬼子屍體堆爬了起來,拿著一把步槍,直接就朝著人堆裡面走去,看見還沒有死透的日本鬼子,直接就是一槍,鬼子帶出來的人,有三十多個,直接就被陳列一夥人做的陷阱一窩端了,這邊倒是一個人受傷都沒有。

李颯一夥人,早就聽見了爆炸聲,他問著旁邊的觀察員道;“這是怎麼回事?哪裡來的聲音?”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