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仙俠武俠 > 紈絝修真少爺

正文 第四章外門蔣家

書名:紈絝修真少爺 作者:乾圖 本章字數:3219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1:09


  “噗通……”蔣遠成差點一個跟頭栽倒在地,感覺腿都軟了。暗歎果然是這位小祖宗來淞城了,劉管家啊劉管家,這次可被你坑苦了。

  “少……少主,是我錯了,請您原諒。屬下真不知道您已經來淞海了。劉管家是聯繫我了沒錯,但他說您兩個月後才會過來,我還特意安排了最盛大的歡迎儀式……只是沒想到……”

  “呃……這樣啊……”趙德柱的語氣緩和了一下,果然猜的沒錯,是宗主和劉管家合起夥來玩了他一把,也算是個小考驗。人家蔣遠成只是夾在中間做了一回犧牲品,想通此節,趙德柱淡淡說道:“不知者不罪,你的過錯暫不追究。接下來,看你的表現了。”

  話音未落,哢嚓一聲掛了電話。

  蔣遠成愣了一下,心道小祖宗,您倒是說一下您在什麼地方啊。有心想打回去問一下,卻愣是不敢。還是自己查吧,他立刻吩咐秘書,讓人查一下那個固定電話是什麼地方的。五分鐘過後,秘書給了他回話:淞海機場希爾頓酒店八樓總統套房。

  “馬上把夢竹給我叫來!”蔣遠成吩咐秘書。

  過不多時,一位身著白色職業套裝,表情沉靜的絕美女郎,來到了董事長辦公室。

  “爸,您叫我?”見到父親,女郎冰冷的表情瞬間溫暖不少。

  “待會我要去機場迎接一個大人物,你必須陪我過去。”蔣遠成表情嚴肅,說道:“夢瑤呢?她也要一起過去。”

  “爸爸!”蔣夢竹不依道:“我十點半有個重要的會議,恐怕不能陪您去了。還有,夢瑤要上學呢,她就更不能陪您去了。您不是教育過我們,無論什麼事情,都要有主次之分。對我和夢瑤來說,我的工作,她的學業,就是我們主要的任務。而且,無論多了不起的大人物,您親自出馬就給足了他面子了,為什麼還要全家出動呢?”

  “孩子話!”蔣遠成歎了口氣,說道:“夢竹啊……這個可不是一般人,他是我們的……主人!”

  “什麼?我沒聽錯吧,爸爸!”蔣夢竹懷疑自己耳朵出了問題,這都什麼時代了,還有什麼主人僕人的?再說了,就憑他們蔣家富可敵國的財富,誰有資格做他們的主人?

  “你沒聽錯,嚴格說來,他是我們的……少主!”蔣遠成苦笑道:“別看我們父女現在風光無限,財源滾滾,只要他撇撇嘴,咱們分分鐘被人扔進淞江喂鱉魚!”

  “這不可能!爸爸,您一定在開玩笑,對吧?”蔣夢竹差點忍不住驚呼出聲。

  “爸爸什麼時候跟你開過這種玩笑?”蔣遠成一臉鄭重,說道:“你最好換一身漂亮的衣服,而且告訴夢瑤,也穿得漂亮點。如果他能看上你們倆中的任何一個,可保我們蔣家一世尊榮!”

  蔣夢竹感覺自己快要窒息了!面前這個人,還是一向疼她愛她的父親嗎?他曾經無數次地告訴她們,女孩子一定要自尊自愛,蔣家的女兒,必須要維持蔣家的驕傲和尊嚴!為此,她努力工作,不對任何男人假以辭色,為此還換來一個“冰山美人”的雅號。但這是什麼情況,感覺……父親像是給她們姐妹倆……拉皮條?

  “爸爸……您確定……您是正常的嗎?”蔣夢竹的淚珠都在眼眶裡打轉了。

  “孩子……我知道這樣說,對你很殘酷。我把你和夢瑤當公主養大的,你們不能接受這種事,我很理解。可是……我要告訴你的是,我們蔣家能有今天,全靠背後這棵參天大樹的支持,我們就是他們在淞海的代言人,僅此而已。說的難聽一點,就是他們的僕人。僕人,你明白嗎?離開了主人,僕人便無路可走。”

  “我不信!以我們集團今時今日的財富,沒有什麼做不到的事!您說的主人,是不是某個權貴家族的當家人呢?這很簡單,我們出國去!不在他們的權勢範圍內,不就行了嗎?”

  “呵呵……權貴……”蔣遠成嗤笑一聲,說道:“他們終歸只是俗世中人而已。我說的主人,可比這些人強大太多!這麼跟你說吧,他們中間的強者,一個人可以滅掉一個小國家。你明白那是什麼力量嗎?我們跑到世界盡頭,可以躲得了一個國家的勢力範圍,但唯獨躲不開他們!世界雖大,他們隨處可去!”

  蔣夢竹懷疑地望著父親的眼睛,她不敢相信世界上還有她不知道的存在。父親的一席話,顛覆了

她二十四年來對這個世界的認知。一個人可以滅掉一個國家?這是只有神仙才有的力量啊!難道世上真的有神仙?她不敢相信,但是父親嚴肅的表情讓她不得不信!

  因為她瞭解自己的父親,他是不會在這種事情上開玩笑的。

  “背後的詳情,我找時間再跟你細說。現在的情況是,家族最有前途的少主要來俗世歷練,我們蔣家負責接待和安排他在這裡的生活。上面給我的命令是,不惜任何代價,讓他的俗世之行快樂無憂,並能有所收穫。他提的任何要求,必須無條件地滿足。”

  “難道,他想跟女兒睡覺,我也要滿足他嗎?”蔣夢竹的眼淚順著柔滑如緞的臉龐,無聲無息地流了下來。這是她最後的反抗了。

  “是的。”蔣遠成咬著牙,目光如鷹隼般盯著女兒,沉聲說道:“如果他有這樣的要求,你必須滿足。哪怕是夢瑤也不例外!因為我接到的命令是,不惜一切代價,滿足他的任何要求!”

  他還有句話沒有跟女兒說,那就是,他蔣遠成兩個公主般的女兒,在淞海名媛中光彩奪目的存在,只是少主的兩個陪房丫鬟而已。

  說難聽點,人家想睡就睡,想什麼時候睡就什麼時候睡,想怎麼睡就怎麼睡,並且不用負責任。

  蔣夢竹沉默了。她終於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在淞海縱橫馳騁萬人敬仰的蔣家,居然只是某強大家族的僕人。她不想接受這樣屈辱的事實,卻又不得不接受。

  本能地,那個素未謀面的少主,在她心中已經定位成一個魔鬼的形象。

  “阿嚏”,正在酒店大廳上網玩遊戲的趙德柱冷不丁打了個噴嚏,頓時奇怪地摸了摸耳朵,自言自語道:“難道有人詛咒我?”

  他不知道的是,還沒見面呢,他已經被某個大美女記恨上了。

  “小帥哥,請你喝杯咖啡。”前臺那位漂亮的MM面帶和善的笑容,給趙德柱端來了一杯咖啡,“這是我自己泡的,希望你能喜歡。”

  嗯,現在顏值這麼高又這麼有范兒的小正太可不多見。前臺MM對趙德柱有種莫名的好感,即便前面被他調戲了幾句,也沒生氣。

  “謝謝!”趙德柱接過咖啡,喝了一口,頓時展顏一笑,說道:“好味道!美女姐姐有這麼好的手藝,將來嫁給我當老婆吧。”

  前臺MM面帶羞澀,嬌嗔道:“你才這麼小,就這麼壞,長大了還得了。”跺跺腳趕緊跑回自己的工作崗位。

  “那就這麼說定了啊!”趙德柱對著她苗條的背影高聲笑道。

  “等你長大了再說……”前臺MM低聲咕噥了一句。

  “搞什麼搞?我都在這兒等了半天了,前臺都沒有人接待,你是怎麼回事?現在上班時間,你怎麼不在自己崗位上?”前臺的位置不知什麼時候來了一撥人,其中一個戴著金邊眼鏡的年輕人不耐煩地呵斥那位前臺MM。

  “對不起,我剛去給一位客人送咖啡。耽誤您的時間了,請原諒。”前臺MM委屈地辯解。

  “送咖啡?送什麼咖啡?你又不是餐廳裡的服務員,送什麼咖啡?你的職責是在前臺,不是到處亂竄釣凱子。”眼鏡男不依不饒,聲音越來越嚴厲:“老子一秒鐘幾十萬上下,耽誤了我的時間,把你們酒店賣了都賠不起。”

  “對不起?你以為一句對不起就沒事了?套用一句爛俗的臺詞,對不起有用的話,要員警幹嗎?我告你,今天你讓我很生氣!你如果不能讓我消火,我會讓你在淞海混不下去!”

  崔真真害怕了,她只是一個普通人家的孩子,辛辛苦苦讀了大學,好不容易找了份不錯的工作,足以讓她在這座城市生存。沒想到飛來橫禍,無意之間得罪了這位飛揚跋扈的偉少。中茂集團她知道,最近淞海市最炙手可熱的房地產開發商,老闆的背景很複雜,據說和黑道勢力有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這位孫少既然是中茂的太子爺,收拾她一個酒店小員工真的像捏死一隻螞蟻那麼容易。

  “偉少……您怎麼樣才會消火……”崔真真的大眼睛裡盛滿了恐懼。

  那位叫偉少的年輕人審視貨物一般上下打量了崔真真一眼,邪邪笑了笑,說道:“我什麼時候消火,要看你的表現了。下了班,你到我房間親自求饒吧。”

  他說的雖然隱晦,但傻子都能聽得出來,這是要求崔真真去陪他一晚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