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仙俠武俠 > 紈絝修真少爺

正文 第二十八章致命彎道

書名:紈絝修真少爺 作者:乾圖 本章字數:3754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1:09


  前面這個彎道相當急,以她的水準,必須要將速度降到可以把控的程度才可以安然度過,可是,如果速度降下來了,等轉過彎道,估計連那小子的背影都看不到了!

  他看上去很輕鬆就過了這個彎道,我有什麼理由不可以?難道我一個員警還不如一介學生仔?

  女警咬了咬牙,在速度不減的情況下,將車身傾斜到一定角度,然後小心翼翼地轉彎……

  然而,這速度對於她來說,還是太快了,直行的時候還勉強可以控制,一旦轉彎,就完全不是她能夠操縱的範疇了……

  車子劇烈地甩尾便將她拋上了半空……

  “啊!”被甩在半空的女警發出一聲驚呼,她很不甘心地圓睜雙眼,那麼多兇悍的歹徒都折在她手裡,沒想到卻栽在了一個學生手上;那麼多大案要案都破了,沒想到卻栽在了一次抓捕飛車黨的小案件上!如果真的這樣犧牲了,她絕對會死不瞑目!

  可是,這麼快的車速,沒有任何保護措施的情況下,除非出現奇跡,她基本沒有生還的可能。

  說時遲,那時快,在電光火石之間,一個身影如同鬼魅一般突然電射而至,在半空中輕輕攬住了女警的腰肢,然後鷂子翻身向下降落,剛剛好就落在了那輛因為慣性還在向前行駛的警用摩托上,他第一時間控制住了車子,然後安然無恙地轉過了彎道。

  他手臂的力量很大,他的胸膛寬闊而溫暖,讓她好有安全感。要不,就這麼睡一覺也好。

  女警劫後餘生,人生的大起大落實在太刺激了。剛剛她還以為自己就要死了,而且摔得七零八落死相很難看。然而轉瞬之間,她就安然無恙地躺在一個男人的懷抱中。

  可是,當她的目光落在這男人的臉上時,頓時就清醒了!

  這少年穿著熟悉的中學制服,嘴角微微上翹,神情之中略帶嘲諷,雖然此前並沒有看清楚他的面目,可是女警篤定,這就是那個一直向他挑釁的可惡傢伙!

  “你……放開我!”女警用力掙扎了一下。

  少年目光掃了掃她,眼神像是琉璃一般清澈,潔淨。這讓女警很難想像他居然是一個不良小混混。

  “腰肢很細,很有彈性,看來大量的運動的確可以讓女人更有魅力。”趙德柱淡淡一笑。

  “混帳!竟敢調戲員警?看姑奶奶怎麼收拾你!”女警憤怒地掙扎,但趙德柱的手臂就像鐵鉗一般,牢牢將她鎖在懷中,無論她怎麼用勁,就如同蚍蜉撼樹,根本動彈不得。

  這小子看上去年紀輕輕,怎麼會有這麼大力氣?女警內心驚疑不定。

  “呃?你要怎麼收拾我?”趙德柱輕蔑地挑了挑眉毛。

  “把你抓起來,關個十天半個月。讓你明白什麼叫社會,什麼叫法律。”女警一本正經地說道。

  “我不想待的地方,世上沒人關得住我。”趙德柱大喇喇地說道:“社會和法律對我來說,並沒有什麼卵用。”

  “年紀輕輕,好大的口氣!”女警嗤之以鼻:“你還真以為自己是神仙啊,不知天高地厚。”

  “即便還不是神仙,相差也不遠了。”趙德柱淡淡說道:“至少不會受俗世種種規矩約束。”

  “哢嚓……”女警不知道什麼時候將手銬取了出來,然後將趙德柱和她自己的手臂拷在一起。

  “你這是做什麼?”趙德柱瞄了瞄手銬,笑眯眯地問道。

  “抓你這個小飛車黨回去交差。”女警嘴角浮現一抹狐狸咬到雞肉般的得意笑容。

  “可是我剛剛救了你。”趙德柱眼中的戲謔之意更濃了。

  “我盧靜是個恩怨分明的人,你救了我,以後自然會報恩,這是私;可是你無證駕駛,非法飆車並參與地下賭局,作為一個員警我必須抓你,這是公!公永遠排在私的前面。”

  “原來你的名字叫盧靜,這可跟你的性格南轅北轍。”趙德柱笑道:“不過,我很欣賞你這份公私分明的性格,這樣的女人,俗世中可不多見。”

  “盧靜向來如此,不需要你的欣賞。”女警不客氣地頂了回去。

  “我以前在山上生活的時候,曾經有一匹汗血寶馬,性子很烈,跟你一樣,那時候我還是個七八歲的孩子,我想騎它,它就不讓我騎,它愈是不讓我騎,我就愈想騎它。儘管每次都被摔得鼻青臉腫,可我一直不放棄。隨著我的本事越來越大,直到有一天,它被我完全制服。自那以後,它就成了我最忠誠的夥伴。”趙德柱目光眺向遠方,陷入了某些回憶之中。

  “那匹馬呢?”盧靜的好奇心被調動起來。

  “它死了。”趙德柱的聲音略顯憂傷,這顯然是他的傷心往事之一,“有一次我貪玩,騎著它深入到大山禁區,裡面有很多野生的凶獸,那一次我們運氣不好,碰到了熊王。為了保護我,馬兒用身軀擋住了熊王的攻擊,讓我贏得了逃跑的時機。就那樣,我逃出來了,而它死了。”

  “真是一匹好馬,可惜了。”盧靜忍不住歎息。

  “第一眼看到你,就讓我想到它,你和它有一模一樣的脾氣,暴烈,倔強。如

果有合適的騎手,那麼這種暴烈便會轉化為絕對的忠誠。”趙德柱淡淡說道。

  盧靜愣了一下,隨即發飆:“臭小子,你把我比作一匹馬啊?難道你還想騎我……”這個“騎”字脫口而出,盧靜似乎感覺哪兒不對,急忙收住了話茬,面孔不由得有些發燒。

  該死,我和一個小屁孩扯這個幹嗎……

  “就是打個比方而已……你那麼激動做啥?”趙德柱不以為意地看了他一眼,繼續道:“再說了,你身上有槍,誰敢騎你啊?”

  “臭小子,你還說,看我不撕爛你的臭嘴……”盧靜又開始了新一輪劇烈地掙扎。

  “你看你又激動,多大點事兒啊。”趙德柱慢條斯理地說道:“你要去哪兒啊,我送你回去。”

  “回警局。”盧靜沒好氣地說道。

  “可以。”趙德柱調轉車頭,往盧靜工作的警局疾馳而去。

  他完全可以輕鬆地解開手銬脫身,但他並沒有這樣做。一方面,他對盧靜這匹暴烈胭脂馬很有興趣,多和她待在一起,似乎能重溫當年和那匹小紅馬待在一起的感覺。另一方面,他既然到俗世來錘煉道心,那麼就有必要經歷一切應該經歷的。

  他還沒進過警察局呢,去耍耍也好。不是嗎?

  淞海市淞江分局第三審訊室。

  “姓名……”盧靜面無表情,注視著桌子對面的趙德柱。從事發地點到警局並不算遠,但她發誓,這絕對是她生平最難熬的一段路程。

  他們倆的手還被手銬連在一起,盧靜本來想打開的,可是鑰匙好像在路上掙扎的時候掉了,就只好先這樣了。

  “趙德柱,趙匡胤的趙,品德的德,支柱的柱。意思是什麼場面都能罩得住。”

  “沒讓你說那麼多。”盧靜忍不住翻了翻白眼,繼續問道:

  “年齡……”

  “十六。”

  “籍貫……”

  “山上。”

  “哪個省那個市哪座山啊,你倒是說清楚點……”

  “你剛剛明明不讓我說那麼多……”

  “咕咚……”盧靜差點從椅子上栽下來,這臭小子一定是故意的,一定的……

  “籍貫……”她再一次壓住火,憋著氣問道。

  “湘北省縹緲山觀星峰頂趙家大院……”

  “靠!華夏有這樣的地方嗎?是你杜撰的吧?”盧靜忍不住爆了粗口。

  “你不知道的,不代表不存在。我就是從那兒來的,信不信由你,我只負責說。”趙德柱雲淡風輕地說道。

  好吧,先記上再說,不能跟這臭小子治氣。

  “性別。”

  “你自己不會看啊……”

  “小子,你什麼態度……我這是在給你做筆錄,你不配合的話對你很不利……”盧靜忍不住想想掀桌子。

  “你想問什麼就直說。前面這些能省則省,我很忙的。”趙德柱淡淡說道。

  就你忙,難道我很閑嗎?這臭小子一句話就能把人噎死!盧靜深吸一口氣,強行將心中的戾氣壓住,沉聲問道:“說說你非法飆車,參加地下賭局的詳細情況。”

  “我跟他們不熟,什麼地下賭局之類的一概不知,只是路上遇到他們,左右無聊,就那麼陪他們玩一玩……”

  “就這麼簡單?”

  “就這麼簡單。”

  “那些辣妹們長得漂亮嗎?”

  “長得很漂亮。”

  “有什麼特徵?”

  “特徵……趙德柱認真地想了想,說道:“胸比你大。”

  “臭小子!姑奶奶跟你拼了!”盧靜實在忍不住了,甩開膀子就要往桌子上跳。

  “你看你,生什麼氣啊?不是你問我她們什麼特徵的嘛!別的我也記不住,只能記住這個。”趙德柱急忙將她按在椅子上,微笑道:“先說好,不許急眼。”

  盧靜氣死了,這個臭小子,別的不說了,竟敢藐視本姑娘的胸!我那是由於工作性質關係,出任務的時候用束胸帶纏住了,如果放出來,嚇死你小子!

  “還說你和他們不熟?連那些辣妹的胸大你都知道。”盧靜前面的訊問是給趙德柱挖了個陷阱,只是他沒有跳進去而已。

  “胸大這種事只需要目測就行了,難道還需要用手去摸?”趙德柱目光掃了掃她胸前,淡定地說道:“就好像我現在不用摸,也知道你的胸最多B罩杯……”

  “明明是D罩……”盧靜脫口而出,隨即尷尬地咳嗽了幾聲,沉聲說道:“案發的時候,你就在現場,無論你承認不承認,都可以給你定罪的……

  “你剛剛說是D罩對吧?可是和我目測的結果不太符合,是你撒謊了還是我眼睛出問題了?”趙德柱對這個問題很感興趣。

  “姑奶奶跟你拼了我!”盧靜再一次被撩撥地火冒三丈,抬腿就想跳上桌子和趙德柱玩命。

  “隊長,有情況!”情勢正劍拔弩張間,盧靜的搭檔岑偉闖了進來。

  “什麼情況,沒見我在審訊嫌疑犯嗎?”盧靜沒好氣地說道。

  “有人來保釋他!”岑偉皺起了眉頭。

  “保什麼釋?誰來也不准保釋!”正在氣頭上的警花大人火冒三丈!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