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不朽神帝

正文 第029章長老問罪

書名:不朽神帝 作者:項華 本章字數:3497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0:43


  “不可能!我就不信!”被一拳打退的秦壽,完全不能相信,他很是不服氣,再一次地運轉靈力進攻。

  這一次,他使出了所有的力氣,毫無保留,連吃奶的力氣都用上了。

  就算不能打敗陳朔,也要拿回一些面子。然而,他不但沒有拿回哪怕是一點面子,反而是落了個更加丟人的下場。

  陳朔一腳將他踹飛,如同踹飛了一個破布娃娃,好似不費吹灰之力。

  那些躺在地上,之前被陳朔放倒的記名弟子,心中莫名的找到了一些平衡感,就連脈靈境四星的秦壽都不是對手,何況他們呢?

  劉貝貝傻了,本該如同秋水般的眼睛,此刻滿是空洞。

  眼前的這位少年,她已經完全不認識了。

  可笑她還曾經和這位少年要好過一段時間,雖然是假裝的,她還自以為瞭解這個少年,而她其實一點也不瞭解。

  她有些後悔了!

  有如此天賦的少年,只要加入淩雲宗,絕對是前途不可限量。而以這個少年眼下的修為實力,通過入門考核,根本不會有任何問題。

  可笑她還瞧不起他,嘲笑他癡心妄想,永遠不可能加入淩雲宗。

  她簡直就是井底之蛙,鼠目寸光。因一時的勢利,傷害了一個真心對她的男孩,一個足以帶給她無限風光的天才少年。

  劉貝貝發呆的表情,落到了趙文超的眼睛之中,心中頓時起了醋意。

  他雖然並不是真的喜歡劉貝貝,可是現在劉貝貝名義上,畢竟是他的女朋友,他絕對不允許有別的男人,在他的女人心中留下特殊的印象。

  他雖然對於陳朔的表現也非常吃驚,可是他畢竟擁有脈靈境五星的修為實力,還沒有把脈靈境四星放在眼裡。

  跨前兩步,他來到陳朔對面。

  脈靈境四星的秦壽被放倒,他手下已經沒有人是陳朔的對手了,他只能親自出馬。

  “現在磕頭謝罪,然後自廢雙臂,我可以留你狗命,否則,就是死!”

  趙文超面色陰沉,已經沒有了之前的風度翩翩,此刻他雖然不害怕脈靈境四星的陳朔,可是他卻已經將陳朔當成了勁敵。

  畢竟陳朔在短短一個月的時間之內,就從淬體九星晉級到了脈靈境四星,若是再有一些時間,很有可能就會超過他,甚至甩開他。

  搶他的風頭。

  這是他絕對不允許的!

  他動了殺心,他要掐滅任何威脅到他地位的火苗。

  “超哥,我勸你好好說話,要不然,就是死!”

  陳朔絲毫不懼,明天就是入門考核,他即將踏入一扇嶄新的大門,之前所有屈辱的歷史,他都要留在這扇大門之外。

  從此之後,誰也休想欺辱他!

  若有人欺辱他,他必十倍奉還,若有人要殺他,他必殺之!

  “哼哼!”

  趙文超冷笑,面色陰冷,又帶著蔑視。

  “廢物,不要以為脈靈境四星就了不起了!三千記名弟子脈靈境四星的雖然不多也還有,可是脈靈境五星,屈指可數,我就是其中之一!你在我面前算個屁!”

  “脈靈境五星,就了不起了嗎?和那些天才比起來,你恐怕連個屁都不如!”

  陳朔不卑不亢地反罵,趙文超在記名弟子之中,修為實力的確不錯,但是天賦一般般,要不然早就成為淩雲宗正式弟子,何必做記名弟子。

  “你找死!”

  和陳朔舌戰,顯然很難找到便宜,趙文超怒喝一聲,邁步出拳。

  他要打扁陳朔,用實力說話。

  “住手!”

  就在這時,夜空之中,陡然響起一聲怒喝,震得夜色都是微微一顫。

  皎潔的月光之中,飛掠來八人,正是外門八大長老,其中就有東方淩和趙文博。

  說話的人正是外門八大長老之首的趙文博。

  八人眨眼之間,便來到了陳朔茅屋前的小平臺上,看到平臺東倒西歪的記名弟子,又看看對峙的陳朔和趙文超兩人,頓時明白了狀況。

  外門八大長老,同時看向陳朔,目光之中都是帶著詫異之色。

  廢物陳朔,他們都認識,他們今天正是為了陳朔而來,而眼下陳朔表現出來的實力,似乎比他們知道的更高。

  趙文博見到外門八大長老齊至,也不敢造次,立刻收了靈力,站到趙文博身旁,輕聲道:“哥……”

  “退下!”

  趙文博卻不聽趙文超說話,直接呵斥其退下。

  他是外門八大長老之一,而且是八大長老之首,當著眾人,自然要避嫌。不過他已經將一切都看明白了。這個陳朔,得罪了他弟弟趙文超。

  趙文超也聰明,立刻乖乖退到了一邊。

  那些躺在地上的記名弟子,也連滾帶爬的退到了八大長老身後。

  陳朔沒地方退,連忙抱拳見禮,非常禮貌地說:“見過諸位長老!”

  “記名弟子陳朔何在?”

  趙文博卻裝作沒有看到陳朔的見禮,厲聲問道。

  “弟子便是陳朔。”陳朔躬身道。

  “大膽陳朔,你可知罪?”趙文博自然知道,站在他面前的就是陳朔,雙目如刀,厲聲問道。

  陳朔一愣,卻不知道自己犯了何罪,竟然驚動了外門八大長老,低聲問道:“弟子不知犯了何罪,還請趙長老明示。”

  “哼!真是目無宗法!”趙文博冷哼一聲,質問道,“記名弟子之間,禁止互相殘殺,你不知道嗎?”

  陳朔看了看之前被他放到的秦壽等人,並無一人死亡,不解地道:“弟子並沒有殘殺其他記名弟子。”

  “大膽陳朔,還敢抵賴!”

  趙文博的聲音陡然提高,雙目之中寒光爆射,對於廢物陳朔,他就沒有什麼好印象。

  “王元,趙凱,高俊白,不是你殺的嗎?”

  陳朔一凜,這才想起,他的確是殺了三個記名弟子,如實回答道:“是!不過……”

  “承認就好!”趙文博直接打斷了陳朔的話,冷漠無情地道,“殘殺同門,死罪一條,你是自裁,還是讓我動手?”

  陳朔漠然抬頭,注視著趙文博,沉聲道:“趙長老,我記得宗規是:記名弟子之間,不得無故殘殺同門!你剛才好像漏掉了‘無故’兩個字!”

  “嗯?”

  趙文博眉頭一皺,沒想到,面對他的強勢逼問和判決,陳朔竟然還能如此鎮靜,還能發現他漏說了兩個字,更加不悅,冷冷反問。

  “這兩個字,很重要嗎?”

  “當然重要!”

  陳朔不慌不忙地回答。

  趙文博劈頭蓋臉的質問,然後判罪,不問緣由,明顯是有意要治罪於他。

  他知道趙文超和趙文博的關係,不過卻沒有想到,這個外門八大長老之首的趙文博,會公報私仇。

  這個時候,除了他自己,沒有人能夠救得了他,他自己絕對不能慌。

  “故意殘殺同門,自然是死罪!而事出有因,或者是正當防衛,卻並沒有罪!”

  說這句話的時候,陳朔的目光看向東方淩等其他七位外門長老。此時外門八大長老都在場,趙文博自然不敢獨斷獨行徇私枉法。

  可是,東方淩和以往一樣,沒有任何表情,絕美的臉上,有的只是冷豔無情。

  “你的意思,是事出有因嘍?”

  趙文博自然看到了陳朔的目光,也知道還有另外七位外門長老監督他,他雖然是外門八大長老之首,也不能做的太過分。

  “正是!”

  陳朔組織了一下語言,有條不紊地開口說話。

  “王元、趙凱、高俊白三人,於五十多天前,無端上門,將弟子毒打一頓,直打得昏死了好幾天!要不是弟子命大,早就已經是死人了!”

  “二十多天前,三人又夥同朱波再次上門,要打殺弟子。弟子這才出手,殺了他們。弟子殺他們一是為了報仇,二是正當防衛,何罪之有?”

  “一派胡言!你說王元、趙凱、高俊白三人要殺你,為何你沒死,他們卻死了?”趙文博怒斥。

  陳朔冷靜反問:“趙長老的意思是,我被他們殺了之後,變成鬼,才能殺他們了?”

  趙文博頓時無言,憋了兩憋,憤憤地道:“就算是因為某些原因,但是你畢竟是殘殺同門,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你自廢修為,滾下山去吧!”

  “趙長老,你這是欲加之罪!”

  陳朔怒了,他明明無罪,趙文博卻非要治他的罪,正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哼!小小記名弟子,竟然敢對本長老大呼小叫,單是這一條,我就可以治你大不敬之罪!”

  趙文超冷哼,根本不理會陳朔,轉向其他七位外門長老。只要其他七位外門長老,沒有意見,那麼廢一個記名弟子,簡直就是小事一樁。

  這一刻,陳朔突然生出一種無力感。

  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以他現在的修為,還是螻蟻,根本無法掌控自己的命運。

  而要想掌控自己的命運,就必須變得更強。

  “我看不必了!”

  這個時候,向來很少說話的冰美人東方淩突然開口說話了。

  “殺個記名弟子有什麼大不了!明天就是入門考核,如果他通過不了入門考核,自然就得下山,我們何必再多此一舉,在這裡浪費時間!”

  東方淩一反往常的說了這麼一大段話,聽的趙文博和其他六位外門長老一愣一愣的。

  他們不知道陳朔曾經救過東方淩,因此並不認為東方淩是替陳朔說話,只當是這位冰美人,處於無私無情的公心,做出的判決。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