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鄉野小村醫

第一卷偷得浮生半日閑 第四章弟弟

書名:鄉野小村醫 作者:宜飛 本章字數:2761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0:31


  大夏天的農村人沒有什麼太大的講究,方玲讓陳陽從井裡打了幾桶水之後,倒入木質澡盆內。

  “弟,你先坐外面,這大熱天的,地都跟著了火一樣,姐剛才折騰了半天,想洗個澡。”方玲一邊說著,略嫌不好意思的說道。

  “姐,你先洗著,我正好回家給你取一些白酒,一會點燃了當火酒給你消腫。”陳陽說著,便要往外走。

  只是剛走出去沒幾步,下意識的回頭關門的時候,卻突然看到,不知道這時候哪裡來了一陣熱風,把方玲家裡的門簾子給吹了起來。

  這簾子一被風吹起來,猛然間,方玲房間內便被一覽無餘了。

  只見她正好扶著木盆小心翼翼的跨足邁入木盆內,身上沒有半點衣料,身體完全暴露在空氣中。

  好白!

  像是白雪一樣,沒有半點的瑕疵。

  她側著身,正好半身被陳陽看的真真切切,雖然已是二十八歲的年紀,而且還生了一個閨女,可是身子沒有半點走樣,蜂腰上面沒有半點的贅肉,一根紅繩系在腰間。

  陳陽畢竟是二十歲的血氣方剛的年紀,眼神剛要往下看,方玲卻已經坐如了木盆內。

  她一隻手拿著白色的毛巾輕輕的擦拭著細長的脖子和鎖骨,一隻手打濕了她的黑長的頭髮。

  周身縈繞著淡淡的水汽,面色紅潤。

  陳陽只覺得鼻子上涼涼的,抬起手一摸,卻發現,流了好多鼻血!

  倒不是故意的偷看,只是無意中的一眼讓陳陽覺得像是做了虧心事一樣,慌裡慌張的騎著電驢便跑回了家。

  翻箱倒櫃的拿出來了一瓶家裡的燒酒,棉布之後,陳陽卻依然覺得口乾舌燥,渾身像是著了火一樣的難受。

  只能猛喝了幾大口清涼的井水,洗了一把臉。

  可依然滿腦子都是方玲沐浴的畫面。

  “陳陽啊陳陽,你說你多管什麼閒事,現在好了,火著起來,這下子還怎麼滅掉!?”

  在家歇了一會,陳陽洗了一個涼水澡之後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這才算緩解了一些自己激動的內心。拿了酒喝棉布便去了方玲家。

  此時,方玲已經沐浴完畢。

  換了一身花色的短袖,為陳陽泡了一杯茶水。

  這女人,竟然在等著自己!?

  一進門,陳陽腦袋裡就想到了剛才無意中看到她沐浴時,那飽滿高挺的前胸,以及那一對雙峰上的紅色櫻桃!

  本想著把酒喝棉布放在門口就走,可卻被方玲看到了。

  “弟,你可來了!姐給你泡了茶,喝口茶水吧!”方玲看到了門口的陳陽。

  無奈之下,陳陽只得走進方玲的家中。

  此時,方玲的一雙腳丫子洗乾淨之後當真算得上是一雙美足了,十根腳趾圓潤飽滿,腳趾甲也修的十分精細,腳掌不大,陳陽一雙手就能捧住。

  農村日用的水多數是井水,洗乾淨之後摸上去滑滑的,皮膚更是十分細嫩,帶著淡淡的香氣,陳陽不自覺的多摸了幾下。

  “以前不知道,陳陽你還學過正骨推拿呢?”方玲也感受得到,自打陳陽開始輕撫著自己的腳踝之後,她就能真切的感受到,陳陽的手掌裡像是有火一樣,暖暖的感覺,這讓她因為崴腳的疼痛感逐漸消失,腫脹的腳踝也好了很多。

  “姐,你這雙腳真好看。”陳陽笑著說道。

  “說什麼呢,你這小子,剛誇你兩句就沒個正形。”方玲一邊說著,一遍羞紅了臉,目光有些躲閃。

  “火酒可以活血化瘀,對你這扭傷最有效果!”陳陽說著,便從拿出來了小半瓶高粱酒,用隨身的打火機點燃,將點燃的火酒快速的塗抹在方玲的腳踝上。

  果不其然,效果奇佳,很快方玲的腳踝就沒那麼腫了。

 

 忙活完,已經到了下午五點多鐘了。

  “陳陽,你這忙活了一下午,姐可真是耽誤了你了。要不這樣,一會兒啊,我給你炒倆菜,今晚你就在我這裡吃飯吧。”說完,方玲看了一眼桌子上陳陽帶來的白酒,低著頭的說道:“姐反正也一個人在家,正好陪你喝一點。”

  “姐……我……這個……我……”

  “怎麼,嫌棄姐的手藝?”方玲風情萬種的看了陳陽一眼,說道。

  “不不不,你千萬別這麼想……我!”

  “好了,不說了。就這麼定了,晚上就在姐這兒吃。自從你去上了醫專回來,你也很久沒嘗姐的手藝了,怎麼,長大了就生分了?”方玲略顯不滿的說道。

  “姐,我不是這意思。我留這兒還不行嗎!”陳陽撓了撓頭,隨後又說道:“不過,姐,你這腳剛好,我幫你吧!”

  “你就安分的做著吧,我是腳傷了,又不是手傷了。等著吧!”說完,方玲便去了廚房做飯了。

  說實在的,方玲這女人長得好看,風韻猶存,手藝更是沒得說。十裡八鄉出了名的辣椒西施,一手飯菜燒的也很不錯。

  不過多時,兩道菜已經出鍋,白酒擺在桌子上,方玲親自為陳陽倒了酒水。

  正應了那句話,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鬥量。

  陳陽不勝酒力,加上肚子裡沒什麼食,半杯酒下肚就已經略微有些頭暈了。反倒是方玲,酒量要遠超陳陽,喝了幾杯之後,除了面色比剛才有些潮紅之外並沒有太大的醉意。

  “陳陽,今天姐可是要謝謝你,要不是你,今姐身子非得被劉二虎那個孬貨給糟蹋了不可!”方玲說著,便紅了眼睛,略顯傷心。

  “我一個寡婦,這村子裡多少人都想從我這兒討便宜!就說那劉二虎,前些日子不知道在哪裡灌了幾杯馬尿,大半夜跑我家門口撒潑敲門。還有那些人,三天兩頭跑我家來膩乎,也不買東西,就是為了當個狗皮膏藥貼過來。哎……咱這清河村看來看去,這麼多大老爺們兒,就屬陳陽你,姐看的最順眼。”

  喝了幾杯酒之後,方玲的話開始有些密了,三言兩語說完,迷醉的目光看著陳陽,水汪汪的眼眸裡透著一股子勾人的神韻。

  “姐姐,別多想了。以後有我在,清河村就沒人能欺負了你!”陳陽也是喝了酒,膽子大了,便下意識的把手放在了方玲的腿上。

  這女人穿著一件花裙子,突然感受到自己的腿上被陳陽的手掌輕撫,猛然間渾身一震。

  那種久違的被男人輕撫的感覺,再次湧上心頭。一瞬間,方玲感覺到自己的雙頰像是著了火一樣,身子更是一陣滾燙,沒來由的身子一軟,便朝著陳陽傾斜了過去。

  近在咫尺的距離,感受著陳陽身上的溫度以及鼻息內煙草和酒香,她更是感到陣陣迷離感湧上心頭,心中像是有許多螞蟻爬過一樣的心癢難擋。

  “姐,你真漂亮!”陳陽提起勇氣,借著酒勁兒說道。

  她看著陳陽,聲音很輕的說道:“弟弟,你真覺得姐好看嗎?”

  “嗯,好看!”陳陽點了點頭。

  方玲則媚笑一聲,一隻手已經搭在了陳陽的肩上,指甲輕輕的扣住了陳陽的肩膀:“你說,男人死了這麼久,我能不想那事兒嗎?我也想啊,只是,不能便宜了那些牲口們!更重要的是,姐也不想讓你知道,我是個隨便的女人。寡婦沒啥,不值錢的寡婦,怕是你會看不起我吧!”

  陳陽連忙搖頭:“姐,你可千萬別這麼說!”

  正說著,方玲一隻手指已經放在了陳陽的嘴邊。

  她閉上眼,水潤的紅唇微微撅起朝著陳陽嘴邊一點點的靠近了過去:“你真是我的好弟弟!今晚只要你願意,姐就是你的人!”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