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鄉野小村醫

第一卷偷得浮生半日閑 第二十五章大醫精誠

書名:鄉野小村醫 作者:宜飛 本章字數:2488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0:31


  這個過程大約持續了五分鐘左右的時間之後,陳陽鬆開了手腕和手指,長出了一口氣。

  “好了,你扭扭脖子試試?”

  楊英換換的睜開了眼睛,臉上滿是輕鬆的笑容。

  她試著動了動本是僵硬的脖子,卻發現,果不其然,從今天早上開始就僵硬時不時還會疼痛的脖頸,竟然活動自如了!

  甚至,平日裡自己感覺到無比沉重酸痛的肩膀和頸部,此時此刻也感覺無比的輕鬆!

  “果然脖子很舒服,但是,這不會就痊癒了吧?”楊英有些難以置信,在西醫臨床中,頸椎病幾乎無法根治。甚至除了止痛藥就沒有任何緩解痛苦的辦法,但是眼前這個鄉野郎中,竟然三下五除二的讓自己的脖子頸椎變得如此輕鬆。

  這種感覺就好像是被鐐銬鎖了好幾年的脖子,突然變得輕鬆無比一樣!

  “頸椎病多為強項疾痛,我以摁壓天鼎,氣舍,風池,巨骨等六處學到,疏通經絡,倒是緩解了你的強項疾痛,但是想要根除,還需用藥。”

  陳陽說著,聲音不大,也很好聽,當真如同一個貼心的鄰家大男孩兒一般。

  隨後,陳陽根據著視界中出現的提示,寫了一道方子以羌活,防風,葛根,甘草,川穹,當歸,等十六種中藥材入藥。

  “沒想到中醫真的這麼神奇啊。”

  “切,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中醫推拿多多少少還算有些用處的,但至於急診和外科,中醫一點用處也沒有。”

  “哎,話不能這麼說,都是治病救人嘛。”

  “是啊,不過話說回來。別看這個實習生年紀小,但是中醫理論卻是一套一套的,有點兒意思。”

  儘管陳陽通過推拿的手法,暫時緩解了楊英的痛苦。但是很顯然,這裡還是有不少醫生有著不同的意見。當然,這其中也包括那宋博文。

  “嗨,都什麼和什麼啊,瞎貓碰上死耗子罷了,我去網上隨隨便便搜一下,就能搜出幾百種治療頸椎病的土方法。”宋博文揮了揮手,不以為然的說道。

  “哦?那你的意思,誰隨便搜幾個土房子,就可以做醫生了?還是你也會做推拿,治療別人的頸椎病?”就在這時候,突然的,可是大門口傳來了一個蒼老的聲音。眾人目光隨之投過去,不有的嚇了一跳。

  當然,這其中也包括宋博文,當他看到那個老人的時候,自己就像是石化了一樣呆若木雞的站在原地,恨不得把剛才的話全給吃回去!

  為什麼?因為說這話的是腦外科的科室主任!也是中心醫院的副院長之一趙天松,已經不知什麼時候站在了門口,跟著那群看熱鬧的病人,探著腦袋望辦公室裡看了大半天了。

  “古有孫思邈,曾說過大醫精誠,我們至今都把孫聖人當做大國手。然而,今天再看,這位年輕人,推拿手法竟不輸給那些研究穴位和推拿幾十年的老醫生。我想假以時日,多在醫術上用心一些,必成大器”

  趙天松是中心醫院主管治療的副院長,在醫院德高望重,堪稱當代懸壺濟世。平日裡惜字如金,很少表揚人,哪怕是他親手帶出來的幾個如今獨當一面,堪稱中心醫院中流砥柱的學生們,也很少聽到老師趙天松的表揚。

  然而,今天他卻只是站在門口看了十幾分鐘,一個新人菜鳥的推拿之後,說出了這麼一句大醫精誠,甚至把陳陽比作

是未來的孫思邈!

  所有人都在懷疑,要麼陳陽是趙天松失散多年的親生兒子。不然的話,平常很少表揚人,甚至很少評價他人的趙副院長,怎麼會有對著一個只見了一面的年輕人,有如此高的評價?

  科室裡其他的醫生眼氣啊,更是好奇,趙副院長學習的西醫臨床,也是全國聞名的名義。怎麼就對一個中醫推拿的新人菜鳥,產生了如此大的好感?

  “趙副院長您什麼時候對中醫也有研究了?”

  有人疑惑,整個中心醫院都知道,趙副院長是學西醫臨床的,怎麼就看出來這個菜鳥新人陳陽的過人之處了?

  “你新來的吧?咱們趙副院長的太太就是學中醫的,而且還是祖上三代行醫!趙副院長自然多少知道一些。趙副院長雖然是研究西醫的。但是也熟悉很多中醫理論,這難道有什麼問題?”當即一旁,跟著副院長一起來的某個主治醫師,立刻補充說道。

  “小夥子叫什麼名字?家裡有人以前是大夫?”趙副院長一邊說著,一邊走到了陳陽的身邊。卻似長輩鼓勵晚輩一樣,拍著陳陽的肩膀,說道。

  “我叫陳陽,祖父解放前在滬上給人看病,後來搬到了清河村,不過70年之後就不看病了。”

  “怪不得,世家出身。”趙天松搖了搖頭,轉而對他人說道:“其實我們做醫生的,無論西醫也好,中醫也罷。說到底的最終目的便是為他人治療傷痛,解除痛苦。何必在這裡為中醫好還是西醫強而浪費口水?”

  “是是是,趙副院長說的是!”

  有人剛想拍馬屁,那趙副院長卻揮了揮手,說道:“行了,好聽的話咱們都省了吧。都別看熱鬧了,去各忙各的吧,我就是下來隨處看看,碰巧看見了這個實習生在給咱們的陳醫生治病,有了興趣就多看了整個過程。”

  說完,趙副院長看著陳陽,拍著他的肩膀,以示鼓勵。

  然而,這卻讓陳陽有些恍惚,仿佛一瞬間,看到了自己的祖父和父親。

  陳陽總覺得,醫生和醫生之間,尤其是這種德高望重的老醫生身上,總有這那麼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相似點。

  趙天松說完這句話,卻又突然話鋒一轉,似是半開玩笑一般的說道:“不過,醫生的天職就是救死扶傷,所以,一個醫生一定不能搞一些旁門左道的事情。這不單單是品行,還是作為一個醫生的職業質感!”

  這一次,趙天松說完,再度看向陳陽一邊的宋博文,道:“宋博文,你知道這句話是誰說的嗎?”

  此時此刻的宋博文哪裡會想到,本來是自己刻意刁難陳陽的。卻沒想到,自己非但沒刁難了陳陽。反而讓陳陽在眾人面前實實在在的高光了一次,並且還這麼不湊巧的讓醫院主抓治療的一把手看到了!現在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哪裡還記得誰說過什麼話啊。

  “趙副院長,學生不知道.”

  趙天松撇了撇嘴,笑了笑說道:“我記得你,也是祖輩行醫,履歷上更寫著的是金陵大學,導師是劉平昌院長。但是,你怎麼連你們院長在你們學院的題詞都不記得了?”

  聽到這話,宋博文刷的臉瞬間變紅了!

  那種感覺就好像是被人生生打了一耳刮子一般,一時之間根本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支支吾吾了半天,喉嚨裡面像是堵了一塊大石頭一樣,一個字也說不出口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