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失落的真相

【可怕的幸福】 24、【嫌疑人】

書名:失落的真相 作者:張浩然 本章字數:2923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0:21


  和字樓的生活老師無奈之下,只好又將事情重複了一遍。陳江這才發現讓這個生活老師說普通話實在有點難為人家了,聽他說“川普”,還不如聽他說四川話。費了半天周折,陳江才把這老師所說的情況聽明白。

  和字樓的生活老師提到的這個學生叫周藤,以前和生活老師有過好幾次衝突,什麼亂丟垃圾、踹門、打架、帶女朋友回男生寢室留宿的行為都有。

  剛開始張思琪幾人都很高興,總算有了嫌疑人,但聽到說這個學生放暑假就回家了,大家的臉上又流露出一絲失望。

  “各位老師別著急,先聽我把這個人的描述說完……”這一次陳江有意放慢了速度,留給大家邊聽邊思考的時間。

  當陳江將張雲清對三號兇手的犯罪畫像全部描述完的時候,團字樓的生活老師發出了驚疑之聲:“聽你們這麼一說我倒是想起來一個人。”

  “怎麼回事?”

  伴隨著陳江的疑問,所有人的注意力都移到團字樓生活老師的身上。

  這個老師眉頭緊鎖道:“我自己也不是很確定,而且我也不知道他身上有沒有你們所說的紋身,不過感覺和你們描述的這個人很相似。這個人叫蔣尚晨,是文化傳播系大二的學生,寢室在團字樓308號。他的年齡、身材和你們描述的很相似,而且這個人經常獨來獨往,沒見他有什麼朋友,就連同寢室的學生也不願意和他來往。這孩子眼神挺可怕的,有一次他很晚才回寢室,我說過他兩句,他操起值班室的凳子就朝我砸了過來,幸虧我躲得及時……”

  “留校嗎?”

  “留校,我這還有記錄。”

  “這孩子我有印象。”一旁一直作為旁觀者的副校長開口道,“去年他在寢室跟一個同學打架,把人頭打破了,學校鑒於他認錯態度還不錯,給了他個記大過處分,處分決定還是我親自簽的。你還別說,真有點像他。”

  張思琪和張昊對視一眼,紛紛在對方的眼中看到了欣喜,就聽張雲清出聲說道:“有這個學生班主任的電話嗎?如果方便的話最好能把人叫過來我們當面問問情況。”張雲清還是那副波瀾不驚的老樣子。

  張雲清之所以沒有立即抓人還是顧及對方學生的身份,要是抓錯了人,對這個學生以後的學習和生活影響很大。

  “行,我打個電話。”副校長道。

  陳江將團字樓生活老師叫到跟前,低聲問道:“這學生現在在寢室嗎?”

  “應該在吧,我來這裡之前沒見他離開過。”這老師說完又改口道,“也說不準,說句不好聽的,他又不是什麼美女,我沒事留意他幹什麼。”

  “呵呵,是、是。”陳江的嘴角抽得厲害。

  不一會兒,副校長找來了蔣尚晨的班主任,陳江按張雲清的意思詢問了對方一些關於蔣尚晨的基本情況。老師反映出來的情況和生活老師所說的基本一致:性格較孤僻,不合群,有暴力傾向。

  嫌疑人鎖定,陳江立即用對講機通知散佈在整個校園的便衣警員在團字樓樓下集合,準備抓人,同時,張雲清幾人也火速趕往團字樓。

  在上樓抓人時,張雲清提醒陳江:“一會兒人抓住了你們來審,務必問清楚他和一號兇手之間的聯繫,包括他們是怎麼認識的,他們的聯繫方式是什麼。”三號兇手再怎麼變態、再怎麼十惡不赦也只是一個涉世未深的學生,哪裡是經驗老道的刑警的對手,陳江要從他口中套話並不難。

  就要看這個嫌疑人知道多少了。

  “怎麼,你不審一審?我這次算是服你了。”陳江朝張雲清豎起了大拇指。

  “呵呵,你們審吧。我在觀察室旁聽就行了。”張雲清說著按下了陳江用來讚美他的那只手。這是張雲清回國之後經手的第一個案子,有很多值得他研究的東西,審訊犯罪嫌疑人反而會影響到他的思路。

  “行,看我的。”

  當陳江帶著人走進308號寢

室時,蔣尚晨還在床上睡懶覺,這是個形銷骨立的少年,陳江搖醒他詢問了他的名字,為了印證張雲清的推測,陳江還撈起了蔣尚晨的袖管,紋身沒有發現卻是看到了幾條刀痕,有規律地刻在蔣尚晨的雙手上。

  蔣尚晨沒有任何的反抗,只對抓捕他的陳江說了一句話:“沒想到你們來得這麼快。”之後陳江再問他別的情況,他就什麼也不說了,陳江只好先把人帶回警局再審。臨走時還不忘跟其他寢室的學生說只是帶蔣尚晨回去協助調查,一是表示安慰、二是讓他們別多心,在案情尚未明朗之前到處亂傳消息影響了這個學生的名聲。

  接下來就是審訊了,不到兩天就成功抓獲無頭女屍案的嫌疑人,這消息令全域上下都為之震動,最讓人嘖嘖稱奇的是犯罪嫌疑人和張雲清的描述基本一致。

  張思琪發現很多刑警隊員看張雲清的目光都不一樣了,滿是崇敬和敬重,這讓她也跟著沾了不少光。

  張雲清倒是平靜,仍是那副寵辱不驚的樣子,在他心中這只是一道開胃菜,而且是一號兇手主動拋出來的,真正的大餐應該是那個深藏不露的一號兇手。在這之後還有堆積如山的積案在等待著他和他的積案偵破小組,最重要的還有他母親十七年前的那件案子。不過,今天能有所收穫,張雲清心裡還是很開心的,尤其是沒有等到犯罪嫌疑人再次作案之前抓住他,這至少挽救了一條無辜的生命。

  審訊過程像張雲清料想的那樣進展順利,剛開始陳江問了好幾個問題,蔣尚晨什麼也不回答,畢竟到這裡的人大多都存有僥倖心理,蔣尚晨心裡很清楚,如果他開了口什麼都完了,殺人割頭死十次都不夠。

  但蔣尚晨畢竟只是個涉世未深的大學生,怎麼能是陳江這樣經驗老道的刑警的對手,陳江對蔣尚晨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將審訊心理學完美地融入這次審訊之中,蔣尚晨那鋼鐵要塞一般的齒床終於有了鬆動。

  在這次審訊中,陳江有一點很值得張雲清稱讚,他不像在審訊唐濤時那般嚴厲,用語十分的柔和。年輕人大多存在逆反心理,尤其是像蔣尚晨這種脾氣暴躁、有嚴重暴力傾向的人,如果把他逼得太緊,他反而會隱瞞一些重要的線索。

  在這個案子裡,蔣尚晨和一號兇手並非鐵板一塊,如果惹怒了蔣尚晨,他反而會在無意間幫助到一號兇手,這對破案是極為不利的。

  審訊室裡亮著明亮的燈光,並沒有一些影視文藝作品中描繪的那麼陰暗,事實上光線對於審訊也有一定的促進作用,在面對不同的犯罪嫌疑人時,光線的明暗程度、明暗變化足以影響到犯罪嫌疑人的心理和精神狀態。

  蔣尚晨端坐在審訊椅上,不時地用手揉一揉被手銬鎖住的兩個手腕,這玩意兒讓他很不習慣,他十分消瘦、顴骨聳立,精神卻是很好,兩隻眼睛透著凶厲、陰冷的光芒,並非他刻意為之,是從他內在的氣質中自然而然流露出來的。

  隔壁的觀察室張雲清和王強幾人靜靜地矗立著,王強淡淡地說道:“這小子看面相就是個狠人,讓我想起了以前國內出名的幾個悍匪。真要是讓他繼續發展下去,不知道會幹出什麼壞事。”

  “他做不了悍匪。”張雲清笑著搖了搖頭,“他不像白寶山、張君、魏振海這樣的人物,他流露在外的兇狠只是為了掩飾他內心的懦弱、自卑與空虛。”

  “哦?雲清,你還知道這幾個人?”

  “呵呵,我研究過國內一些知名案例的。”張雲清點了點頭,並不往下深入地探討,眼下還是聽聽蔣尚晨說些什麼比較重要。

  這時,就聽陳江問蔣尚晨道:“你和你剛才說的那個人是怎麼認識的?又是通過什麼方式進行聯繫的?電話、微信、QQ?還是其他通訊方式?”

  “是他主動聯繫我的。”蔣尚晨淡淡的說道,這個答案聽得張雲清不由得皺了皺眉,這裡面似乎還留有需要他們調查的東西。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