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耽美同人 > 情難絕

正文 第四瓣 月白伊人

書名:情難絕 作者:柳不酣 本章字數:2385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15:20


  

  “不去。”卿落淡淡的吐出兩個字,抿了口茶。

    

  “你!”墨千淵差點氣的吐血,特別想掀桌。但顧及到梨樹林裡還有一位小仙子正期期艾艾地盼著他。

  一想到這,墨千淵心口就暖暖的瞬間什麼氣都沒有了,他從卿落床榻上爬起來,坐在那人面前,硬生生擠出一抹笑容。

  “去吧。” 

  “不去。”

  “我從凡間帶來了……” 

  “……不去。”

  “是嗎?我在妖界尋來了一罐千金,不對,是千載難求一勺的菩羅茶……”

  “……”卿落端著茶盅的手一頓。

  “恩?如何?”墨千淵挑著眉,眼眸三分不羈七分笑意,看上去十分欠揍

  卿落緩緩放下茶盅,抬眸看向墨千淵,言簡意賅地道:“僅此一次”

  那雙白眸裡是望也望不到的情緒,整齊束好的白髮裡尚還有幾縷烏黑青絲。  

  墨千淵勾起嘴角,隨意拱手算是告辭,負手走在花神殿裡的走廊上。

  他知道卿落變成這幅模樣原因,這是神明神力耗盡的預兆,但心中總是莫名會浮起一抹酸楚,這樣感覺似從好久好久之前便積存在心頭。

  好像有這樣一個人,也曾這樣過,而後在他面前消失了。

  是誰?

  ……

  另一邊的卿醉,正在他的小竹屋裡擺弄著一件月白色的衣裳,一會兒又動一動桌上的古琴。

  就在剛剛一個自稱是墨仙君仙侍的人,面無表情地對他說道:“我們家仙君說你務必得收下這些東西,這些啊,都是我們家仙君特意吩咐我們一定要送到你手上的,恩……還有這封書信。”

  卿醉捧著臉蛋,心中鬱悶那個登徒子仙君為什麼送他這些,臻哥哥說要禮尚往來,可自己沒有什麼好東西送啊。 

  實在想不通,卿醉便展開墨千淵的書信,下巴磕在桌上,一字一句地念出信上的內容,念到中間臉頰竟染上一抹紅霞。

  “打聽許久,得知你的花神喜歡月白色……我想你穿起來必定……”   

  卿醉立馬鬆開手中的信,捂住發燙的臉蛋。

  我在幹什麼啊,不對……一定是因為要見到花神尊太興奮了! 一定是這樣的!

  於是他用手肘支著桌子按著太陽穴,口中念念有詞開始不斷不斷開始催眠自己。

  一定是因為花神,一定是因為花神,……才不是因為黑不溜秋的混蛋……

  時光荏苒,白駒過隙,仙宴轉眼便到來了。  

   一位老仙人揮了揮拂塵,本濃墨一般的天,繚繞了許多白霧,將一切都變得朦朦朧朧 、若隱若現增添若即若離的神秘

  宴席的正中央是一個浮空的圓形白玉台,九重階上中央有個座位。

  此時天帝正坐在雕刻著龍的座位上,眼神十分淩厲。旁邊的位置,便是天帝與天后的兩個兒子,大太子楊羽坐右,此時手撐著頭百無聊賴的看著紛紛入座的眾人,坐在他對面的就是他的弟弟二太子楊臻。

  楊臻依舊身著白衣一塵不染,但微垂著眼瞼 明顯心不在此。 

  九重階的左上方 ,高高浮著兩團濃厚的白霧,這便是神明的座位。

  

  遠處的桃

花樹下隱隱約約有個人影,仔細一看原來是卿醉,他一襲月白色的衣裳,帶著面紗,抱著古箏偷偷探出頭,一頭青絲未綰未系披散在身後。

  雙眸忙碌地掃過在場的人,跺跺腳小聲嘟囔道:“墨千淵怎麼還不來……我該怎麼辦呀?”

  在他苦惱之際,一位女子似看到了他,對著身邊的一位仙子說了幾句,轉身就朝著他走來,卿醉一看連忙收回腦袋,閉上眼睛,心中默念:看不見我,看不見我,看不見我。

  “你是梨花仙子嗎?” 

  來者問道。 

   卿醉認命般的睜開眼睛,點了點頭:“啊……是的。”  

  女子將他上下打量了一番,確認了什麼似的,微笑地道:“跟我來。”

  卿醉茫然地隨著女子來到一個座位邊上,女子道:“這是你的位置。”  

  看著面前被各種吃食包圍的座位,卿醉咽了咽口水,不可置信地道:“我的位置?” 

  女子湊近卿醉的耳旁,不忍輕笑道:“這是妖……墨仙君特意吩咐我給你準備的位置。”  

  說完,還別有深意地拍了拍卿醉的肩膀,就施施然而去。 

  卿醉將眉毛扭成麻花,困惑心道:“妖魔仙君?什麼東西?”,他一頭霧水的被座位旁邊的仙侍拉過來坐下。 

  看到面前的美食,什麼困惑,都丟到了天邊盡頭,他開開心心地伸手捏過飽滿圓潤的葡萄往自己嘴裡塞,上方突然傳來一聲放蕩的熟悉笑聲,嚇得他的手一抖,圓滾滾的葡萄掉在桌上又骨碌骨碌滾到了地上,他憤憤抬頭尋著聲音看去。 

  眾人想著是誰如此無禮,便循著笑聲望了去,只見那團濃霧上妖神墨千淵摟著一隻衣裳半解的公狐妖,一手摸著這只狐妖露在外的紅尾巴。那只狐妖慵懶將雙手攀在墨千淵肩上,惹得底下的人眼睛都看直了,這風情萬種在這無情無欲的仙界實在太過頭了。

  而花神卿落在其一旁,端正坐著,靜靜在旁品著仙侍送上的茶,旁若無人。 

  眾人一愣,連忙起身朝著上方行禮,卿落見墨千淵沒有要回應的意思,便啟唇冷冷地道:“不必多禮。”  

  眾人皆打了個冷顫,應道:“是。”便又各自坐了下來,卿醉從剛才到現在一直維持著仰頭的動作,直到大家都坐下來才回過神,小手握的緊緊的,激動的不能自已 。 

  那雙水潤潤的眼眸,目不轉睛地盯著與一年前一模一樣的身影。

  墨千淵將這一幕收在眼底,醋意濃濃的瞪向卿落,卿落靜靜飲茶不予置評。 

  看著輕盈飄向玉台舞蹈的仙子,突然間又想起了什麼,湊近卿落輕聲道:“這次法術只能維持兩個時辰。”

  卿落回道:“有勞了,再麻煩你把醋味收一收。”

  墨千淵一口飲下酒樽裡的醇酒,微微翻了個白眼,懷裡妖嬈妙曼的狸檀在不停搖晃著尾巴下巴磕在他的肩膀上,眼眸半闔一臉無趣。

  鼓聲響起,玉臺上的仙子飄然起舞,底下酒樽交碰眾人談笑甚歡,不知情況的卿醉氣鼓鼓地瞪著上方與他暗戀的花神往來互動親密的墨千淵。

哼,大騙子!就算給我那麼多吃的,我也不原諒你了!什麼仙君!!騙人!!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