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穿越重生 > 春閨秘錄:廠公太撩人

綏歸 第四章力爭

書名:春閨秘錄:廠公太撩人 作者:平白兄 本章字數:2459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4日 10:48


  想到祖父葉居譙,葉綏眼中戾氣頓現,卻很快就隱了下去。

  她活了四十年,什麼樣的人沒有見過?像葉居譙這種唯利是圖又性格陰狠的人,世上委實不少。

  只不過……這樣的人恰好是她的祖父罷了。

  說起來,葉居譙在朝中頗有令名,在禮部侍郎這個官職上也有不少建樹。

  提到他,朝中何人不稱讚一句“為官有道,治家有方”?

  然而這一句,對葉綏來說,是重重壓在頭頂的巨石,幾乎讓她喘不過氣來。

  不,不止是她,整個葉家三房都覺得如此。

  這個“有方”,其實是三房無法擺脫的沉重負擔。

  人人都說“天家重大子,百姓疼麼兒”,但在葉家,偏偏不是如此。——葉居譙最疼的,不是最小的葉安世,而是排行第一、第二的葉安泰和葉安固。

  無他,因葉安泰和葉安固乃葉居譙原配楚氏所出,而葉安世則是其續弦計氏所出。

  葉居譙與楚氏是少年夫妻,大抵是情深意重,在楚氏亡故之後,他對楚氏滿腔的愛都寄託在長子、次子身上。

  為了護兩個兒子周全,他就連迎娶續弦,也特意選了性情軟弱的計氏。

  人心有所偏是很正常的事,葉居譙疼惜原配之子也應當,但葉安世同樣是他的嫡子,所得的待遇就差多了。

  這麼多年來,三房向大房、二房避讓了多少次?都快要成為大房、二房的踏腳石了。

  葉安世為人灑脫,並不計較這些身外名利,本著孝敬的原則,總是習慣退讓。

  但是這一次,事關兒子將來的前程,葉安世就不準備退讓了。

  一代只能出一個儀鸞衛,三房既有最合適的人,為何要放棄名額?

  葉安世只是灑脫而已,又不是傻!

  所以他才會對陶氏說那一番話,才會去延光院。

  但葉綏知道,這放棄名額一事,本來就是祖父想出來的主意,就算父親去了延光院,又有什麼用呢?

  “娘親,我剛才都聽見了。父親去找祖父,可是祖父最疼六堂兄,會答應嗎?”她這樣說道。

  這句雖是疑問,但語氣很篤定。

  陶氏也知道結果,她看著女兒尚稚嫩的臉龐,開口道:“不管老太爺是否答應,但既然要爭,態度就要過了明路,總要和老太爺說的……”

  陶氏這話說得很直白:去延光院就是做個樣子而已。

  三房為小,本就處於劣勢,面上就更不能留下可供指摘的地方。

  “便是你祖父不答應,也沒有什麼。愚哥兒若是能夠進儀鸞衛,受些氣又算得了什麼呢?”陶氏繼續道。

  儘管心中氣憤,陶氏卻不怎麼擔心。

  在這葉府裡面,愚哥兒才學武功都是最佳,進儀鸞衛的可能性比其他人都大。

  聽了陶氏的話,葉綏面上不顯,心中卻歎了口氣。

  難怪葉家三房會有這等田地……

  父母親還是太良善,還是將人心想得過好了。殊不知人心險惡,有些人幾乎是沒有底線的?

  前世大房以病相脅、哥哥終身殘疾,還有後來葉居譙做的事……每一件都足以讓人警醒。

  永遠都不要以自己的底線來權衡他人,不然就深受其害。但顯然,父母親還沒這樣的警覺。

  父母親心底裡的善,令得他們不會將人想得太壞,卻

也因此而喪命……

  想到前世父母在刑部大牢中淒慘死去,她連為他們收屍斂骨都做不到,她就心如刀割。

  善者而不得善終,世間豈有這樣的道理?

  她既然回到了這裡,就一定會好好守護他們。任何人想要對父母不利,那就……先弄死這些人!

  陶氏沒察覺到葉綏一閃而過的殺意,反而開口道:“阿寧,這些事情你都要仔細看著,都要仔細記在心裡……”

  陶氏娘家簡單,家宅少有爭鬥,結果嫁到葉家之後,她吃盡了不善爭鬥的苦頭。

  她不欲女兒也像她一樣,從去年開始,陶氏便教導葉綏一些內宅道理,也引著葉綏去看清某些內宅陰私。

  只是,到底顧著葉綏的年紀和心性,並沒有說得太詳細。

  如今儀鸞衛這一事,陶氏同樣如此引導,只希望葉綏自己能夠有所體會,真正有所得。

  陶氏的心意,當年十五歲的葉綏並不明白,也懶得去想,如今的葉綏卻是很清楚了。

  她眨眨眼,回道:“娘親,要是祖母能夠在祖父面前說得上話就好了……”

  陶氏雙眼頓時一亮,知道小女兒終於開了竅,知道重點所在了。

  阿寧說得沒錯,如今她的婆婆不是那麼懦弱的話,多少也能成為三房的助力,三房也不至於舉步維艱。

  可惜啊!

  她的婆婆原本也是官家女兒,家世雖然比不上葉家,卻也不算很差。怎麼性格就軟弱成這樣呢?

  計氏作為葉家的老夫人,非但沒能維護三房,還因為顧忌著她,三房在許多事情上一讓再讓。

  對這樣的婆婆,陶氏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葉綏低了低頭,說道:“祖母太在乎名聲了。”

  陶氏點了點頭,十分贊同這一點。可不是嗎?她的婆婆就是因為太愛惜名聲,性格又太弱了,才活得這麼艱難。

  當初計氏嫁進葉家時,生怕別人說她是惡毒繼母,做人謹小慎微,對葉安泰、葉安固不是一般的的上心,某種程度上來說比對親生兒子還好。

  又如何呢?

  但計氏嫁到葉家時,葉安泰、葉安固年紀也不小了,又有居心叵測的奶娘管事在旁邊攛掇,他們壓根就對計氏沒多少感激。

  到頭來,真正為了計氏著想並為她一再忍讓的,還是葉安世。

  計氏這個樣子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陶氏對此已無語,當下也不欲多說,反而問起了葉綏在天恩馬場的情況。

  葉綏眼珠轉動,笑嘻嘻地說道:“天恩馬場不愧曾是皇家練馬之處,比其他馬場都要大得多。對了,母親,我還聽惠姐姐說了一個事情。”

  陶氏還以為這是姑娘家的小秘密,便問道:“哦?說什麼了?京兆哪一家店鋪的糕點好吃?”

  “不是呀,惠姐姐說到了這次儀鸞衛的事情。惠姐姐說,這次儀鸞衛選拔可不簡單,聽說儀鸞衛以後會成為負責督衛事務的親軍……”葉綏這樣回道。

  她面不改色地撒著謊。其實這話也不假,儀鸞衛以後當真成為了天子親軍,最後還取代了緹事廠,威名遠揚。

  只是這消息並不是聽惠姐姐說的,而是她親眼見證了的。

  以後儀鸞衛地位太重要了,所以哥哥一定要進去!

  她從以後而來,恰好知道……這一次的儀鸞衛考核,會考些什麼。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