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穿越重生 > 春閨秘錄:廠公太撩人

綏歸 第五章先機

書名:春閨秘錄:廠公太撩人 作者:平白兄 本章字數:2357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4日 10:48


  葉綏對儀鸞衛這一次儀鸞衛考核印象深刻。

  過去,因儀鸞衛是御前守衛,除了看相貌之外,就只考核武藝。

  俗話說“文無第一,武無第二”,武功高低就成為了唯一的標準。

  這一次,許是皇上打算將儀鸞衛用作親軍,考核便和過去大為不同。

  除了武藝之外,還考武略,兩者缺一不可!

  當時她病好之後,堂兄葉向鉦已入選儀鸞衛,這成為了葉家一大喜事,幾乎傳遍了葉家每個角落。

  不僅如此,為了誇耀葉向鉦的本事,祖父還召集了族中年輕後輩,在榮恩堂聽葉向鉦講解武略。

  她因為年已及笄,剛好有資格進榮恩堂,便聽到了這一次武略的題目。

  當時的她,對這些不甚感興趣,只記得題目是用兵進攻之道。至於葉向鉦是怎麼破題作答的,她早就忘記了。

  想必葉向鉦的作答沒什麼光彩之處,所以她才毫無印象。

  後來她在哥哥葉向愚的書房中,看到了被藏起來的一篇篇策論,才知何為驚才絕豔。

  哥哥引經據典,從用兵到進攻到守城,都闡述得非常精彩。最關鍵的是,哥哥還提出了“用兵見機、不以力戰”的見解。

  很久之後,她將哥哥的見解傳授開去,這成為了後來儀鸞衛都能背誦的一段話:

  “故爭勝于白刃之前者,非良將也。設備於已失之後者,非上聖也。智與眾同,非國師也;技與眾同,非國工也。”

  可惜,其時哥哥已過世多年,只有這些武略沒有消失……

  重活一世,她定會讓哥哥的才華、哥哥的武略煥發光彩,誰都不能阻止!

  帶著這樣的決心,葉綏離開了映秀院,回到了自己的西棠院。

  西棠院在映秀院的西側,因這裡種著許多西府海棠,她便直接名為“西棠院”。

  西棠院占地不大,卻是一處三進院落。這樣的地方,在葉家姑娘當中算是很好了。

  她七歲搬到這裡,直到十六歲嫁人離開,在這裡足足住了九年。

  西棠院的一草一木,房間裡的一桌一凳,都是她極為喜愛的,都是最合她心意的。

  出嫁前,她還不舍地跟母親提了要求,讓母親空著這個院子,待她以後省親的時候繼續住。

  可惜她再也沒有住過了……

  那時候葉家早被毀了,三房所有的院落都被一把火燒掉了,只剩下一些破磚爛瓦。

  幸好,現在西棠院還存著,院中的西府海棠還生機勃勃,一切都是她希冀的那樣。

  這時,一個身材微胖的中年婦人迎了上來,笑眯眯地道:“姑娘今兒在馬場玩得可開心?點心都備下了,姑娘快進屋。”

  說罷,她便上前扶住葉綏,態度自然而親密。

  葉綏眼眶一紅,啞聲喚道:“奶娘,我……”

  這是她的奶娘季媽媽,從小到大一直陪著她、後來又跟著她去了南平顧家的季媽媽!

  季媽媽還活著,並沒有死在南平顧家的碧硯池!

  直到如今,她都還記得季媽媽被打撈起來時,身子是如何的冰冷僵硬……

  她伸手握著季媽媽的手,感受那種從心底透出來的溫暖,幾乎要落淚。

 

 見到葉綏這個樣子,季媽媽的笑容凝滯,急問道:“姑娘怎麼了?可是出了什麼事?”

  葉綏搖搖頭,回道:“奶娘,我沒事,我從馬上摔了下來,差點嚇壞了。”

  她怕季媽媽不放心,還特意轉了轉身,表示自己一切都好。

  季媽媽見她確實沒事,才放下了心,卻嚴厲地看著葉綏身後的丫鬟,沉聲問道:“姑娘摔下了馬,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她問話的物件,正是跟著葉綏出府的佩玉和佩青。

  她話一落,佩玉和佩青便低下了頭,既不安又愧疚。

  在季媽媽面前,她們不敢有任何隱瞞,先後請罪道:“是奴婢疏忽了,請季媽媽責罰。”

  季媽媽既是葉綏的奶娘,又是西棠院的管事媽媽,在院中地位非同一般。

  便是佩玉、佩青這樣的大丫鬟,平時都對季媽媽敬畏有加。

  這一會兒她們自知犯了錯,也不敢有任何推諉解釋,只惴惴地等待季媽媽處罰。

  葉綏安靜地站在季媽媽身邊,細細打量著自己的兩個大丫鬟。

  怎麼說呢,其實她已不大記得這兩個丫鬟的相貌了,卻一直記得她們做過什麼事。

  實在太深刻了啊!

  她摔下馬之後,娘親震怒不已,認為是佩玉佩青疏忽所致,立刻將她們調離了西棠院。

  佩玉成了粗使丫鬟,後來一直盡心照顧哥哥,成為了哥哥的妾室,再後來……

  葉綏目光冷了冷,最後看向了佩青。

  佩青是去了漿洗房,應當是受了不少苦,不然也不會變成那樣。

  也正因為受了苦,佩青才能曆過重重磨難,在臨死之前將真相帶到南平顧家……

  如今從頭再看時,葉綏便越覺得自己識人不清。

  連身邊大丫鬟是什麼樣的性子,她過去都不知道。——或者說,她壓根就不在意。

  她以為沉穩妥帖的佩玉,其實是偏執狠厲的人;她以為木訥內向的佩青,卻冒死去了她身邊。

  現在想想,她就是這麼一個看似明白、實則糊塗的性子,莫怪會有人說她好命!

  無知故無礙,可不就是好命麼?

  葉綏眸光一閃,便開口道:“這一次是意外,念在你們過去用心的份上,就從輕發落,罰你們三個月月錢。”

  季媽媽詫異地看著葉綏,嘴唇動了動,最終沒有說話。

  姑娘還是心軟。罷了罷了,以後她嚴加看管便是,只希望這兩個丫鬟記得姑娘的好。

  聽到這個處罰,佩玉佩青都松了口氣,忙不迭地道謝,心中感激不已。

  罰月錢還是好的,她們最怕的就是丟了差事,怕被調出西棠院。

  幸好,姑娘是個心慈的……

  想了想,葉綏便喚來佩青,吩咐道:“你且去候著,若是見到五少爺,就請他來西棠院一趟。”

  聽了這話,佩玉一怔,忍不住抬頭看向葉綏。

  以往去五少爺院子的,都是自己。這會兒怎麼是佩青去了?

  但她剛剛才犯了錯誤,儘管心中有想法,卻低下了頭什麼都不敢說。

  葉綏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後別開了眼。

  她還得再觀察一番,倘若佩玉還像前世那樣,她斷不會輕易饒了她!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