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穿越重生 > 春閨秘錄:廠公太撩人

綏歸 第六章教兄

書名:春閨秘錄:廠公太撩人 作者:平白兄 本章字數:2283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4日 10:48


  午後,陽光從窗櫺格漏進來,在地上投照出點點光彩,看起來既靜又美。

  但季媽媽無心欣賞這種靜美,她心裡有些不安,時不時看向葉綏。

  姑娘正在案桌上寫寫畫畫,已經快一個時辰了,都沒有說過話。

  姑娘是個活潑跳脫的性子,以往讀書練字時總忍不住說話,還經常被三爺責罰,怎會這麼安靜?

  季媽媽總覺得有哪裡不對……

  待見到葉綏稍歇,她便立刻上前問道:“姑娘,歇一歇吧。不如老奴喚人來陪姑娘踢毽子?”

  葉綏搖搖頭,笑回道:“奶娘,不用了,我還得再寫一會。”

  季媽媽頓了頓,繼續道:“那麼,姑娘要不要去明照湖閒步?”

  “奶娘,我在馬場累了,就想好好坐一會兒呢。”葉綏這樣回道,臉上故意帶了些倦意。

  奶娘是怕她悶了,在想辦法兒給她解悶呢。

  奶娘哪裡知道,她年少時跳脫的性子,早隨著日復一日的磨磋與計量,變得沉靜不已了呢?

  到後來,她更是心如古井,哪怕親眼見著顧璋咽氣,她連眉頭也不皺一下。

  如今,哪裡需要什麼熱鬧消遣?

  不同了,一切都不同了……

  她還是葉綏,卻也不是原來那個葉綏了。——她沒打算盡力掩飾這一點。

  任誰也想不到她是重生的吧?那麼奶娘等人只好慢慢適應了。

  總歸她已經及笄,受了娘親的提點教導,也該變得懂事了……

  正如她所料的那樣,季媽媽雖則覺得有些不尋常,卻也沒有想更多。

  大抵每個人都會習慣按照希冀的去想,季媽媽心想著姑娘或許真的累了,便沒有再說什麼。

  葉綏似乎真的累了,她放下筆,背靠著雕花椅,然後閉上了眼睛。

  她腦中出現了一幕幕場景,有歡欣愉悅的,也有悲慟冷寂的;有平靜安穩,也有跌宕起伏……

  最後都漸漸模糊。許是勞神太過,她竟然就這麼睡了過去。

  她是被季媽媽喚醒的,甫張開眼的時候,葉綏還以為自己又做夢了,便下意識喚道:“羨初……”

  才開口,她便倏地止住了。她瞬間清醒過來了,這不是在做夢,奶娘還活著!

  季媽媽伸手將她扶正,邊問道:“姑娘,什麼先初?”

  葉綏笑了笑,臉上還帶了些茫然:“奶娘,我還以為在夢裡,胡亂說呢。”

  羨初還沒有來到自己身邊呢,而且這個時候,她也不叫“羨初”這個名字。

  現在,還只是永昭十八年啊……

  季媽媽也不追問她的夢話,而是開口道:“姑娘,您醒醒神,五少爺來了,正在小書房候著呢。”

  忘了說,葉向愚在同輩中排行第五,下人們都稱呼他為“五少爺”。

  聽到哥哥來了,葉綏眼眸一亮,立刻便站了起來,急道:“快快,我要去見哥哥!”

  季媽媽一聽,眉眼便笑開了。這會兒的姑娘,倒是心急火燎的。

  可見剛才那過分的安靜,還真是累了。

  她哪裡知道,葉綏已經二十多年沒見過自家哥哥

,哪裡會不急呢?

  在踏進小書房那一刻,葉綏反倒不急了,她深深吸了一口氣,唇角揚了起來。

  映入她眼中的,是一張曾無比熟悉的臉,劍眉星目,看起來剛毅自信。

  雖只有十六歲,但葉向愚卻沒同齡人的浮躁,反而有些少年老成。

  唯其老成,才能寫出那一篇篇精彩的策論。

  對葉綏這個妹妹,葉向愚的確是真心疼愛,才見面便問道:“阿寧,我聽說你摔下馬了,可還好?沒傷著哪裡吧?”

  因儀鸞衛選拔考核在即,他這些天都在府外操練,每天都早出晚歸,現在才知道此事。

  聽到葉綏有急事找他,他連滲滿了汗水的衣裳都來不及換,便急急趕來西棠院。

  現在親眼見到葉綏真的沒事,他才放下心。

  不過,阿寧急著找他,是為了何事?

  聽到哥哥的問話,葉綏過了好一會兒才回答:“哥哥,我沒事……”

  許是見到父母時,她內心已有了最大起伏,這會兒見到哥哥,倒有些波瀾不驚了。

  她上上下下打量著哥哥,嘴角的笑意怎麼都止不住。

  真好,真好。

  哥哥現在還站著,眉目還這麼自信,而不是癱瘓在床、連翻個身都要人幫忙,真是太好了!

  葉向愚有些摸不著頭腦:阿甯這麼高興,看起來也不像有什麼急事呀。

  葉綏斂斂神,略有些嚴肅地說道:“哥哥,我聽惠姐姐說今年儀鸞衛考核會更嚴格,哥哥準備得怎麼樣了?”

  葉向愚見她神色這麼凝重,還以為會有什麼事,聞言不禁有些好笑。

  “我還以為什麼事呢,阿寧是在緊張嗎?放心吧!”葉向愚這樣說道。

  他這般老成的人,不會說什麼花哨保證的話語,卻讓人能感受到一種強大的自信。

  葉綏嘴唇翕動,卻沒說出什麼話。

  是啊,哥哥有自信的本事。他武功了得,武略不凡,這都是實實在在的,這根本不用說出來。

  可是……哥哥最後卻沒能進儀鸞衛!

  因小人作崇,他的才能根本就沒有施展的機會。

  待天下人都知道有《六略》這本書時,他早已不在人世了。

  或許連上蒼都看不過眼了,所以現在她才能安然站在哥哥面前?

  不管怎麼說,她既然回來了,就一定要幫哥哥進入儀鸞衛!

  葉綏忽而笑了笑,脆聲道:“哥哥,我這些天也在看些武略方面的書呢。都不懂……不如哥哥教教我吧。”

  她嬌笑著,補充了一句:“哥哥當溫習好了。萬一儀鸞衛考核順便會提到多少武略呢?”

  她不會直接和哥哥說儀鸞衛考核的具體內容,她相信,前一世能寫出《六略》的哥哥,這一世也能寫出來!

  不過……多少提醒還是必要的。

  倘若她什麼都不說,那才是傻了!

  她對哥哥的本事很有信心,但前提是:哥哥能夠順利參加儀鸞衛選拔!

  她突然想到了前去延光院的父親,微微笑了起來。

  這一世父親、哥哥都不會放棄選拔,大房還能做些什麼呢?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