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穿越重生 > 春閨秘錄:廠公太撩人

綏歸 第十九章沈家之禍

書名:春閨秘錄:廠公太撩人 作者:平白兄 本章字數:2118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4日 10:48


  葉綏清楚,沈家之禍,與國朝屯田制度有關。

  屯田制度是國朝之本,也會有相應而嚴格的考核制度。每年的春、秋九月,司農卿、少卿都會對全國的民屯、軍屯進行巡視,並且會根據屯田的數量、耗費的情況來評定屯田等級。

  最開始的時候,只是司農寺發現屯田數量有所減少,但漸漸地事情越來越嚴重,後來發展到民屯、軍屯之爭,因此引起了朝中極大的動盪和變故,作為屯田郎中的沈醉山首當其衝,成為了政局動盪的犧牲品。

  當年的事,有太多朝臣和勢力牽涉其中,哪怕後來她細細查探,也還是有很多模糊的地方。譬如她的祖父、工部侍郎葉居譙竟安然無恙,這就是個謎。

  原本她還想找機會提醒惠姐姐此事,不想惠姐姐已經發現了端倪。如此看來,本該發生在十二月的事情,提前到現在了。

  她不知道時間為何會提前了,但聽慧姐姐這麼說,似乎事情的軌跡還沒有變化。她斷不能眼睜睜看著惠姐姐再罹此禍,一定要讓沈家避過此劫才是!

  幸好,她多活了一輩子;幸好,大安後來出現有能之士,提出了解決民屯、軍屯之爭的辦法。

  她想了想,趁著現在閨學先生還沒有來,將沈文惠拉出了大門,一路去到沒人的僻靜之處,才停了下來。

  沈文惠被她這些動作弄糊塗了,隨即想到什麼一樣,眼中驀地迸出希冀的光芒,急急問道:“阿寧,你是不是知道了什麼?快快告訴我!”

  葉綏四下看了看,確定周圍沒有人了,才開口道:“惠姐姐,你不用著急。我的確從父親、祖父那裡聽到了一些事,也是和屯田有關的。你回去跟沈伯父說:捐獻糧錢可得田,王師外鎮必籍邊境營田,就能解決沈伯父之憂了。”

  沈文惠一頭霧水,疑惑地問道:“捐獻糧錢可得田,王師……什麼營田?這指的是屯田嗎?我怎麼不太明白呢?”

  葉綏耐心答道:“捐獻糧錢可得田,王師外鎮必籍邊境營田,你可一定要記住了啊。這個你也不用太明白,沈伯父會明白的。”

  沈文惠對自己父親的職責不太瞭解,便懵懵懂懂點頭道:“我知道了。阿甯,若是父親問起,那我就直說是你告訴我的?”

  葉綏歎了口氣,無語抬頭看了看天。

  惠姐姐的心思大概都用在了諸如“汪督主很可怕千萬不能惹”這樣的八卦軼聞中了,旁的一概不多想。她怎麼就不想想,我比她年紀還小,能想得出這樣的對策嗎?

  於是她正色回道:“惠姐姐,這個不是我想的。若是沈伯父問起,你就說是一個叫孫長蘊的人所說,就是不能提到我,知道嗎?”

  這個對策的確是孫長蘊提出來的。現在她不得不用了孫長蘊的對策,卻不能占了這美芹之名。不過……呃,現在孫長蘊應該還是童生吧?

  

想到自己用了現在還是童生的策論,便是兩世歷練的她,都感到有些心虛。

  不過轉念一想,童生乃是後來鼎鼎有名的尚書左僕射,她就感覺好多了,便再一次提醒道:“惠姐姐,你千萬要記得,這是孫長蘊說的。”

  沈文惠一改先前的愁苦,笑著點點頭道:“阿寧,我記住啦。糟了,現在閨學的先生應該到了,我們快快回去!”

  說罷,她便上前拉住葉綏的手,匆匆忙忙地往回走,還邊說道:“阿寧,你今天怎麼穿成這樣了?不怕那些人說你俗豔啊?不過你這樣真漂亮,估計她們都要嫉妒死了……”

  聲音漸漸消散了,兩個姑娘就這麼說著話,離開了這裡。

  她們不知道,在這僻靜之所,在茂密樹林的掩映中,還有另外的人在,並且將她們的話聽了個清清楚楚!

  細看去,當中有個年約五十歲的老婦人,衣飾看起來頗為尋常,頭上只插著一隻木釵,然而目光湛然銳利,還有種獨特的貴氣。

  她的身側,站著一個人,他膚色雪白,容貌俊美無儔,然而神情極淡極淡,有一種攝人的殺意。

  這個人,正是緹事廠的汪督主!

  只見貴婦人笑了笑,頗為愉悅地說道:“本宮只是想圖個清靜,不想卻聽到了這些話。這可真有意思,汪督主,你說是嗎?”

  汪印點了點頭,淡淡回道:“殿下說的是。”

  他神色依舊很淡漠,眸中倒有些興味在閃動。

  的確很有意思,這是本座第三次見到這個葉家姑娘了。不過,本座總督緹事廠,專司消息刺探,竟不知還有孫長蘊這樣有能耐的人。這個孫長蘊,到底是誰?

  當葉綏和沈文惠匆匆回到閨學嘉行堂的時候,閨學姑娘們都基本落座了,就連閨學先生們都到了不少。

  她們兩個人自是引起了不少注意,尤其是葉綏的長相打扮,在一眾素雅妝扮的姑娘中顯得極為醒目,就像一朵豔麗紅花,硬生生將這些素雅姑娘都顯成了陪襯的綠葉。

  如此一來,就有些姑娘的臉色不好看了,但閨學先生在上,今日又是閨學重開之日,姑娘們倒沒有說些什麼,只是眼刀子滿天飛。

  沈文惠拉著葉綏在後面位置坐了下去,毫不客氣地瞪了那些目光鄙夷的姑娘們一眼,才細聲地道:“阿寧,是我連累你了……”

  若不是為了她父親擔憂的事,她和阿寧就不會來得這麼遲了,結果令得阿甯平白受了這麼多眼刀子。

  葉綏眉眼彎彎的,微笑著搖了搖頭。這算得了什麼呢?眼刀子又不會殺人,任她們瞪到眼睛生痛,她也毫髮無損,這些姑娘只是自己跟自己過不去罷了。

  看來她這一身衣裳妝容真是俗豔得很啊,不然這些姑娘為何會這個反應?不過,這些姑娘還是太嫩了,她們難道沒發現堂前的先生們連眼睛都不眨?這才是修為到家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