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穿越重生 > 春閨秘錄:廠公太撩人

綏歸 第二十六章哪裡不對

書名:春閨秘錄:廠公太撩人 作者:平白兄 本章字數:2286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4日 10:48


  聽到朱氏這麼說,葉紳便抽噎著問道:“母親可有什麼辦法?孩兒牢記著母親的吩咐,從不親自為難她,只是暗中攛掇著。可是,孩兒不願意被她壓著!”

  朱氏疲憊地揉了一下眉,覺得太陽穴隱隱生痛。一時半會的,她哪裡有什麼辦法?

  葉紳卻不是這麼想的,在她心目中,朱氏是極其本事的人,就像有神靈相助一樣,能將所有的事處理得妥妥當當。

  雖然先前兄長出了意外,讓五堂兄入了儀鸞衛,但這一次母親肯定會有辦法吧?

  她擦去眼淚,雙目濕漉漉地看著朱氏,眼中滿是期待。

  不料,朱氏搖搖頭,說道:“母親並沒辦法。如今三房勢盛,你哥哥還躺在床上,你父親也不在京兆。如此時勢,怕是你要忍讓一二了。”

  葉紳怎麼能應?下意識就反駁道:“母親,我不願意……”

  朱氏截住了她的話,苦口婆心地勸道:“這世上的勝利者,並不都是一直進步,其實都是先退一步,而後再進兩步。紳兒,這個道理,你要記住了。暫時忍讓有何難的?”

  當年若不是靠著非人的忍耐,她怎麼能夠打敗自己的繼母?怎麼能有今日?若是靜心忍耐最後才狠狠一擊,就會得償所願。

  朱氏現在很冷靜很清醒,她希望女兒也能像她這般。

  就算綏姐兒入了碧山君門下,她也能讓綏姐兒被逐了出來。——時間問題而已!

  葉紳聽了這話,迷茫地看著朱氏,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

  陶氏對葉綏入碧山君門下一事,喜憂參半。

  喜的是碧山君乃當世大家,能得其指導琴藝,是綏兒的福氣;憂的是綏兒琴藝之差,她作為母親是心知肚明,若惹了碧山君不喜,那怎麼辦?

  葉綏卻笑嘻嘻地湊近陶氏,撒嬌道:“娘親,這不是件好事麼?有碧山君教導,說不定孩兒的琴藝會突飛猛進呢?”

  正是知道娘親會擔心,葉綏才故意沒有說長公主的事。若是娘親知道碧山君收她為徒,只是迫于長公主威勢,怕會想得更多了。

  葉綏不願在此事上多說,目光轉了轉,便指著陶氏手中的帳本問道:“娘親,您這是在對賬嗎?”

  她原本只是想轉移陶氏的注意力才這麼問,當她看清楚這帳冊的內容後,卻真的起了興趣。

  娘親應該是在對賬吧?她仿佛記得娘親手中有不少田莊、店鋪之類的,這些都是外祖父給娘親的陪嫁,也是三房主要的錢財來源。

  不然,只靠著父親那微薄的餉銀,三房早就入不敷出了。這些年來,三房的開支用度全靠娘親手中的私產支撐著,而且日漸左支右絀。

  無他,因為當家夫人朱氏以公中用度所費甚多為由,時不時從陶氏手中拿走不少錢財,

  這會兒中秋剛過,娘親就在對帳本,葉綏已知是怎麼回事了,便繼續問道:“娘親,可是大伯母又來要錢了?

  她說得毫不客氣,朱氏可不就是要錢嗎?每年府中的公中用度,固然要花費不少,但肯定沒有朱氏所說的那麼多。

  說白了,朱氏只是借當家的

名義,不斷地從三房搜刮錢財罷了。

  陶氏點了點頭,臉上有些愁色,說道:“是啊。愚哥兒現在入了儀鸞衛,按規矩要給公中部分錢財了,所以我在核對核對。”

  “娘親,像今年中秋家宴都沒舉辦,公中都沒有花什麼錢。怎麼我們每月都要給那麼多錢?”葉綏故作不解地問道,想提醒陶氏。

  她曾是當過家的人,掌管的還是顧氏大族,實在太清楚將公賬做得不出錯漏,並不是多麼艱難的事。她就不信,朱氏會沒在公賬中做手腳!

  陶氏合上了帳本,正色道:“阿寧,你這麼想就差了。我們受家族庇護,自也當為家族貢獻,這樣家族才會興盛,知道嗎?若大家都只拿不給,公中又哪來錢財庇護子弟呢?”

  葉綏頓了頓,還是咕噥道:“娘親,我當然知道這些。只是您教過我,內宅處處都是門道,我不是對公中規矩有意見,而是對大伯母……”

  她沒有將話說完,而是漸漸消了音,似怕陶氏生氣沒敢再說下去。

  知女莫若母,陶氏怎麼會不明白她的意思呢?事實上,陶氏自己也是這麼想的,最近也是這麼教導葉綏的。

  也罷,綏兒都及笄了,出嫁後也會理事當家,很多事情就沒必要藏著掖著了。

  陶氏想了想,便這樣說道:“綏兒,公中的錢財肯定是要給的。但怎麼個給法,卻大有講究。我現在對賬,就是為了收緊錢袋子……”

  陶氏將自己手中的田產、店鋪等方面的情況與葉綏說了說,並沒有說得很詳細,但足以讓葉綏知道三房現在的情況。

  真是窮啊!

  母親手中的田產、店鋪等收入,雖然可供三房支出,但這些錢財在葉綏看來,實在太少了,太少了!

  想她還是顧家老太君的時候,經手的錢財比這多了千萬倍……

  活了兩世,葉綏覺得銀子太重要了。越是簪纓家族,對錢財的需求便越多,這是怎麼都清貴不起來的。

  所謂“窮文富武”,累世大族要培養那麼多文武子弟、要打點活絡朝中關係、要樂善好施攢下美名,哪一樣不需要用錢呢?

  真正有遠見的家族,會極盡所能地擴展族中庶務來賺錢,那些嫌棄銀子銅臭味的人才是真蠢笨。

  這會兒看著母親手中那一點點錢財,一向錢財鬆動慣了的葉綏有些苦惱了。沒有銀子,許多事情都辦不了,也辦不好……

  看來,由奢入儉難啊!銀子啊銀子,若是春天埋下去,秋天長出很多來就好了。

  有什麼辦法,可以讓母親多賺些錢、可以讓三房鬆動些呢?

  見到她這副樣子,陶氏反而笑了,臉上的愁色散了些:“綏兒,你這就愁眉苦臉了?放心吧,雖然娘親手中的田莊收成不好,但在長隆大街那兩個鋪子收入甚豐。那裡近著京兆府,生意極好的……”

  葉綏仿佛覺得腦中有什麼閃過,卻閃得太快了,她並沒有抓住,不禁問道:“娘親,您說什麼?兩間鋪子?您說得慢一點兒。”

  長隆大街的店鋪、京兆府……她覺得有什麼很重要的,卻一下子想不起來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