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解憂傳:嫁個藩王弄江山

第一卷:離離情思長安別 楔子:鳳駕鸞回民心安(下)

書名:解憂傳:嫁個藩王弄江山 作者:墨若蘅 本章字數:2300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2:14


  “是我不讓賢妃娘娘說的。”解憂搶道。

  沈玳嬰微微抬起了頭,頓時泣涕漣漣,委屈至極:“皇上……臣妾雖然是一介女流之輩,可是也懂得是非輕重啊!解憂和親的事情萬萬不能洩露出去,可是那麼多窮苦民眾的命臣妾也於心不忍哪……臣妾也是想為皇上分憂心切……皇上您也知道,解憂公主如此深明大義,怎麼可能做逃婚之事呢?儘管皇后娘娘污蔑臣妾辱駡臣妾,臣妾都不敢有一句怨言,臣妾答應了解憂不會將此事說出去,也不想做無信之人哪……嗚嗚……”

  皇后娘娘微微閉上了眼睛,不動聲色的深吸了兩口氣。局勢頃刻逆轉,高下立判,看來這個啞巴虧她是吃定了。

  武帝的面色逐漸緩和,眾臣緊繃的身子也鬆弛了起來,不少朝臣偷偷頷首注目。

  沈丞相給西域府府尉遞了個眼色,老府尉趕緊磕了個頭接著稟報道:“皇上,誅殺公主的文書一出,隴西邊境便盛傳公主尊駕在烏孫國,更是瘋傳烏孫王對公主喜愛有加,不日便會求親,與我大漢結成秦晉之好。遷徙騷亂之事也停了下來……這件事,公主確實有功!”

  武帝微微頷首,若有所思。邊境動亂,生民苦戰,朝廷有多少精兵良將對於他們來說都無任何庇佑之安,最好的方法就是告訴他們還會有另外一位公主前去和親,化干戈為玉帛。可是匈奴絕不會眼睜睜的看著好不容易破壞掉的“烏漢聯盟”再度崛起,因此無論生民有多苦,和親之事都不能大張旗鼓的宣揚。

  “那你又在烏孫做了什麼?”武帝依舊追問。

  解憂低眉緩語:“其實解憂根本沒做什麼,就是在烏孫邊境站了站,卻不巧被往來的商隊撞見了,傳回隴西就成了那麼一套說辭。解憂當然知道和親之事不宜聲張,可邊境之苦也亟待解決,就想著自己在宮中也閑來無事,何不親自去邊境走一遭,製造一點好的流言呢?到那時候,想必皇上也經做好了萬全的準備了,只是沒想到……”

  只是沒想到,這設計完好的局卻被皇后娘娘給攪了。

  不得不說,這辦法聰明至極,邊境既然能傳戰事的流言,自然也可以謠傳和親流言,這流言與流言之間的對決終究沒有什麼真憑實據,誰也無需負任何責任。

  莊太尉疑惑道:“解憂公主生長于南都彭城,又住在賢妃娘娘的昭陽殿中,何以對邊境之事如此通透了然啊?”

  沈賢妃臉色一白,而莊皇后的眼中則露出了不易覺察的喜悅。

  解憂跪在地上,波瀾不驚:“我與鄭將軍素來交往甚厚,這些事情自然是鄭將軍告知于我的。”

  鄭穆桓在西域駐守三年,邊境的事情恐怕沒有誰能比他更清楚了。這麼說來,所有的事情便都順理成章了。

  若解憂有功,皇上自然沒有再責罰下去的道理。然而對於當前的局勢來說,最重要的便是她的人還是回來了。

  “看來,這是一場誤會了……”

  皇上龍顏展悅,起身走下龍椅,親手將解憂扶了起來,眼裡又露出了以往的溫和慈愛。他拍了拍解憂的手道:“你果然人

如其名,會為朕解憂!這次你私自出宮朕不予追究,而你立下的大功,朕一定會重重賞賜!你明日祭天拜祖,三日後出嫁,皇叔我和賢妃一定會為你操辦的風風光光的!不,要最風光!”

  “臣妾領旨!臣妾一定會讓解憂做我大漢最富榮光的公主!”剛剛還委屈到哽咽的賢妃瞬間喜笑顏開。本來嫁公主,嫁妝理制都應由皇后這個國母一手操辦,可今兒個皇上卻將此事委以賢妃,可見他已經對皇后失望之極而有意加恩於她了。

  可賢妃此時無意炫耀,反而急於了結這場風波將解憂帶走。她早就發現了,這次回來的解憂與以往有些不同了。她原本清水一樣純澈明淨的雙眸中此刻卻多了些沉穩決絕,脖頸後面裸露出來的白瓷一樣的肌膚上還隱約可見後背上的傷疤!而她身後跟著的那個一直瑟縮著的小宮女,根本就不是跟著她一同出宮去的宮女竹笙!幸好解憂在宮中根基太淺,無人留意這些細節,這才沒有再鬧出什麼亂子來。

  “皇上,解憂多日舟車勞頓,想必早已困乏,臣妾先帶她回去休息。今日我與皇后姐姐來大殿上鬧確實是失禮,還望皇上恕我們婦人無知之罪。我們這就退下……”

  皇上擺了擺手,後宮眾人便齊齊退下。皇后自有皇后的威儀,縱是紅了眼睛,卻不肯多說一句求饒的話。

  解憂低首不語默默走出了太和殿,可心中卻反復咀嚼著賢妃的那句話:一定要讓解憂做我大漢最富榮光的公主。只是幸福這東西,並不是可以用嫁妝的薄厚來衡量的。它是一種感受,一種只關乎內心的感受,若是對的人,米糠三兩亦可笑看雲卷雲舒,若是錯的人,家財萬貫也如同牢籠捆綁。

  一場風波就這樣平息了,滿堂朝臣伴君如伴虎,心緒也跟著皇上起起伏伏。解憂到底是如何去的邊境,為什麼突然之間又回來了,她是真的會去和親麼?這其中紛繁的緣由恐怕也只有她自己知道了吧。

  然而可幸的是事情終歸還是回到了既定的軌道上,皆大歡喜。這是朝臣的福氣,更是天下萬民的福氣。根本沒有人過多的在意皇上所說的那句:三日後出嫁。

  太和殿內又恢復了往日的肅穆,群臣覲見,通報天下大合之勢。

  少將軍鄭穆桓面色冷冽,一言不發。剛才解憂和皇上所有的對話都猶如尖刀一般,一刀一刀的淩遲著他的心。

  她的隱忍和無奈,他都了然於心。她看似心甘情願的外表之下包含著多少犧牲和痛苦,這看似天下太平的大局之中又掩蓋了多少殺伐和鮮血!只有他知道,這段時間以來,她經歷了怎樣黑暗的生死,又遭受了多少權謀的捉弄!

  他依舊記得解憂哭著對他說:“桓哥哥,雖說男兒征戰沙場英勇無敵,可在有些時候,女兒的力量卻是更強大的……我已無路可走,你就讓我去吧……”

  她失去了希望的眸子,淡定清冷的如秋霜後的圓月。

  鄭穆桓冷冷的環視著滿朝堂所謂的國之棟樑和那個驍勇善戰的明主至尊。數以百計的九尺男兒,卻將保家衛國的重擔放在了一個剛剛十八歲的女子肩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