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解憂傳:嫁個藩王弄江山

第一卷:離離情思長安別 第六章:深宮似海幾人真(三)

書名:解憂傳:嫁個藩王弄江山 作者:墨若蘅 本章字數:2352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2:15


  “哈哈哈哈!”賢妃卻被竹笙的坦率給逗樂了,直搖頭道:“這話在我面前說說就罷了,出了這昭陽殿可別亂說了!”

  “是,竹笙記下了!竹笙也覺得我家公主和娘娘親如母女,這才敢坦率直言的呢,娘娘可別怪罪我!”

  賢妃寬厚的點了點頭:“不過竹笙的態度也是對的,人不能一味的隱忍。別人曾打在自己臉上的巴掌,有朝一日都得雙倍奉還!解憂呀,你有時候就是太好心了,之前你在楚王府受的委屈我多多少少也有所耳聞,真是苦了你了……”

  “解憂命薄,又怎敢含冤叫屈,不過解憂相信老天有眼,善惡到頭終有報。”

  “對了,說起這個我倒是想起一件事來。近日皇上遴選新的郎中令,想要從世家子弟中挑選一個出來歷練歷練,目前尚在兩個人選中搖擺不定呢。”

  “哦?兩個人選?”

  “是呢,這其中一個人選便是你那楚王府的堂兄劉澤銘,而另外一個是我的外甥,淮南王家的世子劉程安。”

  解憂一滯,賢妃娘娘的意思她不是不懂,後宮與前朝素來牽連甚多,她這是要借自己的手幫扶自己的外甥,讓自己一邊報仇,一邊報恩。

  “想必聖上英明,已經有自己中意的人選了吧……”

  “無論聖意是否已定,對你來說這都是一個出氣的好機會,你可要抓住了。”

  “解憂明白!”

  送走了賢妃娘娘,解憂在屋裡和竹笙一起歸置那些錦盒禮物,這些東西賢妃自是不要的,反而還叫翠音又送了些珍珠釵飾來。

  一朝揚名,盛寵正眷,清風徐來,風光正好,解憂和竹笙一樣,都不過是十幾歲的小姑娘,心性裡有掩飾不住的簡單爛漫,面對著如今這番榮耀,當然是笑在臉上喜在心裡。

  傍晚時分,又下起了淅淅瀝瀝的小雨。

  細雨濕流光,芳草年年與恨長。解憂在燈燭下翻書看卷,覺得有些乏了,起身熄燈欲睡,卻聽到了門外輕微的敲門聲。

  “解憂姐姐,你睡了麼?”是金平公主的聲音。

  “還不曾!”解憂立刻披衣開門。

  門外的金平只穿著一件淺黃色的單衫,雙腳赤足,懷裡抱著一個金絲繡花枕頭,一雙大眼睛悽楚的看著她,滿是猶疑和害怕。她卸了釵飾的黑色長髮上還沾著冰涼的雨水。

  解憂一驚,趕緊一把將她拉到屋內:“你這是怎麼了?怎麼只有你一個人呢?淩月他們呢?你看你這手凍得,我立刻叫人給你熬姜湯!竹笙!”

  “姐姐不要叫人!也不要告訴母妃,我是偷偷跑過來的……”

  “發生什麼事了?”解憂趕緊拿了一件大氅給她披上,聞聲而來的竹笙立刻去端了一壺熱水來。

  “我做噩夢了……”金平低著頭,眉目含怯:“我今天晚上……可不可以和姐姐一起睡呀?”

  解憂一怔,心裡狠狠的抽痛了一下,這個外界傳聞天生尊貴恃寵而驕的貴公主,其實也不過只是一個十五歲會做噩夢的女孩子罷了。對於這個“妹妹”,她頓時就生出了強烈的保護欲望。

  “當然可以,我這裡你想什麼時候來就什麼時候來!”

  “真的啊!”金

平破涕為笑。看著她笑了,解憂也傻傻的跟著笑了。

  竹笙又暖了一床被子,解憂親自照顧金平洗腳洗漱,又逼著她喝下了一碗姜湯驅趕寒氣,兩位公主這才縮進了被窩裡,熄了燈,手牽著手聽著窗外的夜雨說著悄悄話。

  “姐姐,我好害怕呀……”金平囁喏著說道。

  解憂伸出手拍了拍她的背,輕聲安撫道:“沒事的,有姐姐在呢,什麼噩夢我都替你趕跑!”

  “姐姐你知道麼,匈奴這幾日在議審上存心刁難我朝,說是要……說是要求娶一位嫡親的大漢公主呢……”

  “求娶公主?那匈奴可汗都年近不惑了!再說了,大漢與匈奴一直不睦,聖上是不會同意的吧……”

  “這些年來,我朝與烏孫國交好,這才在南北兩邊掣肘匈奴,而匈奴也在極力破壞烏漢聯盟,茶宴上他們的囂張氣焰姐姐也看到了,我真怕……”

  解憂的心一沉,也難怪金平會怕,如今後宮之中三公主、五公主、八公主公主均已出嫁,而十公主、十三公主還尚未成年,正值適婚年齡且還待嫁閨中的嫡親公主只有金平一人。倘若朝廷風向稍有變動,這才十五歲如花似玉的天之驕女便要遠赴北漠骨肉分離,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聽姐姐的,不要怕,大漢與烏孫、安息等諸國如今貿易穩定,只要加固了大漢與其他西域諸國的關係,匈奴便不敢輕舉妄動。再說了,即使匈奴要你去和親,沈丞相和賢妃娘娘也是斷然不會答應的。”

  “嗯……但願如此吧。”金平慘澹應道。解憂心疼,決定此事之人雖是她的生父,但一道聖旨下來便也會將她推入死局。

  “金平這輩子如果不能嫁給心愛之人,那活著便也沒有什麼意思了。”

  解憂略一思忖,驚異道:“這麼說來,想必妹妹已經有了心上人了?”

  金平癡癡的笑了,不答話,一雙眸子在夜色中閃著別樣美麗的光彩,那是愛情的火焰。

  “快告訴姐姐,是哪家的公子有這樣的好福氣?”

  “是……是鄭穆桓鄭將軍。”金平羞澀的用被角捂著自己的半邊臉,欲說還羞:“姐姐,你說,如果鄭將軍知道了我要和親的事情,他會阻止,會保護我麼?”

  “會,會的吧。”解憂的表情有些許僵硬,但看著旁邊心無芥蒂的嬌弱人兒,她的心裡又滿是疼惜。

  沉默片刻,金平已經有些迷糊了,她縮在解憂的枕邊猶如一隻驕傲卻膽小的貓,夢囈一般問道:“那姐姐你會保護我嗎?”

  她心底裡的柔軟重重的揪疼了一下,輕輕的拍著金平的背,讓她逐漸安睡。雨夜裡無助不安的金平,多麼像當年的自己。

  “會的,我會的。”她對著黑暗,認真地說道。

  窗外,只剩下淅淅瀝瀝的雨聲和金楠木沙沙的聲響。

  第二日,竹笙一大早便來看兩位公主。不知她倆昨晚怎麼睡的,金平公主的被子已經踢掉在了地上,此時正安安穩穩的鑽在解憂的被窩裡,而解憂一隻手搭在金平的後背上幫她掖著被子,將她半攬在懷裡似是怕她著涼,儼然一副大姐的模樣。

  那畫面溫馨的叫人羡慕,竹笙笑著又退了出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