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解憂傳:嫁個藩王弄江山

第一卷:離離情思長安別 第九章:殿前奉茶救危局(三)

書名:解憂傳:嫁個藩王弄江山 作者:墨若蘅 本章字數:2158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2:15


  “你說什麼?!”

  木納塔面紅耳赤,解憂綿裡藏針的回擊徹底激怒了他,他真想一刀殺了這伶牙俐齒奸猾狡詐的女人!可是這畢竟是漢家朝堂,他不好直接動粗,正想尋個什麼由頭來鬧一鬧,安息三王子子契卻發了話。

  “我倒是覺得,木納塔將軍著實不必如此動怒。近來風調雨順,氣候適宜,牧草長得好,馬匹生長的也快,養馬也不費什麼事。再加上這些年來貿易穩定,規矩條例確實也沒有什麼大動的必要!”

  “子契王子!”

  匈奴的四位使臣齊刷刷的從座位上彈了起來,他們不可置信的對望了幾眼,雖然心有不甘,但卻終究不敢再反駁一言。

  “這貿易嘛,本來就有虧有盈,西域諸國大體平順便好,匈奴使臣也不要只顧著自己的利益,你們說是麼?”

  四人面面相覷,雖說西域聯盟被解憂現場拆解了,他們雖然氣憤難當,但也不想此時就為匈奴在西域樹敵。只能忍了這口氣,默默坐下了。

  而此刻,先前受了一肚子窩囊氣一直愁容滿面的武帝卻是喜出望外!這安息的地位是何等的重要,其作為西域第一大國,與烏孫、大漢在南北兩邊包圍了匈奴、大月氏等西域諸國,如果這兩國達成共識,那麼便可在匈奴及其周邊小國周圍圍成一個弧,南北包抄,形成合圍之勢。若大漢的條例有了安息的支持,其餘各國哪還敢有所不滿?

  大局已定,天下同歸。

  “如此甚好,還望我大漢和西域多年的和平福澤綿延!”

  所有的問題都得到了圓滿的解決,武帝甚喜,太和殿內的氣氛也輕鬆祥和了起來。諸位大臣競相進言,與西域使臣們攀談寒暄。

  文臣酸腐圓滑,但此時此刻卻也需要他們來說一些無關緊要的廢話園場子。

  安息國的老司徒早就滿腹疑惑了。此前,三王子明明是應允了匈奴會聯合他們一起將茶葉的價格壓下來的,可是今天怎麼突然間就變卦了呢?三王子做事向來穩重周全,言出必行,怎麼今日就突然改變了態度呢?

  難道……是因為那個漢朝公主麼?

  他扭頭偷偷的看了一眼自家的王子,只見他的目光在那漢朝公主身上閃閃爍爍的游離著,雖然裝作不經意,卻又始終以她為中心,見她淺笑三王子的嘴角也彎出了一個不易覺察的弧度。老司徒已經跟了三王子數年,對他的脾性瞭若指掌,略一思忖,便心下了然。他轉過身便拉了身邊的沈丞相過來詢問。

  “這解憂公主不僅貌美,而且才智過人,不知是否已經許配給了哪位皇親貴族呢?”

  這話落在子契的耳朵裡,子契先是一愣,隨後便報以老司徒凜冽的冷眼。老司徒何以這樣問他自是心知肚明。然而老司徒全裝作沒看見,朝他翻了個白眼,只顧和丞相攀談,心中腹誹,我還不是都為了三王子你嘛……

  “解憂公主是陛下新封的公

主,至今還未婚配。”丞相笑吟吟地答道。

  “不不不,丞相大人此言差矣!”鄭斯元帥揮了揮手,大笑一聲朝著他們走了過來,他多年征戰沙場,聲如洪鐘:“當年太皇太后健在之時,將解憂許配給了犬子,雖然年事久遠,但這樁親事還未廢,至今應該還算作數吧?啊?”

  沈丞相看了看皇帝,又看了看解憂,不知該如何作答,只能一味的給剽悍的鄭元帥陪著笑臉。

  這鄭元帥沙場出身,性格耿直,有什麼說什麼並不會顧忌太多。然而解憂畢竟是反王后人,突然在京城之中嶄露頭角又如此有銳氣,其居心和目的到底何在還未可知,雖然陛下寵愛她,但是也難免對她有所防備和保留。她越聰明,陛下的顧慮就越多,此刻若是讓手握兵權的元帥和這反王的後人扯上聯繫,聖上自然是不願意的。“七王之亂”過了才不多久,那血的教訓今日還依舊歷歷在目呢。

  況且,此時安息的三王子對這位公主也表現出了興趣,皇上這盤棋該怎麼下,外人還不太看的分明。

  “那都是舊事了,鄭元帥居然還記得。”武帝舉著茶杯,臉上的笑容並不那麼自然。

  鄭元帥仍未覺察,一拍胸脯豪爽的答道:“這當然記得了!太皇太后的懿旨,臣哪有不遵從的道理!”

  而鄭穆桓此刻正站于中堂之上,目光灼灼,對於解憂的情誼全都寫在了臉上,在場的每個人都能看的分明。將軍少年得志,意氣風發,公主聰慧溫婉,機智過人,真真是一對璧人。

  子契的臉色冷了幾分。

  不料,就在眾人的豔羨之中,解憂卻緩緩上前行禮,恭敬道:“皇上說的對,這不過是一件太過於久遠的事情了。太皇太后賜婚之時,解憂與將軍都尚未出生,又怎知日後是男是女呢?往事不必追,這件事就此作罷吧。”

  鄭穆桓驚愕:“作罷?解憂,你……”

  “解憂今日是來奉茶的,茶事已畢,還望皇上允許臣女先行告退。”

  “今日你也辛苦了,回去休息吧。把安息新進貢的夜光杯和胡琴全都賜給解憂公主。“

  “謝皇上。”

  看來襄王有意,神女無心。子契臉上的神情又溫和了幾分。

  解憂謝了恩,便轉身向外走去。她不自覺的瞟了子契一眼,卻正好對上了他投過來的目光。他的眼神平緩,她卻突然慌亂心虛,不敢再看,加快步伐出了太和殿的大門。

  他如清風冰雪,傲世孑然,然而攪亂了她心池的卻是他腰間佩戴著的那枚玉玦。

  那個人也有一塊一模一樣的。可是子契如冰,他卻如火。時隔多年,當她再次看見那枚玉玦時,心臟還是不受控制的瘋狂跳動了起來。

  然而如今,他又在何方,是否也別來無恙?

  解憂暗自出神,一抬頭,竟不知不覺已獨自行至昭陽殿門口。她抹了一把臉上的冰涼,驚覺不知何時自己早已淚流滿面。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