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解憂傳:嫁個藩王弄江山

第一卷:離離情思長安別 第十一章:命途多舛紅顏薄(二)

書名:解憂傳:嫁個藩王弄江山 作者:墨若蘅 本章字數:2313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2:15


  “說的好!”

  解憂的言辭正解開了皇上最大的心結,皇上一拍案幾,驚喜而起:“說的好!朕還有政務在身,先回書房了。”

  皇上說完便急匆匆的要走,皇后娘娘趕忙問道:“皇上,已到晚膳時分,臣妾宮中燉好了燕窩粥,差人給您送過去?”

  “不用了,朕去忙完郎中令的事情直接去你宮裡用吧。”

  “是。”皇后滿面春風。

  “恭送皇上。”

  目送著聖上遠去,一直隱忍著的賢妃臉色已經青紫。皇后斜睨了她一眼,掩口嘲笑道:“看來我今兒個算是白來了,還不如在宮裡給皇上添置幾個可口的小菜呢。不過,賢妃妹妹又是鬥茶又是鬥舞一手扶植起來的解憂公主,可真是忠心呢……呵呵!妹妹繼續賞花,本宮先回去給聖上備晚膳了。”

  被皇后的話一逼,賢妃更是氣不打一出來,她惡狠狠的瞪著還跪在地上的解憂,反手一巴掌就狠狠的煽在了她的臉上!

  “狼心狗肺的東西,本宮真是看錯你了!”

  賢妃那一巴掌用盡了全力,只煽得解憂頭一偏,臉上浮現出殷紅的五指印。解憂沒有任何多餘的反應,又重新在賢妃娘娘面前跪好,像一個溫順而又聽話的奴才,直氣的賢妃渾身發抖。

  “好,好,你這個陽奉陰違的賤人!現在還在我面前耍這一套?”賢妃怒斥道,正手又狠狠的煽了過去!

  “公主!娘娘不要打我們家公主了!”竹笙實在是看不下去了,上前將解憂攔在身後。

  “你算個什麼東西?給我掌嘴!”

  語畢,兩個丫鬟便走上前去將竹笙按在地上,雨點般的巴掌便不停的落在竹笙的臉上。

  解憂見竹笙被打,立刻慌了,跪地連連求饒:“娘娘,這都是解憂的錯,娘娘不要遷怒竹笙,她只是一個婢女而已,娘娘放過她吧!”

  “放過她?解憂,你也太把你自己當回事了吧?!我看如今你被封了公主,就完全不知天高地厚掂量不清自己幾斤幾兩了是吧?你興許是已經忘了你今日的一切都是誰給你的了吧?!”

  “賢妃娘娘,解憂不敢忘!賢妃娘娘的大恩大德解憂銘記於心,只是這件事情……”

  “這件事情怎麼了?”

  解憂又抿口不言。

  “呵,你倒是說呀?這件事那件事的,你還有資格跟本宮討價還價了?!今天本宮就教教你規矩,讓你知道對本宮不忠會有什麼樣的後果!”

  賢妃高聲道:“解憂目無尊長,出言不遜,本宮作為昭陽殿正妃,罰其在此長跪一晚,明日雞鳴前不得起身!”

  翠音姑姑小聲提醒道:“娘娘,這裡是御花園,人來人往的……而且,這天色看起來怕是不久就有暴雨,在這裡跪一晚是不是太顯眼了些?並且今天的事情皇后娘娘也是知道的……”

  “怕什麼?”賢妃冷然一笑:“比這更過分的事情本宮都做過,懲罰一個解憂本宮還怕皇上知道不成?再說了,本宮就是要她跪在眾目睽睽之下,本宮要讓整個後宮都看看違逆本宮的意思是個什麼下場!”

  她走到解憂面前,伸手掐住她的脖

子,一字一句冷傲的說道:“本宮要你知道,我可以成就你,也可以毀了你!”

  “娘娘不要啊!求娘娘開恩,公主的身子嬌弱,在這裡跪一夜等於要了她的命啊!”竹笙沖上前去,死死的抱住了賢妃的大腿。

  “滾開!她本來就是賤命一條!不要忘了,她原來在楚王府是如何的低賤卑微!”賢妃一腳踹開竹笙,氣哄哄的走了。

  夜雨襲來,豆大的雨點已經將解憂全身澆透。御花園裡已經沒有宮人來往,偶爾只聽得一兩聲打更的鑼聲。夜色淹沒了一切,她們已經在這裡跪了三個時辰了,但卻一直無人問津。

  竹笙跪在解憂身後抽抽搭搭的哭著,原本她還想著皇上或者皇后會來救救公主的,結果隨著夜色漸濃,那越來越淡薄的希望,也被這夜雨徹底澆滅了。

  “公主……膝蓋疼麼?”竹笙輕聲問道。

  “我沒事……竹笙,對不起,連累你了……”解憂的聲音已經喑啞。

  “公主不要這麼說,公主待竹笙親如姐妹,就是要了竹笙這條命竹笙也心甘情願。只是公主尊貴,怎麼受得了這樣的折磨呢……公主,竹笙有一句話,不知道該問不該問。”

  “你說。”解憂轉過頭來,拉住了她冰涼的手。

  “公主,賢妃娘娘雖對我們親厚,其實她本就是個暴戾跋扈的性子,眼裡容不得半點沙子,公主您是知道的吧?”

  解憂點了點頭。

  “那公主為何還要……”竹笙囁囁的問道,將“忤逆她”三個字又咽回了肚子裡。

  “哼。”解憂苦笑一聲,那原本被雨水沖刷的已經慘白的臉上露出了淒悲的笑意,眼裡的光芒堅毅且冷冽。

  “若今日賢妃要保的是其他人,我必定助她。可她要保的人是淮南王世子劉程安,我就是死也不會替這個畜生說一句話!因為我與劉程安之仇,不共戴天!”

  解憂渾身顫抖,緊緊的攥著拳頭,長長的指甲掐進皮肉,殷紅的血剛一滲出來便被夜雨沖刷到了泥土中。夜裡,她的恨,沒有人看得見。

  整個後宮都知道解憂與楚王府不睦。然而,那些深宅內院裡的愛恨糾葛,若非身處其中又怎能看的分明。

  楚王堂叔對他們一家確實苛刻,她與父母寄人籬下,命如螻蟻。她曾經也怨過命運的不公,可漸漸的她才明白過來,若沒有叔父,他們一家三口又豈能活命至今?

  母親在府內遭受過下人們的欺淩和白眼,她也遭到過嬸娘和堂姐們的誣陷和毒打,而父親更是活的沒有半分尊嚴。然而,他們冬日裡從未缺過冬衣炭火,夏日裡也從未短過藥湯米糧,生病出事也總是楚王妃差人料理善後。

  曾經有好幾回他們招惹了事端,那些受寵的王公貴族來楚王府鬧事要人,楚王與楚王妃低聲下氣費力討好,卻從來沒有將他們一家棄之不顧掃地出門。

  對於堂叔來說,一個落難藩王,除了錢財盈足之外,那日子過得並不比一個縣令好多少。

  介於此,她雖不喜歡對她頤指氣使完全將她當成一個奴才對待的楚王妃,平日裡也偶爾與她對著幹,但是心裡卻著實恨不起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