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解憂傳:嫁個藩王弄江山

第一卷:離離情思長安別 第十九章:浮沉再遇驚思異(二)

書名:解憂傳:嫁個藩王弄江山 作者:墨若蘅 本章字數:2282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2:15


  劉夫人一愣,與世子面面相覷,一向溫順恭謙的女兒怎麼會說出這種話!

  “解憂,你怎麼可以頂撞你的母親!”

  “我說錯了麼?父親,你又能好到哪裡去?如果你是個有志氣的,就離開楚王府去尋求自己的一片天地!這個世子的身份對你來說真的這麼重要麼?你為何就這樣捨棄不得?我空有一個郡主的名頭天天過的還不是丫鬟的日子?我們哪怕去鄉下種田,或者去街頭賣藝,或者隨便謀個什麼營生,總比現在寄人籬下在楚王府裡做縮頭烏龜強吧?!你也不想想看,他們楚王一家如今的榮華富貴難道不是賣兄求榮得來的麼?”

  劉世子張大了嘴巴氣愣在原地,他簡直不敢相信這些話居然是從自己知書達理的女兒嘴裡說出來的!不知道為什麼,女兒一夜之間怎麼就變得這麼激進,這麼憤慨,這麼的目無尊卑!

  “你……你聽聽你說的是些什麼話?賣藝?種田?這是你作為劉氏宗親能說的話麼?……我不許你侮辱楚王府,也不許你對你的叔父楚王不敬!”

  解憂冷淡一笑,腹誹著,如果父親你知道了楚王和母親私通的事情,你還能這樣守禮自持麼?你還會這樣維護自己的堂弟麼?真是可笑。心裡的怒火噴薄欲出,可她什麼也不能說。

  解憂紅了眼睛,反駁道:“父親,我問你,宗族的門面和個人的幸福比起來,到底哪個更重要?”

  父親氣得直跳腳,母親將他拖拽出門,兩人在屋簷下說了很久的話。

  解憂趴在自己的床上嚶嚶的哭著,憤怒,壓抑,委屈,不甘。

  大概過了一個時辰,父親複又推門走了進來,他看著床上眼睛都哭腫了的解憂,歎了一口氣,道:“孩子,有些事情,我想也該告訴你真相了。”

  解憂心裡難過,抹了抹眼淚沒答話。

  父親緩緩走過來,坐在了她的床邊,輕聲問道:“孩子,我們在楚王府裡這麼多年,吃穿用度楚王可曾克扣我們半分?而我們對楚王府可有一絲一毫的貢獻?”

  解憂想了想,搖了搖頭道:“可若說宗族皇親,我們家也是呀!雖說祖父有過,可當今聖上不也並沒有追究既往之失麼?爹爹你也有世子之位我也有郡主之名啊!可是憑什麼叔父一家風光而我們一家卑賤?”

  父親歎了口氣:“其實錯就錯在,我們是宗族皇親。你想想,我們的清貧,難道是楚王和楚王妃造成的麼?”

  “可是他們明明有能力……”

  “是,我明白你的意思。”父親的手搭在解憂的肩膀上:“你叔父撥點錢財給我們讓我們錦衣玉食並不是什麼難事,可是難的,卻恰恰是他必須要讓我們過現在這樣的生活。”

  “爹爹,這話我聽不明白。”解憂起身,疑惑的看著父親。

  “是不是你也認為,楚王的榮華是當年你叔祖父告發了你祖父,賣兄求榮得來的?”

  解憂緊緊的咬著嘴唇沒有答話,她隱隱的感覺到,父親要跟她講一個很震撼的故事。

  那是解憂第一次聽父親講祖父謀反的那段歷史。

  景

帝三年,御史大夫晁錯上書,建議景帝削減諸侯王勢力,加強中央集權。景帝採納了晁錯的《削藩令》,先後下詔奪去了楚、趙等諸侯國的部分封地。各個諸侯王心懷不滿,人心向背,吳王劉濞遂聯合楚王劉戍、趙王劉遂、濟南王劉辟光、淄川王劉賢、膠西王劉昂、膠東王劉雄渠等六位宗室諸侯王,以“誅殺晁錯,以清君側”的名義發動叛亂。

  大軍打到了秦嶺邊界,漢將周亞夫率兵頑抗,死傷十余萬。劉戍領兵前線,其弟劉啟則在後方集結資金,運送糧草,支持後勤之需。

  然而,劉戍警覺,深知造反實屬無奈之舉,敗多勝少,便讓劉啟一直隱藏身份,對外宣稱絕不與劉戍同流合污,以為家人留一條活路。秦嶺兵敗,劉戍遭圍,劉啟悲痛欲絕,率領著幾百府兵便要上前線與兄同生共死。然而,劉戍的書信卻寄回了家裡。

  “……吾深知大勢已去,實不必為吾再添新魂。然歷任楚王書香傳世,高風亮節,於吾則不學無術,驕奢淫逸,今日之禍實乃罪有應得。每每思及,便覺愧對祖先。若兵敗,吾必自刎,望汝以大局為重,造勢伐吾,以吾之死,保全楚王一脈,留我楚國遺風。兄言如父,望汝謹遵之……”

  劉啟大哭,一夜白頭,第二天便遵照劉戍的指示,上書景帝,討伐其兄劉戍。

  最終,七王之亂被鎮壓,七位元劉氏藩王全部死於戰場。而參加叛亂的七國,除了楚國另立新王外,其餘六國皆被廢除。

  劉啟就是在這樣的風雨飄搖之中接手了楚王的王位,但是過了不久,他便鬱鬱而終。楚王的王位,便傳到了劉素這一輩。楚王一脈,就是在這樣的血腥和隱忍中,保全了下來。

  解憂萬分震驚,心潮洶湧,原來她一直被眾人唾駡的祖父和賣兄求榮的叔祖父,其實也是有情有義鐵骨錚錚的漢子。

  原來歷史的真相竟然是這樣的曲折和殘暴,權謀和爭鬥的背後還包含著這樣的情義和權衡。

  “可說到底,楚王叔父還是薄待我們的吧……”解憂囁喏著說道。

  “薄待?”父親皺眉,搖頭一笑:“如若你叔父真的薄待我們,隨便找個理由把我們殺了,或者趕出楚王府,那麼當今皇上一定會對你叔父的忠心另眼相看吧?我們是罪人之後,而你叔父是清白的,和我們斷了聯繫對他來說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可他和楚王妃何時打過我們的主意?皇上不降罪,那是他怕背上駡名,並不代表他不想借刀殺人。你看看,當年叛亂的七王后人,除了我們,還有誰存活於世?”

  解憂大驚,想不到這背後還有這樣的玄機和門道!不由得脊背發涼,冷汗涔涔。

  劉世子接著說道:“楚王雖為楚國藩王,但卻也在皇權之下如履薄冰。苛待我們不是,優待我們也不是,戰戰兢兢這麼多年,才足以保全我們全家性命,讓我們有一室安寢。若你我處境優渥,恐怕又將會掀起一場血雨腥風,你祖父和你叔祖父奮力保下的楚國和楚王一脈,就這樣斷送了呀!”

  “我們要活著,人活著,就有希望。”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