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女總裁的王牌特工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五章:三個老人

書名:女總裁的王牌特工 作者:鐘小花 本章字數:3435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1:54


  這人終究沒能爬出這個山谷,死在了這裡,這也算是一種解脫吧。

  沒能找出幕後的主使者,神風有些惱怒,但隨之便冷笑了起來。

  因為他知道,這群人的目標是這片山谷,但想先除去自己,準確點講應該是老道士,所以他們肯定還會找機會出手的。

  “希望你們不要縮起頭,潛在窩裡。”竟然有人敢打這裡的主意,神風再次冷笑了起來。

  小心翼翼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皺巴巴的黃紙,十分細緻的把它撫平,神風看著這張沒有絲毫破損的黃紙,心裡不由得大松了一口氣。

  “要是弄壞了這張黃紙,老頭子絕對會扒了我的皮。”

  想起老道士,神風就恨得牙根直癢,自語道:“要是事情真的跟我想的一樣,我就把你跟村頭張寡婦的事情捅出去。”

  想到這裡,神風竟咧嘴大笑了起來。

  拿著這張黃紙,神風來到中央那個大石墩前往上一貼。

  隨著這張黃紙的貼下,所有貼在石墩上的黃紙都閃過一道藍色的火光,然後就不見了蹤影,連一搓灰都沒留下。

  神風連忙往後退了幾步,因為他知道變化這才剛剛開始。

  不一會兒,位於山谷四個角落的石墩竟散發出一股藍光,這些藍光自下而上緩緩聚集在石墩的底部。

  當聚集到一定程度時,四個石墩分別射出一道藍色光線,直奔中央那個巨大石墩而去。

  這些藍色光線,比之前守護這個山谷的藍色光幕要濃郁太多太多。

  四個方位射出的藍色光線以中央石墩為中心,形成了一個巨大的交叉,把整個山谷緊密的聯合在了一起,隨後這些藍色光線全部沒入了地下,消失不見。

  山谷恢復如常,除了幾具屍體之外,便沒有留下其他的任何痕跡,好似剛才什麼都沒有發生。

  看著眼前這個石墩上多出的幾條裂縫,神風眉頭緊皺,歎聲道:“堅持不了幾個年頭了,到時候又是一番血雨腥風。”

  會來的終究是會來,既然無法改變,那麼只能做好迎接的準備。

  做完這些,神風拍拍手就往外走去。

  雖然遭遇了埋伏,還險些丟了性命,過程雖然曲折了一些,但最終還是把任務完成了。

  淩晨時分,山風凜冽。

  神風在山谷外面的密林中找到了幾輛越野車,車門沒鎖,鑰匙也沒拔,難怪先前那個人一直要往山谷外爬去。

  在車上,神風找到一個醫藥箱,簡單處理了一下身上的兩處傷口,便驅車往順天市區趕去。

  把車丟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裡,神風攔下一輛計程車就往城東方向而去。

  找了一家小旅館,神風倒床就睡,他實在是太疲憊了,身上又有傷,沒一會就響起了輕微的鼾聲。

  順天西郊。香山。

  還是那棟十分古樸的木制別院。

  此時的別院裡除了三個老人之外,旁邊還站著一個高大魁梧的年輕人。

  這個年輕人面如刀削,顯得十分剛毅,渾身還透出一股極強的肅殺之氣,沒有經過戰火的洗禮,顯然是無法擁有這種氣質的。

  他就是開最後那一槍的人。

  “小武,與他面對面,你有幾成把握?”三個老人依舊盯著那個棋盤,其中下巴有顆痣的老人望著這個年輕人,語氣十分的平淡。

  “五成。”年輕人毫不猶豫的回答。

  當時他很想和神風正面交鋒,但為了把情況及時回饋回來,他忍住了心裡那股強烈的衝動,開了一槍,就果斷的撤退了。

  “二十多年前這個小傢伙還在我身上拉了一泡尿呢。”

  這個老人莞爾一笑,道:“沒想到竟然有了這般成就。”

  “你可別小看了我們的老友,他的弟子不能小瞧。”另外一個老人也笑了起來。

  “是啊,沒想到這次他竟然會讓這個小傢伙單獨前來。”最後那個老人的眉毛竟然是白色的,看起來頗有一絲仙風道骨的韻味。

  “我們都老了,是應該讓年輕人出來獨當一面了。”下巴有痣的老人輕笑道。

  他們竟然聊起了家常,山谷的失利,那麼多人的死亡,他們連提都沒提,好似跟他們沒有絲毫的關係。

  “去把痕跡抹掉,計畫照舊。”白眉老人說道。

  年輕人點了點頭,轉身就消失在了黑暗中。

  “我們這個老友太頑固了,既然他不想做出改變,那麼就我們來改變這一切吧。”

  “恩。”

  天剛濛濛亮,順天這座國際大都市就已經熱鬧了起來。

  當火紅的朝陽從天邊蹦出來時,神風也醒了。

  雖然他昨天睡得很晚,而且還受了不輕的傷勢,但生物

鐘卻自然運轉,這二十多年來,每天都是這個點準時起床。

  手臂和腹部的傷口已經結了疤,只要不劇烈運動應該就不會有什麼大礙。

  今天神風的心情特別好,早上起來就洗澡,還破天荒的吹了一個頭,對著鏡子照了足足十分鐘,最後才滿意的出門了。

  從今天開始,他就要去審閱那七個姑娘了,沒錯,就是審閱。

  神風已經決定好了,只要長相不好看的,就直接淘汰,留下幾個好看的進入下一輪審閱,也就是複審。

  然後就進入一段觀察期,最後挑出最優秀的那個,其他的就培養成侍女,這樣一來就完美了。

  “哈哈,我真是太聰明了。”想到這裡,神風就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雖然他五音不全,但一路上卻哼起了小曲兒,“我得意的笑,又得意的笑……”

  正當他尋思先去哪一家的時候,電話響了,他看都沒看就接聽了。

  “臭小子,你昨天是不是罵我了?”電話裡傳來了一道慵懶的聲音,除了老道士也沒誰了。

  神風一愣,問道:“你怎麼知道我罵你了?”

  “老子做夢被你追的滿山跑,罵了我一宿。”老道士兩眼通紅,顯然是一晚上沒睡好。

  神風十分驚奇,這老道士做的夢還蠻准,隨之大吼道:“我不但昨晚上罵了你,現在也要罵你!”

  “死老頭,你大爺!”神風太激動,腹部的傷口被扯動了,疼的他齜牙咧嘴。

  “好啊,但是你要等幾天。”老道士不急不緩的說道。

  “為什麼?”

  “因為我要先找到我大爺的墳墓,然後刨出來給你啊。”

  “……”

  神風黑著一張臉,自己竟然傻乎乎的去問為什麼。而且他發現,和老道士鬥嘴他就從來沒贏過。

  隨後神風把昨晚上自己在山谷裡的遭遇從頭到尾給老道士說了一遍,然後問道:“老頭,你是不是知道有埋伏?”

  “我怎麼會知道!”老道士瞬間從床上彈了起來,大驚道:“符紙貼好了沒有?”

  “貼好了。”神風被老道士突然的大吼嚇了一跳。

  老道士大松了一口氣,連忙說道:“這段時間你就待在順天,我去另外幾處地方看看。”

  老道士把電話掛了之後,被子裡又伸出兩條手臂,抱住老道士的腰就要往裡拖。

  老道士的心思根本就不在這裡,他直接從床上跳了下去,而纏繞在他腰間的兩條手臂根本就來不及鬆開,一道雪白的身軀從被窩裡被帶了出來,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不理會屋裡的哭爹喊娘,老道士穿上那件滿是油漬的道袍就走了,不一會就消失在了這個寧靜的小山村。

  說起順天二環以裡,大家最先想到的肯定是有錢人,但事實上這一塊區域並沒有多少高樓,很多都是棚戶區。

  而且這些棚戶區都升級為歷史風貌保護區了,所以,這裡的居民要是等拆遷的話,那麼只能下輩子了。

  神風沒有再糾結先去哪一家,而是按照順序一家一家來,第一個就位眼前的這片棚戶區,也就是順天所謂的一環。

  神風問了七八個人,穿過數十條巷子,七拐八彎的,足足花了快一個小時才來到紙條上的位址所在地。

  這是一座小四合院,看上去十分的陳舊,環境也不太好,剛來到院子門口,神風就看裡面擠滿了人,並且正在激烈的爭吵著。

  擠在院子裡的這些人,是混跡在這片棚戶區的地痞流氓,專門幫一家地下賭場收債,在這片區域早就臭名遠揚了。

  “劉志遠,當初可是你把你妹妹抵押給了我們,現在沒錢還,還想抵賴不成?”

  王奎身材並不高大,染著一頭金髮,但他卻是這群人的老大,此時手握一截自來水管子,一臉兇惡的表情。

  “人怎麼能拿來做抵押,當初我不是說著玩的嘛。”劉志遠此時鼻青臉腫的蜷縮在地上,抬起頭看著王奎,露出一臉諂媚之色。

  “她不是我哥,我更不是他妹妹。”

  一個二十歲不到的姑娘從屋裡走了出來,她仿佛早就習慣了這種場面,大喊道:“都給我讓開,我要去上班。”

  “小尹妹妹,你也知道,我們老大看上你很久了,只要你隨了他,不但你哥哥的幾十萬賭債可以一筆勾銷,你也不用每天那麼辛苦去上班了,跟著我們老大吃香的喝辣的,我們這些弟兄們還得尊稱您一聲嫂子。”

  劉小伊身材高挑,那雙一米多的大長腿十分吸引人。

  她長得也特別漂亮,一雙水汪汪的大眼十人惹人憐愛。白皙無暇的皮膚如羊脂玉般水潤,王奎眼睛都看直了,不停地咽著口水。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