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女總裁的王牌特工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十四章:你是個百合

書名:女總裁的王牌特工 作者:鐘小花 本章字數:3768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1:54


  “我當然會。”神風一臉漠然,隨即又把何光武的另外一條手臂也卸了下來。

  神風的手法很嫺熟,不到半分鐘的時間,就把何光武的四肢全部卸掉了。這叫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軟組織挫傷所帶來的疼痛,讓何光武差點昏厥了過去,他卸過無數人的四肢,但卻從來沒有想到過竟然有人能夠以同樣的方法來對付自己。

  現在他終於知道那些人的面孔為什麼會扭曲變形到那種地步了,原來被卸掉四肢的感覺真的很痛。

  痛的深入骨髓,痛的讓人恨不得立即死掉去。

  “說吧,為什麼在這裡截殺我?”神風用指關節頂住何光武後背上的一處痛穴,冷冷的問道。

  他能看出來這個人並不是古武派的人,或許跟在山谷裡襲擊自己的是一夥人,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這次無論如何也要拷問出幕後主使。

  感受著背後傳來的那股疼痛,何光武滿嘴的牙都快咬碎了,他恨不得立刻去死。

  儘管這樣,他依舊閉口不言,並不打算透露絲毫關於雇主的資訊,顯得他還蠻有職業操守的。

  神風沒有時間了,劉小伊還在等他,所以他要速戰速決。

  “哼!”神風猙笑,道:“你以為你能扛得住?”

  話音剛落,神風的右手直接捏在了何光武後背脊椎的中段,大力往外一拉,他頓時歇斯底里的痛喊了起來,讓人聽了心裡直發毛。

  “說不說!”神風再次加大力氣,何光武的脊椎彎曲的都快爆出來了。

  何光武劇烈的拍打著地面,深入骨髓的疼痛,讓他的五官完全扭在了一起,也說不出話了,他只能以此來表示自己的屈服。

  神風鬆開了手,何光武攤在地上一動不動,面色慘白如紙,跟死人沒有任何分別。

  “給你十秒鐘的時間,要是再不說,我就直接把你的脊椎扯出來。”對付這樣的人,神風沒有任和心理壓力,右手再次捏住了之前的位置。

  何光武嚇的魂飛魄散,眼前這個看起來人畜無害的年輕人的手段,他算是見識到了,自己和他相比那完全就是小孩子過家家。

  他的雙眼裡完全被恐懼所占滿,顫顫巍巍的說:“一個渾身是傷的男人出十萬塊錢讓我來殺你,但我真的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

  “我真的不知道……”何光武哭了,哭的歇斯底里,哭的魂斷欲絕。

  “既然不知道,那留著你也沒用了。”神風並沒有相信他的話,因為對方的演技幾乎可以入圍奧斯卡了。

  但在下一刻,神風的腦海裡猛然閃過一道光,這道光讓他頓時豁然開朗。

  他想到一個人,這個人即知道他的行蹤,也出的起這個價錢,最關鍵的是,上午神風不但壞了他的好事,還狠狠地揍了他一頓。

  “範海良!”神風想到的正是他。

  神風隨即把範海良的外貌大概描述了一下,何光武聽了連連點頭,同時臉上升起一絲希翼之色。

  “把正主給你找出來了,總該放了我吧。”何光武在心裡默默祈禱。

  “殺人者恒殺之,入了這一行,你就應該有這個覺悟。”

  在何光武驚恐的眼神中,神風一掌狠狠地拍擊在他的背上,一股洶湧澎湃的力量湧進了他的身體,撕裂了他的五臟六腑。

  對於這種人,神風一向都是果斷擊殺,他不想留下禍根,該殺的人他也從來不會留手。

  神風漠然轉身,回到小奧拓車上,往劉小伊所在的蓉城大飯店趕去。

  何光武還活著,這種傷勢並不會立即要了他的命,只會讓各個器官逐一的逐漸衰竭,這個過程並不短,甚至很長。

  這對於任何人來講,比直接殺了還難受,他數次想咬舌自盡,但最終還是提不起勇氣。

  身為殺手,何光武殺人無數,也曾無數次猜想過自己的最終下場,但他絕對想不到,自己最終的下場竟然會淒慘到這種地步。

  何光武能夠感覺到自己的生命力在飛速的流逝,他無法動彈,也無法言語,就這樣靜靜的躺在這條偏僻的小巷子裡……等死。

  是的,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慢慢死去。

  蓉城大飯店是一家五星級酒店,坐落在二環邊上,地理位置十分的優越,所以生意也是十分的紅火。

  神風一路火花帶閃電,可謂是風風火火,直接把小奧拓車停在了酒店大門口的迎賓道上,下車後,直接把鑰匙丟向門口的迎賓小侍。

  “幫我把車停好,小心點,別剮蹭了。”神風一本正經的叮囑,然後看了一眼手機上劉小伊發過來的短信,就往電梯口跑去。

  迎賓小侍小心翼翼的接住了鑰匙,望瞭望神風的背影,又望瞭望迎賓道上車頂都快要塌下來的奧拓車,一臉的懵逼。

  就這破車……還別剮蹭……

  即使心中一萬匹草泥馬奔騰而過,但顧客就是上帝,是衣食父母,所以迎賓小侍也只能乖乖的上車,把這輛極其影響酒店形象的小破車儘快開走。

  迎賓小侍不停的扭動鑰匙,就是打不著火,各種豪車他都開過,但就是治不服這輛國產神車,小奧拓。

  後面一輛百萬豪車不停的按著喇叭,迎賓小侍滿頭大汗。

  下一刻,小奧拓終於被他點著了火,他還來不及欣喜,車身就劇烈抖動了兩下,然後屁股後面冒出一股黑煙,就不再動彈了。

  後面的豪車車主馬罵罵咧咧,而這股逐漸飄散開來的黑煙,則仿佛是小奧拓車對他的無情嘲諷。

  最終,在幾個迎賓小侍的合力之下,這輛小奧拓車被推到了不遠處的停車場裡,他們破口大駡,甚至想把這輛破車給砸了。

  電梯停在了十七樓,在這一樓遍佈著大大小小上百個包廂,神風花了幾分鐘的時間才找到劉小伊所在的包廂。

  神風推門而入,這個偌大的包廂裡面擠滿了人,有站著的、有坐著的、有跪著的、甚至還有躺著的,沒有一人說話,氣氛異常詭異。

  劉小伊和一個男人裝扮的女子坐在大圓桌前,他們也是整個包廂裡面唯一坐著的。

  神風掃視了一周,最後目光被躺在包廂角落裡的一個人吸引了,這個人雙手和雙腿都被打斷了,傷口很新鮮。

  這個人渾身是血,奄奄一息的人,神風認識他,就是之前帶人來劉小伊家逼債的王奎。

  神風十分的疑惑,這個地痞流氓怎麼被人打成了殘廢,還丟在了包廂的牆角了,難道他們不知道粘了血的地毯很難洗嗎?

  “神風兄弟,我是周洪生。”就在此時,那個男性裝扮的女子開口了。

  這個女人身材瘦高,穿著黑色的修身風衣,衣角隨著她的一舉一動輕擺,遠遠看去有一種超脫性別的俊朗和魅力。

  她渾身散發出一種冷酷的氣場,為其增添了幾分男子氣息,看上去更像個唇紅齒白的漂亮少年。

  “周洪生?”神風記得王奎講過,他的老大就叫周洪生,既然他們是一夥的,那麼他怎麼會被打殘,像死狗一樣丟在角落裡呢。

  神風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然後皺著眉頭說道:“男的女的?”

  “……”

  周洪生莞爾一笑,挺了挺胸膛,對著神風眨了眨眼,道:“難道神風兄弟看不出來我是個妹子?”

  神風一愣,然後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胸部,發現明顯要比對方的大上半號,道:“按照你的意思,我是個大……妹子?”

  “……”

  “無所謂了,只要神風兄弟開心就好。”

  “好吧,那你就是個男的。”

  “……”

  劉小伊站起身來到了神風的身邊,只有站在他的身邊,劉小伊才能感覺到無比的踏實,這種感覺是任何人都無法替代的。

  “小伊,什麼情況?”神風問了起來。

  “他說出來談工作,結果……結果卻想非禮我。”劉小伊指著跪在不遠處瑟瑟發抖,骨瘦如柴的禿頂中年男子,特別的憤怒。

  在公司的時候,劉小伊也經常遭到他的騷擾,由於她是家裡唯一的經濟來源,爺爺常年臥床,弟弟又不聽話,為了保住這份收入可觀的工作,所以她一直忍氣吞聲。

  誰家沒有一本難念的經呢?

  平時他過過嘴癮也就算了,但沒想到今天他竟然使出這麼卑鄙的手段,竟然以辭退來要脅,這讓劉小伊難以相信,同時也做出離職的打算。

  “我找藉口出來給你打電話的時候,就遇到了她。”

  劉小伊看向周洪生,但卻不敢看她的眼睛,她總感覺這個奇怪的女人在看向自己的時候,那雙眼睛裡包含了一種很奇特的東西。

  神風刮了刮她的小鼻子,笑著說道:“這還不怪你,誰讓你出落的這麼水靈,漂亮又可人。”

  神風雖然在笑,但眼中卻射出兩道寒光。

  “你……你怎麼不去死。”劉小伊氣的要命,正要狠狠地指責他一番,卻被他接下來的舉動嚇了一跳。

  神風很突兀的對著那張巨大的實木圓桌猛踹了一腳,這張巨大的圓桌呼的一聲飛射了出去,狠狠地撞擊在禿頂男人的胸膛上。

  這張實木圓桌起碼不下百斤重,直接把他的胸膛撞的凹陷了下去,肋骨不知道斷了多少根。鮮血從他的口鼻裡狂湧而出,一會就把衣服浸透了。

  他經常潛規則公司的女下屬,而且屢試不爽,對劉小伊的美色也垂涎已久,本以為今天肯定能夠成功,沒想到卻踢到了鐵板上。

  先是被那位女老大的手下暴揍了一頓,然後又遭遇神風的一記重擊,他的生命危在旦夕。

  房間裡出奇的安靜,周洪生震撼不已,她雖然在屬下的彙報中知道神風是一個猛人,但此時自己親眼所見後,心中依舊翻起了巨浪。

  金店裡躲避子彈的那個人也很猛,但畢竟隔著電視,沒有親眼所見來的直觀。

  神風沒有去管他的死活,轉過身對著周洪生問道:“你是個百合?”

  “關你什麼事。”誰能想到竟然會有人問出這種問題,周洪生瞪了神風一眼,並沒有辯解。

  “我很好奇。”

  “好奇什麼?”

  “好奇你們睡覺的事情。”

  “……”

  “能和我詳細講一下嗎?”

  “你滾!”

  “我真的很好奇。”

  “……”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