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女總裁的王牌特工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二十七章:阿羅地獄

書名:女總裁的王牌特工 作者:鐘小花 本章字數:3731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1:54


  古武派的人不同於一般的普通人,他們有完整的修煉體系,不管在身體強度以及力量上面,都不是一般人能與之相比的。

  對方這一掌看似輕飄飄的,但神風卻感受到了其中所蘊含的恐怖力量。

  “砰!”

  兩人對轟了一掌。

  神風用盡了全力也止不住的往後退了三步,胸膛中更是劇烈翻滾,氣血上湧。

  而對方則口吐鮮血,像斷了線的風箏,急速往後倒飛了出去,撞碎兩個展覽櫃之後,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他面色慘白如紙,雙眼裡充滿了驚恐,那身一塵不染的白袍也被鮮血所染紅。

  “這……這不可能!”一招被人擊敗,作為古武派的弟子,他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在他的想法裡,古武派在世俗人的眼裡就應該是超人一般的存在,幾乎可以橫著走,就算面對槍支之類的現代化武器,他們也無所畏懼。

  可他竟然一招就拜在了眼前這個年輕人的手裡,儘管對方贏的很勉強,但自己終究是敗了。

  “剛才你不是囂張狂傲,藐視世間一切嗎?”神風冷冷的道。

  白袍年輕人抓起散落在旁的幾顆寶石,掙扎著站了起來,毫不畏縮的說:

  “敢跟我們古武派作對,你的下場已經被註定了!”

  神風沒有跟他鬥嘴,而是直接用行動回擊了他。

  “咻!”“咻!”

  兩塊鐵片急速從神風的手中飛了出去,速度雖然大不如從前,但依舊恐怖如斯。

  “我是白虎門的親傳弟子,你敢……”

  白袍男子艱難的躲過了兩塊鐵片的襲擊,正要報出自己的名號,嚇退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結果他的瞳孔猛然收縮,然後整個腦袋就炸裂了開來。

  還有兩顆鋼珠貫穿了他的身體,深深的嵌進了後面的展櫃當中。

  “哇!”

  神風終於撐不住了,吐出一大口鮮血。

  對轟了一掌之後,神風就受了不輕的內傷,他一直在苦苦壓制,此刻終於徹底爆發了。

  遠處已經傳來刺耳的警笛聲,神風已經快沒有時間了,他深吸了一口氣,讓翻滾的內臟平復一些,然後把剩下的那些寶石全部裝進口袋。

  此刻警車已經來到了展覽館前邊的廣場上,往外跑已經是不可能了,無奈之下,神風只能以最快的速度往頂樓跑去。

  來到樓頂天臺,神風掃視了一眼周圍的環境,然後把目光放在了放在隔壁的一棟小矮樓上。

  兩座樓之間相隔有五六米遠,神風心裡在不停地盤算著,但當他看到員警猶如潮水一般湧進展覽館時,他咬了咬牙,只能嘗試一下了。

  要是沒有受傷,這五六米遠的距離,在神風的眼裡根本就不值一提,但此刻卻不一樣了,說不定就會要了他的命。

  一段急速助跑後,神風猛然一躍,雙腳堪堪落在小樓的邊沿地帶,就地一個翻滾,然後迅速往前跑去,沿著老舊的下水管道就滑落了下去。

  十幾輛警車,載著一大波員警來到了展覽館,當他們看到門口那具無頭屍體時,一個個面色慘白。

  然後當他們走進展覽館,看到白袍青年那個炸裂的腦袋,以及流的滿地都是的腦漿時,那些心理素質差一些的,直接蹲在一旁嘔吐了起來。

  局長宋子崖親自到場了,他掃視了一眼全場,看著那一具具屍體,以及千奇百怪的死狀,就連他臉色都是一陣青一陣白。

  這簡直就是來到了阿羅地獄。

  今天這裡總共死了十二個人,儘管場中發現了不少槍支彈藥,但卻沒有一個人是死在槍擊之下的,這讓現場的警員們無比疑惑。

  陳玉曼也來了,她此刻盯著展覽廳角落裡一顆鋼珠不停的看,同時一個身影浮現在了他的腦海裡。

  一個老法醫走了過來,撿起這顆鋼珠,不敢置信的說:“我在那個破碎的腦袋裡也發現了一顆這樣的鋼珠。”

  “什麼的槍才能發射這種鋼珠,並且爆發出這般強大的威力?”陳玉曼疑惑的問道,他腦海中那個人影依舊揮之不去。

  老法醫有著相當豐富的現場勘查經驗,頓了頓說道:“我在現場一共找出了二十多顆這種鋼珠,沒有發現一顆有火藥灼燒的痕跡。”

  “那老師您的意思是?”

  “被人擲出去的。”老法醫下了定論。

  “這不可能!”陳玉曼不敢相信,這完全顛覆了人們的正常認知。

  這只是一顆小小的鋼珠,即使力氣再大的人也不可能用它砸碎一個人的腦袋,先別說是腦袋了,就是一個西瓜,也不一定能砸的開。

  老法醫笑了笑,道:“門口那個無頭女屍,她的頭是被一塊小鐵片切斷的。”

  “而樓梯口這個四百斤的壯漢,則是被人一拳震碎所有內臟而死的。”

  “別說你不相信,就是我也不敢相信。”

  “但這就是事實。”

  “……”

  陳玉曼接受了這個事實,但她此刻想到的卻是神風車上那包鋼珠,和一塊鐵皮。

  “難道兇手是他?”想到這裡,陳玉曼

感覺自己的心臟都要蹦出來了。

  神風在從樓頂滑下去之後,就拐入了一條漆黑的小巷子裡,七繞八彎之後,才來到自己藏匿背包的地方。

  神風坐在地上,大口喘著粗氣,在這裡能夠一清二楚的看到展覽館裡員警忙碌的身影。

  雖然發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但最終還是把寶石全部弄到了手,神風的臉上露出了一股欣慰的笑容。

  神風把身上的衣服換了下來,裝進了包裡,然後就離開這裡。

  他並沒有直接回到車裡,而是在一個極其隱秘的拐角裡坐了下來,他需要休息,而且他想等到天亮,大街上來來往往的人多了再出去。

  大半夜的,背著一個包在大街上晃蕩,又是在這麼敏感時期,肯定會遭到員警的懷疑。

  早上六點半,沉寂了一個晚上的大街上逐漸熱鬧了起來,神風也走出了巷子,混在了人群中一會兒就不見了蹤影。

  在路上買了兩份早餐,神風這才驅車回家。

  “這麼早,你幹嘛去了?”回到家之後,劉小伊才剛起來,看到神風拎著早餐回來,一臉的好奇。

  “出去跑了兩圈,順便帶了點早餐回來。”神風不緊不慢的說。

  接過早餐,劉小伊叮囑道:“早上空氣又不好,霾重,以後別去了。”

  神風應了一聲,就跑到房間,把寶石全部丟到床下,然後才去洗漱。

  電視裡正在播放昨晚展覽館被搶的新聞,雖然那些屍體都打了馬賽克,但人們依舊能看出現場的慘烈。

  “真的好慘啊!”劉小伊轉過臉,都不敢再去看了。

  神風不為所動,他在想如何把自己的實力提升上去。

  古武派隨便出動一個人,實力就和自己不相上下,這讓他有一種極強的緊迫感。

  剛吃過早飯,陳玉曼就帶著幾個員警走進了屋子裡,把劉小伊嚇了一跳。

  看到神風一本正經的盯著電視看,陳玉曼意冷笑道:“裝什麼啊,現場的情況你還不清楚啊?”

  “幾位警官,請問你們找誰?”劉小伊不明所以,小心翼翼的問道。

  陳玉曼看了劉小伊一眼,然後盯著神風說:“我懷疑你就是展覽館搶劫犯的兇手!”

  “我說女警官,你咋就一直咬著我不放呢?”神風十分的鎮定,沒有表現出一絲的慌亂。

  “昨天我在你車上看到的那包鋼珠呢?”陳玉曼直接了當的問。

  “怎麼?你也準備去打鳥嗎?”神風饒有興趣的問道。

  “……”

  “如果不在,那我就可以逮捕你!”

  “在車子的後備箱裡。”

  “帶我去看看。”

  神風打開了後備箱,一包鋼珠和一塊鐵皮,以及一把剪刀還有一個小榔頭靜靜的躺在裡面,陳玉曼見此臉色不停的變換。

  “算你走運。”陳玉曼即使心有不甘,但也只能帶著幾個手下轉身就走。

  “要不留下來吃個早飯再走唄。”看著陳玉曼的背影,神風的雙眼中閃過一絲狡黠。

  當初神風之所以每樣東西都買兩份,就是為了預防這種情況的發生,沒想到此刻真的用上了。

  神風松了一口氣,但卻遭到了劉小伊的詢問。

  神風當然不可能承認,在編了幾個理由之後,才讓她相信。

  同時,神風也更加堅定了要搬出去的想法,實在是太不方便了。

  順天郊區,一棟老別墅裡。

  “給我查!我倒要看看是誰這麼大的狗膽,竟然敢殺我古武派的人!”一個中年人一掌拍碎身前的茶桌,眼中滿是陰霾。

  “去查吧,要抓活的,抓回來交給我。”這個老人神色冰冷,身上的白袍上繡著一隻白虎。

  七八個人領命而去,別墅裡陷入了一片寂靜。

  劉小伊繼續出去找工作了,而神風則開始為畫符做前期的準備的工作。

  回到房間,神風挑出那幾顆蘊含神奇能量的寶石,用榔頭把這些它們一顆顆全部砸的稀碎稀碎,直至砸成細細的粉末為止。

  這些價值連城,讓無數人望眼欲穿的寶石就這樣被砸碎了,神風一點都不心痛,因為在他就看來,只有這樣才能發揮出它們最大的作用。

  紙張的話,只需要普通的竹漿黃表紙就行,這種紙張一般的小店裡都有賣。

  一切都準備就緒,但神風並沒有著急動筆,因為畫符的時候需要精神的高度集中,而此刻他卻有傷在身,根本無法做到長時間的精神高度集中。

  就在此刻,張一一打電話過來了,神風猶豫了一下,無奈的歎了一口氣,最終還是接了。

  張一一的聲音很沉悶,問:“範海良是不是你殺的?”

  “啥?那個人渣死了?”神風裝傻充愣,當然不會承認。

  畢竟張一一對範海良有過深厚的感情,更何況他還是沛沛的親生父親,這要是承認了,今後就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他們母女倆了。

  “嗯。他死了。”

  “真是一個悲傷的故事,請節哀順變。”

  “其實我挺開心的,晚上我們去吃火鍋吧。”

  “……”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