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女總裁的王牌特工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二十九章:還有救

書名:女總裁的王牌特工 作者:鐘小花 本章字數:2487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1:54


  這幾個老人說的話,有時候比閻王爺還靈,說沒救,那麼肯定就是沒救了。

  人一旦進入腦死亡,那和已經死亡並沒有太大的區別,心臟雖然還會跳動,但卻沒有了意識,也永遠不可能蘇醒過來。

  也就是說,就算是神仙也救不活了。

  神風臉色凝重,他知道自己可能還是來晚了。

  但神風並不甘心,再次仔細的檢查了起來,雖然他的心猛然一顫。

  他發現齊安澤還保有一絲微弱到可以忽略不計的呼吸,很難讓人察覺到,但他卻通過脈象捕捉到了。

  既然還有一絲呼吸,那麼就說明腦幹雖然受損嚴重,但卻還沒有完全進入腦死亡的狀態。

  也就說,齊安澤還有救!

  但必須搶在這絲呼吸消失之前進行搶救。

  神風快速跑到門口,沖著齊勝天大喊:“老爺子,趕緊叫人拿一包銀針過來!”

  “紫萱的爸爸或許還有救!”

  “什麼!還有救?”齊勝天腦袋嗡的一下,好像劃過一道霹靂。

  “越快越好!”神風焦急的催促。

  那一絲呼吸很微弱,隨時都有可能會斷絕。如果等到這絲呼吸也消失了,也可就真的是神仙也難救了。

  “龍五!快去!拿銀針!”齊勝天激動的大喊。

  他激動到無以倫比,他知道自己沒有請錯人,因為他十分清楚老道士有多麼大的本領,神風作為他的唯一親傳弟子,肯定也不會差到那裡去。

  不用他喊,龍五在聽到神風的話後一個箭步就沖到了小樓裡,催促一個護士幫他找銀針。

  “我就知道你小子可以!”由於太過激動,齊勝天的臉色漲得一片通紅。

  “不可能!”幾個腦科教授同時說道。

  他們幾個分別做了確認,病人的腦幹永久性的完全喪失了功能,以致呼吸功能不可逆的喪失。

  什麼叫不可逆?

  就是說,病人永久性的喪失了呼吸這個功能。

  而當一個人永遠都不可能再呼吸了,卻有人說還有救!

  而且還是一個十分年輕的人,他只是進去查看了一番,而且時間也不長,就下了這個結論。

  這讓這群老專家根本就無法接受。

  在他們看來,這是對他們醫學嚴瑾的一種質疑,人格上的一種侮辱。

  齊勝天瞬間暴怒了,沖著這群老專家大吼:“你們都他娘的給老子閉嘴!”

  好不容易有了一分希望,他們卻在這裡唱反調,齊勝天恨不得掏出槍來直接把他們給斃了。

  那群當兵的,全部跑到了神風面前,跪了下來,本該陽剛堅毅的臉龐上,此刻卻被誠懇的祈求所充斥。

  他們本已心死,在聽到神風說還有救之後,心中瞬間燃起了新的希望。

  別說神風看起來才二十多歲,就算是一個十歲小孩突然說出這句話,他們也會毫不猶豫的跪下去。

  只為懇求他盡心盡力,盡可能的把隊長救回來。

  一分鐘左右的時間,龍五拿著一包銀針跑了過來,塞到神風手裡,懇求道:“您一定要盡力!”

  神風點了點頭,走進了搶救室。

  不用他們任何一個人懇求,神風也會用盡全力的,這是他做人的原則。

  “我們要求進去觀看。”幾個老專家對著齊勝天這樣說。

  他們很想看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到底如何來拯救

一個已經進入腦死亡狀態的病人。

  “你們沒本事就算了,還想進去給別人添亂!”齊勝天沖著他們大罵道。

  “還不給老子滾蛋!”

  這幾個專家嚇的連忙後退,他們生怕這個脾氣火爆的老首長舉起手中的拐杖打過來。

  “讓他們進來吧,或許還能幫上點忙。”神風的聲音傳了過來。

  在齊勝天警告的目光中,這些老專家來到了搶救室。

  “你,幫病人把頭髮全部剃掉。”神風隨手點了一個人,然後就開始脫掉身上的長袍。

  這些老專家面面相覷,被點名的那個專家,臉色更是鐵青,一個小毛孩竟然真的開始指揮起了他們這群腦科界的泰斗。

  但屈于齊勝天的淫威,他們敢怒不敢言,只能乖乖照做。

  而且他們更想知道,眼前這個年輕人要用什麼方法來治療不可逆轉的腦死亡。

  經過一番救治,肖映紅已經清醒了過來,她來到齊勝天的身邊,十分虛弱的說:

  “爸,我不知道你為什麼對這個孩子充滿了信心。但是,安澤雖然腦死亡,但從另一個方面講,他還是活著的。而你讓這個孩子去醫治,萬一有個什麼閃失,那安澤可就真的不在了。”

  她說的的確是事實,雖然腦死亡了,但在呼吸機的維持下,心臟卻不會停止跳動,從某個層面講,也算是活著的。

  “既然腦死亡了,那麼我也會拔掉他的呼吸器,讓他帶著尊嚴死去!作為一名鐵血軍人,這樣半死不活的躺在床上有何意義?”齊勝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雙目裡滿是戾氣。

  肖映紅畢竟是一個女人,是一個妻子,聽到這話後,直接就癱在了地上。

  當齊安澤頭部所有頭髮都被剃掉之後,左側凹陷下去的那塊地方,就能隱約看見一個拳頭的印子。

  神風把針包鋪開,擼起袖子,右手在針包上一抹,一根最長的銀針就出現在了他的指間。

  “點個酒精燈。”神風吩咐道。

  其中一個專家冷冷道:“我們這裡的設備都是無菌的,你儘管用就是。”

  神風的手法看起來雖然很專業,但他們卻是不停的搖頭,靠針灸治療腦死亡,這完全就是天方夜譚。

  由於涉及到人的腦部,神風也不敢大意,輕輕的把銀針撚入了位於喉結左側的人迎穴,直到銀針沒入一半,才停了下來。

  這個穴位對應八門遁甲中的“傷門”,由於靠近腦幹的下部,能夠起到刺激腦幹的作用。

  隨後神風又分別在鳳池穴、風府穴、百會穴、上星穴、扇門穴、心井穴以及對門穴上撚入了銀針。

  光撚入這幾根銀針,神風就花費了半個小時的時間,而且已經是滿頭大漢。

  入針太深也不行,太淺也不行,必須得把握住那個恰當的位置,所以每一根銀針都撚入的小心翼翼。

  自從神風學會這門行針技法後,這是他第一次毫無保留的使用出來,而且就算是這樣,他也沒有五成的把握能把齊安澤從鬼門關拉回來。

  神風擦去頭上的汗水,然後一手一根捏住銀針的尾端,手腕急速抖動了起來,只有這樣才能刺激穴位,把枯萎的經脈重新啟動。

  “這……這是……”

  其中一個老專家看著銀針插入的穴位,以及神風手腕的動作,眉頭扭到了一起。

  他似乎在哪裡見過這種針灸手法。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