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歷史架空 > 漢逆之呂布新傳

鮮卑 第9章:滿夷穀

書名:漢逆之呂布新傳 作者:三藏大師 本章字數:4435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2:21


  九原城北八十裡是一片巨大的峽谷,谷中樹木遍佈,蜿蜒曲折,是上佳的屯兵之地。此谷名叫滿夷谷,大漢與匈奴、鮮卑曾在此大戰數次。谷內林木茂盛,有數條溪流,穀外山巒如聚,層層疊疊,是絕好的練兵之地。

  幾百個精壯漢子分成兩隊,正在進行攻守演習。兩百多輕甲騎兵滾滾而來,沖向在草原上列陣以待的步卒。步卒陣中令旗招展,一隊輜重兵迅速地把幾十輛空輜重車首尾相連連成一個環形,然後飛快地跑回大陣中央。

  令旗揮動,戰鼓響起,百餘刀盾手從陣中湧出排成一個環形,將巨盾下面的兩個刃尖插入地面,然後左手握盾右手持刀,將身體藏在巨盾後面。第二陣戰鼓響起,兩百長矛手飛奔到刀盾手身後,一左一右隱身在盾後。第三陣戰鼓響起,三百弓弩手出列,張弓搭箭瞄準前方。這時兩百多騎兵距離只有百步了,第四陣戰鼓響起,三百弓弩手一起放箭,漫天的箭雨飛向輕甲騎兵。弓弩手採用的是漢軍經典的三段射法,綿延不絕生生不息。

  在付出了三四十人的傷亡後,輕甲騎兵終於靠近了大陣,他們揮舞著木刀借著馬速向巨盾沖來。刀盾兵用身體緊緊地頂住巨盾,兩個長矛手用手中的木矛從左右兩邊刺向輕甲騎兵的兩肋。弓弩手手中不停瞄準騎士或者戰馬放箭。猝不及防之下,三四十輕甲騎兵被挑下馬背,十幾人甚是悍勇,在空中一個盤旋揮舞著木刀落進大陣中。大陣中頓時響起一片慘叫,十餘弓弩手被輕甲騎兵砍倒。二十幾個長矛手反過身來,兩三個對付一個,瞬間將這十幾人刺倒。

  “戰傷!”“戰死!”“盾破!”“落馬!”幾十個臂纏白布的士卒大聲報著戰損。

  大陣外的戰鬥已經接近尾聲,有十幾面盾牌被撞翻,大部分的輕甲騎兵還是被擋在了盾陣外。第五陣戰鼓響起,百餘人越眾而出,每個人都身披重甲,頭戴鐵盔,臉上都戴著鐵質的面具,手上是一柄柄身長九尺的怪異木刀。這百余人排成三排橫隊,木刀指天,口中暴喊:“殺!殺!殺!”踩著鼓點大踏步向騎兵逼來。幾十個輕甲騎兵張弓搭箭向這支小部隊射來。漫天的箭雨只在盔甲上留下了幾個白點,這支小部隊絲毫不受影響,仍然大踏步的向前行進。

  一百多木刀淩空揮舞,一齊劈下,幾十個輕甲騎兵被劈于馬下。“殺!殺!殺!”重甲步兵繼續大踏步前進,十幾個輕甲騎兵揮舞木刀向重甲步兵砍去。“裁定無法透甲!”臂纏白布的士卒大吼道。重甲步兵隨著鼓點大步向前,每一次舉刀必然有數十人倒下。

  眼看傷亡慘重無法突破敵陣,輕甲騎兵隊中一個呼哨,剩餘的幾十騎撥轉馬頭狂奔而去!

  鐺鐺鐺,一陣鑼聲響起,這是停止戰鬥的信號。兩支部隊立刻停在原地,臂纏白布士卒迅速向前,查看每個人身上的灰點大小和位置。這時,兩支小部隊的戰損已經統計完畢,騎兵陣亡一百三十人,重傷十八人,輕傷六十五人,步軍陣亡三十八人,重傷十八人,輕傷二十三人。兩支部隊用的都是前端包有灰包的木制軍械,箭矢也拔掉了箭頭,輕重傷和陣亡都是按照身上的灰點計算的。

  按理說,以騎對步,這樣的戰果已經很好了。可是帶隊的都伯卻很不滿意,正在那裡板著臉訓人。“先說騎兵,鮮卑騎兵衝鋒時佇列什什麼樣的?士卒間距是多少?像你這樣一窩蜂嗎?鮮卑人沒這麼傻!你的斥候呢?前鋒離主力距離只有兩百步,一受阻後面的部隊就撞上來了!鮮卑人的經典戰術鉗形攻擊和斜插弓弩攻擊在哪裡?”

  都伯轉過頭來,接著訓斥步兵。“還有你們,輜重兵布完車陣,騎兵離你們還有一裡,你們著急跑什麼?激怒敵人的戰術動作做了嗎?騎兵離車陣五百步再跑忘了嗎?還有弓弩兵,三連擊,第一擊太早,騎兵只有三成進入了射擊距離,應該再等半盞茶。第三擊又太晚,把騎兵放得太近,應該早半盞茶。最可氣的是陷陣隊,你們應該在關鍵時刻出擊,要等弓弩手再射殺一些敵人,你們擋住騎兵的衝擊,騎兵士氣已泄再出擊!”

  “訓練了二十天,還是這個樣子,對上真正的鮮卑騎兵,你們早就死光了!”都伯頗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意味。面前的幾百條漢子被高順訓的低頭不語,卻沒有一個不服氣的,顯然他們早已認可了這個十五歲的少年。“休息兩柱香,繼續訓練,哪隊輸了,洗贏了那隊的衣服三天!”“嗷!”這下炸了窩了,佇列中開始七嘴八舌地嗡嗡起來,洗其他男人的衣物,這是天大的恥辱!“讓你們說話了嗎?肅靜!輸了就要受到懲罰!這點勇氣都沒有還怎麼上戰場?沒膽子的趁早離開左曲前屯!這樣的孬種左曲前屯不要!解散!”士卒們嘩的一聲散了,軍官們卻沒有休息,在一旁三三兩兩地議論起來,按照慣例,下一場演練肯定是騎步互換,他們可不想洗別人髒乎乎的衣物。

  都伯來到呂布身邊,一連灌下三碗苦茶,抹抹嘴坐到呂布對面。“屯長,比預想的好,什級、伍級、隊級戰術已經沒問題了,這樣的曲級規模戰術再練個三五天也能拿得出手了。只是陷陣營的兵器還沒有著落,鎧甲和馬匹還缺兩成。”呂布拍拍都伯的肩膀:“防禦、突擊、交替掩護撤退,強行軍、步騎混合這些練得怎樣了?”“一個月了,這些都沒問題了,該和鮮卑接上幾仗了。”

  那都伯點點頭,坐下來想著心事。他身高九尺,十五六歲,生得黝黑粗壯,臉永遠板著沒有一絲笑模樣,他就是呂布麾下兩個都伯之一高順。“沒錯,一切以實戰為主。左曲前屯的情況你也清楚,一有事兒就派咱們出馬,一談到補給和撫恤就裝聾作啞。要不是早就練了一千多私兵,早就完犢子了。”高順點點頭:“這樣下去不是長法,要找個機會和上面講講條件。原來和張高立了軍令狀,剿滅了張黑子就升你做軍侯,誰想他被人割了腦袋!竟然還是走私大案的主謀!屯長,劉傾城走的時候你就沒托

他活動一下?”

  呂布驚詫得看了一眼高順:“行啊!你有進步呀!竟然知道托關係走後門了?老劉那人不錯,臨走偷偷給咱們留下了六百匹馬和一大堆軍器物資,說這些都是張高走私所得,報上去讓別人貪墨,還不如留給自己人,他已經很夠意思了。侯成比較上道兒,二話不說送了他五百金的重禮。現在新太守還沒到任,馬晗和黃崇做不了主兒。現在是提著豬頭找不到廟門,還是等等吧。昨天和魏越的那兩百羌兵對戰結果如何?”

  一說到戰陣,高順就像換了個人,整個臉上都泛著紅光。“那兩百羌兵不愧是老頭子調教過的,簡直就是戰場上的殺神,武藝高超弓馬嫺熟不說,單這結陣攻守就強出咱們太多!我這一千人支持了一個時辰就崩潰了。接下來這十天我準備叫他們一人帶一什,好好操練一下。”呂布有些愕然了。“一個時辰?很不錯了!老頭子親口說過,京軍五校任選千人,最多一刻鐘就會崩潰。”高順撇撇嘴:“那些花架子京軍,多年不上前線,怎比得上邊軍!並涼精兵甲於天下,我手裡只要有八百精兵,練成陷陣營,必將馳騁天下!”

  呂布拍拍高順的肩膀:“小順子,找機會吧。現在形勢不好,能保住這個左曲前屯就不錯了。私兵千餘已經不少了,再多就要惹是非了。只要做到軍侯,養上三千私兵還是不犯忌諱的。你也知道,這一千人就把咱的家底兒掏空了,鎧甲我已經命令魯墨的工匠營全力研製,這兩天就會有消息。馬匹好說,等侯成從長安回來,每個士卒兩三匹馬就有著落了。你的陷陣營每人至少要兩匹西涼馬,輪換著衝鋒,還要兩匹烏恒馬用來駝鎧甲物資,侍從也要有兩匹烏恒馬。”

  這時,遠處七八匹戰馬飛奔而至,當先一人身材粗壯,胯下是一匹烏黑的烏恒馬,背後幾人卻是一色的棗紅烏恒馬。呂布大笑:“這侯成可真不禁說,一說就到了。”高順臉上還是鐵板一塊:“烏黑配棗紅,虧老侯想得出來,好比紅布上一個大大的黑點。”呂布不禁莞爾,高順也會說冷笑話?難得將冷笑話說得如此一本正經。

  侯成二十多歲,身高八尺,身材魁梧,臉上是一個碩大的鼻子,經常被用來做一些不雅的比喻。看到呂布和高順都在侯成跳下馬來未語先笑。“屯長和老高都在?倒是省事了!我馬上去接那批西涼馬,足足有一千匹!在武威忒便宜了,四千錢一匹!在洛陽能賣到兩萬錢!”侯成走到近前,灌了一大碗涼茶,嘴裡兀自說個不停。“還是屯長的法子管用!從老頭子那裡取了第一筆三千萬錢,到雁門、雲中、定襄一看,一斤金不過八千錢!趕緊兌了三千五百斤運到洛陽,我的奶奶!一斤金一萬二,這一趟就賺了一千四百萬。順路去了一趟武威,買了三千匹西涼馬,到洛陽賣了一半,買了一應物資,手裡竟然還有四千萬!屯長你不做商人真是屈才了!”

  呂布微微一笑。“老侯,這事兒半年只能做一次,做多了行情就下來了!此次傷亡如何?”侯成一拍大腿。”死了八個,重傷十二,輕傷三十八,要不是帶了三百精銳險些回不來!”“死了的撫恤加倍,妻女家人妥善安排,重傷的撫恤多給五成,安排到莊園裡做些輕鬆活計,輕傷的加兩個月俸祿。一定要安排好,絕不能讓兄弟們寒心!”“這都是一貫如此,有成例的,你儘管放心!”

  呂布點點頭:“那些西涼馬在哪兒?可曾多買些烏恒馬?西涼馬健壯速度快,但是耐力遠不如烏恒馬,每匹西涼馬須得配上兩三匹烏恒馬才好。”侯成哈哈大笑。“咱老侯啥時吃過虧兒?早買了三千五百匹,這下短時間不缺馬匹了。我還在涼州雇了二三十獸醫,手底下都是極棒的,我們的馬場今年有的忙了!”呂布拍拍侯成的肩膀以示鼓勵。

  侯成從懷中摸出一個信桶遞了過來。“呂凱又下了命令,讓我們去剿滅三股馬匪,雲中飛、海沙子、麻臉。我說屯長,郡裡這是鞭打快牛,逮住咱們就用到死!這才正月十六,命令就下來了,去年咱們就出動了一百多次,這呂凱給咱們穿小鞋還上癮了!”呂凱是左曲的軍侯,正是呂布的頂頭上司。“是一百一十三次。”聲音冰冷肅殺沒有一絲感情,原來是高順。“雲中飛是兩百多馬賊,都是精銳,海沙子有三百多人,步騎各半,麻臉的人最多,有一千三百,最能打的是三百精兵。三人盤踞在三個地方,相距有百里之遙,這仗有點難呀。打了一個那兩個肯定跑,追起來困難。一起打吧,兵力不夠。”

  呂布沉思片刻大手一拍。“這次還真是有些故意難為,左曲前屯在編的一百二十八人,去打人家的兩千人。看來咱們手頭的一千多人都得用上了。有四千萬錢墊底,我看可以打!”呂布用手指指並州地圖,那是他這五年來親手測繪的,用的是製圖六法,準確度和完成度都很高。“可是,該怎樣打呢?”“屯長,分別打比較麻煩,不如把他們聚到一起打,這樣容易!”高順手指指向一個地方。“咋把他們聚到一起?”侯成一頭霧水。呂布笑了笑:“你手裡不是有幾千匹駿馬嗎?麻臉他們會不動心嗎?”

  “瞧我這個豬腦子!”侯成一拍腦袋。“戰馬和物資都是從長安上船,直接運到九原城東南的渡口,這一段有舟師護航,動不了手。卸了貨之後北上二十裡就是雞鳴驛,然後向西北二十裡就是呂家莊。雞鳴驛就是動手的最佳地點!”

  呂布微微一笑:“我去三丘原打獵,然後鼓箏酒興大發喝鍀爛醉酣睡不醒。那三個傢伙肯定當晚就動手!魏越的部下都是輕騎,可以連夜去抄馬賊的老窩。”“屯長,這抄老窩的事兒是咱老侯最愛做的,交給我吧。”侯成有點急了。“不成,你不能去,這麼多財貨你不出面馬匪是不會信的,把你的追贓能手派幾個給魏續好了。打完馬匪還可以找找樂子,我估計鮮卑人也不會閑著。收拾完他們還可以順路向東拾掇下鮮卑人!”

  哈哈哈哈,三人一齊大笑。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