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歷史架空 > 漢逆之呂布新傳

鮮卑 第12章:上任(一)

書名:漢逆之呂布新傳 作者:三藏大師 本章字數:3115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2:21


  元宵節過後第三天,也就是正月十八,王晉上任了。

  王晉的僚屬、家眷、管家王福、僕役一共十八人,車六輛,馬二十匹。作為一個兩千石的高官來說,這不算多,甚至還有些寒酸。王氏子弟二十名和他們的六十名親隨。這些人都是富家子弟,每人都有兩三輛輜重車,加起來是七十輛車,兩百五十匹馬。族弟王翰和他的二十名親隨,二十名護衛,一共有四十輛車,兩百匹馬。加上運送給養的車子,這幾百輛車幾百人幾百匹馬把小小的接官亭弄的是烏煙瘴氣,好似熱鬧的市集一樣。

  王晉看得頭大不已,揮手叫護衛把他們趕走,在十裡外等候。

  終於清靜了,王晉歎了口氣看看四周,只剩下自己和王翰的隨從了。“伯齊,這麼多車輛,你莫不是要把家搬到九原城了?”王晉打趣道:“二十三兄,萬里覓封侯是伯齊一生之大願,如今心願達成,幸甚至哉!日後,九原城就是我的新家。”王晉點點頭:“伯齊心雄萬夫,甚好!只是軍中不比族內,九原城也不比晉陽城,做事要謹慎小心,切不可孟浪!一旦惹了禍事,兄雖為太守,也無法徇私,切記切記!萬不可疏忽!”王翰卻是渾不在意。“曉得了。二十三兄碎碎念,像父親一樣。”

  王晉搖搖頭去了,王翰後面現出一個白髮老人。“伯齊,你方才犯了大錯!”王翰愕然了。“忠叔,錯從何來?”“其一,他是好心,你該道謝才是。其二,他是你的頂頭上司,你該叉手恭敬回話,不該如此散漫敷衍。其三,公私要分明,此時是公事,你該稱呼他為使君的。聽王使君的一席話,顯然是相當惱火,抓到把柄必定要發作一番,豈不是丟了面皮?”

  王翰搔搔頭:“忠叔,些許小事不至於吧?他不過是個旁支。”白髮老人一把捂住王翰的嘴。“伯齊,萬不可再做此語!此取禍之道也。”“忠叔,伯齊曉得了。”王翰隨口應道。

  王翰今年二十三歲,入仕已經五年,本缺是比三百石的羽林郎。按說和比六百石的曲軍侯還差著四級,這個實缺是輪不到他的。可是王翰命好,是大長老王遼的老來子,前面有六個姐姐,只有這一個獨子還是王遼將近四十才得的,自然是名貴異常。自小嬌生慣養,長大了養成了一個小霸王習性,每日裡飛鷹逐犬,恣意妄為,在晉陽城無人敢惹,還得了個綽號並州第一紈絝。每每闖下了禍,老王遼總是用錢財擺平,實在躲不過去,老王遼親自上門負荊請罪。按照他的話說,這張老臉就丟在這禍害身上了!

  但是說歸說,老王遼總是拉不下臉狠狠責打一頓,一來二去,都知道王翰是大長老的心頭肉,摸不得碰不得,還是遠遠的繞著走吧。眼見得十六歲了,妾都娶了三個了,總要尋個進身之階吧。左思右想,這禍害力氣不小,尋常打架十幾人近不得身,那就捐輸為郎吧。

  王翰,就是著名的山郞。五年之中只有一年在任,其餘時間自然是在晉陽城作威作福。此次五原太守出缺,王遼本來是想謀這個缺兒的,可是各級官吏一聽並州第一紈絝的名頭,頓時頭搖得撥浪鼓一般。晉陽城不大,王翰是什麼料兒誰不知道?這個紈絝要做兩千石的太守?這不是天大的笑話嗎?你王遼不要老臉,我們可是要留著腦袋吃飯。

  架不住老王遼的金錢攻勢和大打感情牌,有那聰明的就點了一句。“王老,那五原太守是要和鮮卑人打仗的,世兄還是要再歷練一下的。不過,這太守都是你王家的了,下面安排一兩個人想必不是大問題吧。”

  老王遼一聽,真個是醍醐灌頂,一語點醒夢中人!王翰私自去了九原城,被張黑子綁了肉票,陰差陽錯之下被呂布救出。為此老王遼派人去九原城給呂布送了一筆重禮,據說至少價值千金。一回到晉陽城,王翰就使盡全身解數鬧著要去九原城從軍,因為那裡有他的偶像呂布呂奉先!九原城既然有並州第一精銳,想必王翰不會有什麼生命危險,難得的是這娃子終於想幹一點兒正事兒了,那就成全他吧。

  自此,王述的日子就不好過了,每日裡老王遼至少要見他四五次,不管他實在小憩、吃飯、講課還是如廁,沒錯就是如廁,這個

時代權貴之家的廁所可是極其豪華的。一見面便是自陳對家族貢獻多多,如今年事已高別無他求,只有小犬一枚,還望家主體恤,說完必定是痛哭流涕,長號不止,不知情的還以為王家大院招了狼災。

  王遼是王述的族兄,還是族中的大長老,打不得罵不得,只好好言撫慰。按理說安排個位子是沒什麼難度的,無奈這年頭官吏都是要做事的,花架子官兒只有郎官,可以光吃飯不做事。王述被磨得頭暈眼花,不得已開口了。“伯齊的才具我還是清楚的,還是做郎來得好。鮮衣怒馬,又不用案牘勞形,積功還可以遷轉。待我修書一封給張常侍,在大將軍府做個騎郎如何?六百石的官兒,還不用費心思。”

  老王遼把頭搖得像撥浪鼓一樣。“騎郎還要求人情,還不知猴年馬月能下來。現成就有一個官兒,也是比六百石,你得答應我!”“有這等好事?”“五原有郡兵五曲,中曲歷來是太守的親兵。和我的意思是讓伯齊給伯始幫幫忙,打仗親兄弟嘛。”

  王述一陣頭暈眼花差點暈過去,原來在這兒等著呢!就憑並州第一紈絝的德行,能幹得了一個曲軍侯?這哪是幫忙,這是典型的幫倒忙呀!退一步說,自己認為是賣了潑天的面子,人家卻認為是在幫忙,這一裡一外可就虧大發了!

  看著王述沉吟不語,老王遼一聲長號,聲震屋瓦。“可憐我的爹呀,您死得早,拋下我這可憐的兒子呀……”王府頓時亂作一團。

  三天后,王述和王遼密談了一個時辰,王翰得到了中曲軍侯的位子,想必老王遼也讓出了不少利益,這隱隱就有些陰謀論的味道了,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吧。

  王翰的風評王晉是非常清楚的,老王遼和家主的交易他隱約也知道幾分。看著意氣風發的王翰,他的頭都快要大了,這個禍害該如何應付?官場是骯髒的,處處充滿了玄機,同時官場也是最講規矩的地方,答應了就要做到。一個人壞了規矩,就會有一批人利益受損甚至掉腦袋,所以只要有不守規矩的冒出來,整個官場就會聯合起來把這個愣頭青幹掉。好吧,那就用官場的正氣來擺平這件事吧。

  昨天,就在整個晉陽城放炮歡慶並州第一紈絝離開晉陽城的同時,王述、王遼百王晉和王翰叫來,威逼利誘王翰一定要聽王晉的話,如有不從,王晉隨時可以把他送回晉陽城。王翰勉勉強強答應了,在他眼中,王晉不過是一個窮書生罷了。待小爺一朝權在手便把令來行,太守又算什麼?王晉也是心知肚明,這不過是哄孩子過家家的招數罷了。

  “家主,大長老,伯始才疏學淺,這太守一職原本就難以升任,伯齊之才生我十倍。還望委派一員幹將,勾連其間以策萬全。”說完,王晉一個大禮行下去。

  王述、王遼都是老狐狸,一下子就聽明白了。前半句只是鋪墊,重點是後半句。勾連其間以策萬全。這小爺咱管不了,你找個能管得住的人來管,這個要求不滿足,咱這個太守寧願不幹了!兩個老狐狸一起動容了,王晉一旦撂挑子不幹,這損失可大發了。

  “大長老,這個太守來之不易,絕不能半途而廢。”王述定下了調子。“況且尚書台已經出了告身,更改就意味著放棄。”老王遼馬上就明白了。“伯始,稍安勿躁,這話你不說我也要說的。那個混帳行子,沒有個籠頭是斷斷不行的。家主看王忠如何?他就在屋外伺候”

  王忠今年六十歲,是王遼小時候的伴當,王忠和父親、爺爺連續三代做王遼那一支的管家,這分量足夠了。況且王忠為人正直,只要占住理,是誰都敢頂的,王述就被頂過幾回。王述笑了。“倒也使得。也罷,來人,取我的拐杖來。”

  頃刻間取來了,說是拐杖,其實是四尺長的一根棍子。上端是個栩栩如生的虎頭,下端是一個矛尖,這虎頭棍是王述年輕時遊歷天下所用的防身用具。

  王述站起身來,雙手把虎頭拐杖捧起來交給王忠。“王忠,這拐杖交給你,王翰如果不服管教,打死勿論。”王忠滿腔熱淚,雙手接過拐杖,大聲喊道。“王忠曉得了。”王翰的臉上青紅不定,雙手緊緊地握成了拳頭,卻不得不雙膝跪下。“遵命!”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