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歷史架空 > 漢逆之呂布新傳

鮮卑 第15章:伏殺(一)

書名:漢逆之呂布新傳 作者:三藏大師 本章字數:3281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2:21


  兩裡路不遠,半柱香的功夫就到了。

  越靠近小山,王晉心中越是驚悸,一種不對勁兒的感覺出現了,這些積雪好像太深了些,而且山上似乎太安靜了些,再加上城門緊閉無人迎接……剛才是一時氣急怒火攻心,現在冷靜下來了就覺得味道有些不對了。他本是極聰明的人,霎那間就有些明白了,莫不是一步一步誘我來此?“停止前進,準備戰鬥!”王晉大喊著,撥轉馬頭向後就走。眾人不明就裡,有呆立的,有緊隨其後的,頓時亂作一團。

  蓬,一蓬蓬雪霧漫天飛舞,伴隨著漫天雪霧的是密集的箭矢。箭矢遮天蔽日,形成了一片箭雲,呼嘯而來。隊伍中頓時倒下了一片,人的慘叫,戰馬中箭的悲鳴,箭矢射中人體後箭羽噗噗顫動的聲音響成一團。

  兩翼的騎兵動作比較快,一見使君大人撥馬而逃,一打馬就跟了上去,只是十幾個中箭落馬。重災區是中間乘車的步卒,還有王氏子弟的親隨們,這是王晉逃跑的方向,也是箭矢最集中的區域。霎那間有數百人中箭,人和馬的鮮血立刻染紅了積雪和大地。

  王翰穿的是制式鎧甲,位置又比較靠後,並沒有中箭。看著眼前的慘狀,他的二愣子勁兒上來了。“騎兵沖過去,殺掉弓弩手!步卒列盾牆護住傷患,是爺們的跟我沖!”說完王翰拎起寶劍拍馬向前沖去,他的侍衛們急忙跟著向前沖,左右的騎兵一看軍侯大人沖上去了,連忙撥轉馬頭跟上去。漢律最重軍法,軍侯死了他們的首級肯定是保不住的。

  王翰的衝鋒打亂了襲擊者的節奏,第二波的箭雨被有效地阻止了。上百個身穿白衣外披白色披風的武士從積雪中跳起來,向小山跑去。中曲的騎兵旋風般趕到,手中的環首刀呼嘯著劈下。猝然遇襲,死傷慘重,騎兵們個個心中憋了一肚子氣,動氣手來自然毫不留情刀刀致命,白衣武士立刻被砍倒了三十多。

  這時山頂上奔出了四五十白衣武士,大半手持一人高的巨盾,迅速地布成一個盾牆。幾個弓手在巨盾的保護下連連發箭,箭箭咬肉準確無比,漢騎的衝鋒立刻就被遲滯了。趁著這個空當兒,山腳的白衣武士迅速地躲進巨盾後。

  王翰殺得興起,咬著白衣武士佇列的尾巴殺上山來。偏偏殿后的武士十分難纏,王翰五六個會合才把他砍死。王翰長出了一口氣,抬眼一看,自己已經到了盾陣前。一支黝黑的箭矢迎面而來!王翰自幼習武,于武技一道還是頗有幾分天賦的。眼見得黑色的箭矢迎面而來,他深吸一口氣,扭腰側身,右手寶劍正好劈在箭身上,啪的一聲箭矢被劈落了。

  說時遲那是快,又是十幾隻黑色的箭矢撲面而來,二十幾步的距離,瞬間就到。王翰的額頭上出現了細密的汗珠,完了,這下是怎麼也躲不過了!他絕望地閉上了眼睛等待死亡的來臨。噗噗噗,這是箭矢射入身軀的聲音。為什麼我一點兒也不痛?

  正在王翰胡思亂想之際,他覺得一股巨大的力量把他從馬上扯下,立刻覺得天旋地轉。好像我被人夾在了肋下?王翰手足開始亂動,用盡全身的力氣掙脫。可是那人的的臂膀像鐵鉗一樣不動分毫。一個懶洋洋的聲音在王翰耳邊響起:“菜鳥?你也來搗亂?”

  嗖,王翰的身軀騰空而起,噗噗噗,他的護衛騰空而起,穩穩地接住了他。隨後一聲呼哨,潮水般退了回來。王翰剛一站穩,就手搭涼棚四處張望。“菜鳥是什麼意思?”眾人紛紛搖頭無人應答。“在那!”一個伶俐的護衛指了指。一個身高一丈的巨人騎著一匹高大雄健的西涼馬正向盾陣沖去,身後是十幾個同樣裝束的騎兵。“軍侯,就是這個人用一杆方天畫戟撥開了箭矢,救下了你,還有你的馬。”王翰的臉上露出了笑容:“此人正是呂布呂奉先!有他在,此戰只是有驚無險!”

  王晉擦擦額頭的汗水,心臟還在劇烈地跳動,生死決於一瞬的感覺是那樣的驚心動魄,又是那樣的纏綿和濃烈,這就是王翰的初戰。王忠從後面踉踉蹌蹌地跑過來,兩眼老淚縱橫,“少爺,您可千萬不能再出事了呀!”

  王晉同樣是滿頭大汗,他立馬五百步外,不斷地擦拭著額頭的汗水。若不是自己臨機決斷,要不是二百五王翰的初生牛犢不怕虎,自己就成了大漢任職時間最短的太守了。王翰,字伯始,並州晉陽王氏,官至五原郡太守,上任第一天死於伏殺。這大概是他在浩瀚的歷史

中留下的唯一一條記錄了。

  巨人武士離白衣武士組成的盾陣只有百步了,盾陣中有人大喝一聲:“漢狗,安敢倡狂?吃我連珠箭!”一個身材瘦高的黃須大漢左弓右箭,霎那間連發六箭。百步距離,六箭連珠,自然是頃刻就到。黃須大漢射箭時身體不斷擺動,那五箭竟然分射五處,額頭、咽喉、前胸,左右肩!完了!五箭連珠,又是如此近的距離,這如何躲得開?這巨人武士不死也是重傷了!觀戰的眾人都是如此想法,有那膽小的甚至閉上了雙眼。

  “哦?”又是一聲懶洋洋的輕呼,沒有恐懼和害怕,倒像孩童看見了心愛的玩具一般。那巨人武士不慌不忙,身軀雙手飛快擺動,刷刷刷同樣連珠射出了五箭。電光石火之間,射向巨人武士左右肩、額頭、胸口的四箭都被巨人武士射出的箭矢擊落,只有射向咽喉的那一箭一箭正中。

  “唉!”漢軍中響起了一片歎息聲,這個武士還是死了!

  噗通,這是人的身軀倒地的聲音,眾人舉目張望,只見黃須大漢咽喉正中一箭,直挺挺地向後倒地,雙目圓睜,口中兀自喊著:“好箭!”“這就是射雕人?”那個懶洋洋的聲音又響起了。嘩,眾人的目光一起襲來,難道這廝還活著?

  巨人武士一個翻身從馬鞍上仰起身來,張口吐出一支黑黝黝的箭矢,那箭矢立刻入地寸許,兀自噗噗地亂動。“這是鐵箭,鮮卑射雕人專用的,有數百斤之力,可洞穿重甲!”懂行的人立刻發現了。那廝的牙齒難道是鐵打的?能承受如此力道?眾人腦中頓時飛起一片疑雲。“漢軍威武!”片刻後一陣叫好聲響起,軍中最重英雄猛士,此時此刻自然是發自內心的呐喊。

  這一切都發生在瞬間,敵我雙方的目光都集中在兩個人的巔峰對決,全然忘了身在戰場,不知不覺間都停止了廝殺。不不不,有人例外,就是巨人武士的十幾個親隨騎兵,兩個人的巔峰對決他們來說似乎熟視無睹。這些騎兵手持弓矢,在瞬間就射殺了敵方全部的弓弩手,然後一個呼哨,退出戰場,默默地列陣在巨人武士的身後。

  “精兵!絕對的精兵!每個人身上至少有幾百條性命!那股殺氣遠遠就能聞得見。”說話的是章霖。“那位英雄可是呂布呂奉先?某是晉陽屯長章霖,奉命護送新任五原太守王晉赴任。請過來相見!”“某正是呂奉先,見過王太守、章屯長!”聲音還是懶洋洋的,似乎對一切都沒有任何興趣。巨人武士撥馬過來,在馬上略一拱手。

  眾人抬眼望去,此人身高一丈開外,頭戴三叉束髮紫金冠,體掛西川紅錦百花袍,身披獸面吞頭連環鎧,腰系勒甲玲瓏獅蠻帶,手持方天畫戟,身背鐵背銅胎硬弓,腰掛箭囊寶刀。面如冠玉,雙眉斜插入鬢,唇紅齒白,器宇軒昂威風凜凜,胯下一匹高大健壯西涼馬。這一身打扮配著身材氣質,要多帥有多帥要多酷有多酷,真正是潘安再世宋玉再生。

  “好一個英雄!”王晉心中暗歎,他已經從章霖的口中得知了呂布的履歷,對這個並州第一勇士和並州第一精銳的締造者深感興趣,但是看了這一仗之後,他還是被震驚了!眾人敘禮完畢,章霖也不廢話,開門見山說道:“如今九原城門緊閉,前有死士,北方有千餘鮮卑騎兵,一炷香就到,奉先有何良策?”

  並州第一精銳的威名和呂布飛將的名聲,章霖早有耳聞,如今親眼所見,見面更勝聞名。事態緊急,稍有不慎就會滿盤皆輸,人鬼殊途,他顧不上客套了。再說他是並州刺史麾下,王晉還不敢為難他,憑他對王晉的瞭解,王晉是識得好歹的,還不至於為難他。此時此刻,拋開那些菜鳥,實戰經驗豐富的最高指揮官就是他和呂布了,此問也無不妥。

  呂布哪裡知道章霖心中轉了無數個彎兒,他本來就是一個率性的人,不太注意這些,但是兩世為人的經驗告訴他,該走的過門兒還是要走,該說的話兒不妨委婉些。“滿夷穀以北發現鮮卑三個千人隊,昨日一早前郡丞馬晗就帶領前曲、後曲、右曲出征了,只留下左曲,城內由長史黃崇坐鎮。遠遠望見大隊前來,疑心鮮卑人用計詐城也是有的。使君派人去叫門,想必就會開門。屬下是三日前奉命剿匪,昨日大功告成,聞聽有鮮卑人前來,特地率部回城,這才和大人遇上。”這番話確實長進了許多,不僅交代清楚了情況,還輕輕地開脫了了五原郡三駕馬車中的兩位。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