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歷史架空 > 漢逆之呂布新傳

鮮卑 第25章:餘波(四)

書名:漢逆之呂布新傳 作者:三藏大師 本章字數:3105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2:21


  呂布看著手中的一份名單,哭笑不得。“侯成,自己減了重量的有一百三十八人,最離譜的是只負重三十斤?”侯成侍立一旁,臉上也是忍俊不禁。“那小子只有十二歲,外面豎著是一層青磚,中間是一個筐子。他事先把青磚藏好,回來時再將青磚放入筐中。若不是我全程都放了監視哨還真讓他蒙混過關了。他也聰明,最後五裡才起出青磚。”呂布哈哈大笑:“好苗子呀!偷奸耍滑的本事極大,這一百三十八人就直接撥給你,讓他們去做斥候和密探吧。這聰明勁兒用到那正好!”侯成笑著答道:“也是,這些人都戰場上鐵定壞事,做斥候和密探到正合適。”

  接下來的馬射、步射就相對容易了。弓用的是四石的弓,馬射是一百二十步外立一個箭靶,在十息之內射出五箭,五射三中為合格。步射的箭靶子在一百五十步外,十射六中為合格。這考核的是在瞬間發箭的準確性,對並州豪傑來說難度不大。嚴寬和魏續世家子弟出身,章台走馬是常事,成績也分外好。嚴寬馬射五中四,步射十中八,魏續馬射五中五,步射十中九,都是優等。馬射步射測試完,只剩下了兩千人左右。

  最後一項就是搏擊了,規則極其古怪。只有一條,徒手自由搏擊,最後還站立的一千三百人勝出,倒下後五息不能站起的人出局。給眾人半個時辰的時間恢復體力。這個規則一宣佈,嚴寬就嗅到了陰謀的味道。“二郎,兩千人選一千三百人,我們不必管我們前面有多少人,只要保證七百人出局就是了。”魏續連連點頭:“我們可以串聯一批人,測試一開始先躲著,只要保證我們的人不倒下就行。中間看情況找人少的下手,出局的人夠了就行。”哈哈哈哈,兩人一陣陰笑,對於紈絝來說,這點手段是看家的本事。

  兩千個選鋒,自然也有聰明的。“各位兄台,我是雁門馬邑的,有沒有雁門的,大家結成團,人多力量大!”“九原的,九原的有沒有,來這裡!”“西安陽!西安陽!”片刻之後兩千選鋒結成了十幾人乃至幾十人的小團體,幾十個小團體間又開始了合縱連橫。嚴寬和魏續的大少爺身份起了極大作用,他倆成功地團結了五原縣和九原縣的部分選鋒,並開始拉攏零散的小團體。測試快開始的時候,他倆的隊伍已經達到了兩百五十人,而且和魏續的兩百羌兵、左曲原有的四百多人達成了互不侵犯協定。

  “各位兄台,我們的目標是擠進那一千三百個名額,兩千人只要出局七百個就夠。我們這三百人已進場就佔據個角落憑險而守,先看清形勢再說!這三百多人分成兩撥,勇鍵的力氣大的拳腳功夫厲害的為一撥,看准了落單的十幾個幾十個就沖上去收拾!手要快要狠,瞅准了就打打完了趕緊跑!那位兄台說了,往哪跑?當然是跑回陣裡呀!負傷的就留在陣裡休息。先保住名額,再看能不能有更大收穫!事態明朗了,我們再看有沒有人數少戰鬥力弱的,抽冷子下手!大家只要記得三個字:穩准狠!”“好!”選鋒們一致叫好!經過大家推選,嚴寬成為了頭領,魏續負責帶領勇鍵的一組出擊。

  二人意氣風發,就等著測試開始了。嚴寬悄悄地靠近魏續的耳朵。“二郎,我覺得這打仗和我們紈絝約戰差不多呀!”魏續撇撇嘴:“大郎,是差不多,區別就在約戰頂多是重傷,打仗是要掉腦袋的!”

  測試一開始,兩千選鋒就組成了陣營分明的幾個集團,左曲前屯、魏越的兩百羌兵、呂布的五百私兵、左曲剩餘的百多人各自是一團。一看這陣勢,剩下的七百多人自動組成了四個小集團,最大的集團有三百多人,最小的只有五六十。

  一看場中的九個集團,五原郡三駕馬車的眼前都一亮。“呂奉先用心甚深呀,這一關考校的是臨機決斷隨機應變的能力!這其中或許能出幾個良將。”王晉滿面笑容說道。“九個集團,強弱各異,老馬,你看誰能獲勝?”黃崇也看明白了。“不好說不好說,動起來才知道。”馬晗大有深意地看了一眼黃崇。“使君,你看誰能獲勝?”王晉神似片刻才開口。“以常理說來,應該是最強的獲勝,左曲前屯、亦或是那兩百羌人

?但是事實往往難以預料,唯其最強,其他人有兩個選擇,或者先幹掉最強或者是撿最弱的吃掉。往往是不起眼的得了便宜,誰不起眼誰應該獲勝,我看角落裡的那一團三百多人有希望。”哈哈哈,馬晗大笑:“那我們就押明日的東道如何?我押左曲前屯!”“那我就押那兩百羌人好了!”黃崇也湊趣道。

  看著場中的九個集團都按兵不動,考官在場外厲聲高喝:“測試時長一個時辰,時辰到決不出勝負按此前總排名決定人選!”此言一出場中開始躁動了,排名靠後的是那六百多人組成的四個集團,按照以前的排名他們是做吃虧的。六百多人竟然一起撲向了左曲剩下的三百多人。

  王晉看得分明,今日所見使他腦洞大開,隱隱悟出了很多道理。“這六百人選擇原左曲的三百多人也是不得已,最強的是左曲前屯、其次是那兩百羌人。按原來名次他們最吃虧,不得不先動手。”“使君慧眼如炬,看得甚是清楚!”馬晗在邊上不露痕跡地拍了一記馬屁。

  兩團人瞬間混戰在一起,拳腳齊飛,打得甚是熱鬧。開始大家還都留一手,點到即止,可是看到自己的兄弟被打得倒地不起,口吐鮮血的模樣。所有人的凶性都被激發出來,一個個狀如猛虎,出手也重了了許多。

  這六百多人勝在人多兩三個打一個,左曲士卒勝在有組織,三五個人一個小組聯合作戰,一時間兩隊鬥得棋逢對手一時看不出勝負。“大郎,咱們上不?”有人開始著急了。“不上!”嚴寬斬釘截鐵地回答。“只要沒人惹咱們,咱就不動,先占了名額再說!還沒到爭勝負的時候。有那功夫歇會兒多好。”

  左曲前屯和那兩百羌兵同樣紋絲不動,抓緊時間休息。可是呂布那五百私兵沉不住氣了,他們受過系統的訓練,平日裡都是分成五十人的小隊活動,頗有些實戰經驗,只不過沒見過這麼大的鬥毆場面。聽得兩撥人戰得天昏地暗,這些人立刻意動神搖,終於有人忍不住沖出來了,二三十號人自負勇鍵向出來打個太平拳,沒想到被人家一個人海戰術瞬間打倒在地。

  看著這些人慘嚎著被拖出場,五百私兵憤怒了!有人大吼道:“打!我呂家什麼時候吃過虧!”“對,打狗日的!”有人頭腦比較清醒。“打那邊呀?”“一起打!”“對,一起打!”五百人洪水一般沖了出來,他們穿著同樣的號衣,混戰中也不怕誤傷。

  這五百人沒有打過大規模的群毆,但是五十人、百人規模的仗常打。他們的另一個身份是呂布的押糧隊護衛隊,和鮮卑人零散的土匪沙盜沒少打仗。小隊規模的戰鬥,實力只是略遜左曲前屯一籌。這五百人五十人一個戰陣,進攻防禦打得頗有些法度,勝過那些烏合之眾多矣。頓時那兩團人被放倒了許多。

  嚴寬和魏續正看得眉飛色舞,原來戰陣是如此厲害,咱家今日可沒白來。話說這戰爭比街頭鬥毆可好玩多了!突然魏續一拍腦袋:“糟了!諸位兄台先別忙著看,先找找我們背磚的布條還在不,每人分上一段系在左臂!這樣打群架時就不會誤傷了!”眾人一聽有道理,立刻行動起來。

  接下來眾人繼續坐山觀虎鬥,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眾人的警惕之心也鬆懈了。勞累了大半天水米未曾粘牙,一旦鬆懈下來,頓時覺得渾身酸軟腰酸背痛。大多數人都忍不住坐下來拉個小盹兒,這一坐下就壞了,由站而坐由坐而躺,三百多人到有一半躺下了。躺下就躺下吧,自己偷偷去睡也每人理你。偏偏有幾人打鼾,慢慢人多了起來,慢慢有百多人一起打鼾,霎那間鼾聲四起直上雲霄。“壞了!”嚴寬和魏越一個高跳起來。“趕緊把他們弄醒!”眾人連忙動手去拽,哪裡拽得動!拽起一個又倒下兩個。

  圓陣外眾人正打得熱鬧,突然聽見一陣聲響,慢慢地都放慢了手腳想搞清楚是怎麼回事?終於弄清楚了,是鼾聲!上百人在打鼾!這下有人出離憤怒了。“我們在這裡死戰,他們卻在那裡打鼾睡覺?各位兄台,咱們一致對外,先揍他們一頓如何!”“好!”“揍狗日的!”頓時一陣回應。打架的三撥人合成一股同仇敵愾,狂風暴雨般向那三百多人沖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