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歷史架空 > 漢逆之呂布新傳

鮮卑 第26章:餘波(五)

書名:漢逆之呂布新傳 作者:三藏大師 本章字數:4456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2:21


  “別拉了!不想倒下的退到裡圈,結陣防禦!”嚴寬和魏續眼都紅了,大叫著指揮眾人迎敵。混戰在瞬間爆發,酣睡不起的百多人第一時間被場外的監督拖出場區――在不拖出去就變成屍體了!幾百人揮舞著拳頭向嚴寬這百多人沖來,啪啪啪,拳拳咬肉拳拳帶血。猝不及防之下,立刻被打到了二三十,虧得魏續帶的那幾十人個個皮糙肉厚,力大身粗,這才堪堪穩住陣腳。

  看臺上,三位大人已經笑得合不攏嘴,沒想到如此嚴肅的場合竟然有此等笑料!王晉曉得直捂肚子。“戰場上百餘人一起打鼾,在並州這可是頭一份兒!”“使君明鑒,這些人倒是有趣兒!”馬晗也笑出了眼淚。

  鐺鐺鐺,鑼聲響了,這是測試結束的信號。憤怒的選鋒們仍然揮舞著拳頭發洩著他們心中的憤怒,直到監督們用木棒將他們打出來。嚴寬一屁股坐到地上,半響才看向對面的魏續,魏續的雙眼上是兩片淤青,兩腮腫得像豬頭一樣。“完了,我們成了整個五原郡的笑柄了。”嚴寬淚水奪眶而出。魏續一張嘴吐出一口血水。“不錯,我們鬧了天大的笑話,可是,我們選上了!”

  二月初四,午時,呂布帶著高順、侯成、成廉、魏越悄悄地進入城堡,直接來到西南方的一處戒備森嚴的區域。這裡是整個城堡最重要的地方,呂布的工匠營,也是呂布的科技研發基地。

  早有人在門前迎候,此人身高九尺,勝得粗壯結實,兩支臂膀有常人的大腿粗細,黑紅面皮,二十四五年紀。此人名叫魯墨,據說是墨門弟子,是個巧匠,工匠營這幾百人就歸他管。像所有的技術專家一樣,魯墨向來惜字如金,見了眾人只是略一拱手,帶著眾人七拐八彎走了好長時間才來到一座大屋中。屋中有幾座架子,上面堆滿了物品。

  魯墨在架子上取下一個包袱,解開了捆在外面的繩子取出一杆兵刃,看上去像一把大刀,刀刃和刀柄之間是一個栩栩如生的虎頭吞口。“公子,此刀總長一丈八寸,刃長四尺,炳長六尺八寸,重約六十斤。此刀用百煉精鋼打造,不易折斷,吹刀可斷發,鋒利異常。我做過試驗,此刀直刺和力劈都可破三層鐵甲。但是此刀太重,非氣力過人之輩不能揮舞。”

  魯墨放下刀,從箱子中又拿出一副鎧甲。這副鎧甲樣式很特別,頭盔護耳上翻,盔頂有個旋鈕,一個四寸高的盔尖旋在上面。護頸以下縱束甲帶,到胸前橫束至背後,胸甲中分為左右兩部分,上面各有一塊圓形護心鏡。腰帶下垂膝裙下縛吊腿,披膊作虎首狀。

  “這副鎧甲同樣用百煉精鋼所制,它的防護力驚人,五石以下的弓弩射出的箭矢會被彈開,要完全貫穿需要十二石以上的強弩,至於鮮卑人的骨質箭頭,對它來說就是撓癢癢。但是這副鎧甲太重了,一百二十斤,只有壯健的西涼馬才能載荷,或者用於步戰。”

  “這刀是按照公子給我的陌刀為原型製造的,相似度只能達到八成,鎧甲是按照公子給我的圖紙製作,相似度倒是有九成。問題出在煉鋼上,鋼片的硬度和柔韌度仍然無法達到陌刀的水準。這樣一來鎧甲和兵器就足足重了五成,即使這樣,仍然比現有的制式鎧甲強上數十倍。最好在鎧甲外面塗上一層漆,這樣既容易保存,也不會反光,遠遠看去和現有的制式鎧甲樣式差不多。我已經命令工匠做了幾種甲片,鎧甲樣式一定型就可以編制了。”

  呂布微微一笑,經過這些年的歷練,魯墨居然也懂得財不露白了,真是可喜可賀。呂布從身上摸出幾張圖紙。“這是我們以前探討過的,你看看用山文字可否能製作?”魯墨拿來仔細一看,原來是一副馬甲,由五個部分組成,面甲、頸甲、胸甲、身甲、後身甲,都畫有詳細的形狀和大致尺寸。

  魯墨看了半晌,又取出筆墨算了一通,然後抬起頭來。“兩副步人甲的甲片可以製成一副馬甲。如果把步人甲的前胸和後背都做成兩片護心鏡,還可以節省一些甲片。”“這只是大致的樣子,兵種不同鎧甲也會不同,屯長們會告訴你他們的要求,具體怎麼做你們決定。你也知道,我的部下已經有三千人了,急需鎧甲和兵器。”

  魯墨低頭算了一陣,抬起頭來看向眾人。“其實還有一個取巧的辦法,可以快速做出大量鎧甲。幾層皮革之間夾一片鐵片和兩層絲帛,最外面加大片薄鋼片,這樣難度不大,也節約工時和材料。我試過,可以防禦12石強弓八十步外的攻擊。用的鋼只需要原來的一半,鎧甲重量能控制在六十到八十斤之間,重騎兵和重步兵的甲胄可以厚一些。我們現有的制式鎧甲改造一下還能使用,不會浪費。”魯墨搔搔頭繼續說道:“陌刀只有三柄,如果用灌鋼法和包鋼法制作,重量可以減輕到四十斤,硬度和鋒利程度相差不大,工藝簡單製造難度就大大降低了。不知此法可行否?現在最缺的是大量精鐵和熟練工匠。這些武器鎧甲不比馬鞍、馬鐙、馬蹄鐵、那三樣的工藝要求不高,就是耗些時間罷了。”

  侯成是整個左曲的大管家,採購一向是他負責的。“軍侯,最近我們大批採購,精鐵的價格漲了五成,大批量採購不划算,只能等一段時間再採購了。熟練匠人是個大問題,除非迫不得已沒人願意來這酷寒之地。”

  “關鍵是我們沒有一塊地盤,哪怕是個縣也好。”說話的是高順。“看情形今年要和鮮卑人大戰,兵器鎧甲要加緊生產。老侯,馬場的規模還要擴大,老出去買不划算,還是要自已養馬!”

  “馬場已經找好地方了,就在城堡東南不遠處,一旦遇襲,馬匹可以趕到城堡裡。”

  聽著眾人講話,呂布心中一動。“我說魯墨,工匠方面我倒是有個法子,你試試看行不?現在是一個工匠從頭做到尾吧?你把工匠分一分,擅長冶煉的一直冶煉,擅長修補的一直敢修補,下面帶幾個徒弟,帶一個徒弟給一份錢。你定個驗收標準,按這個標準驗收,只要合格就給錢。這樣一把刀就分成幾個工序

,按件計酬,每個人的特長就都發揮出來了。你看如何?”魯墨一拍案幾。“妙!這樣一來產量必然提高,也好管理了。”“這叫流水線!試試看吧。鎧甲和陌刀就按你說的辦,我給你一個月時間,一定要把兵器鎧甲改造完畢!”

  接下來的話題就比較輕鬆了,是計算葡萄酒生意的所得還有此次剿匪的收穫。聽到侯成報出三億錢的數位,呂布不禁吃了一驚,洛陽城富豪的購買力真是超乎預料。侯成拿出幾篇竹簡看了幾眼繼續說道:“三億錢是我們的盈利,給老頭子的三成已經扣除。富豪們都用黃金來購買葡萄酒,導致洛陽城錢賤金貴。如今洛陽城衡量富貴之家的頭一條就是有多少葡萄酒。可惜這酒每年只能釀一次。相比起來那些馬匪窮得很,所得只能折算五百萬錢,烏恒馬倒是有五百匹。“

  眾人又商議了一番需要在洛陽採買的物資清單,定下了數量品種交給侯成。侯成將清單用油紙包好,仔細地放入懷中。“這三億錢看上去不少,清償完全部債務,採買完必要的物資,剩下的頂多能支持兩年。不能再亂花錢了!”“不會吧,那是三億錢呀!”急性子成廉開腔了。

  “加上輜重兵工匠一共四千人,再加上一千徒附,通扯每天十錢的飯錢,每日就是五萬錢,一個月就是一百五十萬。這還不算莊園自產的蔬菜、醃菜、黍米,平均每人每日的一個雞蛋,三日或五日一肉。如今要練兵,每人每日要加一個雞蛋,一兩肉,三千人每日又是萬錢。這些人吃飯每月就是一百八十萬。還有馬匹,好馬是精料喂出來的,每日裡好豆料加生雞蛋,每匹馬相當於五個人的耗費,萬余匹馬每日就是五十萬錢,一個月就是一千五百萬!再算上俸祿,通扯年俸三十石,三千人就是九萬石,半米半錢,米可以自產,四萬五千石米,按三百錢一石算,是一千三百五十萬錢!就這幾項一年就是兩億錢。這還不包括採購的大量物資。”

  侯成劈裡啪啦地說完,高順、成廉都石化了,敢情養一支軍隊這麼費錢!向來沉默寡言的魏越難得開口了。“一支軍隊耗費極大,老頭子說過,京軍五校不過幾千人,就是耗費太大。大漢歲入四百億,用錢的地方太多。”

  呂布哈哈哈大笑:“軍隊費錢是事實,老侯也加了虛帳,耗費加了一倍!不過我們是得過一陣苦日子了。把庫存的葡萄酒都給老頭子送去,順便在洛陽開個馬廄,專賣好馬。再不賺錢,這幾千人真養不起了!”

  錢的事情告一段落,軍隊編組的事情就擺在了桌面上。呂布軍事上的副手高順自然是第一個發言。“選鋒一千三百,老侯手下三百,馬匪中選取精銳四百,慣常做髒活的私軍一千二百,一共三千二百。這些人要組建幾支部隊?員額多少?鎧甲兵器馬匹多少?金鼓旗幟是何樣式?這些都是問題,還請軍侯示下!”

  呂布一指高順:“小順子,這些事一向是你來操心,你先說個章程,大家再把把關。”“就是就是,你先說!”眾人一疊聲催促。高順清清嗓子,扳著手指頭一項項說出來。“三千人是大部隊了,軍侯該有一支衛隊,騎兵,介於輕騎和重騎之間,人數不必太多,必須全是精銳,像十八鐵衛一般。”“好!”三人一致同意。

  “我要練一支重甲步兵,名叫陷陣營,上馬行軍下馬殺敵,要想打敗鮮卑人,必須機動靈活,瞬間千里飄忽不定。還要有一支重甲騎兵,人馬都披甲,關鍵時刻鑿穿敵陣,這事我看成廉合適。”啪,成廉一拍大腿。“這事兒咱老成願意做,這支部隊就叫……叫虎豹騎吧,聽說這個詞兒好!”眾人又是一陣叫好。

  “魏越的兩百羌兵瞬間千里,來無影去無蹤,我看就練一支輕甲騎兵好了。步人甲只到膝蓋,一水兒的烏恒馬。”“好,我的部隊就叫踏白軍好了。”“老侯那三百手下,個個奸似鬼慣會偷懶耍滑,鬼精鬼精的,不如做斥候吧。”“好,咱老侯喜歡,就叫銀狐吧。”

  “另外還要編練弓弩手、刀盾兵、長矛兵,這些我來負責。為了應付大戰還要暗暗招募三千後備軍,這三千人打完仗還不知道能剩下多少。”一聽說還要招兵,侯成馬上就急了,剛要上前理論,被呂布一把按住。“老侯,別激動!先招五六百做種子,一旦確定大戰爆發立刻招兵,保護商隊的生意咱們也還得做吧。”

  按下憤怒的侯成,呂布抑制高順。“你繼續說。”“旗幟肯定要置辦的,我看就按赤旗的規制,每屯三面旗,赤色為底,三面金黃流蘇,一面標將領姓氏,一面漢字大旗,表明我們是漢軍,一面是圖案上標軍名,諸位以為如何?”“好!”“同意!”眾人心潮澎湃熱血沸騰連夜準備去了。

  第二天,這三千人正式開始了編組,各人按照自己的標準挑選部屬,十八鐵衛只留下了一個其餘都派到下面做了都伯。一個時辰後,各軍編成。呂布的親軍背嵬軍編成,一共一百零八人,旗幟是金黃色的葫蘆。高順的陷陣營四百三十四人,旗幟是三重火焰中的一隻鐵拳。成廉的虎豹騎四百一十二人,旗幟是一支栩栩如生的斑斕猛虎。魏續的踏白軍五百四十七人,旗幟是銀色飛馬。侯成的銀狐軍三百二十八人,旗幟上竟然是一枚金光燦爛的五銖錢!看著眾人驚訝的眼神,侯成紅著臉解釋了一番。“咱老侯一生只愛錢,銀狐軍也都是愛錢惜身的主兒,我們一定要用最小的代價贏得勝利!這樣才能回來花自己掙下的錢!兄弟們,我說的對不?”銀狐軍中頓時爆發出一陣陰陽怪氣的回答:“對!”

  高順皺了皺眉,終於沒有發作。剩下的兩千人中挑出一千六百編成了弓弩手、長矛手和刀盾手,剩下四百人作為輜重兵。

  左曲就此成軍,日後名揚天下的呂布七軍有五軍誕生於此,它們是背嵬軍、陷陣營、虎豹騎、踏白軍、銀狐鬼軍!為什麼叫銀狐鬼軍呢?這和這支部隊的作戰風格有關,這幫孫子太狡猾了太沒有底線了!坑蒙拐騙偷,怎麼下作怎麼來!只有鬼畜才做得出!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