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歷史架空 > 漢逆之呂布新傳

鮮卑 第29章:司聞曹(三)

書名:漢逆之呂布新傳 作者:三藏大師 本章字數:3203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2:21


  太守出城是一件大事,即使再倉促,也足足忙了兩柱香功夫,在中曲五百人的護衛下一行人等向滿夷穀急馳而去。

  曹雍隨從的三百騎兵來自越騎,是京軍五校之一,軍侯何敏是虎賁中郎將何進的族人,一向眼高於頂,此人身高只有八尺,身材甚是瘦削,兩隻手卻是極大,後背背著一把闊口巨劍。何敏來到並州才一個月,作為正規部隊的中級軍官,他眼裡是不揉沙子的,在他眼中五原郡的軍務簡直是一團亂麻。兵痞太多,看不起科班出身的軍官,還有那個呂奉先,一個屯長手下養了五六百兵,這不是要造反嗎?看來九原城的軍紀已經到了非整頓不可的地步了!

  剛出城五十裡,就遇到了左曲的斥候――呂布竟然把探馬撒出了三十裡。這下曹雍感興趣了。“請教這位伍長,為什麼把探馬撒出三十裡?”那伍長年紀不到二十歲,說話卻老氣橫秋。“回這位大人,俺們屯長說了,探馬撒的遠一點,打仗時就少死幾個人少流點血,士卒的性命比什麼都寶貴。說實話,大人們一出城咱就知道了,一直在遠遠的吊著,如今看大人們是要去滿夷穀了,這才出來。”“哦?”這下王晉也感興趣了,四周是一片草原,頂多有幾片灌木叢,哪來的斥候?

  那伍長一伸手,把掛在胸前的一個木制小玩意兒放到嘴裡,使勁一吹。幾聲尖利的聲音響起,幾片灌木叢中突然冒起了四個人,人和馬的身上都披著佈滿枯草灌木的外套。“原來如此!這隱匿之術很好!”曹雍點點頭:“前邊帶路吧。”

  “四個人隱匿在數十步內,五六百人察覺不到,一旦暴起發難,定是百發百中,此術用於暗殺,自然是極好的。”馬晗在一旁為王晉解釋。王晉頗為震動:“讀萬卷書行萬里路,古人誠不我欺也!不經戰陣,無以談兵法。王晉今日受教了!”何敏在一旁聽得不爽,忍不住插言反駁。“大人,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隱匿之術罷了,打仗還得要堂堂正正,正面搏殺才勝得舒服!”“哈哈哈哈!”曹雍放聲大笑,仔細看了何敏一眼。“何軍侯少年英雄,曹雍記下了。”何敏剛要介面,卻發覺曹雍眼中的刀光劈了過來,只得訕訕地閉嘴了。

  三十裡路,半個時辰就趕到了。呂布率領著侯成、高順、魏越早就在草原上肅立等候了。眾人寒暄客套一番,曹雍就直入正題了。“奉先,我在京中早聞你的大名,如今是相見恨晚,聽聞你在此練兵,不知在練什麼?可否指教一二?”呂布趕忙叉手:“大人謬攢了!某在此演練以步制騎、騎步混合的戰術,是以鮮卑精銳為假想敵的。”“鮮卑狼騎精銳非凡,朝廷苦之久矣!奉先若能有克制之法,曹雍定當奏上朝廷。不知可練成否?”“略有小成。”“既然如此,可否試演一番?越騎何軍侯少年英雄,所部戰力強橫,想來勝過鮮卑精銳多矣,你二人率部演練一番如何?”何敏大喜,開口便道。“何敏願戰!”呂布卻是遲疑不決。

  曹雍微微一笑:“奉先怯戰否?”“諸位大人,戰場上刀槍無眼,奉先怕傷了自家兄弟。”“無妨,就請曹發一個命令,此次演練,各安生死,不找後帳,如何?”曹雍哈哈一笑,刷刷刷寫就一份竹簡,交給何敏。

  此時王晉心裡七上八下,亂成一團。這曹雍果然是睚眥必報不好相與,何敏偏偏是嘴上沒毛辦事不牢,被曹雍狠狠地陰了一記。左曲並州第一精銳的名聲可是實打實的!豈是京軍老爺兵可比?京軍失了臉面必然懷恨在心,可這一仗為了並州邊軍的臉面卻也輸不得,轉念又一想,何敏平日自負,或許能打個平手?即使敗了那也是應該的,並州第一精銳嘛,打不過是正常的。

  想到這裡,王晉長出了一口氣,挺直了胸膛。

  何敏所部是一支騎兵,中下層軍官全是貴胄子弟,受過系統的教育,在京軍五校中待過幾年,間或也和鮮卑人見過幾仗,也算是老軍伍了。聽得要和左曲比試一番,眾人摩拳擦掌鬥志昂揚。此番演練一旦獲勝,就證明了野路子確實不如科班的,到那時誰還敢發一絲怨言?

  馬晗卻在一旁默默不語,黃崇湊過來捅一捅他。“老馬,你覺得誰能贏?”馬晗白了他一眼。“你覺得曹侍郎真意何在?”“無非是稱一稱左曲的斤兩,落一落京軍的面子,顯示一下他的眼光

。”“那你覺得他的眼光如何?”這下黃崇明白了,此等時刻正是曹雍立威之時,怎麼會讓五原郡占了上風?那麼……結果自然是板上釘釘了。“老馬,玩這些彎彎繞還是你行,咱老黃性子粗腦子笨,趕不上趟兒。”馬晗難得的幽了一默。“拉倒把,腦子笨能當上一郡長史?說好的你是大智若愚,說不好你是扮豬吃老虎。”哈哈哈,兩人一起大笑。能幹到州郡三駕馬車的都是明白人,眼珠子和腦瓜子毒著呢。

  這時隨從早已在山丘上擺好了小幾和席子,曹雍招呼著王晉等人坐下,把手一揮。“侯成,把得自西域的葡萄酒拿幾壇來!記得配上洛陽流行的琉璃杯,我知道那物事兒就是從你這裡流出去的。怎麼爺說話你不聽嗎?”侯成心中一顫,這司聞曹端的是神通廣大,京師葡萄酒的出處查的一清二楚。“曹爺,葡萄酒有,西域胡商剛孝敬的,只是這琉璃杯卻是沒有,只有一副水晶杯。”“也罷,就水晶杯吧,這聲曹爺叫得我很舒服。”

  頃刻間,侯成招呼人搭起了一個巨大的涼棚,四角放上一個大罎子,罎子裡是新汲的井水,絲絲地冒著涼氣,眾人立刻感到一片清涼。幾個親兵從一輛馬車內端出幾個食盒,打開一看,是四葷四素八個下酒小菜,配著水晶杯和猩紅的葡萄酒煞是誘人。曹雍舉杯一飲而盡,大大地打了一個酒嗝。“葡萄美酒夜光杯,今日曹雍叨擾了。諸位大人請了!”說完又是一飲而盡。

  曹雍放下杯子,眼風掃過。“諸位大人,這勝負該如何分辨呢?”這個……幾位大人無語了。還是馬晗腦子快:“奉先,你軍中是如何分辨的?”“啟稟大人,我軍中演練用的是木制兵器,上有灰包,前胸有兩個灰點計為戰死,一個灰點計為重傷。”黃崇很是好奇:“那背後有灰點呢?”“兩次戰死。”哦,眾位大人明白了,這是禁止逃跑的意思。

  曹雍點點頭:“那就這樣分辨好了,雙方各出五百人,以生還者人數定勝負,中曲攻左曲守。攻守方可自主決定如何進攻和防守守,只要事先報上來就算有效,半個時辰後開始,演練時間為一個時辰。三位大人,我們一起做法曹如何?”三人自是點頭同意。曹雍喚了幾個隨從上來吩咐了幾句,這百余騎士立刻分為三撥去了,交戰雙方各一撥,兩軍中間一撥。

  演練終於開始了。京軍的五十名斥候撒開了向左曲的營地撲來,左曲的營中卻沒有動靜。這些斥候撥馬而回也無人追擊,再三試探後,他們明白了,對方營中沒有馬匹。帶隊的都伯一聲吆喝,眾人放開了馬速疾馳而來。

  一裡開外就是左曲的營地,只見幾十輛大車首尾相連排成兩排,弓箭手左手持弓右手放在腰間,已經嚴陣以待了。“再近點,勁弩的射程不過四百步。”帶隊的都伯命令道:“看,那邊有一片灌木叢,到哪裡仔細觀察,繪圖後趕緊返回。”

  那片灌木叢有百步見方,一眼可見沒什麼埋伏,竟然有幾隻鳥兒在地上啄食。五十多人湧到灌木從,翻身下馬,警戒的警戒,繪圖的繪圖。都伯摘下水囊,大大地灌了幾口水,正要說些什麼,灌木叢周圍突然塵土飛揚。半空中一陣揚沙,沙塵暴!眾人連忙緊緊閉上雙眼,再度睜開眼時,周圍有幾十個弓弩手正彎弓搭箭瞄準他們。一個結實的年輕人笑嘻嘻地望著他們說道:“京軍的兄弟們辛苦了!你們已經被俘虜了,放下武器一個個走過來,到後面休息飲水去吧。”“這怎麼可能?”都伯一臉驚訝。

  侯成來到鳥兒飛走的地方,用馬鞭一指。都伯定睛一看,是一小把穀子,隱藏在枯草從中。“這個你沒有派人仔細檢查吧。”侯成有帶著都伯來到灌木叢週邊,赫然是一條條深一尺寬一尺半窄溝,上面蓋著兩寸厚的木板,木板上覆蓋了一寸後的薄土,土層上面細心地裝飾了枯草。“你們這麼做?誰能想得到?”都伯不服氣地說道。“可是管用,是不?”侯成漫不經心地回答。

  一炷香後,何敏的大部隊出現了,三百多騎兵分成三塊,黑壓壓的逼了上來,左右各有一屯,中間是京軍的主力。斥候小隊的下落不明讓何敏有一些擔心,但是不久他就釋然了,不過一個小隊而已,他賠得起!自己從洛陽帶來的十幾個軍官的戰術素養他是信得過的,野路子能打得過科班的?笑話!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