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鬼術大宗師

第一卷我的女鬼姐姐 第十三章吊死鬼

書名:鬼術大宗師 作者:黎照臨 本章字數:3413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2:40


  陳凡揚手,一臉警惕地看著他,說,“你先別說話,我問你,你是誰?你認得我嗎?”

  王二蛋懵了,說,“我當然認得你啊,我是你爺爺!你是我孫子!你特麼有事兒沒事兒抽的哪門子風?”

  聽這話沒啥毛病,陳凡徹底蒙圈了,甭問啊,這貨沒瘋!

  可這是咋回事呢?

  心裡頭想著,陳凡揉揉眼皮,將眼皮上的泥巴抹掉。

  這時候看王二蛋,才發現他臉漲的通紅,正一臉懷疑地看著陳凡,旁邊的三德子也見了鬼似的,正一臉同情地看著陳凡,看那意思像是在說:臥槽,著哥們兒沒事兒吧。

  不理會三德子,陳凡捏捏王二蛋的臉,有肉,溫的,除了肉多點以外沒什麼毛病。

  可是,為什麼剛才看到他,他卻是那個樣子呢?

  更要命的是,同樣是抹著泥巴看到的,三德子卻跟平時沒啥不一樣的。

  嘶!

  難道說,這貨在外面招惹了什麼不乾不淨的東西?

  坐在教室裡尋思了一下午,上課也沒怎麼好好聽。

  為這事兒,還讓班主任罰站了兩節課。

  等放學的鈴聲響了,陳凡背著書包往外走,腦子裡漿糊一片,心事重重。

  王二蛋著急看那棺材裡的東西是怎麼處置的,自行車蹬得飛快,可惜的是,等他們到了小河堤,地面上焦黑一片,還冒著煙。

  那棺材給人燒了,村裡人正圍在一起議論白天的事兒呢。

  一個老伯在那兒繪聲繪色地描述,村裡的女人都在那兒聽。他說打開那棺材以後,棺材裡頭鑽出一個全身是泥的小毛猴子!

  那小毛猴子不怕刀砍,不怕斧剁,就怕陳光鬥做的桃木棒子!

  村裡的人追了好幾裡地才把它逮住,費了老大力氣了,那時候裝麻袋裡,一群人拿著棒子輪流打!

  打一下,就一團黑煙出來!足足地打了一下午,才把它打死!

  有人問他,說那小毛猴子在哪兒呢?

  老頭兒嘿嘿一笑,說這個,你們得問老陳頭兒去!指不定給他摟在被窩裡了!

  眾人哄笑,陳凡卻黑了臉。

  老頭兒看見陳凡站在人群後頭,趕緊咳嗽兩聲,不說話了。

  陳凡在地上撿起一塊雞蛋大的石頭,尋思尋思,又扔在地上。

  心說算了,一個老糟頭子,不識好歹,我跟他計較個什麼?這要是一下砸死他,爺爺還得跟我急眼。

  可氣的是,當時去的叔叔伯伯陳凡都認識,也沒他啊!他一看熱鬧都沒湊上局兒的主兒,咋還說的頭頭是道呢?還特麼摟被窩裡!

  你不愛被窩摟東西嗎?好好好,你等著!

  心裡頭想著,陳凡跑村頭兒的糞坑邊兒上尋摸了一圈,看溝裡有一隻快爛了的死貓齜著牙挺嚇人,就捂著鼻子把它撿了回來。

  陳凡怕陳光鬥看見,用塑膠袋裝好了藏在老頭兒家門口的柴火堆裡,只等著天一黑再拿出來。

  到家的時候,陳光鬥正拿著掃帚掃院子,陳凡跟爺爺打了聲招呼跑進東邊的屋裡,寫作業,看書,練功,練完功就到西屋跟爺爺奶奶一起吃飯。

  晚上頓了一隻大公雞,全是蘑菇全是肉,陳凡吃得開心,不插嘴。

  奶奶就問爺爺,說今天的事兒咋樣?

  陳光鬥說沒事兒,不知道誰家的女子難產死了,大的化了,小的成了氣候。還說,那玩意還到日子,不算厲害,這要是發現的晚了,才最難辦。

  陳凡問爺爺,“爺爺,你說的是棺材裡頭的東西嗎?”

  陳光鬥給陳凡夾了個個雞腿,說,“吃你的飯,大人的事兒小孩兒別打聽。”

  陳凡一臉的不開心,說,“我也不小了,懂事了,為啥啥事兒都瞞著我呢!”

  陳光鬥又笑了,說,“你真想知道?好!那爺爺就告訴你!”

  然後陳光鬥坐在一邊,把煙袋點了。

  他跟陳凡說,那個東西,叫白鬼,是女人肚子裡的孩子化成的。

  女人難產死了,一屍兩命。

  倆人一起裝在棺材裡,母親死了。它活了。它變成僵屍了。

  陳光鬥還說,別看現在長得跟個小毛猴子似的,等它長成了,就不是這個樣子了,到時候,方圓百里的一片地方,都得遭殃,那時候連爺爺他自己都不知道應該怎麼處理它了。

  陳凡一臉懷疑地看著他,說別唬小孩兒了,它那麼大點兒的東西,還能殺人是咋的?

  陳光鬥就搖搖頭,不說話了。

  吃完晚飯,回屋裡躺著,只等過了九點,天黑了,快睡覺了,陳凡才偷偷摸摸地起來找到了那愛嚼舌根子的老頭兒的家裡。

  老頭子早早睡了

,跟他媳婦一起。

  站在院子裡就能聽見老頭子的呼嚕聲。

  那時天熱,晚上開著窗,看他們把門鎖了,陳凡就脫了鞋子偷偷摸摸地從窗戶爬進去。

  躡手躡腳地蹲在老頭兒的枕頭邊兒上,屋子裡點著蚊香,陳凡撩開被子,把死貓塞到他懷裡。

  老頭兒一個翻身,竟把那死貓抱住了,不知道是不是做了什麼不能描寫的夢,他還咧著那缺牙的嘴美滋滋地親了一口。

  看他摟著那玩意親熱得要命,怕是要給貓屍的臭味兒熏醒,陳凡趕緊從窗戶上下來,一溜煙似的跑了。

  剛跑到外面,屋兒裡頭便傳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怪叫。

  “啊——啊——啊!!!”

  猛回頭一齜牙,陳凡攥著拳頭做了個“yeah”的手勢,他平素裡最特麼討厭這種為老不尊的王八蛋了!該啊!愛嚼舌根子的老頭子,嚇死你才好呢!

  怕給人看見,他趕緊往回跑。

  到家門口頓覺尿意上湧,剛幹完壞事兒的陳凡就拿著電筒去廁所了,尋思著現在不怎麼困,練功還不到時候,閑著也是閑著不如看看書長長見識。

  從頂棚的角落裡把那本書找出來,一不小心,又看到跟書一起藏著的那塊沒怎麼用上的姨媽巾。

  陳凡挺嫌棄這玩意的,當時想扔了,又覺得扔在廁所容易讓人誤會,尋思尋思,就順手揣在兜兒準備找個地方處理了。

  陳凡翻著書,想看看是不是白天時哪裡做得不對。

  可仔細翻看著那段關於屍泥的論述,也沒發現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陳凡在想,為什麼老子沒看到小姐姐呢?

  難道是棺材裡的小毛猴子成了精,影響了屍泥的效果?

  那也不對啊,要是屍泥沒效果,那王二蛋的臉是怎麼一回事?

  帶著疑惑往後翻,無意中在一張畫著臉譜的頁面上看到一個額頭有方塊的圖。

  這玩意跟陳凡要找的東西沒什麼關係,卻讓陳凡想起了王二蛋的樣子!

  陳凡心說,誒?想什麼來什麼?合著這張臉還有什麼玄機啊!

  循著圖譜找到旁邊的一串文字,上面寫著這樣一段話:“眼窩深陷,額有方痕,唇齒黝黑,口內無光而如炭墨者,凶星臨位。白目無瞳,身無血色,晝望而形如鬼魅者,有凶鬼纏身,當日有難。”

  啥意思?

  “凶星臨位,當日有難。”

  “嘶!”

  倒吸一口冷氣,陳凡驚出一身冷汗!

  “當日有難!”

  “今天?”

  這意思是說,有王二蛋那種面向的人是被鬼纏上了,離死不遠了?!

  我的天,可別這樣啊!

  陳凡心想,雖然那貨又饞又懶又不要臉,可王二蛋打小跟自己一起長大,那是他最好的哥們兒啊!

  他要是不明不白地就此死了,以後誰陪自己一起摸魚打鳥兒去?

  不行不行,趁著沒出事兒我得給他提個醒兒去!

  心裡頭想著,陳凡也顧不得去看那未過門兒的小姐姐了。

  他以最快的速度把書藏好,提著褲子趕緊往王二蛋的家裡跑。

  前半夜,天已經差不多黑了,跑到半路正看見前面有個人影,陳凡嚇了一跳,以為遇見鬼了,走到跟前才發現,原來不是鬼,是王二蛋他媽正扛著鋤頭往果園走。

  陳凡跑過去,“大娘,大娘,這麼晚了你們還在這兒啊?二蛋在家嗎?”

  王大娘扛著鋤頭,“啊,小凡啊!我當誰呢!二蛋沒在家,出去了!隔壁村兒不是有人放電影嗎,二蛋跟他姐一起看電影去了!還沒回來呢!咋的你找他有事兒啊?”

  陳凡當時也單純,沒多尋思,只應付了一句就轉身往隔壁村跑。

  到地方的時候,確實有放電影的,外面拉著大幕,十裡八鄉地來了很多人。

  都坐在地上看,一邊嗑著瓜子兒一邊小聲議論。

  陳凡找來找去找了半天,沒看到王二蛋和他姐姐,後來找了幾個熟人一打聽,都說沒看見她倆。

  陳凡一尋思,完了,自己又犯傻了,她倆看雞毛電影啊?這是借著看電影的說法跑外面打玩兒呢吧!

  誒呀臥槽,跑那麼遠!

  心裡頭想著,陳凡又一溜煙似的跑了回去。

  她倆的根據地陳凡早就摸清楚了,陳凡估摸著他們最可能去的就是果園的排水溝,那地方消停,除了他們幾個故意看風景的以外,也沒人去!

  可到地方一看,那兒根本就沒人。

  陳凡心說不對啊,咋不在這兒呢,後來一尋思,明白了,這肯定是上回嚇唬他,把自己給暴露了!

  說不定這倆人偷偷摸摸地換了根據地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