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鬼術大宗師

第一卷我的女鬼姐姐 第二十三章路邊撲出來的僵屍

書名:鬼術大宗師 作者:黎照臨 本章字數:3100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2:40


  他媳婦臉煞白,說“壞了,長根找你去了!我叫他去找你回家吃飯呢,合著你倆沒遇上他啊!”

  馬大發大驚失色,扯出兩件衣服就往回跑。等他跑到林子裡,就看見那大樹已經倒了,樹底下,自己的衣服給壓著,除了衣服以外,還有好大一灘血!

  馬大發立即明白過來,他噗通一下坐在地上,心說,完了完了,這肯定是長根看到自己的衣服扔在樹根底下,過來撿,卻沒想剛走出沒幾步讓這樹精當成是自己,給一下砸到了!

  他過了大半輩子就這一個兒子。

  家裡沒別人了。

  可是,一個小孩兒給這麼大的大叔砸了,還能跑哪兒去呢?心裡頭想著,馬長根就跟瘋了似的到處找。

  村兒裡的人聽說了,也過來跟著找。

  可幾十號人在林子裡找了一個多星期,就是找不到長根的影子,後來,大家都死心了,覺得長根這命肯定是沒了,可馬大發不信,他天天去天天去,到最後,瘋了,沒事兒就往林子裡鑽,誰也拉不住!

  這不,最後一次看見他,已經是差不多兩個月前的事情了,打那次進山,就再也沒有他的消息,大家都以為馬大發死在山裡了,卻不想,突然間馬大發出現了!

  要說老屯子裡的人還是有感情的,聽這事兒以後,都趕過去看!

  到地方的時候正看見一輛墨綠色的越野車停在村前的小道兒上,幾個村民正拿著鐵鍬鎬頭要說法!為首的一個不是別人,正是馬大發的媳婦。

  那女人瘋了似的抓著車門,又踢又打,車裡面一個大姐姐,正無比驚恐地看著外面,看那神情,倒像極了受害者!

  “怎麼個意思?”拉了一個村兒裡的老哥們兒,陳光鬥一臉詫異地看著他。

  那人指著那越野車,沒好氣地說,“嗨!這你還看不出來嗎?那小娘們把人撞了!把馬大發撞死了!我們要她下來給說法,她躲車上不出來了!陳大哥!你說說,你說這事兒怎麼辦吧!村長說事情調查清楚了不讓砸車,可我特麼地咽不下這口氣!她城裡人多什麼!城裡人就能隨隨便便撞死人了!?”

  “你等會兒,先問清楚咯。”陳光鬥說著,拍拍手示意大家安靜一下,陳光鬥在村子裡頗有威望,大家見了,一齊閃開,唯獨馬大發他媳婦還拽著車門不放。

  陳光鬥過去安慰了她幾句,說,“弟妹,你聽我一句,有事兒說事兒,咱們先把事情問清楚了。”

  女人嚎啕大哭,“陳大哥,你得替我們做主啊!”

  “會的,會的。”陳光鬥說著,敲敲車窗示意女孩兒下來,女孩兒把車窗降下來,嘴唇煞白,正給誰打電話。

  陳凡背著書包看熱鬧,打眼一看,來人二十出頭兒,戴著個棒球帽,高鼻樑大眼睛,畫著淡妝,一看就是城裡來的大姐姐,而且,還是一個長相靚麗的大姐姐!

  她穿著緊身的牛仔褲,白色的腰帶,白色的白t恤衫,t恤衫胸口紋著很多字母。

  “誒!陳凡!”正看得在意,後背上給人拍了一下,陳凡轉回頭看一眼,正看見三德子齜著個大牙在那兒笑:“看看看,往哪兒看呢啊!”

  “我愛看哪兒看哪兒,關你屁事兒!”

  “我不是勸你一句嗎?誒誒誒,別看了,人家是城裡來的,你眼饞也沒用!”

  “你怎麼知道?”

  “切。”三德子說著,歪著嘴往前一努,“這妞兒我見過,上個月我二叔帶他來的,當時,就住我們家!”

  陳凡瞪大眼睛做羡慕狀,“真的假的?”

  “那騙你幹啥?就住我們對面。”三德子說著,抱著肩膀更加得意,“如果沒記錯,這女孩兒叫李婷,是個記者!”

  陳凡愣了一下,“作家?作家跑你們家來幹什麼?”

  “誰知道呢,說是要體驗生活,具體怎麼個情況,我也不清楚,聽他們的意思,好像,人家這次來,特意來找你爺爺的,說是要給你爺爺做個專訪,這不,人還沒到,出事兒了。哢嚓一下,把馬大發壓死了!我看派出所的人馬上要來了,這回這採訪的事兒,怕是要泡湯了。”

  咧著嘴一臉的不相信,陳凡看看他,又看看那正跟陳光鬥在一邊比比劃

劃的的女人,“不是,馬大發真的給她壓死了?”

  “是啊,屍體就在旁邊兒放著呢,看那白被單兒沒?用門板抬著的那個就是。”

  “我看看去。”

  顛兒顛兒地跑過去,將被單撩起來,第一看到的不是瘋瘋癲癲的馬大發,陳凡看到的是一個滿身都是蛆蟲的乾屍!

  陳凡媽呀一聲坐在地上,心裡頭咚咚咚地跳個不停,陳光鬥見陳凡神情緊張,趕忙跑了過來,陳凡指著被單底下哆哆嗦嗦地喊道:“爺爺,你看,你看那屍體!”

  “沒事兒的,別怕。”陳光鬥說著,將被單蓋在馬大發的臉上,又異常淡定地站起身來。

  他擺擺手對大家說,“鄉親們,別聚在這兒了,一會兒派出所的同志就會過來,這事兒怎麼弄,派出所的人自然會有說法,你們先回去,留村書記和我在這兒,行嗎?”

  眾人面面相覷,遲遲不肯離開,研究一下,還是留下兩個同村的大叔等著處理,馬大發的媳婦激動得厲害,又哭又鬧,沒一會兒就昏過去了,陳光鬥叫人把她抬走,又跟匆匆趕來的老書記支會了幾句,老書記面露驚駭之色,“真的?”

  “恩。”陳光鬥說著,走到屍體旁邊把屍體撩了起來,又撩開被單讓眾人看。

  此時,馬大發已經蓬頭垢面沒個人樣,他眼窩深陷,皮膚青黑,看皮膚看起來像是寒冬臘月給凍壞了死豬一樣,他瞪著眼睛,張著嘴,眼睛是通紅通紅的,瞳孔縮得很小,那長大一個誇張角度的嘴巴裡,得有半指長的獠牙根根外露!

  陳光鬥掐著馬大發的嘴巴,讓眾人往裡頭看,陳凡蹲在人群後頭也看得真真的,原來,馬大發的嘴巴裡,還有另一排牙齒!

  馬大發的尖牙是從原來的牙齒上長出來的,裡面的牙齒還在,嘴巴卻給後生的尖牙拱了出來!

  “陳大哥,照你這意思,大發已經死了很久了?”

  “恩。”陳光鬥說著,走到另一側,將被單一撩。

  陳光鬥指著那斷肢處的脊骨看著眾人,“看見沒有?”

  眾人面面相覷,一張張老臉上,齊齊地顯出驚駭之色:“那咋辦啊?”

  “先別管別的,燒了再說!”

  一群人跑去找樹枝汽油準備點火,那開車的大姐姐卻突然跑了過來,趁著大家不注意,她拿出一個很大大相機,對著那屍體哢嚓哢嚓地拍起照片來!

  陳凡給嚇了一跳,像看怪物似的看著她,陳凡心說,這玩意如此嚇人,尋常女人見了早嚇得啊啊大叫了,可這妞兒不單不跑,反倒是對這一臉猙獰的乾屍來了十二分的興趣!

  這是幹毛線啊!?

  她哪兒來的?

  心裡頭想著,陳凡看看遠遠看熱鬧的三德子,三德子膽子很小,又愛湊熱鬧,沒什麼膽子湊近了的他跟自己一樣,遠遠地瞅著。

  見陳凡看他,三德子嘿嘿嘿地傻笑起來,這時候,那女孩兒似乎發現了他倆,微微一怔之後,她抿著嘴笑了起來。

  那笑容,青春活潑,又帶著幾分驕傲,陳凡生下來就對長相出眾的大姐姐有天然的好感,一看一下,心念大動。

  她走過來,摸摸三德子的腦袋,三德子齜牙笑著,還露出一個略顯羞澀的笑容來。

  那表情真是難見,看得陳凡一愣一愣的,正在此時,她轉頭看陳凡,“誒!小鬼,你叫什麼名字啊?”

  陳凡紅著臉,卻不想輸了陣勢,“我叫陳凡。”

  三德子趕忙插嘴,“姐,他就陳光鬥的孫子!”

  “啊!”做恍然大悟狀,那大姐姐一臉好奇地盯著陳凡。

  給她盯得臉紅,陳凡趕緊後退兩步。

  她好像挺意外陳凡的表現,微微一怔之後,伸出小手,“小樣兒吧,還挺害羞!我叫李婷,是報社的記者,未來的幾天可能要住在你們這裡,這段時間有事要麻煩你們了,多關照哦。”

  握著那纖細的小手,軟軟的,肉肉的,陳凡竟有些捨不得就此放開,“你是記者?記者來這裡做什麼啊?”

  “怎麼說呢。”女孩兒說著,歪著腦袋想了想,“說多了你也不懂,你就當,我是來搜集故事的吧!鄉土民情,真人真事!只要是有意思好玩兒的,你都可以過來講給我!”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