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春野小神醫

第一卷:桔子紅了 第一章:村裡最後一個男人

書名:春野小神醫 作者:胖子小蠻腰 本章字數:3440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2:25


  美人溝村是閩南省西北部的一個偏遠小山村,因為盛產美女而出名。原本安靜的村子,這幾天卻非常熱鬧。因為這幾天是採摘蜜桔的日子,村外很早就來了大卡車,上門收購。

  林大寶擔著兩筐桔子,一步一晃朝村頭楊翠花家走去。楊翠花是村裡寡婦,每年收桔子的黑心張總是借住在她家。村裡頭早就有傳言,說黑心張是楊翠花的姘頭,兩人早有一腿。

  楊翠花的長相身段可真不賴,皮膚白皙,雖然三十好幾了,但是看著就跟二十多歲的少婦沒啥區別。特別是胸口沉甸甸的,就跟塞了兩個大面饅頭似的。村裡的那些大老爺們,一提起楊翠花都是兩眼放光的。林大寶一想到楊翠花被老色鬼黑心張壓在身下的情景,心裡就酸溜溜的特別不是滋味。

  楊翠花家就在村口,林大寶沒兩分鐘就走到了。剛剛走進院子,林大寶就聽到屋子裡傳來楊翠花緊張的聲音:“張哥你別這樣,院門還開著呢。”

  黑心張猴急的聲音傳來:“放心,這個時間沒人來的!你從了我,明天我就帶你去縣裡打一個金鐲子。”

  接著就是一陣衣服被撕破的聲音。

  林大寶頓時豎起了耳朵,小心翼翼地溜到了臥室窗戶邊上。透過窗戶縫隙,林大寶看到楊翠花被黑心張壓在沙發上。她身上被脫得就剩一件內衣,胸前白花花的團子就跟大饅頭似的,有大半個暴露在眼前。兩條大腿張開亂蹬,頂在黑心張腰間。黑心張正在手忙腳亂地伸手去解楊翠花的內衣,可是越急越解不開。白花花的身子春光乍現,偏偏關鍵部位被擋住了。

  林大寶忍不住吞了口口水,褲襠裡頓時就支起了小帳篷。他看著黑心張笨手笨腳的樣子,恨不得上前幫忙。林大寶幾年前不小心撞見過楊翠花洗澡,她白嫩豐腴的身體至今深深烙印在林大寶腦海中。每到夜深人靜的時候,林大寶就會聯想到她。

  今天見到這種場景,林大寶心裡覺得特別不舒服。黑心張這頭老公豬,占著有點錢不知道糟蹋了多少女人了。

  “張哥,我這幾天身體不舒服。下次吧,下次我一定從了你!”

  楊翠花突然泥鰍似的從黑心張身下鑽了出來,對他賠笑道。她隨手拿了件衣服蓋住胸口,可是下身兩條大白腿還是光溜溜的露著。修長的大腿比例完美,就跟城裡的模特似的。

  林大寶全身的血液都要沸騰了。這麼多年過去了,楊翠花的身材真是一點兒都沒變,甚至還更有女人味了。

  “不行!老子今天必須要上了你!這幾年給你送了多少東西了,可是一次都沒讓我上手!”

  黑心張憤怒地吼了一聲,一個箭步就抓到了楊翠花,然後把她重重地扔在床上。他拉住楊翠花的內衣猛拽,兩隻白花花的大白兔顫顫巍巍的,隨時都要掙脫出來。

  “你住手啊!我要叫人了!”

  楊翠花掙扎著大叫了起來。

  黑心張猙獰笑道:“你叫吧!你們美人溝村沒男人,我看誰敢管我的事情!”

  林大寶在外面偷看,見到楊翠花臉上流下兩行清淚,頓時也熄滅了他心中的欲火。但是黑心張身材五大三粗,自己並不是對手。林大寶咬牙切齒想了想,馬上退到院門口,扯開嗓子喊道:“翠花嫂子,你在家嗎?我來賣桔子了。”

  話音剛落,林大寶就注意到臥室裡傳來“咕咚”一聲聲音。好一會兒,黑心張才捂著烏青的額頭走出門來。他面色不善地瞥了眼林大寶,問道:“你來賣桔子?”

  “張叔,這些是我家的桔子,你看給個什麼價?”

  林大寶將兩筐桔子放在地上,客氣地陪笑道。他余光掃到楊翠花還在臥室中,於是喊道:“翠花嬸子,我媽讓你過去耍呢。”

  “好的,我馬上去。”

  楊翠花已經換了一身衣服。她眼眶通紅,對林大寶感激地笑了笑,快步離開家。

  張光明咬牙切齒地望著楊翠花離開的背影,隨口道:“你們家的桔子個頭太小,不收。”

  “這些桔子個個都有拳頭大小。張叔你要不要再看看?”

  林大寶一聽就急了,連忙從筐裡拿出一個桔子遞給張光明。這個桔子通體金黃,比拳頭還大。掰開之後皮薄肉多,果汁飽滿。

  張光明不耐煩地擺擺手:“再大我也不要。你爹不是有能耐嗎,你讓他從床上爬起來,自己賣去。”

  說著,張光明趾高氣揚就轉身進了屋子。

  張光明的話,就跟刀戳心窩子似的。張光明擺明是在刻意針對他們家。去年林大寶他爹林阿六,也做過幾天水果生意,但是剛開張就被黑心張攪黃了。後來林阿六在縣裡出了車禍,至今癱瘓在

床。林大寶從心裡一直懷疑,那次車禍跟黑心張肯定脫不了干係。如果不是因為林阿六急等著錢買藥,林大寶寧可多走幾步路把桔子運到城裡去賣。

  林大寶賠笑道:“張叔,我爸的藥吃完了。但是現在家裡一點余錢都沒有,要不你幫個忙把這些桔子收了吧。”

  黑心張回頭惡狠狠罵道:“沒錢買藥關我什麼事!爺倆一個慫樣,盡壞我的好事。真是晦氣!”

  說著黑心張把門重重一關,不再搭理林大寶。

  林大寶無奈,只好擔著桔子往回走去。剛剛走到村口,身後一個幽幽的聲音響了起來:“大寶。”

  林大寶回頭一看,見到楊翠花孤零零在不遠處的槐樹下。月光拉長她的身影,顯得十分落寞。林大寶心中頓生憐惜,連忙上前問道:“翠花嫂子,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裡?”

  “我在這裡等你,跟你說聲謝謝。”

  楊翠花欲言又止。

  林大寶故作不解:“翠花嫂子你為啥謝我?”

  楊翠花咬了咬嘴唇,幽幽道:“剛剛要不是你躲在窗外喊一聲,我就被黑心張欺負了。”

  林大寶頓時臉就紅了,沒想到楊翠花剛剛早已發現自己躲在窗外偷看了。但是她剛剛為什麼不叫呢,難道也對自己有意思?

  想到這裡,林大寶頓時覺得下身火熱起來。他偷眼瞄了眼楊翠花,發現她襯衫領口竟然敞開著。估計她是剛剛出門太急,所以急急忙忙沒穿好。襯衫領口中,一團雪白若隱若現,神秘的溝壑如同磁鐵般緊緊吸住了林大寶的目光。

  楊翠花見狀,連忙一跺腳捂住胸口,嗔怪道:“大寶你眼睛往哪看呢。小小年紀就不學好。”

  林大寶只好收回目光,笑道:“翠花嫂子,主要是怪你太迷人了。難怪剛剛黑心張也沒忍住。”

  話一出口,楊翠花的臉色就變了。她左右看了一眼,壓低聲音對林大寶央求道:“大寶,今天的事情你千萬別跟別人說好嗎?其實我身子是清清白白的,沒讓黑心張占了便宜。”

  林大寶回想到之前楊翠花的反抗,就明白兩人的關係並不像外面人傳聞的那樣有一腿。不過林大寶還是不解問道:“村裡人都說你倆不乾淨。翠花嫂子你咋不把黑心張趕走?”

  楊翠花歎了口氣:“我也知道黑心張沒安好心。可是嫂子還欠著他一大筆錢呢,只能讓他住家裡。”

  林大寶這才明白過來。楊翠花丈夫幾年前因病死了,留給楊翠花一屁股的債。楊翠花現在孤零零的一個人,估計都被這些債壓得喘不過氣了。

  林大寶心中憐惜,雖然有心幫忙,可是自己家裡也是窮得叮噹響。其實不僅僅是林大寶家,美人溝村在閩南省都是有名的貧困村。從林大寶記事以來,村裡幾乎都沒人蓋過新房子。

  從地域位置來說,美人溝村地處閩南省西北,背靠山區,面朝大江,條件非常好。聽說二十年前,美人溝村是遠近聞名的萬元村。但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這二十年就迅速衰敗了。

  更加邪門的是,這二十年來,美人溝村出生的小孩全部都是女嬰,連一個男娃都沒有。甚至連村裡成年男人,都是病的病,跑的跑,沒剩幾個了。外村人經常在暗地裡說美人溝村壞了風水,所以才會絕後。

  在農村,沒有男人就沒有勞動力,經濟更加發展不起來。黑心張也就是仗著美人溝村沒男人,所以才會這麼囂張。

  而林大寶,就是美人溝村出生的最後一個男嬰。

  楊翠花看出了林大寶心中的窘迫,輕聲笑道:“大寶你別想太多。你只要替嫂子保守秘密,嫂子就很開心了。”

  林大寶點點頭:“等我以後賺了大錢,一定幫你好好教訓黑心張。”

  “哼!我就知道你小子剛剛故意壞我好事!我倒要看看你怎麼教訓我!”

  正在這時,兩人身後響起了一個憤怒的聲音。回頭一看,黑心張從黑暗走出來,臉色猙獰地盯著兩人。

  他手裡拿著一根棍子,指著楊翠花罵道:“賤人!竟然敢耍老子!我給你兩條路,一是馬上還錢,二是讓老子好好爽一把!”

  “你做夢!”

  楊翠花望了眼旁邊的林大寶,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對黑心張罵道。

  “賤人!”

  黑心張舉起手中的棍子,就朝楊翠花狠狠打去。

  “小心!”

  林大寶見狀重重向黑心張撞去。沒料到黑心張手中棍子軌跡一變,竟然重重砸在林大寶的額頭上。與此同時,他一腳踹在林大寶小腹上,林大寶整個人往後倒去,腦袋磕在村頭那塊石碑上。

  “嗡!”

  林大寶只覺得一道金光出現,接著昏倒不省人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