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九黎至尊

正文 第8章大家都是演員

書名:九黎至尊 作者:零肆三貳 本章字數:3529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2:11


  想到這裡,金顏隨即提氣大喝道:

  “可今日!我的這個好侄兒居然叫人打碎了護院隊長劉全親侄兒的下顎。”

  “想必大家都知道劉全的修為,我就不多說了,他可是我金家未來的先天高手,不過三十五歲的年紀,來日甚至有希望突破至靈境,感悟天地法相虛影。”

  “雪中送炭,不如錦上添花,否則桃子熟了,想摘的人多了去了,我金家還有什麼優勢可言?”

  “今日之事,如果沒有一個妥當的說法,護衛隊長劉全勢必不肯善罷甘休,屆時因為此事激走了他,是我金家莫大的損失。”

  “再則巨人天地法相虛影的出現,目前來看醒覺者十有八九是在其他三家人手中,這意味著什麼,想必大家心裡應該是清楚的。”

  “而金剛雖然醒覺了我金氏的血脈法相虛影,但其被青龍郡的大人以“培養”名義帶走!終究是遠水解不了近渴。”

  “內憂外患,我金家即將風雨飄零,決不可再有半點馬虎!所以,我以金家家主的名義發出家主令,廢除金氏家族嫡系大少爺的決定,這個位置暫時懸空,待他有所悔改後……再做定奪!”

  說道激情之處,金顏不禁紅了眼睛,在場的眾人好似看到了一個親叔叔,為了金家的未來,忍痛廢掉侄兒的畫面。

  一時間,家主在他們心中的形象再次升高。

  啪!啪!啪!啪!啪!

  一連串的掌聲不知從哪裡傳來,大家恍然,熱烈的掌聲送給精彩表……

  不!慷慨激昂的家主!

  哎!

  金顏擦去眼角的淚水,擺了擺手,示意大家停下。

  大廳頃刻間便安靜下來,可有一道掌聲卻是遲遲沒有停下,依舊在啪啪啪拍個不停,這在寂靜的大廳中顯得尤為刺耳。

  金顏不禁皺眉望去,一驚之下,他不禁站起了身子。

  一道千百次出現在他腦海的身影出現在他眼前,他的存在猶如如鯁在喉,只要金顏一天不拔掉它,他的兒子便無法上位。

  不過此刻這個廢物雙眼睛精光四射,背部靠在議事大廳的門框上,一臉微笑的望著他,不停的拍著手。

  雖然笑著,但這個廢物雙眼中閃過的一絲冷意隱隱的讓他心中略有不安,不過僅僅一瞬間,金顏便將這個想法毀滅在腦海當中。

  隨即眉頭一皺,他不禁有些疑惑,這個廢物什麼時候到的?

  難道是我剛剛入戲太深,沒有察覺他的到來?

  對的!一定是這樣的。

  看到那個廢物依舊在鼓掌,大廳內的一干人等不禁有些感到怪異。

  “孽子,家主和一干長老們的議事會議,豈容你在此放肆?這讓金家的臉面放在何處?”

  “這讓家主的臉面放在何處?”

  說話的是一名外姓長老,名喚張仁,他是金家家主金顏的鐵杆擁護者,看到家主不便出言,他理應出面替家主分憂。

  此言一出,金顏的眼中不禁閃過一絲笑意,這個張仁還是明白事理的。

  可金玉棟並沒答張仁的話,甚至連看都沒有看他一眼。

  “二叔,巧了,侄兒今日來同樣是有一件天大的冤屈事,邀請家族主持公道,那便大家一起議一……”

  “大膽!雖然你是家主的侄兒,可此刻是家族的長老議會,你怎能以親人稱謂來稱呼家主?”

  “這不只是對家主的大不敬,更加置金氏家族的家法於不顧。”

  張仁看到往日卑躬屈膝的廢物居然敢對他的話恍若未聞,心下不禁大怒,可他自持身份,如果發難,卻是難免有些以大欺小之嫌。

  可這小子終歸是太年輕了,居然敢如此稱呼家主,一時間他再次跳出來,大聲呵斥。

  然後又朝著金顏的方向拜了一下:

  “家主,大少爺沒規沒矩,太不像話,張某知道家主仁慈,念在血脈之情,從不與他計較,且不說咱們之前的議事。”

  “誠如此刻,大少爺大鬧家族長老會議,縱是放在尋常的小家族中,即便他是嫡系長子長孫,也不能輕饒,再加上他過往的種種,不嚴懲他,簡直是人神共憤。”

  “人神共憤啊!!!家主!”

  “如果家主繼續偏袒于大少爺,那麼張某便辭去金家長老之位,出去做一個逍遙散人,也好在有一天,金家被這小子破敗的除名於四大家族!”

  說著,張仁斜著眼睛眯了金玉棟一眼,冷哼一聲!

  這番話說的金顏簡直是不能夠再爽,從前沒發現,這張仁的口才可以啊!

  連打帶扣的,有些罪名他都不好意思隨便給人加上去。

  滿心歡喜的金顏,連連擺手,故作鎮定道:“張長老何處此言,辭位之說不可再提。”

  倆人就當著金家一干長老的面兒,好是一番相互推辭,正在金顏實

在“勉為其難”的要表態時,那個懶散的聲音又出現了。

  “金家的家事什麼時候連外姓長老也可以干預了?你是要幹什麼?挑撥家主與嫡長子的關係?”

  “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挑唆家主廢嫡立庶,妄想指染從龍之功,搞不好下一步便要聯合其他外姓長老謀我金氏這份家產不成?”

  此話一出,在一干長老中引起軒然大波,一個頭腦清晰的外姓長老蹭的一下跳了出來,站到金玉棟身邊,躬身到:

  “大少爺言重了,趙某在金氏近三十載,侍奉兩代家主,某家絕無此意,一心一意為了金氏,只跟隨金氏家族的腳步,而不是某個人的身後。”

  其他十幾名外姓長老見到趙長老的作為,一時間都明白過來怎麼回事兒,紛紛跑到大少爺身前,言辭犀利的開始表忠心。

  “嗯嗯!看來我金氏一脈,大部分的外姓長老還是對金家忠心耿耿的,那麼如果張仁長老想要舉旗造反的話,便只能勾結我金氏內院長老了!”

  金玉棟一臉嬉笑的看著一干內院金氏本族長老,意味深長的道。

  一干老傢伙都活了大半輩子,怎麼能不明白眼前這個小傢伙的意思,如同外姓長老一般,他們紛紛站在了金玉棟身邊。

  就算是剛剛被迫出來表忠心的外姓長老,有一部分也是金顏的人,可大少爺此舉扣的帽子實在太大了,家奴干政,這是秦皇大陸最為嚴苛的條款。

  且不說金顏還沒有完全掌控金家,即便是完全掌控了,他們也不敢輕易在這種事情上表態。

  一個搞不好可是要家破人亡的啊!

  “呦呦呦!”

  “看來是我多心了,原來這種事只有張仁長老一個人提出來,一干長老都是金家堅定的擁護者,那麼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想張仁長老想要成事,就只能拉攏我二叔了!”

  噗!

  此話一出口,滿面鐵青的張仁喉嚨一甜,硬生生的被氣的吐了一口血。

  這特麼怎麼就變成我要造反啦?我成什麼事啊?

  張仁此刻心中萬匹寶馬奔騰而過,早在一干外姓長老躲開他的時候,他的臉已經漲成了深紅色,內院長老站出去時,這臉色由深紅色變成了紫紅色。

  此刻,看著家主慢慢抬起的腳,他這口憋了半天的血終究是忍不住了。

  簡直是不吐不快!不吐不快啊!!!

  “呦呵!這是什麼功法?張長老莫非還有造血之功?想吐就有?”

  “黃毛小兒!你欺人太甚!”忍無可忍的張仁猛的上前一步。

  “大膽!”金顏一改和氣生財的笑容,怒目相瞪:“張仁,你想幹什麼?難不成還想對我金家嫡系血脈動手不成?”

  “放肆!”

  “家……”

  “放肆!!!我金家的規矩難道不在了?家主說話何曾有你插嘴的時候?”金顏“勃然大怒”道。

  沒辦法……他不能不表態,不知道這小子跟誰學的話,廢嫡立庶這種新鮮詞兒都冒了出來。

  想到這裡,金顏不禁有些惱怒,暗怪自己多做主張,將金家的元老都請了出來,如今正坐在隔壁。

  此刻這些元老都看到了那廢物的表現……

  自從他當上了金家的家主,已經很久沒有像現在這樣狼狽了。

  “哎!看來我誤會二叔了,這廢嫡立庶全然是張仁長老一人的想法,二叔苦心維繫的是金家的團結和穩定,不過在我看來,二叔過於穩健了。”

  “張仁長老雖然貴為我金家外姓長老,可為了他區區一個小人物,二叔作為現任的“代家主”竟然做出如此妥協和讓步,這也是讓他滋生野心的源頭之一啊!”

  殺人誅心,金玉棟表情誇張,搖頭歎息,那副樣子好似長輩正在教育晚輩,看的金顏血氣湧動,藏在袖子內的一雙拳頭,攥緊了鬆開,鬆開了又攥緊。

  我特麼怎麼就妥協和讓步了?啊?

  “張仁長老,擅自干涉金氏家族嫡長之事,但念在其並未造成嚴重後果,固免去處罰,從今日起,逐出金家,永不啟用。”

  金顏極力的控制著,他知道現在不是發怒的時候,可一想到這麼做的後果……

  他終究是亂了心境,最後幾個字幾乎是咬著牙說出來的,所有人都能夠感受到他的怒意。

  將張仁趕出金家,雖然損失嚴重,但並未傷筋動骨,這都是小事情。

  但金顏看重的是一干追隨者的心,今日當著一干追隨者面前,他金顏保不住一個忠心耿耿追隨他的人,這會讓其他人怎麼想?

  可眼前這個廢物好似有高人附體一般,說話條理清晰,抓住了張仁話語間的漏洞,扛著道義的大旗,一步一個坑,等到他反應過來時,已然陷在坑裡無法自拔。

  這讓他無比憋屈,之前的那番演講此刻已經變成了笑話。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