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女船王

揚名立萬 0001拐賣

書名:女船王 作者:桂媛 本章字數:2198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3:00


  天氣晴好的時候,海面很平靜,遙遙望去,像巨大溫潤的藍寶石,剔透純淨,天地連成一片,幕天席地的藍色,裹挾著清涼的海風,絲絲滑過發梢。

  流光躺在船頭甲板上,眯著眼看著遠處的天空。陽光熱烈,灑落一片碎金,仿佛寶石上的光芒,熠熠生輝。幾隻鷗鳥盤旋在天際,雪白的身影劃過天際,淒厲地鳴叫,似乎想要叫醒沉醉其中的人們。

  一切都和那天相似,天空也是這樣藍,純淨得不含一絲雜質,海風清涼,鷗鳥鳴叫,一艘來自遠方的商船緩緩駛進船塢。

  那時她還叫顧綺玉,是福建都指揮使司顧長盛的掌上明珠,顧長盛膝下無子,只有三個女兒,顧綺玉年歲最小,最得疼愛。顧綺玉幼時常做男裝打扮,跟在父親身後出入衛軍所,顧長盛見她如此,倒有心將她當兒子來養,不教她讀《女則》、《女訓》,亦不教針織女工,只把自己日常讀的書教她,又教她些拳腳功夫,只當是彌補膝下遺憾。

  綺玉的母親王淑儀對此頗有微詞,她出生名門,自幼庭訓嚴瑾,對自己的兩個女兒教育嚴格,笑不露齒,行如蓮步,偏偏小女兒如此乖張,實在沒有閨秀的樣子,很是不滿,“你若這樣縱她,以後她怎麼嫁的出去?再過兩年就及笄了,還是沒個小姐樣子。”

  “不妨事,我顧長盛的女兒還怕沒人要?再說綺玉本身就不愛那些針織繡工,何苦逼她?”顧長盛笑道,指著正在舞劍的綺玉,面有得色,“瞧瞧,練得有些樣子了。”

  “就算練得再好,又能怎麼樣?女孩子家家的,難道跟你去做水軍?”王淑儀嗔怪道,“到底是女孩子家,心氣再高,還是要嫁人的。這拳腳功夫練好了,人家只怕不敢上門提親。”

  陽光燦如軟帛,軟軟遮住了紫藤花架,紫色的花朵籠蓋著花架,似一頂花冠,淡淡的馨香溢滿院落,每一寸都浸透著甜美。綺玉梳著垂髫,周身碧青綢衫,在花架下賣力舞劍,似一株劍蘭,傲然挺立在春光下,一招一式極為認真。

  綺玉聽到父母的話,收回劍式,揚起臉對母親道:“綺玉不願嫁人。”小小的臉滿是嚴肅神情,似個小大人一般。

  “瞧瞧你把她慣成什麼樣子了?”王淑儀跺腳微嗔,“紅口白牙說起嫁人,倒一點也不臉紅。”

  顧長盛不以為意,問綺玉:“你不願嫁人,要幹什麼?”

  “我以後要揚帆在大海之上,做船王!”她舉劍而立,神色肅穆,眉眼間的堅毅透著幾分英氣。顧長盛喜上眉梢,對夫人道:“到底是我的女兒,有志氣!”

  那時,不過以為是一句玩笑話,連母親都不以為意,只歎綺玉生錯了身子,若是個男子倒可以接顧長盛的班。

  那時的日子是何等美好,美好得像薄絹一般,輕輕一撕就破了。

  福州港,是大明王朝重要的港口之一,市舶司從泉州移置福州後,福州港從此作為朝廷與周邊國家互市的港口。鄭國公下西

洋時,舟師累駐福州長樂和五虎一帶“伺風放洋”。自此,大明王朝與琉球通商,朝廷冊使封舟多由此地往返。

  福州港每日來往商船眾多,貨殖甚多,港市熱鬧,各種中原不常見的貨物皆在此下港入倉。每每有新鮮物件在此下船,總會在此吆喝一番。

  那天是綺玉的生辰,吃罷壽麵,就聽得外面嚷嚷,只說來自琉球的船舶帶來了新鮮的玩意,綺玉好奇便央母親讓她去看。母親對她道:“今天是你生辰,原不該攪了你的興致,只是你又大了一歲,不可再和從前般胡作,這般看熱鬧的事情豈是小姐能做的?”

  綺玉聽完倒也不惱,笑嘻嘻跟著乳母進了房間,拿著《女則》翻閱。剛翻了一頁書,管家王德齡進房內說道:“老爺讓小姐去一趟。”

  乳母疑惑道:“老爺今天不是去鎮海衛麼?怎麼會這麼早回來?”

  “老爺說今天是小姐壽辰,特意早早回來陪小姐。”王德齡對綺玉笑道。

  坐在一旁的綺玉立刻站起來,對乳母道:“既是父親大人喚我,想必是有要事,我去去便來。”也不等乳母回話,假意緩行蓮步,只走出門口便按捺不住,兩步並作一步奔向後門。

  王德齡忙跟上,口裡囑咐道:“衣服放在老地方了,裡面還有碎銀子,小姐你可得早著點回來,否則我可沒法和夫人交代。”

  “你放心吧。”綺玉拆了珠釵,束起發冠,紮著總角,換了衣服靴子,打扮的如小廝一般,笑著對王德齡道:“我會回來的。”

  天氣晴好,商客如織,綺玉深深得吸了一口海風,自由的味道。她從來都不想做個規行矩步的小姐,只待年齡長成,從這個府再抬到另一個府,便是一生。

  鷗鳥淒厲的鳴叫亦沒有讓她心煩,天空一望無際的碧藍,既遠又近,散發著魅惑的光芒,她被那片藍色所吸引,走至琉球人支起的攤子前,細細看那些從海外運來的稀罕物件。

  綺玉漫不經心拿眼一掃,街市上盡是龍涎香、燕窩、象牙梳坯、烏木、錫、胡椒以及些西洋畫,若是在內陸,這些都是稀罕玩意,然則在福州不過是日常見慣的,倒沒什麼稀奇。

  剛走了兩步,眼前一道藍光閃過,只見旁邊一個地攤上擺放著幾個錫壺,西洋刀,當中卻有一塊鴿子蛋大小的藍寶石,瑩光爍爍,剔透純淨,如大海般深邃。綺玉一見就十分喜歡,不覺蹲在地上拿起那塊藍寶石,與尋常寶石堅硬不同,這寶石溫潤如玉,十分光滑。

  那攤主見綺玉愛不釋手便道:“這是上等的藍玉。”見綺玉不語,指著船塢道:“我船上還有更好的。”

  綺玉順著他指的方向望去,心下微動,還是警惕道:“算了,沒什麼意思。”

  攤主立刻踏出攤位,一手搭到綺玉的肩膀上,綺玉待要掙脫,只聞得一陣異香,便不省人事。

  那抹藍色是她最後見到的東西,溫潤的藍玉閃著妖異的光芒,似鬼魅的眼睛,讓人眼睛挪不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