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女船王

揚名立萬 0008秘密

書名:女船王 作者:桂媛 本章字數:2225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3:00


  周牧雲看她一身髒兮兮的灰土,皺著眉頭道:“你到哪裡鑽的?”

  流光往後躲了躲,低著頭不說話,周牧雲看她這副模樣,也懶得和她多費口舌,逕自回到了自己的臥榻旁邊,盯著海面陷入了沉思。

  流光見狀,忙悄悄找了身乾淨衣裳換了,正待要出房門洗衣,周牧雲叫住了她。

  流光忙將髒衣扔掉,忙不迭地跑到周牧雲面前問道:“先生有何吩咐?”

  “你還記得你家在哪裡嗎?”周牧雲道。

  流光一驚,忙道:“我不記得了。”

  “你不必慌,”周牧雲的目光澄清,“我問你這話不是想詐你什麼,過兩日我打算給你派個活,到時候你就可以回到海岸上,你再想法子回家。”

  流光更驚訝,“先生為何……”

  “你不想回家嗎?”周牧雲道。

  “想。”流光的眼裡溢出淚花,在海上漂了小半個月,她日日夜夜都想回到她從前覺得束縛住她的都指揮府。她想念父親,想念母親,想念姐姐們,甚至想念愛念叨她的教養嬤嬤。

  “此事一定要保密,不可被任何人知道。”周牧雲道,“尤其是初九。”

  流光驚訝,“為什麼?他和我一起來的。”

  “你想回家的話就聽我的話,不要問為什麼。”周牧雲的眉心微蹙,“去吧,把我的飯食端來。”

  海寇們通常都一起用餐,在一起說說笑話,罵罵娘,既是抒發胸中怨氣,也可以打發無聊時光,唯獨周牧雲不和他們一起。周牧雲用餐極其文雅,講究“食不言、寢不語”,更不喝酒。眾人都嫌他沒趣味,卻也不敢奚落他。周牧雲也識趣,自上船第二日起就不在同他們一起用餐。

  甲板上就地擺著許多食物,多是海魚、貝殼類,就著白水煮熟,就被眾海寇們扒皮去殼。流光選了一些貝殼和蝦,又夾了幾片極其珍貴的蔬菜葉,給周牧雲送過去。

  周牧雲並沒有動筷子,只是默默望著案幾上的海圖,流光偷偷瞄了一眼,發現周牧雲一直望著一個海島。

  “你看得懂海圖?”周牧雲問道。

  “一點點。”流光道。

  “你知道這是什麼?”周牧雲指著海島問道。

  “這裡好像是……”流光苦苦思索,“好像是玄武島附近。”

  周牧雲抬起頭望著她,目光裡帶著探究地味道,流光以為自己說錯話,垂下頭緊緊攥著衣角不說話。

  許久後只聽到周牧雲道:“福建都指揮使顧長盛是你什麼人?”

  流光頓時臉上血色全無,下意識將手摸向了腰間的匕首,周牧雲望著她的手淡淡道:“你覺得你能殺的了我嗎?”

  流光喉頭發緊,她很清楚自己有幾斤幾兩,更清楚門外就有人,周牧雲只要一聲呼喊,她的性命就斷送於此。思來想去,她將匕首拔出來,放到了案幾上,又往後退了幾步。

  周牧雲看著她的舉動,一言未發。正當這時,門外傳來敲門聲,流光的心快要跳出腔子。

  周牧雲瞥了

一眼門口道:“進來。”

  來得不是別人,正是白日裡出手傷了熊才三的老四,他嘴裡叼了根細細的魚骨,走了進來,兩隻眼睛滴溜溜地一轉,撫掌笑道:“正在演什麼戲呢?快些接著演,我正嫌到處都無趣呢。”

  周牧雲道:“你不和他們一起喝酒,找我做什麼?”

  老四嫌惡地皺著眉頭道:“和那幫臭烘烘的傢伙有什麼好喝的?我要喝酒,當然是找你。”說著身影輕輕一晃,將那柄匕首拿在手中把玩,“這東西挺鋒利,你幾時開始玩這個了?”

  周牧雲伸手過去:“防身罷了。”

  老四看了一眼他,又掃了一眼流光,將匕首遞到流光面前:“這東西你用更適合。”

  流光看著周牧雲不敢接,老四斜眼笑道:“你怕什麼?他以後找你要,只管說是我給你的,找我要便是。”說著硬將匕首擱在流光手裡。

  周牧雲淡笑一聲道:“你知道她是誰嗎?”

  “管他是誰,天皇老子也好,龍王土地也好,就算是福建都指揮使顧長盛的女兒,我也不在乎。”老四故意拖長了音調,笑得像個狐狸。

  這句話不啻與一聲驚雷在流光的腦袋上轟炸,她的手心裡滿是汗水,強逼自己直面這個男人迫人的目光,目光裡滿是探究的意味。

  周牧雲看著老四,居然笑了起來,“老四,你今天晚上喝了多少?顧長盛的女兒在我的船上這種話你都能說得出,你是嫌我死得不夠早嗎?”

  老四將目光轉向周牧雲,笑得更加狡黠,“真的不是嗎?我最近聽到海上有個傳言,福建都指揮使顧長盛的小女兒顧綺玉丟了,賞金千兩懸賞尋找,你沒聽說過這個嗎?”他又望著流光,“我算了算日子,和你這小丫頭來我們船上的日子差不多。”

  周牧雲笑了笑道:“聽說過。”

  “那你怎麼想?這是個小丫頭,別人看不出來,你看不出嗎?”老四笑道。

  “這是個假消息,顧長盛在水賊中久負盛名,懼怕他的人何止千萬,若他的女兒真的丟了,那麼他應該嚴守這個消息,以免被水賊們知道。”周牧雲拿過手邊的書,淡淡地說道,“那樣她的女兒的性命真的不保了。依著我說,這只是個局罷了。”

  老四取下魚骨,又打量流光,“你這麼說也有些道理,小丫頭,你究竟是誰?”

  流光定了定心回話道:“我父親是漁夫,我是在海邊玩耍的時候被騙的。”

  “漁夫?”老四笑得厲害,“你是漁夫的女兒?那你告訴我打魚用的網有幾種?”

  流光說不出話來,老四又道:“身為漁家女,誰沒有補過漁網?你補個漁網給我瞧瞧。”

  流光望著老四,心咚咚地狂跳,真不知該如何圓下去。老四歪著頭道:“你還不說實話嗎?”

  流光問道:“我說實話會怎麼樣?”

  老四摸了摸下巴道:“不會怎樣。”

  “那我為什麼要說?”流光反問道,“既然我反正都是要被扔進海裡,我為什麼要說?”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