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女船王

揚名立萬 0009威脅

書名:女船王 作者:桂媛 本章字數:2222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3:00


  老四哈哈大笑,“好犀利的問題,通常這樣的問話,我們的回答都是,會讓你死前好過一些。不過你很有趣,周牧雲,把她送給我吧,我再給你找個磨墨的小子。”

  周牧雲不動聲色地問道:“你要她幹什麼?”

  “我很喜歡她。”老四笑眯眯地伸手拍了拍流光的肩膀,“這船上懂規矩的人不多了。”

  流光汗流浹背,祈求地望著周牧雲,期待他能拒絕,可是周牧雲卻垂下眼瞼淡淡道:“別被人發現了就行。”

  老四像拎小雞一般抓過流光,笑眯眯地說道:“你放心,誰要是發現了,誰就去喂鯊魚。”

  流光渾身僵硬,呆呆望著周牧雲,周牧雲卻佯做沒有瞧見,兩眼只望著海圖。她握緊匕首,狠狠刺向了老四的頸項,她拼盡全力,刺得又狠又准。老四躲不及,拿手一擋,匕首刺穿了他的掌心。

  鮮血一滴滴落下,老四的眼神變得極冷,另外一隻手緊緊捏著流光的衣襟,勒得她快喘不過氣,“有意思,你還是這幾年裡第一個能傷到我的人。小丫頭,你到底和誰學的武?”

  流光憋得滿臉通紅,周牧雲不低不高的聲音響起:“鬧夠了沒有?”

  老四抬起了受傷的手掌,聲音像海嘯來臨之前般陰冷:“你覺得這件事就這樣算了?”

  周牧雲放下了書,亦冷聲道:“你想怎麼樣?”

  老四望著周牧雲,又看了看流光,忽而將她放下,對周牧雲道:“我改主意了,這丫頭我不要了。”

  周牧雲的目光冷了冷,“你想威脅我?”

  老四笑得分外詭詐,“我也想知道,一向號稱溫潤如玉,有士子之風的周先生被發現藏著一個女人在船上會怎樣?我真的也很想看看你那張臉上出現驚慌失措的表情會是怎麼樣的。”

  周牧雲沒有說話,只是安靜地望著老四,依然聲音清冷:“恐怕會讓你失望的。”

  老四站在門旁,一隻手架在門上,歪著嘴一笑:“那就……”話沒說完,突然瞪大了眼睛,臉色驟然突變,“你……”

  “這把匕首叫流光,和她的名字一樣。”周牧雲從旁邊的抽屜裡拿出一隻玉瓶放在案幾上,“你知道什麼叫流光嗎?”

  “流光的意思有很多種,宋朝羅大經在《鶴林玉露》書中寫到:‘若從孔孟治地之法,則仁者必壽,善者必福,清明之志氣如神,厚德之流光寖遠。’他是說流光的意思是福澤流傳至後世。司馬相如在《上林賦》裡寫道:‘應駍聲,擊流光,野盡山窮,囊括其雌雄。’它說流光的意思是閃爍的光彩。這把匕首,它是流動閃耀的光芒,更是福澤流傳至後世的。”周牧雲說完了這番話,走到老四面前,將手中的玉瓶晃了晃。

  老四靠在門板上,一邊喘氣一邊道:“想不到你周牧雲居然會使毒,這麼下三濫的手段,我真是一向高看你了。”

  “我和你們在一起,手無縛雞之力,總得要有活命的法子。”周牧雲絲毫不在意,拔出了他手背上的匕首

,疼得他齜牙咧嘴,“更何況這是你自找的。”

  老四恨恨地他道:“行,我認輸,丫頭我不要了,話我也不會多說。我老四說話一向算話,藥可以給我了吧?”

  周牧雲並沒有伸手,對老四道:“你起個誓。”

  老四咬咬牙道:“好,我起誓,如果我將今天的事情洩露出去,讓我掉入海裡喂鯊魚。”

  周牧雲依然沒有伸手,老四眼眸暗了暗,惡狠狠道:“關於這個丫頭的任何事情,我都不會說,否則讓我淹沉入大海,永不翻身。”

  周牧雲將拿玉瓶遞了過去,老四用牙咬掉玉瓶,仰起脖子吞下瞭解藥,片刻後他走了出去。

  流光站在一旁發呆,周牧雲頭亦不抬,只淡淡道:“把血擦了。”

  流光這才回過神來,忙找了抹布在地上擦拭血跡,她的心怦怦亂跳,不知道周牧雲該如何處置自己。

  周牧雲卻一直沒有說話,只是站在海圖面前沉思,像是將她忘記了一般。

  流光蜷縮在房間的一角,一動也不動,只怕稍小的一個動作就會提醒沉思中的周牧雲她的存在。她現在無處可去,喝醉了的熊才三又在船艙外罵罵咧咧,四處要找她。而剛才離開的老四,天知道他會不會在門口等著伏擊她。

  她不敢想像一旦所有人知道她的身份,她會是什麼下場。她知道父親的名字對於海寇們來說意味著什麼,他的榮耀是伴隨著無數海寇被剿滅,送進大牢裡面而越發閃亮。她很清楚海寇有多恨她的父親。

  “你害怕嗎?”周牧雲忽然問道,他依然埋首在海圖和書冊之間,頭亦沒有抬。

  流光的心劇烈地跳動了一下,怯怯地點點頭。

  “你父親是怎麼樣的人?”周牧雲又道。

  “他是個好人。”流光答得飛快。

  “可是對於海寇們來說,他卻是十面閻羅。”周牧雲抬起頭看了她一眼,目光裡流露出清冷的光芒。

  “他保護了百姓,百姓都很愛戴他。”流光辯解道,“海寇他們燒殺搶掠,殘害百姓,本來就該伏法。”

  “你知道海寇是怎麼來的嗎?”周牧雲靜靜地望著她,他的眸光並不犀利,相反柔潤如水,卻看得流光心裡一緊,支支吾吾地說道:“不知道。”

  “每個人都有他的來處,海寇也是。”周牧雲的聲音不疾不徐,“這世上沒有人敢說自己沒有犯過罪,是不是每種罪都能被朝廷裁決?朝廷的裁決真的沒有錯誤嗎?”

  流光沒有辦法回答,想了想低聲問道:“那我犯的是什麼罪?”

  周牧雲淡淡道:“有沒有罪,也不是我可以定論的。”

  流光走到他面前問道:“周先生,你想如何處置我?”

  周牧雲抬頭問道:“為何要問這個問題?”

  “你知道我是誰……”流光道。

  “他們如果知道我知道你是誰,那麼我們都沒有活路。”周牧雲打斷了她的話,目光變得格外犀利:“你記著,誰都不可以相信。”頓了頓又補充道:“包括我。”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