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女船王

揚名立萬 0013血鯊

書名:女船王 作者:桂媛 本章字數:2222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3:00


  向陽抱拳道:“屬下認為此時不是查證這件事的時刻,這並非一時三刻可以分辨清楚的事情,依屬下所見,應該將邱船主關押起來,待日後再查證此事。眼下當務之急應該是商討該如何攻打玄武島。”

  龐光遠緩緩點頭道:“總算有個明白人,就按照你說的辦,彬子,把邱增泰先關起來。”

  邱增泰黑著臉,狠狠地瞪了一眼向陽,向陽卻視若無睹。

  “你們說吧,該怎麼打?”龐光遠把出了佩劍,拿出了布開始擦拭。

  三位船主你看我,我看你都沒有說話。

  “哼,難道沒有周牧雲,我五龍幫就不能出戰了?”龐光遠眼中精光一閃,“都是些廢料!”

  胡定波賠笑道:“幫主,你是我們的主心骨,你說怎麼打就怎麼打。”

  “我說怎麼打?”龐光遠惡狠狠地盯著他,“我說讓你的船帶頭沖進去,你沖不沖?”

  胡定波的臉上笑容僵硬,“幫主……”

  “玄武島易守難攻,輕易動不得,昨天周先生也說過,不能依著常理來打,屬下認為此事須得細細考量,以免白白折損船隻和人。”張寶旺道。

  龐光遠冷哼一聲道:“向陽,你怎麼說?”

  向陽卻望向流光:“要問他。”

  龐光遠掃了一眼流光,“問他?”

  “昨天周先生回去後有沒有說過什麼,做過什麼?”向陽問道。

  流光看著這個身形巨大的胖子不由咽了口口水,“他回去後一直在看海圖。”

  “說什麼了嗎?”向陽的目光犀利。

  流光的心念陡然一轉,昨天周牧雲問了她該如何攻打玄武島,雖然沒有明白說她說得是否正確,但是那話裡的意思大約她的點子也是可行的。只是她真的要說嗎?

  龐光遠見她不語,問道:“周牧雲說過該怎麼打玄武島嗎?”

  胡定波道:“你要是知道就趕緊說吧,我們都趕著去救人呢,那血鯊幫的幫主可不是什麼好人,去遲了的話,周先生恐怕就沒命了。”

  張寶旺亦道:“你不要害怕,只管將知道的事情說出來,說錯了也不會責罰你的。”

  流光望著目光熱切地眾人,緩緩點了點頭。

  童拓海的心情極好,籌畫了這麼久,總算趕在五龍幫襲擊他們之前先搶了周牧雲。他斜眼看著被綁在柱子上的周牧雲,他自上船後就一直閉口不言。

  這個看似文弱的男人卻是近兩年來這片海域最大的威脅,五龍幫在他的精心籌謀下不斷壯大,吞併了大小許多幫派,無數人想要殺而快之,他卻不這樣想,他想要這個男人的頭腦,他能為五龍幫做的,也可以為他。

  他吩咐手下道:“解開繩子!”

  手下立即將周牧雲的繩子解開,周牧雲略略撣了撣衣裳上的塵土,依然保持優雅,絲毫沒有淪為階下囚的慌亂。

  童拓海不由撫掌,由衷稱讚道:“周先生不愧為海上智者,氣度果真不凡。”

  周牧雲只淡淡瞥了他一眼,依然不語。

  童拓海也不生氣,“來啊,給周先生上茶,要最好的明前毛峰,用泉水泡。”又對周牧雲笑道:“我聽聞周先生風雅,喜好品茗,特特讓人早些備了這些,茶是今年早春時就備下了,那水是我令人在杭州取的,裝在罎子裡,只待先生來品。”

  周牧雲淡淡道:“幫主真是有心之人,這麼久就為在下準備了這些禮物,只是泉水久儲壇中,又千里之外運送,早就發臭了。”

  童拓海笑眯眯道:“先生所言極是,有道是流水不腐戶樞不蠹,先生久居五龍幫,也是時候換換地方了。”

  周牧雲心知他的目的,暫且性命無虞,遂道:“幫主如此盛情,周某不免惶恐,只怕日後會叫幫主失望。”

  “先生大名,近海皆知。五龍幫自得先生以來,才從一艘船變成了五艘,龐光遠若沒有先生,不要說滅了‘長海幫’,只怕早就沒有了,哪有今日之風光?我們血鯊幫比起五龍幫實力更為雄厚,既有船,還有島嶼,先生在我們血鯊幫大可大顯身手,我也不似龐光遠那麼小氣,只讓你做一條船的船主,只要你入得我們血鯊幫,今後所有的一切都有一半屬於你。”童拓海情真意切道,“你喜歡什麼我都可以讓人給你搞過來。”

  周牧雲望著童拓海,這個男人和傳說中一樣狡詐,他明白童拓海肯耐下性子勸說他是因為什麼,遂問道:“你想滅了五龍幫?”

  童拓海大笑:“先生果真聰慧,這麼快就明白了在下的意思,不錯,在下的確覺得那個旗幟在近海飄得太久了,很礙眼。”

  周牧雲笑了笑道:“你既然派了細作在五龍幫,就應該明白五龍幫雖然只有五條船,卻不那麼好滅。”

  童拓海陰冷地一笑:“所以我需要周先生,先生不會吝與賜教吧?”

  周牧雲頓了頓問道:“幫主可以先告訴在下,如果在下不肯說該是什麼後果,也容在下考慮考慮。”

  童拓海望著周牧雲,原本以為這個文弱的男人很好說服,想不到卻費了這半天的口舌,他站了起來,走到大堂的正中央對周牧雲道:“你可知道我們血鯊幫為什麼叫血鯊幫?”

  周牧雲道:“也曾耳聞,血鯊幫豢養鯊魚。”

  童拓海拎起了地上的木板道:“想不想親眼看看?”

  木板之下就是海洋,數頭鯊魚在下面游來遊去正在爭食,水面上一片血紅。童拓海笑道:“你可知道它們正在吃什麼?”

  鯊魚們撕碎了肉,水面上浮起了幾片破布,布片上隱隱有青色的標記。

  周牧雲的心狠狠揪在一起,鐵青著臉色說不出話,童拓海拍著他的肩膀道:“你沒有想錯,就是你的屬下。”

  童拓海的眼神如刀:“周先生既然要在下說清楚,在下現在說得可清楚明白?”他用力按著周牧雲的肩,將他一點點逼到洞口,血腥氣撲面而來,濃得叫人想吐。

  “周先生看清楚了嗎?”童拓海一字一頓問道,話裡充滿了威脅的味道,“要不要下去親自看看清楚?”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