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女船王

揚名立萬 0023收徒

書名:女船王 作者:桂媛 本章字數:2220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3:01


  流光頓時警覺起來,用力掙脫他的雙手,老四的手卻像鐵鉗一般,將她牢牢固定。一雙眼睛像勾子一般,逼得她無處可退,意欲將她內心深處的秘密勾出來。

  老四的聲音很低很輕柔,卻讓人聽著很舒服,他的聲音如同有魔性一般,叫人忍不住想要多聽兩句。他又輕聲耳語道:“這次攻打血鯊幫究竟是不是你的主意?”

  流光望著他那張臉,樣貌俊秀絲毫不輸給周牧雲,他的棱角更加分明,一雙眼睛卻是桃花眼,自顧帶著浪子風情。他的手漸漸滑向她的臉頰,抬起她躲避的下巴,輕聲問道:“你究竟是誰派來的?有什麼目的?”

  流光的心跳得極快,她說不出話來,心裡卻像有一隻刺蝟,全身的針都豎了起來。她身子繃地很緊,惡狠狠地瞪著他。

  老四突然鬆開了手,噗呲笑出聲:“小東西,你膽子真不小,眼神還挺嚇人。”

  流光不語,轉身要走,老四又勾住了她的肩膀道:“我的話還沒說完,你急什麼。”

  流光拔出隨身攜帶的匕首,對他晃了晃,又看了看他那只被她紮傷的手掌,眼裡帶著威脅。

  老四絲毫不懼,笑得更加愉快,只輕輕一揮手,就將那柄匕首拿到手裡。流光壓根沒看見他是如何出手的,頓時倒吸了一口冷氣。

  老四對著陽光,仔細看著這柄匕首,嘖嘖歎了兩聲:“東西不錯,只是可惜沒什麼意思。這玩意只能防個身罷了。想要殺人,這東西不行。”

  流光道:“我不想殺人!”

  老四笑得邪惡:“這事容得你不想嗎?你忘記我們是海寇,殺人都是家常便飯。”

  流光狠狠地望著他,卻也說不出什麼辯解的話,周牧雲的話猶在耳畔,可是她如今也是海寇,憑什麼說是為了保護他人?

  老四眨了眨眼睛道:“難道不是嗎?你不殺人,他人就要來殺你,這就是海寇的世界。”

  流光抿了抿嘴道:“但我至少有權力選擇做什麼樣的人。”

  老四笑得厲害:“你能做什麼樣的人?”

  流光看著他反問道:“你呢?你是什麼人?你的真名叫什麼?”

  老四神情一滯,近乎陰冷地口吻說道:“你還是第一個敢這樣問我的人。”

  流光卻是不信:“他們難道沒有問過?幫主難道沒有問過?”

  老四緩緩搖了搖頭,流光越發不信:“怎麼可能?幫主怎麼可能會讓來歷不明的人加入五龍幫?”

  老四卻道:“我是有保人的。”

  流光詫異道:“誰?”

  老四笑了笑指了指周牧雲的房間,流光更加驚訝:“周先生?你和周先生原來就認識?”

  “豈止是認識,再熟悉不過了,我到五龍幫來,全都是拜他所賜。”老四的臉上掛著笑,話裡卻帶著不尋常的味道。

  流光察覺到他話裡有話,不由好奇問道:“你們是怎麼認識的?為什麼都加入了五龍幫?”

  老四沒有回答,只是目光沉沉地望著流光,許久後道:“

我要收你做徒弟。”

  流光一怔,以為自己聽錯了:“什麼?”

  老四陰惻惻一笑:“我決定了,你以後就是我的徒弟。”說著一手拍著她的肩膀,對周圍的人喊道:“大家都聽好了,以後流光就是我的徒弟了。以後她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的事情就是她的事情。”

  所有人都望著他們,卻沒有任何表示,只有初九驚呼兩聲,從桅杆上躍了下來,笑嘻嘻道:“恭喜恭喜。”

  流光被老四搞得糊塗,她不清楚老四的葫蘆裡賣的什麼藥,只是直覺這件事不是什麼好事。她從周圍人的眼神裡讀到一絲不善的氣息。

  正當這時,周牧雲的房門開了,龐光遠走了出來,神情不善,初九忙棄下他們奔到龐光遠身旁,龐光遠瞪了他一眼,卻沒有對他說話。

  初九乖覺,忙道:“幫主,你累了嗎?我去給你拿酒喝。”

  龐光遠顏色稍霽,對他道:“你少在這裡獻殷勤,去把張寶旺他們叫來,就說我有事找他們。”轉首又看了一眼老四,對他道:“你也來。”

  老四的嘴角翹了起來,懶洋洋道:“幫主有什麼吩咐?”

  龐光遠冷冷看了他一眼道:“周牧雲叫你來的。”

  老四眯了眯眼睛,鬆開了流光,往龐光遠的房間走去。

  流光見狀,知道大約又會有新的安排,想了想回到周牧雲的房中。

  周牧雲半靠在床上,臉色蒼白,胸口的血洇了出來,似乎傷得更重了。流光慌得要出去找隨船大夫老秦,周牧雲卻叫住了她:“不要去。”

  流光愣了愣,“但是你的傷勢……”

  周牧雲咬著牙道:“我沒事,不准去,把繃帶給我就好。”

  流光忙按照他的吩咐拿了繃帶和止血藥,猶豫了片刻要替他解開衣袍,周牧雲阻止了她,“我自己來吧,你一個女孩家家的,不要毀了自己清譽。”

  流光堅定地按住了他的手,直視他的雙目道:“我是海寇流光,不是什麼女孩子家。”說著用力褪下了他的外袍,周牧雲有心拒絕,卻傷勢深重,沒有力氣,只得任由她動手,自己別過臉去望著窗外。

  流光第一次如此近距離接觸男人的身體,心亦有些慌亂,好在周牧雲的身體不像其他海寇,遠遠地就聞到熏天的臭氣,他的身上帶著淡淡好聞的氣味,像是海水的味道。他的臉色蒼白,身上的皮膚更白,細膩光滑地讓她都懷疑眼前的真是個男人嗎?

  中衣上血漬洇得更深,還是新鮮的血,像是剛才弄破的,流光幾乎懷疑龐光遠在房中是否打傷了他,她瞥了一眼周牧雲,周牧雲卻一臉漠然地望著海面,像是毫不關心一般。

  流光小心翼翼地褪開最裡面的底衣,胸口上的傷口處理地很馬虎,老秦不是真正的大夫出生,他原本是在家中給牛馬家畜看病接生的,後來到了五龍幫卻當起了醫人的勾當。好在海寇們大多皮糙肉厚,要麼戰死要麼也就是些小傷,他這兩年倒也混得像模像樣,被人尊稱一聲秦大夫。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