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劍逆諸天

第一卷一劍在手,吾意不滅 第五章煙雨劍術

書名:劍逆諸天 作者:無情海 本章字數:4673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3:43


  人未現,聲先至。

  好似壓制到了極致的火山在一瞬間爆發,澎湃的殺機,讓四人如墜冰窖,身上冷汗颯颯而落。

  強烈的壓迫感,令得他們全身僵硬。

  生死危機,瞬間來臨!

  隨即,一道身影,踏著狂霸步伐緩緩走出樹林。氣吞山河,日月驚破!

  黑髮如墨,迎風招搖。白衣勝雪,被氣勢掀得獵獵作響!

  陰沉的臉上,殺機無盡。

  “你是誰?”張濤一驚,望著那強悍的身影驚愕道。

  “我是收你命的人!”強勢話語,霸氣無邊!凜然殺機毫不遮掩,滔天怒火唯有鮮血才能澆滅!

  “劍兒!”玉茹煙望著那霸道的身影,眼中露出驚訝之色。不過隨即便是滿是擔心之色道:“你快走,你不是他們的對手!快走!”

  張濤乃是青羽城出了名的混混,其已經開了四十條靈溪,一身氣力,已經達到了四百斤!

  而且其性格狠辣,殺人不眨眼。在多年的廝殺中,更是有一身不俗的戰鬥經驗!

  方劍只有數條靈溪,對上他,簡直就是羊入虎口!

  方劍心中流過一道暖流,母親為了自己走出方府,即便是現在,她第一反應還是自己的安危。

  “娘親,有我在我不會讓任何傷害你的!”方劍微微一笑,露出自信之色。

  玉茹煙愣了愣,今日的兒子和往日竟然不大相同。

  “你就是方家出了名的廢物方劍?”張濤一愣,手腕上傳出疼痛被其無視,嗤笑道。

  方家廢物,青羽聞名。年過十五,竟然只開啟了數道靈溪,比一般僕人還不如。真是將方家嫡系的臉丟乾淨了!

  想不到他竟然還真有勇氣出現,好好待在一旁看不就好了?

  非要跳出來找死?那可就怪不得我了!

  張濤將手腕上的樹枝直接拔下,眉頭都沒有皺一下。

  心中卻是暗道:樹枝貫穿手腕,所用力量至少兩百斤以上。這廢物難道最近有所突破?

  大意了!

  起身之時,張濤臉上露出殘忍之色道:“既然你來了,我就讓你看一下你母親如何在我胯下承歡的。就當這樹枝的回報了!”

  方劍嘴角微微裂開,露出一抹殘忍之色。

  這種敗類,活在世界上都是浪費空氣!

  兩百八十道靈溪在體內不住運轉,狂暴的力量在體內不斷肆虐。沒有多餘的話語,方劍腳步一踏,身體瞬間而出。速度之快,肉眼難以捕捉。

  轟然臨近張濤之時,拳頭便是攜著方劍全力落在了張濤臉上!

  砰!

  兩千八百斤巨力落下,直接將張濤的腦袋轟爆!

  紅白之物綻放,美麗中血腥之極!

  一拳落下,方劍身體沒有停止。一晃之下。臨近另外一人,再次揮拳之時。又是一朵血色煙花綻放。

  抬腿一掃,空氣倒卷。一道身影直接被掃出幾十丈,砸在地上,瞬間身死!

  僅僅眨眼間,四人已經死了三人。方劍站在玉茹煙身前。拳頭之上滿是鮮血,伸出手臂。

  “娘親。”

  在方劍身後的最後一人直接被嚇傻。剛才一瞬間,直接的好似一股清風從自己身前吹過。隨即便是三人死亡。一切都來的太快!

  玉茹煙震驚,望著方劍好似從來不認識一樣。那伸出的手臂她都不敢去拉。

  如此果斷的殺伐,這真的是自己的兒子嗎?

  而且,他什麼時候變得如此強了?張濤可是開啟了四十條靈溪的人,竟然在他手中被一招轟殺!

  這簡直就顛覆了方劍在玉茹煙心中的形象。

  吞了吞口水,玉茹煙死死盯著面前的方劍,似乎要透過身體去看一下這身體中究竟藏著一個什麼樣的怪物。

  自己兒子怎麼可能如此!

  “我拉你,娘親。”方劍微微一笑,似乎剛才那一幕對於他來說十分平常。

  看著方劍那陽光的笑容,平凡的面容竟和記憶中那道身影如出一轍。玉茹煙終於是確定了面前這男子是自己的兒子。

  不過他的變化太大了。以前的自卑已經在悄然間化作了自信!

  若說以前方劍自卑,那麼此時的方劍便是意氣風華!

  和當初的那人如此相像!

  伸手拉住方劍的手,玉茹煙緩緩起身。

  “你……”望著方劍,玉茹煙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回家我慢慢給你說。我先把這個人解決了!”轉身之時,方劍冷眉一橫。殺機再現。

  對於傷害自己娘親的人,唯有殺!

  身影一晃直接臨近那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最後一人。

  “大哥,我錯了!饒了我!饒了我,我是被逼的!都是張濤逼我幹的!”那人神色恐懼,不斷求饒。

  方劍那強悍的力量已經讓他絕望,連張濤在其手中都沒有半點反擊之力。自己怎麼可能是其對手。

  一股尿騷味從其身上散發而出,直接被嚇尿了。

  “有些事情,做了就要承受後果。是不是被逼,已經不是那麼重要!”方劍無視那人的求饒,一把握在其臉龐之上,五指發力,直接將其頭顱捏爆。濺了方劍一身鮮血。

  “走吧娘親,我們回家。”將手中鮮血一甩,瀟灑轉身之時,拉著還在發愣的玉茹煙向著青羽城走去。

  一路上,方劍吐了兩次。第一次殺人,還是有點受不了。而對此,玉茹煙卻是搖了搖頭,有些心疼。

  “劍兒,這一個月你去哪裡了?”草屋中,玉茹煙看著坐在木桌對面的方劍,有些責備之意。

  方劍笑了笑,從懷中拿出赤血草道:“喏,去找這個了。”

  說著便是起身將家中的藥碾拿了出來,放在桌子上將那赤血草扔入其中慢慢碾碎。

  “有了這株赤血草,你的手就能緩解一些。這十多年來,辛苦你了,娘親!”方劍淡淡道,似乎在自言自語。

  但是話語落在玉茹煙耳中卻是十分感動,本來放在桌子上的雙手,不著痕跡得收了回去。

  “不過從今以後,這個家我會替你扛起來的!”拿起研磨好的靈藥,方劍拉著玉茹煙的手。看著那手上潰爛的血肉,方劍心中難受。

  這全部都是因為自己!怪自己無能!

  不過從現在開始,一切都不一樣了,自己脫離了廢物之名!更是獲得了無上機緣!

  從此,他不會在讓娘親受到哪怕一點委屈!

 

 輕輕得將靈藥敷上,又找來一些布條將其包紮了一下。方劍才笑了笑道:“恩,好看多了。”

  “別貧,這一個月你到底去哪裡了?”玉茹煙眼一瞪,似乎有些生氣模樣。

  “我也不知道過了這麼久,就是在山脈中遇到了一個老頭,治好我的經脈,然後傳了一些功法。”方劍聳了聳肩,有些無奈道。好像被逼的一樣,不過那得意之色顯露無疑。

  “那方家中流傳你和方力決鬥是怎麼回事?”

  “我不知道……”方劍露出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打死都不說為了這靈藥他被三人圍殺。

  “因為這個吧?”玉茹煙舉了舉自己的手,白了一眼方劍道。

  “……”

  “你不願意說就算了,那我給你說點正事。你現在能修煉了,今後打算怎麼辦?”玉茹煙一臉嚴肅道。

  “能修煉就能修煉唄,我沒有什麼打算。”方劍搖了搖頭道。

  玉茹煙望著方劍不知道說些什麼,許久之後才歎息一聲。從懷中掏出了一枚鐵片鄭重道:“這是你父親走之前留下的東西。此物或許干係重大,家主都曾問我索要。現在我將他給你。”

  “或許你父親的消失跟此物脫不開干係。”

  “父親?”方劍臉上露出一抹回憶,但是卻是記憶模糊,露出冷笑道,“一個沒有擔當的懦夫。”

  “劍兒,你怎麼說話的?”

  “行行行,父親是大英雄,是方家最強者!行了吧!”方劍無奈,敷衍道。取過鐵片細看起來。

  鐵片只有數寸大小,呈矩形。其上刻印著一朵奇異花朵,除此之外便再無任何出奇的地方。

  “怎麼看也只是普通鐵片啊。沒有任何出奇,你不會被那人騙了吧!”方劍淡淡得說了一句。

  “他是你爹,什麼叫那個人!”玉茹煙氣憤道。

  “是,是!爹,爹!行了吧!”方劍無奈。也不知道那人給娘灌了什麼迷魂湯,即便是十多年過去,娘親對其感情竟然沒有絲毫變化。

  不過方劍卻對於他父親卻沒有任何感情。數十年的時間,那身影已經在記憶中越發模糊。

  倒是一些傳聞方劍偶爾聽聞。

  方家二爺方淩俊,方家老一輩中最強者!被譽為方家百年來最有望成就靈台境的存在!天資絕倫!

  不過在數十年前,卻是因為一次外出採購再也沒有歸來。傳聞其被強者斬殺,也傳聞其被強者看上,已經登臨宗門。

  但是最多卻是……被同族所害。

  方淩俊若是不消失,那麼此時方家的家主不會是方淩霄。因為方淩俊實在是太耀眼了。

  “你既然可以修煉,那個東西我也應該拿給你了!你去取紙和筆。”玉茹煙深深得呼了一口氣,似乎下了一個重大決定道。

  “哦。”

  “我背你寫!劍之境分三。一境手中有劍,二境心中有劍,三境萬物皆劍。劍之道包羅萬象,容納萬物……”玉茹煙一字一句緩緩背出,沒有絲毫停頓。似乎這東西她已經背過無數遍一般。

  方劍起先不以為意,但是越寫到後面,越覺得心驚。那話語中竟然是在闡述劍理。而且其所述之理,晦澀難懂,奧妙萬千!

  “記完了嗎?”玉茹煙望著方劍嚴肅道。

  “娘親,這是什麼?”方劍望著桌子上的十幾篇密密麻麻的文字滿是驚愕之色。母親根本不會修煉,但是這所述話語,明明是一部十分高明的劍術。

  這怎麼可能!

  “難道?”方劍眼眸一凝,隨即想到一種可能。

  玉茹煙笑了笑,臉上滿是自豪之色道:“沒錯!這是你父親觀方家所有劍術,創造出來的一部劍術。其名《煙雨》”

  “父親創造的劍術?”方劍一驚,那個所謂的父親最多也就是靈海境吧?

  他竟然能自創劍術?到底有多高的天資?

  看著桌子上的紙張,方劍第一次感受到父親的存在!

  “煙雨,玉煙。用母親的名字來命名的劍術嗎?難怪母親這麼驕傲!”方劍看著母親那一臉的自豪,心中不禁對自己父親有了一些好奇。

  “此劍術乃是你父親獨創,在這世界上除了他沒有人會用。日後你們若是見到也可以靠這個相認。此劍術奧妙非常,最後一招即便是你父親也是不能施展,你不要強行修煉。”玉茹煙對著方劍告誡道。

  “我知道。”

  “他們做夢都想得到這劍術,但是無論無何都想不到這劍術是你父親和我一起研究出來,你父親根本不用留下文字記載。因為,劍術本就存在我的腦海。”玉茹煙冷笑一聲,眼神中滿是鄙夷之色。

  “煙雨劍術再現青羽,他們會是一種什麼樣的表情呢?想來定是和數十年一模一樣。呵呵……”玉茹煙似乎想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滿臉笑容。

  “好了,該給你都給你了,你能走多遠就看你了,娘不會修煉也幫你到你。我先去睡了,你也早些睡。”說著玉茹煙起身走進了自己的房間,只留下方劍一人端坐在桌子前,望著那紙張久久發神。

  許久,方劍才收拾好紙張,走入了自己的房間之中。

  卸下背上的鴻蒙紫劍,方劍看著手中的細細得品讀手中劍術。入神之時,更是曲指成劍揮舞起來。

  “呼!太玄奧了,即便是第一招,我都難以參悟。看來我對於劍的理解還是太少了!”方劍歎息一聲。煙雨劍術玄妙非常,此時的他雖說能夠修煉,但是對於劍術的參悟,還是一竅不通。

  “煙雨劍術看來只能日後再做考慮。看一看劍塵前輩給我留了什麼東西!”方劍從懷中取出那枚劍塵的戒指。

  戒指銀白,並無刻花十分樸素。看起來就是一個普通的戒指。

  但是方劍知道,這戒指乃是一件重寶。

  能被劍塵到死都還戴在手上的東西,怎麼可能是凡品!

  “想必這便是他們所說的儲物戒了。”儲物戒,滄雲大陸修士煉製出來用以儲存物品的東西。雖說常見,但是也價值不菲。

  在方家,能擁有儲物戒指的年輕一輩,不會超過兩手之數。其珍貴程度可想而知。

  方劍雖沒有用過儲物戒,但是其卻聽人說過,儲物戒指需要滴血認主。

  咬破手指,鮮血滴在戒指之上。霎時間方劍腦海一震,在腦海中一片空間隨之出現。

  “厲害了,我的劍塵前輩!”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