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劍逆諸天

第一卷一劍在手,吾意不滅 第十三章你求我?你來求我?

書名:劍逆諸天 作者:無情海 本章字數:3888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3:43


  經過方劍在廣場之上的一鳴驚人。方劍的名氣瞬間便是在方家之中炸開了鍋。

  所有方家之人都是知道了那聞名於青羽的廢物變了。

  變成了擁有一招秒殺方山的恐怖存在。

  一夜之間,方劍在方家名聲大噪。

  秒殺六十條靈溪這也意味這方劍至少開啟了七十條靈溪!

  而七十條靈溪,在方家年輕一輩中已經足以排上名號。

  這就意味這,曾經他們嘲笑了十多年的廢物,其實是一個難得的天才。

  “他竟然有七十條靈溪!那個廢物還真是讓我意外。”方家的閣樓之中,吳秋水滿臉殺機。

  李勝雄淡淡一笑,滿臉自通道:“無妨,局我已經布好,今天之後,這世間再不會有方劍這個人!”

  “你還是不要太自信,七十條靈溪,他的戰力不俗!”

  “再強,也不會是吳宇濤的對手。而且就算失手,還有更大的驚喜等著他。這次的局是個死局,不管如何,他都會從這個世界上消失。”李勝雄露出一抹陰狠之色。

  草屋之中,玉茹煙收禮收到手都快斷了。禮物在小小的草屋之中堆積成山,琳琅滿目。

  這些禮物有些是巴結意思,但是更多的卻是謝罪。

  眾多年輕的方家弟子被長輩領著前來對方劍道歉,讓其大人不記小人過。那副阿諛奉承之色,即便是玉茹煙都是看得發噁心。

  但是還是只有帶著笑臉,一一打發。

  剛送走一位前來謝罪的青年走出草屋,玉茹煙的目光望向了草屋旁的山丘之上。

  在那山丘之上,有一道身影端坐在一塊巨石之上。雙眼閉合,呼吸勻稱,似蘊含著某種規律一般。

  “養劍術,分為三類。分別是以氣養劍,以魂養劍,和以血養劍。

  雖說分三類,但是……以氣養劍,鴻蒙紫劍鋒利,別說氣入劍身,氣才到三寸之前,就已經被撕裂了。此法根本不可能用。

  以魂養劍……需將靈魂分出一縷,而我現在才靈溪境,連靈魂都還沒有看到。此法也不可取。

  唯有最後一法,以血養劍。

  不過此法養劍,劍然鮮血,隨著時間的推移,會成為一柄凶劍。會有噬主之威。

  而且鴻蒙紫劍乃是天地神器,若是噬主……後果不堪設想。”方劍端坐在此地已經有兩日時間。

  在其期間他將養劍術已經完全參悟,本來想用以氣養劍之法,蘊養鴻蒙紫劍,但是最後卻發現自己凝聚的氣根本不能進入劍身之中。

  擺在其面前的方法只有以血養劍之法。

  “此事還是太過於兇險,有待考慮。”方劍歎息一聲,最後他還是沒有決心用以血養劍之法蘊養鴻蒙紫劍。

  起身之時,方劍走下山丘。

  “怎麼樣?修煉不順利嗎?”玉茹煙望著此時一臉糾結的方劍道。

  “沒什麼事情,我能解決。”方劍微微一笑,自己所面臨的問題,即便是給娘親說,也沒有多大的益處。所以還是不要讓她為自己操心了。

  “能解決你就不會是這樣的表情了。雖然娘親不能修煉,但是你父親曾經說過‘當遇到不能選擇事情之時,你指著自己的這裡問一下,它能給你答案。’。”玉茹煙指著自己的胸膛,嚴肅道。

  “它若是能我答案,我就不至於這麼糾結了。”方劍搖了搖頭,心中歎息道。

  看著自己兒子一臉愁容,玉茹煙笑了笑道:“啊劍,你回來已經幾天了,有去看看你的朋友嗎?在你沒有絲毫成就的時候就能和你聊得來的人,對於你來說,可是一筆財富。好好珍惜吧。”

  “朋友?”喃喃中,方劍腦海中浮現出了一道帶著笑容的臉龐。

  不知不覺之間,方劍的臉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是應該去看看他,回來這麼久,倒是把他給忘記了。他也有好幾日沒有來找我了,不知道在忙些什麼。”方劍望著天空,似乎在等待著什麼東西一般。

  也是在此時,方劍眼眸所望的天空之中,一個白色物體緩緩升空。

  那是一個風箏,在那風箏之上,有一個極為扭曲的臉龐。那臉龐帶著笑意,眉宇間和方劍有幾分相似。

  “說這傢伙,這傢伙就出現了。”方劍望著那風箏上的臉龐,嘴角微微一笑,很是燦爛。

  “去吧,我能照顧好自己。”玉茹煙露出笑容,摸了摸方劍的腦袋,滿臉溺愛。

  方劍點了點頭,背負著劍匣,向著方府之外而去。

  此時在方府之外,一個小山頭上,一位身穿粗布衣的少年手握線輪。操控著天空之上的風箏,一臉愁緒。

  “小子?怎麼想哥了?”人未到,聲先至。

  方劍走小跑上山頭,望著坐在山頭的少年,滿是笑容。

  不過雖然方劍帶笑,但是氣氛卻是有些不對。

  平常時候這傢伙不是應該露出一口大白牙,一副天真模樣?

  “小白臉,你怎麼了?”氣氛不對,方劍也是收起了笑容,緩緩得走到那少年身後,眉頭微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那少年轉過頭,一張熟悉的臉龐便是映在了方劍的眸子之中。

  皮膚白皙,臉若刀削,英俊的面容和那粗布衣格格不入。

  身材修長,冷峻的面容,一股氣質逼人之極。

  若是換

上一身華麗的衣物,他絕對是一位引無數女生歡呼的翩翩公子。

  這人名叫李玉,乃是方劍在方府之外唯一一位朋友。或許在方劍心中,他比方菲的地位更重!

  這是他的交心朋友,沒有之一!

  “他今天怎麼了?”方劍心中有些震驚。

  平日中,李玉可是笑不離面,一口潔白得好似白玉的牙齒,是他最驕傲的事情,動不動就要在方劍面前炫耀。

  認識李玉三年,不管遇到什麼事情,這傢伙都沒有像現在這樣露出過愁容。

  方劍沉默,能將李玉逼到這種地步的事情,肯定是大事。

  望著李玉,方劍久久不語。

  砰!

  一聲沉悶得響聲,李玉直接跪在了地上。眼中淚水再也忍不住的狂飆。

  “方劍,三年,我沒有求誰。今天,我求你。我求你救救我娘親。”李玉哭得稀裡嘩啦,整個人像一個無助的孩子。

  方劍直接愣在當場,望著跪在自己眼前的李玉,他突然覺得,自己和他之間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有一道無形的紗將兩人隔絕了。

  方劍……他叫我方劍?

  三年!我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

  方劍心中好似刀絞。難道我從廢物變成天才,代價是失去唯一的兄弟?

  “小白臉,一個月不見。我還是當初的那個木頭腦袋,你卻不是當初的小白臉!”

  “我很失望!我拿你當兄弟!我拿你當兄弟!兄弟啊!”方劍怒了,從回家到現在,他從未現在一般。

  方劍滿臉的癲狂之色,整個人都要瘋了!

  “你竟然跪在我面前!竟然跪在我面前,你在打我臉嗎?”一聲怒吼,方劍目眥盡裂。

  跪在地上的李玉,身體顫抖,望著近乎癲狂的方劍。張了張嘴,卻沒有說話。

  “我真的求你,我求你!”

  “他媽的,你還有臉求我!你還有臉求我。我去你媽的!”方劍怒火滔天,眼中怒火前所未有,一腳就踹在了李玉的肩膀之上。

  還不待李玉反應,方劍的拳頭便是向著李玉的臉龐重重落下。

  砰砰砰!

  “老子拿你當兄弟,你來求我,你來求我。你求我。”拳頭不斷落下,李玉被方劍壓在胯下動彈不得。

  而在方劍如此舉動之下,被壓在胯下的李玉也是滿臉怒火。臉上狠辣之色湧現之時。狠力一翻身,竟是將方劍壓在了身下。

  隨即便是拳頭猛地落下,沒有絲毫留手。

  “我願意過來求你?怕那有一絲希望,我都不想來求你!你拿我當兄弟,難道我就不拿你當兄弟。”

  李玉滿臉怒火,拳頭轟轟而下。

  方劍的腦袋不一會就被揍成了豬頭,青紅相間,腫得老高。連眼睛都是睜不開。

  “我草,你他麼還有臉說你求了所有人。你是我兄弟,你的事情,我會不理?你來求我?這臉打得舒服?打得開心?”方劍再次將李玉壓在身下,一頓爆打。

  山頭之上,拳頭入肉的沉悶之聲不斷回蕩。慘烈之極。

  夕陽西下,兩道狼狽的身影躺在山頭之上,望著天空的飛過的飛鳥。相視一眼之後,都是笑出了聲。

  不過隨即便是一生倒吸冷氣的聲音響起。

  “小白臉,你來真的。這筆賬老子記下了,這輩子都和你沒完!”方劍的臉腫得不像話,即便是笑,都是劇痛。

  “木頭腦袋,說得你好像有留手一樣,老子這副相貌要是毀在你手中。老子下輩子都要找回來……”

  “你最在乎的不是你的牙齒嗎?”

  “那是老子襯托這相貌用的,你懂個屁!”

  “小白臉。”

  “恩?怎麼?”

  “你記住,不管老子以後變成什麼樣。你都是老子的兄弟!”

  “同樣的話,你也給老子記住!”

  黃昏將盡,一抹黑暗悄然得籠罩大地。

  此時在山間小路之上,兩道身影拖著狼狽的身體向著那一個小村莊走去。

  “伯母現在是什麼情況?”方劍知道李玉的娘親得了重病急需醫治。此時關心道。

  李玉腫地老大的臉龐看不出表情,但是眼眸中那抹擔心卻是很是明顯。

  “很嚴重。”

  “那得快點了,年邁之人,重病不能拖。”方劍凝重道。

  不過在方劍的眼中卻是閃過一抹謹慎之色。

  具李玉說,她娘親是在三日之前無故病倒,渾身高燒不退,更是嘔吐不止,臉色蒼白,沒有絲毫血色,眼中更是有黑氣縈繞。請了諸多郎中,都說沒有絲毫辦法。

  不過最後一位郎中說,在青雲城中有一位煉丹師,那位煉丹師所煉之丹,乃是不世奇藥,或許對於這罕見得病症有奇特之效。

  而丹藥一枚需要百顆靈石。即便是李玉一家人不吃不喝十年也未必能有如此多的靈石。

  所以才有了跪地求方劍那一幕。

  方劍因為自己娘親的手疾,讀過了不少醫術,但是李玉說過的症狀沒有符合任何一類病症,而更像是一種……中毒跡象!

  此時前往,就是要確定一下!

  若真的是中毒,不管下毒之人是誰,方劍定會要其付出慘痛代價!

  對一個老人下毒,這簡直就喪心病狂!

  “到了!”隨著李玉平淡得話語響起,兩人已經到一間瓦房之前。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