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劍逆諸天

第一卷一劍在手,吾意不滅 第十八章暗流湧動

書名:劍逆諸天 作者:無情海 本章字數:4604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3:43


  夜黑之下,轟鳴不斷響徹夜空,四周之人無人不駭然。

  院落之中,方休滿臉陰沉。

  “這小賤種,竟然有如此實力。難怪能將淩兒擊敗。”方休一想到現在還躺在床上的方宇淩,心中殺機便是彭拜不已。

  方劍拳頭揮出,強悍的力量將方休徹底壓制。

  每一拳下,靈氣都是被蠻力撕裂。靈氣在方劍手下再無以往壓制靈溪境的強勢之態。

  “好強,方劍好強!原來我們都錯了,他才是這方家最強的天才。”

  “這等戰力,怕是年輕一輩中少有人可以抗衡了吧?”

  “碾壓靈溪境的靈氣,竟然被他的力量撕裂。這方家中年輕一輩中,怕是唯有那幾位才能抗衡了!”

  無數僕人駭然,方劍的氣勢太強,簡直猶如一尊戰神一般。

  那等氣勢,簡直無敵了!

  “這廢物,竟然藏得如此之深。難道這才是方淩霄真正的底牌?”人群中,一位身著華麗衣袍的老者望著院落中氣勢無盡的方劍,眉頭深皺。

  這老者頭髮花白,皮膚枯黃,好似樹皮。雙眼凹陷,渾濁的眼瞳之中卻是散發著奇異之光。

  此人乃是方家三長老……方淩空。

  在其身旁,一位中年男子眉頭皺成山川。

  身著一件華麗之色玄袍,整個人好似一座山嶽一般,面若刀削,眉宇間透露著沉著穩重之氣。

  此人乃是方家五長老……方禁。

  “三長老,此事蹊蹺。”渾厚的聲音響起之時,語言中滿是凝重。

  “方淩霄那老狐狸,怕是下了一盤很大的棋。此子絕對是他一手培養而出。此時爆發,是給我們警告。這方家要變天了。”滄桑的目光望向天空,方淩空的眼眸中滿是凝重之色。

  “三長老是不是言過其實了?”方禁不以為意,即便方劍此時爆發,但是對於他們的衝擊也不可能太大。

  方家要變天了?難道會因為一個年僅十八歲的毛頭小子?

  “方休,今日算是栽了。淩武這次損失慘重……”搖了搖頭,方淩空的目光中閃爍著睿智之芒。轉身之時,整個人好似滄桑了不少。

  方禁雙眼望著院落之內此時已經達到白熱化的戰鬥。無視方淩空的話語。

  就算是方劍再強,難道他還有斬殺方休的實力?

  這怎麼可能?

  而在方家的一處閣樓之上,一位身姿魁梧的男子望向遠方,雙眼中露出一抹哀傷。

  “老二,你走得是瀟灑。可是苦了我啊,為了這家主之位,老三現在是走火入魔了。你再不會來,我是真堅持不下去了。”喃喃話語,透露著一股悲哀。

  “現在劍兒已經脫離了廢物之名,煙雨劍術弟妹也是傳給他了。他真的很像你,倡狂,囂張……做事不計後果。這般性情出去,有他吃虧的時候。

  不過你放心,教育他的事情弟妹做得很好,這些打打殺殺的事情,就由我來替你教吧。”霸道的話語傳出之時,那魁梧身影驀然轉身。

  劍眉星眸,眉宇間霸氣暗蘊。身上一股無形氣勢環繞,蘊含無盡威嚴。

  跨步走出之時,龍行虎步,好似人間帝王一般,威嚴蓋世。

  方家家主,方淩霄!

  院落之中,方劍氣沖頭牛,一身氣勢前所未有的強大,兩百八十多斤的強大力量將方休完全壓制。

  方休臉色鐵青,裹挾著靈氣的拳頭不斷呼嘯而出,但是方劍無視靈氣力量,揮拳之時便是將靈氣震碎。

  每一擊都是讓得方休身體內氣血翻騰。

  身影一晃,方劍臨近方休,陰沉的臉色上殺機湧現。

  方休對自己出手,他沒有什麼可說的。但是他最不該的就是對李玉出手。

  李玉可是一介凡人。

  這一刻,方劍才深深明白了什麼叫修煉界的殘酷。

  一拳猛地轟向方休的臉龐。拳頭之前掀起音爆之聲,兇悍拳勁足以開碑裂石。

  方休臉色微變,身體後退之時,露出一抹驚容。

  拳頭速度極快,而且角度刁鑽,想要避過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

  轟!

  一聲驚爆,空氣為之炸裂。

  恐怖巨力瞬間爆發,強大的力量直接將方休轟飛,撞破了院落中的牆壁。

  煙塵漫天而起,衝擊波瞬間擴散。

  方劍眼中殺機不減,他可不會認為這一拳就將方休打敗。

  畢竟方休怎麼也是一個實打實的靈海境,戰力絕對不會僅僅如此。

  腳步一踏,身影再出之時,方劍瞬間臨近牆壁,拳頭高舉之時,蘊含巨力的拳頭轟然落下。

  “李玉的命,你要血償!”一聲怒吼,方劍拳頭沒有絲毫留手。一拳之下,大地震動。整片牆壁轟然坍塌。

  卻是此時,一道靈氣從煙塵中轟然而出。

  恐怖威勢壓得空氣倒卷,氣浪倒卷,駭然之威開山斷嶽。

  方劍眼眸一收,一股危機感瞬間臨身,令得他汗毛咋立。沒有絲毫猶豫,方劍腳步猛地踏地,整個人瞬息而退。

  煙塵倒卷,一股氣浪猶如漣漪一般擴散而出。

  漫天煙塵之中,一道挺拔身姿傲然而立,滿臉怒火。

  “賤種,我要你的命!”煙塵之中,方休滿臉怒意。身體之上靈氣翻騰,四周的磚石在靈氣之下碎裂開來。

  身上一股恐怖力量不斷肆虐,空氣都是為之顫慄。

  “這是方大總管的法訣……至極罡氣!”

  “至極罡氣乃是一門高深法訣,傳聞修煉到大成,靈海境無人可破!而且其罡氣鋒利,比之靈器有過之而無不及。想不到方總管竟然被方劍逼到此種地步!”

  “至極罡氣一開,方大總管戰力暴漲,方劍這下危險了!”

  方休的至極罡氣一出,所有僕人都是瑟瑟發抖。

  那可是傳說中的法訣,足以將靈海境戰力提升數成的存在。

  方劍雙眼一凝,此時的方休身體之上,靈氣撐起一片光幕,在那光幕之上,一股強悍的力量不斷肆虐。罡氣旋轉不定,四周空氣為之碎裂。

  強大的力量形成壓迫之感,向著四周壓迫而出,方劍頓時感覺身體沉重了不少。

  一股濃烈的危機之感出現在方劍身上,後背上不由得出現了一絲冷汗。

  今夜,他已經經歷過了太多的戰鬥。

  此時的他,已經極為疲倦,若不是心中那抹仇恨。此時的方劍早就倒在了地上。

  芳菲臉色微變,望著方休美目中滿是擔心。

  方劍身為一個靈溪境竟然把方休逼到施展法訣的地步。

  他已經創造了一個奇跡。

  若是他再執意戰鬥下去,至極罡氣之下,方劍生機渺茫。

  “小弟,危險。至極罡氣不是你能抗衡的。”方菲驚呼一聲,滿臉焦急。

  至極罡氣乃是法訣,此時方休以靈氣催動,別說是靈溪境,就算是靈海境也不敢硬接。

  方劍望著方休,雙拳緊握。

  眼中殺意浮現,雙眼都是露出了血紅之色。

  李玉的仇,絕對不能如此算了。

  砰!

  身影後退之時,方劍的手猛地拍在矗立在地上的劍匣。

  手落在劍匣之上,方劍的氣息瞬間大變。抬頭之之時,一股桀驁之氣席捲而出。

  氣勢爆發之時,散亂的長髮飄舞不斷,滿臉的癲狂之色。

  “我說你要血債血償。法訣,也救不了你!”手扶劍匣,方劍霸道的聲音令得無數僕人愕然。

  即便是暴露出鴻蒙紫劍,方劍此時也在所不惜。

  李玉的死亡,已經令他失去了理智。

  現在的他,只想要報仇。

  至於後果,他沒有想過,也不會去想。

  若是連兄弟的仇都不能報,那他要這一身修為有何用?

  霸道的話語響徹在夜空之中。令得所有人都是倒吸一口冷氣。

  這是什麼樣的自信,即便是靈海境施展法訣,他也無懼?

  他究竟是有多自信?

  芳菲震驚,雙眼緊緊望著方劍,心跳好似都要停止。

  此時的方劍,太過矚目。整個人身上似有一股神秘力量,吸引著所有人的目光。

  光芒萬丈!

  “小弟……”方菲心中震撼,望著方劍堅毅的目光,她知道這一場戰鬥她已經無法阻止。

  芳菲手臂一揮,一柄清冽的長劍斜插在方劍身前,入地三分,寒光畢露。

  “是大小姐的靈雨劍……”

  “好鋒利的靈雨,不愧是靈器的品級。”

  “可是即便是擁有靈器,方劍也不可能抗衡方大總管。高層的人為何還沒有出現。難道是在默許此戰的進行?”

  所有僕人都是一愣,聽著這話頓時眼中露出光芒。

  方劍此時展現出來的戰力,足以在方家所有年輕一輩天才排進前三。如此天驕,方家高層竟然沒有出面阻止這場生死之戰。

  “兩方勢力的掌舵之人都沒有出現,此事難道真的是被默許了嗎?”方禁面色凝重,此時方淩霄沒有出現,他能接受。

  但是作為方休背後的方淩武都沒有出現,這實在是令他不解。

  畢竟此時方劍所展現出來的戰力,足以引起高層的注意。

  “難道真的如三長老所說,這是方家洗牌的開端?”一想到此處,方禁的額頭就有冷汗冒出。

  雖說方家表面風平浪靜,但是任誰都知道。方家的暗流從來沒有停止過。

  在一處閣樓之上,一位身材修長的身影目光閃過無盡黑暗,落在了此時方休的院落之中。目光中帶著凝重。

  “方淩霄,這就是你暗藏了十多年的秘密?一個被青羽城所有人稱為廢物的人,竟是方家數一數二的天才?”

  “能隱藏如此之久,你當真是煞費苦心,可惜,今夜你註定會失敗。年輕一輩抗衡老一輩的修士,你果然不是善用計謀之人。”

  方休院落的一處黑暗之處,李勝雄滿臉鐵青,望著此時站在院落之中的方劍,眼中充滿了猜測。

  “方宇濤難道失手了?這不可能,就算是方宇濤失手。還有黃缺長老,那可是靈海境的存在。他竟然還活著?”

  方劍站在院落之中,他不知道自己為了給李玉報仇,給方家帶來的反應如此劇烈。

  這一場戰鬥,已經不知不覺被所有方家之人關注。

  哪怕是高層,對於這場戰鬥都是懷著期待。

  微微轉頭,方劍看著在人群中的方菲。

  此時的方菲一臉嚴肅,整個人透出一股英武之氣,俏麗容顏在夜空下顯得完美無瑕。

  黛眉微聚,美眸半眯之時向著他點了點頭。

  方劍微微一笑,似有所悟,手臂伸出緩緩地拔出地上的靈雨劍。

  長劍一震,頓時寒芒乍現,一聲清脆的劍吟聲回蕩,異常明亮。

  長劍斜指在地,劍鋒之上透著絲絲攝人的寒芒,猶豫月華一般。身上,一股無形的氣勢自方劍腳下緩緩升騰而出,捲動四周塵土。

  長劍輕顫,似隱有所感。

  “你以為,一柄靈器能改變什麼嗎?我會告訴你,在靈海境下,靈溪境就應該猶如螻蟻一般。”方休面色猙獰,此時的他也明悟了今日的戰鬥。

  這一場戰鬥,看似是私人恩怨,但是其中卻牽扯了太多。

  方劍看不出來,但是方休心中已經明瞭了大半。

  這是方淩霄和方淩武兩方勢力的碰撞。

  所以此時,即便方劍所展現的天賦強的離譜,但是他依舊可以將其斬殺,而且不會有任何責罰。

  明白了這一層,方休再無顧忌。

  眼眸一凝,眼眸中殺機沒有絲毫遮掩。腳步踏地之時,在其身體四周,罡氣高速旋轉,威勢駭人。

  一聲破空之聲,方休的身影便是瞬息而出。手掌化作鷹爪,其上靈氣吞吐,鋒銳異常。

  絕殺之態,掀起風聲呼嘯之時,驀然臨近方劍,凜凜殺機,當頭籠罩而下。

  而此時方劍手握靈雨劍,一身氣勢無盡,似有睥睨天地的無盡霸道。

  眼眸倒映出方休猙獰的面孔,隨後眉頭一挑,眼瞳中一道精光瞬息而過。斜指地面的長劍緩緩而提,劍身之上,無數殘影跟隨,似虛似實。

  長劍似蘊含無盡玄妙,劍身一分為二,二分四……

  瞬間便是有數百虛幻長劍顯露在方劍身前。

  長劍橫於胸前,方劍滿臉冷靜,那副模樣,竟是絲毫不受方休氣勢的影響。

  氣勁從方劍周身而起,化作了一道颶風將方劍完全籠罩。

  待到方休臨近方劍身前半丈之處,方劍的嘴唇中輕輕開合,淡淡的聲音隨之回蕩在整個夜空……

  “煙雨同流……”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