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劍逆諸天

第一卷一劍在手,吾意不滅 第二十三章演戲

書名:劍逆諸天 作者:無情海 本章字數:3719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3:43


  “爹……”望著大殿那道威嚴身影,芳菲整個人氣質瞬間大變。

  強勢,冷漠,給人一種生人勿近之感。

  “嗯,你先去吧。方劍,你進來一下。”威嚴的聲音,帶著一股不容拒接的霸道。

  轉身中,方淩霄魁梧的身軀踏入了大殿之中。

  芳菲望著方淩霄離去,轉身對著方劍囑咐道:“謙卑一點,爹不喜歡狂妄的人。切記。”

  方劍一愣,正要說話時,方菲已經何他擦肩而過。

  癟了癟嘴,方劍歎息一聲,臉上帶著無奈之色,緩緩得走入了大殿之中。

  大殿之中裝飾奢華無比,左右各一排座椅都是靈木所造,其上散發著讓人凝神靜氣的異香。

  在大殿門口正對之處,方淩霄挺胸而坐,臉色平淡。但是身上散發的氣場卻是給人一種凝重之感。

  “拜見家主……”方劍望著坐在大殿前的方淩霄,雙手抱拳一拜。

  一聲家主,方劍在此時已經將自己的界限劃開。

  “嗯,坐……”方淩霄面無表情,目光掃向了大殿中的椅子道。

  方劍點了點頭,坐在了身旁的一張椅子上。

  雖然方劍面對靈海境強者沒有絲毫畏懼,但是面對大殿中這個中年男子,卻是有一股緊張之感。

  呼吸似乎都是凝重不少。

  面前這個中年男子,是方家的家主,更是自己的大伯。

  自己在其面前,怎麼也強勢不起來,似乎這男子對於自己有著天生的壓制之感。

  這種感覺,即便是面對靈海境也不存在。

  “養劍術,修煉得如何了?”方淩霄目光不著痕跡的向著大殿一旁掃過,說了一句讓方劍摸不著頭腦的話。

  方劍望著方淩宇的目光,掃了一眼大殿的後方。

  在那後方,有數道極為隱晦的氣息,暗暗吐露。

  “被人監視了嗎?這方家中,方淩霄果然很被動啊!”方劍從方淩霄那微微一撇的目光,和那根本聽不出來頭腦的話語,已經猜測到了他給自己的信號。

  養劍術修煉得如何了?這一句看似平淡的話語,其中卻是有不一樣的意義。

  方劍拿到養劍術才幾日時間,不要說修煉,一般人哪怕是參悟怕是都還未參悟透徹。

  但是方淩霄問的卻是修煉得如何了。這話語的意思也就是說,這養劍術,他早就給了方劍,而且方劍已經在逐步開始修煉了。

  看似平淡的一句話,卻是將方劍拿養劍術的時間無限得延長了。

  乍一聽,這其中也沒有什麼玄機。

  但是方劍心思敏捷,在一瞬間就反應了過來。

  養劍術時間的延長,這代表著方劍早就擁有修煉武學的資格。

  而這也就代表著方劍以前的廢物之態,其實不是他的真實面目。

  方劍心中一悅,自己正愁著如何解釋自己的境界。

  畢竟一個人在消失了一個月後,歸來之時。不僅將廢物之名掙脫,更是一躍成為了天才一列。

  這就不免讓人想到,方劍是不是獲得了無上機緣。

  而能將一個廢物徹底改變的機緣,這可會引起無數貪心者的覬覦。

  所以對於這個難題,方劍心中已經有了好幾個藉口。

  但是現在方淩霄卻是直接將這道難題自己攬下,方劍瞬間就感覺身體輕鬆不少。

  “有負家主所望,一年時間,雖能摸到竅門,但是卻終不得其法。不過好在前幾日拿到了養劍術的真跡,對於養劍術有了一些明悟。”方劍面露沮喪之色,搖了搖頭道。

  聽著方劍的話語,方淩霄雙眼大睜,望著方劍,整個人臉龐都是喜悅之色。

  能在自己一個細微動作和一句平淡話語中察覺到自己的處境。

  這小子,不簡單啊!

  “呵呵……慢慢來,你爹是劍道天才,那養劍術,他說他都看不透,你能摸道竅門,令我很意外。”方淩霄面帶笑容,露出一副慈祥的模樣。語氣之中滿是對晚輩的教導。

  方劍那一句一年時間,對於他來說簡直就是神來之筆。

  一個足夠準確的時間,瞬間便是將他懸著的心穩住了。

  這句話雖然是對著方淩霄說的,但是卻不是說給他聽得。

  方劍這一句話,是說給大殿後面的人聽的。

  這一句話,瞬間便是將方淩霄秘密培養方劍的事實落實。

  也就是說,方劍的境界。不是在一個月修煉得到。

  而是因為有方淩霄的培養。

  這也是說,因為這句話,方劍已經在眾人心中正式站在了方淩霄一脈。

  畢竟方淩霄不可能去培養一個絆腳石出來。

  作為年輕一輩,方劍的年齡僅有十六歲。

  想要在十六歲斬殺靈海境,即便是他天資再高,沒有十多年的沉澱也休想做到。

  畢竟在有些東西,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明悟的。

  這也就意味著,方淩霄在方劍幾歲的時候就在培養方劍。或許更早!

  在大殿之後,所有人都是眼神震撼。

  一個能在幾歲幾懂的隱忍的人,怎麼能不讓人震撼

  “有愧家主栽培。”方劍不卑不亢,語氣滿是沮喪。

  “不必如此,既然你能摸到養劍術的竅門,你對劍道應該有自己的體悟。我也就不再多言。昨夜你施展煙雨同流,我看你後勁不足,想必在方休手下也是吃了一些虧。”方淩霄關切道。

  “一些內傷而已,休息一些時日就好了。”

  方淩霄看著坐在大殿中方劍,滿是欣賞之色。

  雖說現在的房間已經有了足夠的資本和自己叫板,但是在自己面前,竟然沒有一絲傲意。

  這讓他對於自己這個十多年未見的侄兒十分滿意。

  方淩霄搖了搖頭,臉上露出一抹慈祥之時,衣袍一揮,一個瓷瓶直接飛向方劍:“傷勢久拖,對於根基損耗很大。這是療傷的丹藥,回家之後就煉化吧。”

  方劍望著手中的瓷瓶,在那瓷瓶之上有一股淡淡的異香纏繞,令人神清氣爽。

  “謝家主。”方劍點了點頭,將丹藥鄭重得放入懷中。

  方淩霄坐在大殿之前,十字相交。右手的食指在虛空中不斷遊走。許久之後才平淡道:“雖然你斬殺了靈海境修士,但是不可驕傲。你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方休不過是一個以四十條靈溪突破靈海境的不入流靈海境。斬殺他,不值得你驕傲。

  青羽城中,能做到這一點的年輕一輩,不算是少數。有些事情,需要相應的力量或者地位才能得知。這一點你要明白。”

  “謝家主教誨。方劍定不負家主期望。”方劍嚴肅道。

  “那你去吧。”

  “是。”方劍淡淡道了一聲,起身之時對著方淩霄抱拳一拜。

  方劍轉身之時,目光不著痕跡得向著大殿後方望了一眼,臉上帶著些許笑容,意味深長。

  走出大殿,方劍長長得呼了一口氣。

  “看來方淩霄在這家主中的地位,比我想像的還要低的多。這方家的水越來越渾濁了。”

  方劍搖了搖頭,以方淩霄的地位,傳自己去問話,竟然被人監視,不得不處處小心應對。

  這方家自己瞭解得還是太少。

  “今晚上就能知曉一些方家的秘密,現在的我也有資格知道一些核心秘密了。有了方淩霄在前,我的秘密暫時也算是保住了。”

  不在去思考方家的事情,這其中的水太深了。

  方劍若是不知所以就捲入其中,雖然現在的他在年輕一輩中很是矚目,但是正如方淩霄所說。方休不過是靈海境不入流的修士。

  淩駕在其上的方家能人不知幾何。想弄死一個靈溪境,怕是沒有絲毫壓力。

  “抓緊時間修煉,我的實力還是太低了。隨著我擺脫廢物之名,危機已經越來越強了。”一想到昨夜李玉為了不讓自己為難自裁當場。方劍後背就不由升起了一陣冷汗。

  這種事情,他不允許再次出現!

  轉過一個小彎,方劍便是看見在那草屋前。玉茹煙正滿臉擔心的站在草屋前。

  “啊劍,你沒事吧?”看著方劍出現,玉茹煙連忙拉著方劍打量。

  “我能有什麼事情?活蹦亂跳的,別提有多好了。”方劍收齊了緊蹙的眉頭,無奈得攤開雙手道。

  看著方劍身上還殘留著些許鮮血,玉茹煙臉色都是有些難看。但是檢查了數次,卻又沒有在方劍身上發現明顯的傷勢。玉茹煙終於是確認了那鮮血不屬於方劍。

  “你可真夠能鬧的,前幾天才出了一次風頭,昨天又把方家鬧得雞犬不寧。”玉茹煙冷冷得眼神,帶著怒意。“現在可是真的變強了,都敢去找靈海境的事情了。”

  看著滿是怒意的老娘,方劍心中也是無奈。

  “娘親,你還不知道我嗎?別人不惹我,我是不會惹事的。”方劍滿臉委屈,看著就要放怒的玉茹煙解釋道。

  “哦?昨晚我怎麼聽說,是你一人直接殺到方休的院落中,將他斬殺了?”

  方劍望著玉茹煙深深得呼吸了一口氣道:“他派人暗殺我。”

  “……”本想要教訓一下方劍的玉茹煙瞬間便是猶如泄了氣的皮球一般。望著方劍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以後不要太莽撞了,昨夜若不是方家兩方勢力隔岸觀火,相互牽制。你現在已經回不來了。”,望著方劍許久,玉茹煙才語重心長道。

  “這個我早就知道,不過就算昨夜兩方勢力都來阻擋,我也要將他斬殺。這一點,我不會改變。”方劍語言略顯倔強,讓得玉茹煙心中隱隱有不妙之感。

  能讓方劍不惜代價去斬殺的人,必定是觸及到了方劍的底線。

  昨夜他是被朋友約出去的,但是卻是半途殺回家族中,強勢斬殺方休。

  其中緣由,只要細細一想,便能清清楚大概。

  “你長大了……有擔當了。”望著此時一臉嚴肅的方劍,玉茹煙眼中露出喜色。

  當初還牙牙學語的孩童,現在已經成長成為了一個有擔當的人了。

  可以想像,再過幾年面他一定會成長成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

  就如十多年前的他一樣。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