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劍逆諸天

第一卷一劍在手,吾意不滅 第二十四章夜談

書名:劍逆諸天 作者:無情海 本章字數:3926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3:43


  房間之中,方劍盤膝而坐,在其身後的劍匣之中,一道紫色光幕將方劍完全籠罩。

  勻稱的呼吸似乎蘊含了某種規則一般,一吞一吐之間,帶動身體周身毛孔一開一合。

  絲絲天地靈氣從天地間緩緩灌入方劍的身體,隨著渾身經脈流轉開始向著一條完全陌生的經脈中彙聚而去。

  雙手緊握,在其手掌心中,數十顆靈石正在以飛快的速度消失。

  無盡靈氣從手掌中被方劍吸納進身體中。

  身體中靈溪不斷充盈,第兩百八十四條靈溪已經完全了大半。

  李玉的事情讓得他對於力量有了渴望。他要抓緊一切時間將自己的修為提升上去。

  這樣的情況,他不會允許再有第二次發生。

  夜間十分,一輪皓月照亮萬里河山。整片天地明亮如白晝。

  房間中,方劍身外的之色光幕消失。緊閉的雙眼緩緩睜開,深邃的眸子好似深淵一般,透露著一抹沉著和冷靜。

  “時間差不多了。”起身之時,方劍打大房門,身負劍匣消失在黑夜中。

  青羽城中一道山峰之上,一道偉岸身影迎風而立。任由那寒風將一身衣袍掀起發出獵獵之聲。

  棱角分明的臉龐之上露出幾分滄桑和無力,雙眼遠眺整個青羽城,眼中是一股深深的疲憊之色。

  窸窸窣窣……

  背後,傳出青草被踩踏的聲音。

  山林中,一道單薄的身影身負一個劍匣,踏著不急不緩的步伐緩緩而來。

  方劍站在山峰之前,和那道偉岸的身影並肩而立。目光也是遠眺山峰之下的青羽城。

  月光下,青羽城顯得十分寧靜。幾道稀疏的燈火看起來略有溫馨之感。

  “這山峰雖說不高,但是卻因為角度問題能將青羽城完全收入眼中。你看,那便是方家。”偉岸的身影微微偏頭,語氣溫和。

  方劍隨著那人的目光,視線落在了正東方的一處廣闊府邸之上。

  方家雖說寬廣,但是在青羽城這個龐然大物下,卻是顯得渺小。

  偌大的府邸,不過是青羽城中一處略微矚目之所。

  在青羽城的東南方,一處府邸十分廣闊。其中燈火明亮,宏偉的建築,氣勢恢宏。隱隱有氣吞天地之勢。

  比之方家更加壯闊!

  那是青羽城中最強的勢力……吳家。

  在正西方,有一處豪宅和方家遙遙相對。吞吐天地,大氣壯闊,宏偉建築讓人心生敬畏。

  那是青羽城中和方家齊名的勢力……落羽門。

  而除了這三處府邸,在青羽城的一個小山頭也是極為矚目。

  那山頭上棟棟房舍拔地而起,隱隱間將整個山峰都是覆蓋。

  在那山頭之上,有一個巨大的雕像,那雕像是一條騰空而起的巨龍。

  龍頭向天,似在咆哮。

  那是青羽城中四大勢力之一金龍門的所在。

  “怎麼樣,你看出了什麼?”偉岸的身影目光淡然,望著山峰下的青羽城,淡淡得問道。

  “我看到了野心。”方劍搖了搖頭,無奈道。

  “喔?此話怎麼講?”那身影有些意外,方劍這個問答勾起了他的興趣。

  方劍望著青羽城下,淡淡一笑道:“黑暗之中,有一股殺機在青羽城上空盤踞。四大勢力就像是蹲俱在青羽城的四大猛獸,只要任何一方有懈怠之態,其他三方勢力就會撲殺而至,將其撕裂成碎片。而這四方勢力中每一方勢力都在靜靜潛伏,為了尋找一個時機,將三方勢力全部吞噬。

  這是就是野心,一統青羽城的野心。

  不過這野心,吳家最是張狂,他的目的幾乎沒有任何掩飾。那擴張之心,即便是在此地依舊能隱隱察覺。反觀其他三方勢力,比之吳家就要低調很多,這其中,方家應該是最求平穩的一方勢力了。

  從此地看,方家……”

  方劍搖了搖頭,語言隨之停止。

  “怎麼不說了?”那身影帶著笑意問道,“是因為現在的方家,已經日薄西山了嗎?”

  雖然話語有些忌諱,但是那身影卻沒有絲毫避諱。

  “我可沒有說,是你自己說的。”方劍急忙解釋道。

  “現在的方家的確是日薄西山了,家族的內鬥,這個龐然大物已經不再有以往的力量了。四大勢力,方家的確是最危險的一方勢力了。三大勢力現在都在靜靜得等待著方家露出力竭之態,然後一擁而上,將其吞得骨頭渣都不剩。”聲音中有些無奈,那身影歎息一聲,似有些自責。

  “那你這個家主當得真的很遜……”淡淡的聲音響起,方劍白了一眼那偉岸的身影。

  方淩霄嘴角微微一抽,這小子還真是沒有給自己一點面子。

  “方家到了此種地步,也不是我願意看到。老三的野心太大,性格極端,若是讓他奪走家主之位,方家著數百年基業就真的會葬送在我手中。這樣我有何顏面去面對地下的列祖列宗?”方淩霄一聲歎息,滿臉難色,心緒複雜。

  “說正事吧,你叫我來為了何事?別告訴我就是來找這個晚輩敘舊的。”方劍語言平淡,將話峰一轉。

  方淩霄十多年沒有找自己,今日在大殿上以手指寫出在山峰相聚的文字,絕對是有事情和自己說。

  “你的實力在方家年輕一輩中首屈一指,我希望你能站在我這一邊。你也知

道,方淩武現在得到旁系的支持,年輕一輩中實力比我這個家主還要強悍數倍。我能拿出手的也就只有你姐一人而已。若是你加入我的陣營,年輕一輩中,有你們姐弟兩人,我就再無忌憚。

  而且,方宇仙早在幾年之前就已經加入了方淩武的陣營,以他的天資,絕對會得到重點培養,你若是和他在同一個陣營,說不得會處處受限制。”

  方劍沒有絲毫情感波動,但是一聽到方宇仙的名字,那本是舒展的眉頭,卻是緩緩聚攏。

  方宇仙,被譽為方家年輕一輩第一人,傳聞其天資比方菲還要強悍。所開靈溪早就達到了九十條。

  雖說其天資絕高,但是此人在方家卻是一直不出。所以其真實實力,方家沒有幾人真正知道。

  但是傳聞方宇仙已經閉關數年,說是在衝擊靈海境。

  若是被其衝破了靈海境,那麼他就是方家歷史中最年輕的靈海境。

  因為他現在才十七歲,比方劍還要小一個月!

  但是這些都不足以引起方劍皺眉。

  真正讓其皺眉的是因為方宇仙乃是他父親小妾的兒子。

  也就是說,方宇仙是他同父異母的弟弟。

  雖然是兄弟,但是兩人的待遇卻是天差地別。

  一個出身便是被光環環繞,是方家雪藏的超級天才。前途一片大好。

  而另一個則是出身便被鑒定為廢物,數十年僅僅充盈了數條靈溪,地位比僕人還要卑微。若不是其父親的光芒照耀,現在或許已經是亂葬崗上一具白骨。

  對於這個弟弟,方劍沒有太多的瞭解。但是其母吳秋水卻是方劍在方家中最大的仇敵。

  廢娘親嫡系地位,暗殺娘親,派人暗殺自己。

  這一切,背後都是有著吳秋水的影子。

  可以說方劍和吳秋水之間已經是水火不容的地步。

  所以對於這個弟弟,方劍心中也是不爽,畢竟能有如此心狠手辣的母親,相信常年的薰陶下,方宇仙也不會是一個好貨色。

  “你的要求我看在姐的面子上,我答應下了。不過我也有要求。”方劍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道。

  想要對吳清水動手,他遲早是要和方宇仙對上。

  這一點無可避免。

  而且方菲對於方劍的恩情重大,若不是方菲,或許現在的他還是一個人人肆意羞辱的廢物。

  所以這個情,他不能不能承。

  方宇仙在方淩武那邊,自己絕對是不能去的。

  一山難容二虎的道理他還是懂的。

  所以這個局面根本沒有選擇,若是他想在方家有所依仗,那麼此時的方淩霄便是他最好的選擇。

  “什麼要求你說。”方淩霄微微一笑,只要方劍答應進入自己的陣營,什麼要求都不算是要求了。

  能得到方劍的支持,他會在此大作文章。

  畢竟方劍的父親可是家族中地位最超然的存在,若是讓方劍將這個地位繼承,那麼對於他來說無疑是雪中送炭。

  “我就兩個要求……第一:我母親的安全,你必須保證。若是她因為你們兩方勢力掉了一根頭髮,這個方家都不足以給她陪葬。”霸道的話語帶著強烈的威脅。

  方劍現在已經具備了威脅方家的資格,此時的他不遜色任何天才。

  他所展現出來的資質,足夠方淩霄重視。

  而且其手握逆天神器,他相信總有一天,他能登淩九霄。

  問鼎至強之路。

  “那你覺得這十多年憑她一介凡人是怎麼在方家活下來的?第二個條件是什麼?”方淩霄淡淡道。

  語言雖是平淡,但是落在方劍的耳中卻是意味不同。

  “果然,這十多年,大伯都在暗中保護著娘親。”心中略有些溫暖,方劍滿是恭敬道,“謝大伯。”

  一聲大伯,將這十多年來的怨氣完全散去。

  方淩霄在如此艱難的局面下,還能記住他娘倆。這讓方劍心中對於方淩霄廢去娘親地位的事情完全消散。

  “呵,這大伯倒是有些時間沒有聽到了。說吧,第二條件,我能滿足你的,我儘量做到。”方淩宇露出喜悅的微笑。面色慈祥,哪還有絲毫一家之主的霸氣。

  這‘大伯’上一次聽到還是老二在家的時候,應該有十四年了吧?

  方淩霄的眼中露出一抹複雜,這十多年倒是苦了他娘倆了。

  “能有這句話,第二個條件就免了吧,我自己應該能應付。”方劍本來想借方淩霄的勢力,將自己的行蹤隱去,好專心去做星辰閣的事情。

  不看著方淩霄今日在大殿的表現,還是不要給添麻煩了。

  一個家主能當成他這樣的地步,真的是不容易。

  “真不用我幫忙?”方淩霄再次詢問道。

  雖說他的處境極為尷尬,但是手下還是有些勢力,不然也不會穩做家主之位十多年久。

  “不用了,但是我的提醒你一下,吳秋水這個女人不是表面看起來那麼簡單,她所依仗的應該不不僅僅是方宇仙,這一點你還是小心一些。別到時候方家怎麼滅的都不知道。”方劍轉身之時,回過頭向著方淩下提醒道。

  能夠派遣一個靈海境來暗殺自己,這手筆已經相當不俗了。

  畢竟在青羽城中,靈海境的強者,可不多見。

  說著,方劍便是離開了山峰,留下方淩霄一人在山峰上緊蹙眉頭。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