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歷史架空 > 漢宮秋

南洋秋風 第十章北涼反應

書名:漢宮秋 作者:六癡道人 本章字數:2515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4:02


  建隆十八年十一月,北涼大都,大雪!

  與瓊州的溫暖不同,大都地處太行與燕山之間。正處隆冬時分,連續的幾場大雪染白了大地。天地之間籠罩在一片雪白之中,讓整個城市一片臃腫,失去了其他的色彩!

  宮城之內,北涼可汗特木爾剛剛接到到南征騎兵將領哈巴日發來軍報:“南征大軍水陸並進,一路所向披靡,追至崖山,陣斬敵酋,焚其行宮。敵將魏世傑率殘軍登舟,流竄海上。

  水師範弘陽起戰船追擊,一戰不勝,再戰,敵將乘風火攻,水師兵敗!戰船火燒至夜方熄,萬餘水師將士及主帥無一生還!敵全員往西登瓊州島而去。我鐵騎亦揮師雷州,兵鋒直指瓊州!

  水軍雖敗,士氣尚存,直待大汗一聲令下,我北涼兒郎便可驅馬渡海,踏平瓊州!”

  可汗陷入了震怒。

  四百艘戰艦被焚毀!

  近萬北涼勇士殞命南洋!

  沙場宿將范弘陽陣亡!

  北涼多少年沒有遭受如此大的損失了?最可恨的是此次慘敗,喪失了北涼這個遊牧民族幾乎全部的水上力量!

  北涼舊將,紛紛請戰,揚言要投鞭渡海,生擒娃娃皇帝。

  而漢臣卻反對激烈,個別大臣更是泣血直諫!奏言我北涼兵鋒雖銳,然海戰不比陸戰。雷州距瓊州雖一海之隔,不過數十裡,如若沒有水軍,以騎兵渡海,無異于自殺阿!北涼勇士經不起如此才損失啊!

  其言辭之懇切,為北涼殫精竭慮之態,讓大汗都不好不擺出一副深受感動的表情來。

  特木爾大汗,隨父輩崛起於草原,乃一代聖主,自有其過人的氣度。至於震怒,當是想試探下部分降臣的態度!

  自統一草原以來,東征西討,至今未逢一敗。雖有此次小挫,但也未必會將雍朝的小皇帝放在眼裡,流亡的小朝廷不過是苟延殘喘罷了。

  奏報中說雍朝的小皇帝,竟然敢在瓊州豎起龍旗,招攬民心,而不是藏形匿跡,偷度餘生。

  倒是讓大汗高看了一眼。說明小皇帝還是沒有甘心失敗,還有覬覦中原的野心。不過也可能是姚老匹夫的堅持。

  是誰的堅持已經不重要了,他們的結局都是不會改變的。失敗和消亡,是他們唯一的命運!

  目前雷州民心已然不穩,可見雍朝的小朝廷一天不滅,中原民心便一日不穩!

  北涼舊將,勇則勇矣,帶領勇士們衝鋒陷陣可以。其中能獨當一面的帥才,也就那麼幾個!如今北涼朝中懂得訓練水軍,督造戰船的只有率水軍協助破襄陽的董先了!

  而對這些賣力表現的漢臣,雖然不齒,但治理中原還要依靠他們的。所以他們的意見也要適當的給與肯定,就當是安撫吧!論分析局勢,經略一方還是要倚重這些漢臣的。

  哈巴日這個廢物,連這點小事也不會處理了嗎?賤民竟然敢偷偷浮海入瓊!難道勇士們手裡的彎刀不鋒利了嗎?

  還是一次失敗就讓他進退失據了?還好這個蠢貨還沒有愚蠢到家,還知道彙報水軍失利的消息,知道來向大汗請示下一部的行動!不然真以騎兵渡海,只能是白白斷送北諒數萬鐵騎!

  董府,董翰的書房內。

  兩位男子相對而坐,相貌均是氣宇軒昂,只是年紀相差頗大。一位年約五旬,一身紫袍。一位年約二十上下,一身布衣。

  “叔父急招我回都,可是為了南征受

挫之事?”一身布衣的董先急切的問著這位深得大汗器重的老人。自己的親叔父董瀚。

  “先兒,你所料不錯,叔父此番正是為了此事。今日聞聽奏報,大汗震怒,欲重新征討,涼將雖力主再戰,但是多不習水戰,漢臣多有反對之聲。

  但我料大汗定然不會容忍雍庭苟延殘喘於瓊州。你精通水戰,又懂練兵之道,叔父打算舉薦你南下,負責南征事宜,你可有具體方略?”

  董翰看著神情有些急切的侄子,目光柔和親切。一身華貴的紫袍映照的滿室燭光一片緋紅。

  侄兒的一身韜略,自己是清楚的,當年破襄陽,侄子率水軍協助破城,立下大功,自己家族,一時風光無限。只是自己已身居高位,大汗為了平衡漢臣涼臣之間的平衡,雪藏了董先。本以為天下將定,董家再無統兵的機會。誰知天又賜良機!

  “侄聞戰報後,思慮已久,現有平南策略在此,請叔父過目。”董先取出懷中早已寫好的奏摺,雙手遞給董瀚

  董先顯然是早有準備,平南要略敘述的頗為詳盡!董翰仔細看了一遍,大略分為三個部分,其一:澤地建水寨練水兵;其二:招船工造戰;其三:重視後勤補給。其中尤為重視兵員源選擇。其他如戰船建造,武器後勤等考慮俱全。三年便可練出能戰之水軍!

  “好,先兒果然胸中有丘壑,在老夫觀來,此策可行。等明日朝會,便將此策獻與可汗!”董翰手撫長須,一臉笑意。

  朝堂之上,大可汗對於董家叔侄的奏報,很是滿意。所以以那欽為首的北涼權貴的反對之聲也就銷聲匿跡了。

  大汗的旨意來的很快。封董先為征南將軍,總督水陸兩軍。赴江西、湖廣行省南部擇地編練水軍,打造戰船,準備攻伐瓊州。因新年將至,為顯恩寵,特許新年後赴任!

  大都的雪還在繼續,下著下著,新年就近了。這個新年,董家的風光豈止是無限啊!

  自從大汗的旨意傳下後,北涼的漢臣們議論紛紛。董翰在朝,領光祿大夫兼太保高位,侄兒董先統兵在外,全權負責水陸兩軍南進事宜。以漢臣身份,能得大汗如此重用,可是從無先例!

  董瀚自己心裡清楚,眼前的榮寵不過是過眼浮雲。董家能得大汗青眼,不過是為了朝政的平穩。從丞相那欽極力反對自己侄兒南下,卻罕見的被大汗訓斥,就不難一窺其中的意味。

  畢竟那欽為代表的北涼權貴們的實力已經讓大汗有所忌憚了。

  新年過後,前來拜訪董府的客人絡繹不絕。熙熙攘攘的時間過的很快。出發的日期漸近,董先上表辭別了大汗。

  新年剛過。大都肅清門,白衣白袍的董先腰懸寶劍,長身肅立風雪中,抱拳謝過前來送行的家人及故交。翻身上馬,往南奔涿州而去。

  涿州碼頭,早已有快船等候。準備循水路南下,至揚子江,順江出海,赴崖山擇地練軍。

  風雪中早不見了侄兒身影,而董瀚還是呆呆的望著南方,神思迷亂!

  “助異族屠戮中原非我本意!欲憑胸中所學,儘快平定中原兵亂。使我漢民少經磨難!為此縱是背負駡名,我一身擔之!叔父以為如何?”

  侄兒董先的話還在耳邊,人已隨風雪而去!

  風雪中早已不見了白衣人的身影,董翰尤自立於風雪,喃喃自語:“吾道不孤也,我董家千里駒,又能馳騁天下矣!”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