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歷史架空 > 漢宮秋

南洋秋風 第十四章家燕歸心

書名:漢宮秋 作者:六癡道人 本章字數:2210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4:02


  端木飛神思急轉,自己表面的身份是皇帝親衛統領不錯,但是還有一個秘密的身份,家燕組織的指揮使!先帝為掩人耳目,方便執掌家燕,便任命自己兼任了指揮使一職!

  當日崖山島激戰,先帝陷入重圍,八千衛士拼死護衛。先帝重傷,自知不能脫險,命衛士突圍,護衛新帝!自己為免遺體受辱,縱馬跳下懸崖。自己無奈率眾帶著先帝遺詔突出重圍,八千衛士只剩三千人馬!

  本來皇帝戰死,護衛定然不能倖免,後來左丞相見將士忠勇,不忍加之刀斧,又得眾將求情,太后為收攏軍心,特許三千衛士待罪立功,護衛新帝!

  今天皇上雖厲聲責問,但是明顯沒有殺機。聽皇上言詞,顯然只是聽先帝提過,對於‘家燕’機構的詳情卻並不知曉。

  而且雖然對自己有所懷疑後,但還是跟著自己出城到此!怕是已經猜出來自己的身份,但是並沒有懷疑自己的忠心!

  如今出言責難,只是要逼自己表表明身份而已,並無問責之心!

  想通了這些只在須臾之間,端木飛立刻翻身下馬,面對著眼前年輕的帝王,推金山倒玉柱跪拜下去,身上甲胄鏗鏘:“臣大雍第六任燕首,叩見皇上。”

  先帝確實言及過‘家燕’組織,只是未有詳細說明。趙崇登基將近三個月,卻不見燕首現身,心中不免焦急。

  如若是已隨先帝戰死崖山,這樣的結果對與新帝來說無宜還算是好消息。

  可如若未死,新帝臨位數月而不現身,加之軍中多宿將。萬一燕首宿將靠在一起而皇帝卻未有覺察,誰能保證不會再上演一次先祖那樣黃袍加身的戲碼!

  趙崇望著這位中年將軍以大禮向自己跪拜後,暗暗松了口氣。這只神秘的力量終於能為自己所用了。自己多日所擔心的變故也消散於無形!

  但是並沒有上前攙扶,以籠絡其心。而是長歎一聲:“端木將軍,現身何其遲也!”

  “請皇上恕臣無罪,才敢盡言。”端木飛低著頭,請求道。

  “盡言無妨,今日駐馬坡上沒有君臣,只有袍澤。”趙崇沉聲說道。江風獵獵,皇帝的眼中閃爍的是真誠與鼓勵的眼神。

  “當日末將隨先帝與北涼追兵激戰,後先帝戰死,末將只帶三千袍澤突出重圍,已是心存死志,獻上遺詔後只等一死。不想太后恩典,為我等敗兵求情,得以護衛新君。

  得皇家如此開恩,本該繼續為皇上效命,但是十年南遷路,臣身心具疲,又見皇上登位數日無有軍令下達……”

  見皇帝沒有打斷的自己話的意思,於是鼓起勇氣繼續說道。

  “大雍營中事全憑他人安排!末將心灰意冷,正欲向皇上請辭,飄零江湖以了此殘生!

  驟聞海上戰歌,皇上當機決斷,一戰穩住局勢!當真是一鳴驚人。特別是皇上揮刀殺入敵陣時的決絕,仿佛先帝當年初蹬大位時的意氣風發!讓末將的心又活了過來。

  末將堅信,我大雍還有希望

!故而才有今日之事!”

  端木飛說完原由後,低頭跪在地上,一動不動。風呼嘯的吹過!趙崇坐在馬上,靜靜的看著地上的將軍。輕輕複問了一句:“端木將軍,現身何其遲也?”

  雖然明白自己此次不會有性命之憂,但是年輕皇帝的一聲歎息帶來的壓力猶如一座大山。想不到平時崢嶸不顯的皇帝竟有如此的威壓!端木飛的後背再次汗漬一片。

  再次出聲解釋道:“末將雖為先帝統禦家燕,然並無憑據。恐皇上不能信我之言!年前家燕偵知,輜重倉庫異動連連,有人調用兵甲糧草!

  更有水軍統帥,兵部主官不到兩月,率部出海數次!而今水軍大營所駐之人恐已超過二十萬!皇上卻還不得而之!情況危急,末將才出此下策!”

  “如若今日,朕不出城,端木將軍是否還不會告之此言?將軍還是在試探朕對你的信任吧?”趙崇緩了緩,下馬親自扶起了端木飛。

  “末將不敢!”端木飛站起身來,小心的回道。

  “試都試了,還有什麼不敢!若不是朕的一翻逼問,只怕將軍還要等著看朕何事能得知此事,並如何處理之後再做決定吧?只是朕早先沒有想過燕首和統領竟是同一個人!”

  趙崇心裡的一塊大石落了地,難得的調笑了幾句又問道。

  “水軍大營戒備森嚴,你是如何得知內裡的情況的?難道軍中有你的探子嗎?”

  “消息並不是從大營內傳出的,而是末將根據探察的糧草等輜重運送的頻率推算出來的!魏將軍的去向,倒是留在海豐的燕子傳回的情報!”

  端木飛剛說完,趙崇詫異的問道:“海豐縣來的消息?難道魏將軍出海去了海豐?快將此事的詳細情況細細說來!”

  “年前,留在海豐縣一帶的燕子就傳回消息:會昌一帶有朝廷大軍與北涼軍作戰,邊打邊撤,速度很快。且前鋒軍為三千騎兵,一路撤過龍川後,開始沿途散發糧食,換取牛馬等物,燕子探聽之下,大軍似是要去海豐,然後出海。

  但是剛入海豐的時候有大量青壯百姓請求加入,休整了三日後被北涼騎兵咬住,後來有大軍接應才得已脫身,趕到海邊。

  海豐沿海有船隊靠岸接應,三天時間,大隊人馬才全部通浮橋登上貓鼻山外的慌島。而瓊州城外也有探馬來報,水軍大營戒嚴異常。

  結合兩邊情報,末將推斷是魏將軍接到會昌的情報後,調動軍馬,船隊去海豐港接應。而水軍大營空虛,所以大營才提高警戒!”端木飛簡明扼要的敘述了事情的始末。

  趙崇內心巨震,剛得家燕組織效忠的興奮就淡下了分!如此大的軍事行動!如此長的時間,自己這個皇帝竟然全然不知!要不是有端木飛的示警,自己要被蒙到幾時呢?

  魏世傑何以敢如此行事?此事左丞相是否知曉?一連串的疑問浮現出來!

  至於說魏世傑有異心,自己也是不信,可是如此大事為何不報與自己這個皇帝決斷?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