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歷史架空 > 漢宮秋

南洋秋風 第十七章殘軍接敵

書名:漢宮秋 作者:六癡道人 本章字數:3318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4:02


  宋,戴二人,及身邊的將校們卻是面沉如水!戴鴻德喃喃自語:“看來是涼兵的增援到了!”

  大地漸漸振顫了起來!胡兵的歡呼聲更加囂張了。片刻後遠處的地平線上緩緩的出現了一條黑線!蒼涼低沉的號角聲遠遠的傳進了每個人的耳朵,震撼著每一個大雍軍士的心臟!

  飄揚的黑狼旗從地平線下慢慢升起!

  越來越近的北涼騎兵,面容猙獰。無數的駿馬踩踏著大地,鐵蹄下塵土飛揚!

  遮天蔽日的騎兵,足足有三萬騎!

  步兵在野外的平野上遇見大隊的騎兵,唯一能抵擋住的希望,就是集結起密集的軍陣。一旦軍陣被衝破,等待的只有被屠戮的命運!

  因為在平原上,步兵的雙腿永遠逃不過騎兵胯下駿馬的四蹄!更何況陣中還有二十萬毫無戰力的百姓和無數的牲畜!

  北涼大軍沒有立即發動衝擊,而是慢慢的在坡地上一邊集結,一邊積蓄馬力。

  先鋒的千夫長驅馬來到黑色的狼旗下,單膝跪地向一位年輕的將領稟告:‘少將軍,野狼部哨騎奉命拖住敵軍,現在敵軍就在眼前,請讓我率所部再衝擊一次,定能將那漢軍陣中的無數財富,奴隸,搶來獻與將軍馬前!’

  這位少年將軍就是南征騎軍統領哈巴日的長子斯欽巴日。年紀不過二十許。如果以為是靠著父親的庇蔭,才能統帥大軍的話,那就錯了。

  這斯欽巴日十八歲時,隨大汗狩獵,徒手獵殺一隻斑斕猛虎,一獵成名,是草原上有數的年輕猛將。

  不光勇武,兵法謀略也是不俗。全因自幼接受漢家大儒悉心教導,有智虎的美稱。深受當今大汗的器重。

  大汗此次能放心的讓莽漢哈巴日領兵南下,軍中有斯欽巴日一路隨父親南下,也是一個重要的原因!

  此戰能派斯欽巴日親自率三萬鐵騎追擊殘軍,可見哈巴日誌在必得的決心!前次海戰,北涼水軍全軍覆沒,哈巴日的日子並不好過!如果這次再讓這股殘軍,裹挾這麼多的百姓出了海,自己的位子還坐不坐的穩,那就要看大汗的心情了!

  ‘將軍連日苦戰,夜行兩百里,又與之纏鬥一日一夜,還有此決心。勇氣可嘉!但是我北涼兒郎也是血肉之軀!你且帶本部人馬隨本將壓陣。看我北涼兒郎如何踏平敵陣!’

  斯欽巴日安撫了眼前這位滿眼猩紅的千夫長後,舉起右手向前一揮。

  頓時號角聲聲,萬餘騎兵緩緩出陣,馬蹄踢踏之聲彙聚在一起。馬上的騎士輕踢著馬肚,手中的韁繩漸漸鬆弛,一萬匹戰馬緩緩加速,開始了衝鋒!

  雜亂的馬蹄帶起大片的塵土。身型粗壯的涼兵默默的抽出了彎刀。

  號角陣陣,鐵騎突出!一往無前的氣勢裡看不見哪怕是一絲的疲憊!馬速越來越快,距離也就越來越近!

  北涼騎兵一路追擊,人馬俱疲,如果直接攻擊,一舉衝垮這股殘軍也是可以,只是傷亡肯定不小!斯欽巴日久經沙場,自然明白這個道理。所以只派出一萬騎兵,打算進行一次試探,看看這只殘軍還有多少鬥志。

  前日父帥接到大汗傳訊,得知大汗已經派出新的南征統帥前來統籌全域。年後從大都出發的話,不幾日估計就會到達。若不是如此都不用浪費北涼兒郎的性命去衝擊敵陣,只用圍困住兩月,敵軍自然束手就擒!

  大雍殘軍,只有步軍弓弩兵各萬餘,四面設防,兵力捉襟見肘。好在弩兵手中配發的都是最精良的單兵硬弩,射程更是遠超涼騎的騎弓。自配發軍中以後,大雍的殘軍,就是依靠著這硬弩堪堪抵擋住了縱橫馳騁的北涼鐵騎。

  戴鴻德立於陣中,臉色凝重。敵軍大隊已到,以自己士氣低落的殘軍對抗對方的三萬騎兵,絕對撐不過兩天!

  眼見敵軍不加休整就發起衝擊,嘴角露出一絲嗤笑!‘哼,以此疲軍就想一舉建功,小瞧我軍至此,想來智虎之稱不過浪得虛名耳!’

  遂傳令盾牌手豎起大盾,長槍手上前,弓弩兵準備!

  北涼騎兵緩緩加速,至陣前四百步時猛然提速。

  ‘五百步’

  ‘四百步’

  大雍陣中的瞭望手不斷的提示著距離。當喊到‘三百五十步’時,正面數十面令旗同時揮下。大雍陣中正面的五千弓弩手同時射出箭矢。正面的弓弩手裝箭的空擋間,兩側的五千弓弩手再次射出一波箭雨。如此往復三次。

  三萬支箭矢呼嘯著飛向高速衝鋒的騎兵。由於發射的遠近錯落有致,

箭矢落點的覆蓋面也就很大。高速下墜的箭矢迎面撞上高速的騎兵,殺傷力十分驚人。

  騎兵在戰場上一旦停頓,要麼被對方的弓箭手當靶子,要麼就是被身後的同伴踏成肉泥!所以前排的騎兵中箭落馬,後面的騎兵根本停不下來,只能踏著同袍的血肉繼續衝鋒。

  數百涼騎被連人帶馬釘在地上,鮮血再一次侵透了這一方土地!

  當大雍陣中射出第一波箭雨的時候,北涼後軍就吹響了低沉的牛角長號。衝鋒的一萬騎兵堪堪沖近兩百步,就一分為二,在陣前畫出兩圈漂亮的半圓,各自射出兩波箭矢後,回到中軍後方列陣。

  兩軍中間只留下百餘具屍體,失去主人的戰馬,大多也跑回本陣去了。

  斯欽巴日盯著對面龐大的軍陣,思慮良久,對面軍陣嚴整,指揮調度有序。領軍之人倒是個將才。想不到大雍江山將亡,卻還有如此多的人傑。看似柔弱的漢人竟然如此堅韌!

  北涼崛起以來,席捲天下,滅國無數。想不到這文弱的雍朝倒是堅持到最後!明日戰罷,如若敵將未死,倒是要會會這個領軍之人!

  ‘我軍已疲,傳令大軍後退五裡宿營。待明日再來撕殺。’厲聲下完軍令,撥轉馬頭,帶領一眾護衛離開了。

  涼騎各自宿營,營帳連綿十數裡。

  北涼崛起與草原,兵士多著皮甲,善騎射,但是騎弓射程只有兩百步。貿然衝擊防衛嚴整的步兵軍陣十分不利,更何況眼前的這只還是輜重部隊,根本就不用考慮軍中箭矢不足的問題。

  望著緩緩退去的騎兵,戴有德卻沒有一絲的輕鬆!想來敵人只是試探性的攻擊,待到明日,在休整後的北涼騎兵全力攻擊下,定然不會如今天這樣的輕鬆了。

  一次試探就派出萬騎,一擊不利,退卻如風。寧願丟下百餘具屍體,也不盲目衝擊。可是如果大雍的弩箭哪怕是露出一絲的怯意,一萬騎肯定會趁勢猛衝!而他們身後的兩萬騎也將全部壓上,一句摧垮擋在面前的殘軍軍陣。看來敵將也是個殺伐果決之人。

  涼騎展開,如水銀泄地,或攻或退,轉化自如。若不是涼騎一分為二,就連自己都沒有看出涼騎的試探之意。領軍治軍的胡將當不可小覷!

  大軍已經連續作戰兩日,軍士們都是困苦不堪!哨探回報,敵軍確實退後五裡安營紮寨了。殘軍當然也不會錯過這樣休整的機會。但是北涼鐵騎一向來去如風,五裡的距離在戰馬的衝擊之下,不過是片刻的功夫。

  大雍殘軍,依然是甲不敢離身,刀不敢入鞘。安排了大量的哨探抵近涼軍,來回巡視警戒。後方的步軍才得以短暫的放鬆僵硬發酸的軀體。

  涼軍大帳內,手扶彎刀的斯欽巴日聽完下屬的彙報後,英俊的臉上第一次有了一點點的猶豫。帳中劈劈叭叭的火把將眾多千夫長,萬夫長們焦躁的神情照的纖毫畢現。

  不管說眼前的這股殘軍是小心謹慎也好,是驚弓之鳥也罷。要吃下眼前的這只殘軍怕是要付出不小的代價。

  如此小心防備,看來,夜襲的計畫也用不上了。但是也不能讓敵人安逸的睡一夜。

  “抽出一千騎兵,不定時襲擾敵陣,以疲敵軍,其餘人馬安心休整,待明日與之堂堂正正的一決雌雄吧。”少年將軍雙眼掃視一圈後,下定了決心。眾人領命,魚貫而出。各自安排去了。

  兩座巨大的營地皆寂靜無聲,連日苦戰的將士們終於得以休整,他們並不知道,等待他們的明日,也許就是最後的一戰。

  結局簡單明瞭而又殘酷無比:生或者死!

  巡夜的軍士忠實的履行著自己的職責!

  遠處不時的傳來一陣陣的喧鬧之聲。劃破寂靜的夜空,驚擾起殘軍將士。到是大批的百姓絲毫不受影響。繼續呼呼酣睡。

  如是三次之後,雖然知道是敵人的疲軍之策,但是自己身為主將,卻不敢有絲毫的放鬆。以斯欽巴日的狡詐,誰能保證下一次的襲擾不會變成強攻!只能傳令大軍枕戈待旦。

  篝火點點,冬夜,清冷的厲害。一路行來,數十年的流亡之路上經歷過多少個這樣的夜晚,已經數不清了。身邊熟悉的袍澤一個一個的倒下了。

  什麼時候能是各盡頭呢!戴鴻德握著腰間的戰刀,默然無聲:‘老夥計,若是朝廷戰船明日不到,就與我一起留在此地吧!

  但願少亭兄明日不要回來,也能給我們留點種子,日後好去替我們這些遺民去問問,朝廷的戰船此時在何處?’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