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歷史架空 > 漢宮秋

南洋秋風 第二十章八百騎還

書名:漢宮秋 作者:六癡道人 本章字數:3349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4:02


  說書的老人,停頓了一下,端起面前的酒碗,咕咚一口酒幹了大半碗的椰子酒。

  下麵聽書的客人起哄道:“孫秀才,別賣關子了,快繼續說說,後來怎麼怎麼樣了!”

  “孫秀才,你這書說的忒不俐落。說好的今天說的是宋少亭三千騎兵斷後的故事,你這都說了半天才說到正題上!”

  “掌櫃的,上一碗青田酒,給這位說書的先生,算在我們的賬上。”距趙崇不遠的那一桌大漢中,有一人高聲叫道。引來了周圍的酒客們一連聲的哄鬧較好聲。

  那說書的孫秀才也向著那一桌拱手謝過道:“多謝幾位壯士贈酒”。

  趙崇本來也就是看過州城擴建的工地後信步在周圍閑轉,吃完飯後也沒有想好要去哪裡。又正好趕上孫秀才來說書。

  說的又正好是自己趕興趣的海豐戰事。索性就聽聽吧,就當是提前看一遍魏世傑的戰報了。雖然相差可能很大!

  這爺倆本不是以此為業的,不過是初到此地,擔心以後無以為業。這才在酒肆裡說些自己新編的話本。由於是新話本,大家都以前都沒有聽過,加上又都是不久前發生的一些個事實。所以大家就當是聽個新鮮。

  孫秀才提起寬大的袍袖,擦了擦嘴角的酒漬。笑著開口道:“各位看官莫急,精彩的馬上就來。”

  說完不等四周的客人再催,又開始說道:“卻說那三千騎兵跟在宋少亭身後,瞬間三千把雪亮的馬刀就殺入了敵陣!

  鋼刀對斬,摩擦出點點火花。

  馬刀入肉,嗤嗤聲嘶啞!

  雙方近萬騎往來廝殺,一時主戰場的喧囂聲都停了下來。

  再次殺透敵陣的宋少亭看見大雍的步軍主力已經撤過浮橋。回馬西望,北諒騎兵也壓到了近前!由於地型狹窄,對沖的兩股騎兵此時倒是佔據了戰場的中心位置!北涼的大隊鐵騎到是無法展開了!

  由於步軍軍陣嚴密,穩步後撤之下,讓尾隨的涼騎無法有效突破。待到了海邊,地形更加狹窄,大雍在海上有戰船的接應,所以順利的過了浮橋。

  岸上只留下了六千步軍,結陣對敵,等待著斷後的三千騎。

  長風獵獵!軍旗翻卷!

  如血的夕陽默默的注視著血紅的沙場!

  沙場寂靜,只有馬嘶,風吼!

  催戰的號角聲再一次響起來!

  浮橋上是川流不息的人馬。

  橋頭西側,不知何時架起了一座高大的軍鼓!

  ‘魏’字帥旗在軍鼓前飄蕩!魏世傑一身甲胄,被撤回的魏愷董澤及戴鴻德簇擁著立馬橋頭!

  大軍已經撤過浮橋,橋西留下的只有剛剛布好陣勢的三千步軍。身後是三千弓弩手!

  ‘魏帥先回,我去去就來!’宋弘博聚聲往自家軍陣一聲長喝,長槍前引,縱馬而去!身後的騎兵又帶起一陣煙塵!

  ‘乃真英雄也’魏世傑立馬橋頭,不住的讚歎。身邊的幾位將軍也是點頭附和。

  戰場上兩股騎兵再一次撞擊在了一起。宋少亭長槍所過之處,無一合之敵。玄色披風早已經被鮮血浸透。

  正衝鋒間,撇見了戰馬身前不遠處有一名扛旗的健壯胡騎。立即驅馬上前,交錯而過的瞬間,大槍一抖如毒蛇出洞般的斜刺一槍。

  槍頭角度刁鑽,速度迅捷無比,那胡騎只覺得眼前有無數的槍頭紮來,來不及反應就被一槍刺穿了右臂。

  接著就是鑽心的痛疼麻痹了大腦。被宋少亭的雙手用力一壓,一挑,在胡騎的慘叫聲中攥著狼旗的右臂便連同狼旗一起飛向了半空。

  宋少亭縱馬接過狼旗,抽出馬刀消掉連著手臂的半截旗杆。繼續前沖!

  身旁的胡騎見平日勇力過人的抗旗兵,只一個回合就被紮籪手臂,落馬被踩踏成了肉醬。那裡還敢上前!紛紛閃避,以躲開眼前的這位殺神。

  再一次透陣而出的將軍,並沒有勒馬回轉。而是繼續加速,直沖後方的三萬涼騎而去!

  一人一馬迎著千軍萬馬呼嘯狂奔!身後的大雍將士無不豪情滿懷,熱血在胸中沸騰,助威的聲浪久久不停。

  巨大的軍鼓下一位老將赤膊上身,雙臂翻飛,粗大的鼓槌一聲聲的擊在鼓面上。雪發飄飛,軍鼓聲驀然動地而來,震顫了數萬人的胸膛!

  涼軍陣前,一名年輕的將軍,揮手阻止了欲上前攔截的數百親衛。親自驅馬緩緩出陣數十步!一雙鷹隼般的眼睛直視來將!

  玄色的披風越來越近!馬速已經加到了最高。

  馬上的將軍動了!平舉起一杆半截的狼旗,

腰部隨著戰馬的起伏,右臂借力向前猛然一拋。斷旗借著馬力如流星般的破空飛去!

  ‘少將軍一路護送,豈能空手而回!本將送你一物,權當謝禮!’

  ‘北涼狼騎,不過如此!’

  宋弘博縱聲狂笑,聲音和著激射而去的斷旗蓋住了戰場的喧囂!

  北涼鐵騎個個怒目而視。

  一句‘北涼狼騎,不過如此!’更是激起了三名萬夫長的怒火!坐下的戰馬感受到了主人的怒意,抬起興奮的馬蹄,不斷的摩擦著腳下的土地。

  激射而來的斷旗,在眼中急速放大。斯欽巴日不避不退,猛然一夾馬腹,狂奔向前。迎向激射而來的斷旗。

  眼看斷旗幾乎就要射中馬頭,探手一抓,巨大的力道通過手掌傳到了手臂上,瞬間猛然發力,手背上雖青筋畢現,但還是卻勉力用單手穩穩的接住了狼旗!

  斯欽巴日將狼旗用力一揮。

  ‘將軍威武’

  身後爆發出一陣陣震天的歡呼聲!

  舉起左手向下一壓,沸騰的喧囂聲一滯。斯欽巴日高聲吼出一聲:‘黑狼騎,還禮!’

  身後的三名萬夫長激動的上前,不待開口,就被年輕的胡將揮手制止道:‘被人斬將奪旗,還有臉面以多取勝嗎?

  既然對手歸還了狼旗,我等怎能沒有表示!若是諸位不服,本將可以給你們機會,日後在正面堂堂正正的擊敗此人!’

  隨即剩餘的四千高速衝鋒的黑狼部騎兵轟然裂開,中間露出一道數百步寬的空隙。回轉的八百騎大雍騎兵和射出旗幟後回轉的宋弘博,呼嘯而過,沖向浮橋!

  橋頭的步軍方陣已經全部登上荒島,只有魏世傑等數十騎等在橋頭!

  眾人一沖而過,瞬間無數的火箭便覆蓋了橋頭。引燃了早已潑上火油的浮橋!烈火順著火油轟然暴起。如一條火龍橫臥海上!翻騰的烈焰映照出兩邊嚴陣以待的大雍戰船!

  緩緩壓上的北涼鐵騎,駐馬海邊!鐵甲銀盔下的斯欽巴日面無表情的觀望的翻騰的烈焰,長長的歎道:‘南朝豪傑何其多也!’

  無名荒島上,血透戰甲的宋弘博翻身下馬,向著赤膊的老將軍躬身拜道:‘多謝魏帥,為我擊鼓助威!海邊風大,還請魏帥保重身體。’

  ‘哈哈哈,區區小事,何足道哉,本帥來遲,還望將軍見諒!’魏世傑哈哈一笑,接過親衛遞來的衣袍。活動活動手臂,又自嘲的道:‘唉!老了,才敲了這半天的軍鼓,就手臂發麻了。走,隨我去見一見戴將軍!’

  數十萬百姓正在有序的登船,臨時的營寨裡只有一頂頂的行軍帳,大戰過後的將士們終於可以安然休整了!”

  琵琶聲隨著說書老人的講述,起伏婉轉。此時只見彈奏的少女急速轉拔,驟然停頓。如銀瓶咋破,鐵騎突出!

  周圍的食客們轟然叫好!特別是那幾位健壯的漢子叫的最凶。到是先前黑著臉的那漢子有一絲得色一閃而過!

  這些細微的動作當然沒有逃過趙崇的眼睛。四下裡有不少客人往孫秀才桌子上的琵琶盒裡撒著銅錢。爺倆不停的道謝。

  趙崇也站起身來,一邊走一邊贊道:“白髮飄飄將軍鼓,斬將奪旗宋少亭!我大雍的兒郎就該如此。老先生說的好,小姑涼琵琶彈的也好,該賞!”隨手接過親衛遞上來的一塊銀子,放在了琵琶盒裡!

  爺孫倆見趙崇如此大方,自是感謝不已。

  那一行幾人,也撒了一大串銅錢給了說書的爺倆。

  眾人陸續散去,進城的進城,渡河的渡河。那黑臉漢子一行人也結了酒錢,牽出坐騎往州城而去。

  趙崇目送良久。

  “皇上可是對此人有意,待末將前去試探一番如何?”親衛馮哥見趙崇頗為關注,上前輕聲問道。

  “不必了,這些人所騎都是馴養良好的戰馬,又自營中來。想必都是我軍中的將士,有緣的話將來定能再遇見。”趙崇看著漸漸遠去的數騎,有些意味深長的拒絕了親衛的試探。

  一行又轉悠了半日,心裡想著酒肆裡聽來的戰事。直到傍晚時分才返回。

  一行十數騎剛進城門不遠,就看到州城裡最大的藥鋪門前圍了一大圈的百姓。馮哥連忙打馬前去打探情況。

  不一會回來彙報,毫不掩飾嘴裡幸災樂禍的意味:“皇上可是巧了,前面藥鋪裡,咱們晌午遇見的那幾位漢子正在和店裡的夥計動手呢!

  好傢伙,手上的功夫可是不弱,一大幫子手提哨棒的家丁圍著那麼幾個人,可是地上躺著的全是店裡的夥計和家丁。”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