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葬魂人

禍亂人間 第一章:客人

書名:葬魂人 作者:風月 本章字數:3434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4:45


  “平安,接客了。”一道陰森低沉地聲音幽幽的傳過來。

  “田叔,幾點了?”我用右手摸了摸右眼皮。今天不知道怎麼了,右眼皮總是跳,而且跳得很厲害。

  我從躺椅上起身,抬頭看了一眼來人。

  大平頭,國字臉,濃眉大眼,兩個耳朵像是被分別削掉一半似得,緊緊貼在臉邊。

  外面披著一個軍大衣,裡面穿著一件T恤,上面印著一個“卍”字,下身則穿著一個花褲衩,看起來不倫不類。

  “都十點了,你小子又在偷懶了是吧。”田叔的歲數大概有五十多歲,和我父親的年紀相仿,但是面龐上卻絲毫沒有年長的痕跡,若是光看身材長相,倒是像一個不到三十歲的壯漢。

  “哪有。”我連忙出聲,臉上堆笑,迎了上去。

  “速度點,別耽誤客人入住。”田叔不滿地嘟囔著。

  “好嘞!”我急忙將門打開,閃過身去,讓田叔進門。

  “你這小子,要是讓主任抓到了,肯定開除你。”田叔瞥了我一眼,隨後接著道,“別以為你是個大學生了不起,就昨天還有幾個大學生來應聘呢。”

  “是是,田叔,我錯了還不行嗎。”我靠在門邊連忙認錯。

  “算你小子態度好。”田叔點了下頭,對我的態度頗為滿意,然後拉著客人進了門。

  隨著他的進來,迎面吹進一陣熱風,讓我頓時感覺有些不太自在,興許是在裡面呆的太久了。

  “哐哐,哐哐”田叔拉著不銹鋼製作的滑床緩緩進來,興許是床用的時間久了,發出陣陣轟鳴。

  我轉頭打量,床上躺著的客人是個女性,上面的白布沒有蓋好,一隻塗著紅色指甲油的腳露了出來。

  這只腳整潔光滑,想必時常打理,肌膚細嫩,看起來歲數應該不是很大,就是腳上毫無血色,慘白無比。

  “田叔,今天這都第九個了,今天的客人還真多。”我看著田叔操作,隨口道。

  “臭小子,看什麼,過來搭手。”田叔抱著女客人突然身體一僵,然後突然對我大聲喊道。

  “哦,來了。”我怕他發火,急忙走了過去。

  “抱著她的腳。”田叔沒有看我,只是冷冷地命令。

  “哦。”我急忙抱住女客人的腳,準備和田叔一起將她抬到準備好的床位上。

  只是,田叔今天有些反常,平時他一個人就能搞定,今天卻好像沒了力氣,聲音也十分凝重,這讓我感到有些奇怪。

  “田叔,怎麼,今天晚上沒吃飯啊。”我開起了玩笑。

  “撲通!”

  我話剛說完就感覺一股大力向我撞了過來,我一個踉蹌直接摔到在地。

  隨後眼前就是一黑,只感覺有什麼東西壓倒了我身上,我的嘴被什麼東西狠狠磕了一下,頓時一股熱流伴隨著濃濃地血腥氣流到了我的嘴裡。

  我猛然睜開眼,就看到女客人的雙眼暴起,正死死地盯著我,我的嘴和她的緊緊貼在一起,一股濃烈的臭味撲面而來,我頓時感覺呼吸一滯,頭昏目眩。

  “臭小子,沒事吧。”田叔的聲音傳來,然後我身上的女客人被人一把拽起,她的前身驀然出現在我眼前。

  只見她胸前的豐滿像是被人直接用刀割掉了一般,露出兩個血肉窟窿,胸口向下有一道長長的傷口,上面密密麻麻縫合了至少有七八十針,經過剛剛那麼一摔,縫合的線有暴開的跡象,一股股青黑色的液體伴隨著濃烈的惡臭直接甩到我的臉上。

  一股濃烈的噁心感直接從腦子裡直接竄到胃裡,我身體一轉,也顧不得嘴上受傷,直接吐了起來。

  “臭小子,你怎麼樣?”田叔過來急忙問道。

  我只感覺腦子裡脹痛無比,胃裡更像是翻江倒海一般難受無比,胃裡的東西不斷竄到我的喉嚨眼,竄到我的氣管裡,呼吸困難,又痛又嗆。

  田叔過來輕輕撫著我的後背,給我順氣,我才感覺好了點,又吐了幾口,才停下。

  我此時只感覺全身乏力,冷汗直流,趴在地上狠狠喘著粗氣。

  田叔這時遞給我一瓶礦泉水,我急忙接過來,將嘴裡的穢物給漱乾淨,又喝了兩口,才感覺身上有了些力氣,緩緩起身,一臉狼狽的向著田叔看去。

  不料田叔看到我後,本來著急的臉兀然一沉,目光死死地看了我一眼,然後掃了一眼被他放在床位上的女客人,語氣從未有過的凝重。“你流血了?”

  我心中暗罵,這不是明擺著呢嗎,我用手抹了一把嘴唇,血還沒有止住,我這一擦更是牽動了傷口,火辣辣地疼。

  “沒事,小事。”我急忙堆出一臉的笑容道,示意他不用擔心。

  “你今天回去休息吧。”田叔的口氣很冷,眉頭也緊緊地皺了起來。

  “真沒事,就是嘴角擦傷了。”我心中一急,他不會是因為這點小事就要告訴主任然後辭退我吧。

  “你今天回去休息,明天再來上班。”田叔興許是看出了我的想法,語氣緩和了些。

  “哦,那好。”腦海中的不舒服瞬間消散,心中一陣竊喜,“不是辭退,是放假啊,嗯,工傷假。”,我急忙脫下身上披的軍大衣,和田叔打了個招呼就興匆匆地離開了,出了醫院的大門我才發現好像有點不對,我的初吻,好像沒了,而且還是給了女客人,登時好心情就變成了比上墳還沉重。

  我叫吳平安,今年二十四歲,畢業於市里著名醫科大學,但是時運不濟,命途多舛,原本以為我會成為一名德高望重的名醫,卻未曾想淪落成為一名“守屍人”。

  所謂的客人就是死人,但是這一行有個規矩,避死,就是不能提關於死人的詞彙,死人叫客人,冥床叫客舍,收屍叫入住,總之很是繁瑣,當然這些都是田叔教我的,聽他自己說,他幹這一行已經有三十年了。

  我抱著上墳的心情,向著出租屋趕回去。

  七月的天氣很是悶熱,即便是到了夜間,風裡依然夾雜著熱氣。由於到了晚間,路上的行人倒是不多,幾家小攤販零零星星的分佈在醫院對面招攬著路上的行人。

  我一般這個點都會出來弄點夜宵吃吃,對面一個老婦人煮的餛鈍味道特別棒,我每次都能吃上兩大碗,但是今天卻沒了胃口。

  腦海中總是經不住的想起女屍的眼睛和她前身血肉模糊的樣子,胃裡止不住的翻騰。

  我走到對面,我住的地方離醫院有三站路的路程,不算太遠。

  “小吳,今天不吃餛鈍了啊?”老婦人看到我熱情地招呼道。

  我本是十分難受的,但是一聞到餛鈍出鍋的香氣,反胃的感覺頓時被壓下去不少。

  “來一碗吧。”我又聞了兩口,頓時感覺有些餓了,便坐在支出的木桌子旁的小凳子上叫了一碗。

  剛坐下就發現右眼眼皮又跳了起來,我無奈的用手揉了揉,心中暗罵倒楣。

  “大娘,多放兩個啊。”我擠出笑容道。

  老婦人常穿著一身藏青色的衣服,這讓我好奇了很久,畢竟是七月的天氣,悶熱難當,但是她卻仿佛感受不到一般,更別提身前還有一個火爐了。

  “小吳,你今天沒事吧,我怎麼看你臉色發青。”老婦人飛快的往湯水中下著餛鈍,老婦人的聲音有些低啞,頭上戴著一塊藍色的方巾將頭發包住,面龐上堆滿了皺紋,看起來很是和藹。

  “沒事,就是今天右眼皮老是跳。”我揉著眼皮飛快的岔開話題,停屍房的那一幕我是不願再想起。

  又等了約摸3分鐘,餛鈍下好了,我接過來準備吃兩口,但是一聞到餛鈍的香味,我的胃裡突然猛地一陣抽搐,直接一口穢物吐到了餛鈍裡。

  我急忙站起來揉著肚子平復呼吸,過了半晌才緩過來,當我抬頭想要向老婦人致歉的時候,發現她的面龐鐵青,兩個眼睛裡怒火噴薄欲出。

  我當即驚出一身冷汗,便要摸出錢包把賬結了,但是悲劇的是我發現自己的手機和錢包忘在停屍房裡了。

  “大娘,對不起啊,我今天不大舒服,我不是故意的,我錢包忘帶了,我現在回去拿。”我一口氣說完,然後也不管路上有沒有車,撒腿就跑。

  當我跑到醫院門口的時候,右眼皮像是吃了興奮劑一樣,開始飛快的跳個不停,好像是在阻止我回去。

  我猶豫了片刻,但最後還是向著醫院跑進去,不為別的,錢包裡有證件和我僅剩的五百元錢,我剛畢業,急需要一份工作養活自己,要不也不會做這麼恐怖的工作。

  我心急火燎的來到停屍房,但是讓我感到奇怪的是門竟然是半開著的,我走近用手輕輕一推,一股濃烈刺鼻的血腥味撲面而來,隨後傳來“砰”一聲巨響,槍聲!

  我二話不說推門而入,但是眼前的一幕卻是讓我全身冷汗都冒了出來,手腳兀然的不聽使喚止不住的顫抖起來。

  停屍房裡田叔半個身子歪靠在停屍床上,身上多個部位正在向外噴射著鮮血,那個女屍抓住田叔的脖子,在脖子旁邊站著一個漆黑的嬰兒,他的嘴正在不聽的蠕動咀嚼,一塊塊沾滿鮮血的碎肉從他的嘴角滑落。

  黑色嬰兒的目光凶戾無比,正盯著旁邊一個身穿警服的女孩,此刻她的雙手緊緊握住槍,正在瑟瑟發抖。

  隨後他們的目光全部向我看來,黑色嬰兒咧開嘴對我邪邪一笑,讓我幾欲昏厥。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