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葬魂人

禍亂人間 第九章:夢與醒

書名:葬魂人 作者:風月 本章字數:3336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4:45


  我看到老頭便對他大喊一聲:“師父,救她!”,見到他,我的精神便鬆弛下來,昏死了過去。

  黑暗,腐敗,陰冷,無盡的陰風呼嘯,我睜開眼卻是出現在了一個破敗的山谷中,四周的樹木都已枯朽,腳下的是柔軟的黃沙,黃沙之中掩埋著無數的枯骨,仿佛經歷了無盡的歲月。這時,我的身前出現了一個人影,他的身形十分模糊,但是卻是讓我的心狠狠揪了起來。

  這個身影,我曾夢到了無數次,但是都是在我最無助,最害怕,最痛苦的時候,這個人,是我的父親。

  他轉過身,似乎對我說了什麼,然後對我招了招手,然後徑直向著山谷深處走去,他的步履蹣跚,似乎每走一步都用盡了自己全身的力氣,但是我卻感覺到,他在笑,是因為我嗎?

  我咬了咬牙,抬步跟上,但是無論我的速度有多快,他始終和我保持一人的距離,但我卻追不上,我不甘心,我想要看清楚,這個在我腦海中早已模糊的男人到底張什麼樣子。

  他走的很慢,但是卻慢慢穩了下來,我看到他從腰間摸出了一把短劍,這把短劍很細,但是當這把短劍出現的刹那,平靜的山谷劇烈的顫抖起來,他的身形停住,只見他雙手高高舉起短劍,嘴中念道“青龍出列,星沉地動,我血為祭,歲月為匙,開!”

  我呆住了,昏暗的天空頓時被夜幕掩蓋住,無數的星光揮灑閃爍,整個天空頓時被星光佈滿,只見他將劍狠狠插進了自己的心臟,頓時鮮血飛濺,一個心臟大小的棺木緩緩漂了出來,這個棺木上刻畫著無數的紋路,這些紋路如同樹的年輪一般,但是所有的紋路全部都向著一個方向,一股股歲月的腐朽氣息從棺木中彌漫開來,棺木在他的周圍環繞盤旋,這個棺木緩緩放大,然後一個女人緩緩走了出來。

  我的心頓時像是遭受了無數雷擊,全身劇烈的顫抖起來,走出來的女人不是別人,卻是我的母親,她的身上被無數的鎖鏈鎖住,棺木之中有一個黑色的漩渦正在不停地旋轉,鎖鏈便是從這黑色漩渦中延伸出來。

  “轟!轟!轟!”無數的轟鳴聲傳出,我順著聲音望去,只見眼前的地面裂開,一個巨大的白色的祭壇緩緩升起,然後從這個祭壇上突然升起了一道巨大的光柱,直接升上夜幕之中,整個夜幕頓時被無盡的光照亮,仿佛變成了白晝,無數的星辰紛紛粉碎,一個巨大的黑色漩渦緩緩浮現,一個白點在那黑色漩渦中緩緩出現,然後就見無數的星辰再次浮現,散發出璀璨無比的光芒,似乎在迎接白點的到來。

  “哈哈哈哈,蝶兒,我們終於要得到星辰棺了,你復活有望了!”男人的聲音再次傳來,聲音因為激動都有些顫抖。

  我的母親沒有回答,只是滿目柔情的目光中多了幾分掙扎,我看到她的手中多了一把黑色的匕首,背在身後,但是嘴角卻滿帶笑意。

  “小心!”

  我立刻開口提醒,但是卻發現喉嚨發不出聲音,我看著母親臉上的柔情和微笑消失,卻而代之的是無盡的瘋狂,匕首狠狠插在了父親脖子的位置上,父親轉身,似乎極為震驚,然後狂怒出聲:

  “你不是蝶兒!你不是蝶兒!你是誰!”

  “幽冥界,幻姬。”

  只見她的身形不斷扭曲,頓時化作一個嬌媚的女子,不知怎麼回事,這個女子的樣貌像是狠狠印在我的心裡一樣,這種感覺很難受,似乎像是腦海中被人塞入什麼東西似的。

  “哈哈!原來是這樣!原來是這樣!葬魂劍!爆!”他突然將手中的短劍向著天空拋去,然後轉身就走。

  幻姬怒嘯連連,身形更是直上九天似乎要阻止短劍,但是血劍突然裂開,無數的黑氣頓時四射而出,將半個天空渲染成一片血色,然後一個白色碎片呼嘯向著他奔來。

  四周的景物不斷扭曲,我竟然詭異的出現在了自己的家中,只見他趴在桌子上,然後拿出一個星星狀的髮卡,隨後張開握緊的雙手,抹在上面。

  “蝶兒,我拼盡全力,以星辰棺為引,總算搶來你的一縷殘魂。”他的語氣中滿是欣慰,隨後猛然對著站在他身後的我掃了一眼,頓時讓我心中駭然。

  他沒有說話,但是似乎在打量我,然後拿起桌子上的筆快速寫了什麼,然後也不看我,輕輕一歎,“安兒,切記,葬魂無罪,棺木有毒!”,他嘴中念了什麼,對著我一指,然後就倒在了書桌上。

  “吳平安!你醒醒!”唐淼淼的聲音在耳畔響起,我睜開

雙眼,雙目仍然被駭然佈滿,心臟劇烈的跳動。

  身體恢復了直覺,才發現全身已經被冷汗浸濕,看了一眼唐淼淼,她的面色雖然有些蒼白,但是已經有了血色。

  “我睡了多久?”我知道之前的那一幕應該是一場夢,只是這夢真實無比,更像是他留在我腦海中一般。

  “會是田叔嗎?”我的心中卻突然一動,如果這場夢是真的,那麼當時肯定還有第三人在場,這個人很大的可能便是田叔,那麼,他真的死了嗎?若是沒死,他現在在哪裡?

  我突然想起了田叔給我的手劄,頓時臉色一變,急忙往身下摸去,隨後松了一口氣,還在,這一切的答案,應該就在這本手劄上。

  “你醒了。”紫鴛眨著大眼睛看向我,眼中露出欣慰。

  “我希望不會有下一次。”我的心中一沉,想起之前的一切,語氣冷了下來。

  “不會,這是對你的考驗,抱歉,不能出手幫你。”紫鴛略帶歉意道。

  “你們在說什麼呢?”唐淼淼一臉的疑惑問道。

  “沒什麼,我想出去走走,淼淼你跟我一起吧。”我起身,然後才發現自己上身光溜溜的,我掃了紫鴛一眼,點了點頭,然後拉著唐淼淼便走出了房間。

  唐淼淼和我對視一眼,頓時面色羞紅,將頭深深埋下。

  “哎!誰啊!不能小心點嗎?”這時突然一個矮小的身影撞到了我的腿,頓時倒在地上,竟然是食魈。

  “看什麼看!”他一臉的憤然,讓我頓時一呆,然後只見他十分討好的跑到紫鴛面前,“姑奶奶,飯菜快做好了,您什麼時候用膳呢?”

  “做了什麼好吃的?”紫鴛的臉上露出欣喜之色,直接拖著食魈便走。

  我帶著唐淼淼也走了出去,就看到老頭正盤坐著閉目養神,顯然是在等我。

  “淼淼,你等一下。”我走到老頭面前對他深深一拜,這一拜是為了他救下紫鴛。

  “你沒有什麼想問的嗎?”老頭睜開眼,隨後掃了一眼唐淼淼然後看了一眼我,眼中露出一絲詢問。

  “小姑娘,走,跟姐姐去吃好吃的。”這時紫鴛突然回返,將唐淼淼直接拖走。

  我對著紫鴛點點頭,微笑致謝,唐淼淼看了我一眼,沒說什麼,但是眼神中有些擔憂。

  “去吧,我一會過去找你。”我安慰道,示意她安心,她這才放心跟著紫鴛離開。

  “每一個葬魂人都有這樣的考驗?”我坐到老頭對面開口。

  “每一個葬魂人都會由葬魂閣派來的使者來進行考驗,至於食魈是我對你的考驗,我這一生實際上就只有你一個弟子。”老頭緩緩開口,言語中有些苦澀。

  “那大師姐?”我有些不解。

  “葬魂本是一脈,但是經過多年的發展,如今已經分為兩派,一派修人,一派修魂。”老頭繼續道,但是眼神中若有如無的露出無奈。

  “有什麼區別?”我問,心中卻是升起了他留給我的話,“葬魂無罪,棺木有毒!”,這罪是什麼?這毒又是什麼?雖然不解但是我卻不敢出聲詢問,或許在葬魂閣有我想知道的答案。

  “人字一派,修身,魂字一派,修魂。”老頭又模棱兩可的回了一句,讓我頓時有些頭大,我對葬魂的瞭解太少,根本不明白他的意思。

  他見我不語,便知道我沒有明白,又開口解釋道:“所謂修身,指的是修煉自身,習武養性,但是現在習武太苦,藥學太難,人字一派為數不多。”他緩了緩繼續道,“所謂修魂,又叫吞魂,吞噬其他的魂魄來壯大自身,但是現在的魂字一派走入了一個極端,只修棺魂不修本魂。”

  他這番話我倒是明白了,人字一派學武學藥,魂字一派修魂修棺,我心中頓時升起疑惑繼續問,“那大師姐是魂字一派,您也?”

  “她本是魂字一派,但是修煉的時候出現了意外,送到我這裡已經是奄奄一息,我心有不忍便救下她,對外稱她是我的弟子。”老頭眼中露出讚賞之意道。

  “這棺魂到底是什麼?”我心中沉吟隨後問。

  “棺只是器,人字也好,魂字也罷,均可使用,至於魂,便是天地人三魂了,天棺三十六,地棺七十二,人棺無數”。老頭解釋道。

  “我能看看您的棺嗎?”我心中升起一絲興趣問。

  “我沒有棺,人字一脈,踏天而行,只修自身,要棺何用?”老頭突然站起,身上突然迸發出一股強大的氣勢,只見他抬頭望天,對天一指,頓時天空烏雲滾滾,陰雷炸響。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