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葬魂人

禍亂人間 第十章:新的開始

書名:葬魂人 作者:風月 本章字數:3492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4:45


  “啪啪啪!”突然從烏雲密佈的天穹之上,傳出一陣鼓掌之聲,掌聲不響,但是落入耳中卻堪比雷鳴,我頓時全身氣血翻滾,更是牽動身上傷勢,一口鮮血頓時湧到喉間。

  我死死盯著天空,只見自上緩緩飄下一個棺木,棺木通體漆黑,上面佈滿了血紅色的詭異紋路,紋路不停地扭動,仿佛是一條條毒蛇,想要衝去,棺木之上坐著一個黑影,他的四周黑氣彌漫,陰風呼嘯,宛如魔神降世。

  我咬緊牙關,想要將腦海中不停轟鳴的掌聲壓下,但是這掌聲去如同跗骨之蛆般,在腦海中越來越響,我頓時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都不停地震動起來,全身更是止不住的顫抖起來。

  “咕”我猛然抬頭,用力一吞,將喉間的鮮血吞下,然後怒吼一聲,“滾!”

  “嗯?”一聲輕咦傳來,帶著淡淡的驚訝和憤怒,隨後我就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頓時被人狠狠捏爆了一般,腦海中一片空白,呼吸幾乎停止,身體一個踉蹌就要向後倒去。

  “少主前來,不知所為何事?”老頭一把扶住我,然後右手輕輕在我後背一拍,那種壓抑的感覺頓時消散。

  “周師叔,前來討幻珠一用。”一個被黑氣環繞的身影筆直坐在棺木之上,漂浮在老頭的頭頂,聲音冷漠無情,語氣更是如同命令一般。

  “沒有!滾!”老頭雙目一冷,左手一揮,頓時卷起一陣狂風,那棺木帶著少年頓時就被吹飛。

  “師叔且慢!”人影這時站了起來,然後伸手拋出一個東西,破空呼嘯卻是直奔我來,我只感覺身前壓力頓時倍增,眼睛被劃過來的風刮的睜不開眼睛。

  “啪!”老頭一把抓住,發出一聲脆響,我定神望去竟然是一塊權杖,權杖是玉制,上面用篆書雕刻著個兩個鏤空大字“葬魂”,我站在老頭身邊,倒是看得清楚。

  “此物還可用一次。”老頭沒有多言,一揮手就見權杖和幻珠向著人影飛去,只是速度奇快,瞬間擊中人影的胸膛。

  “多謝。”人影身邊的黑氣頓時被打散,露出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他的胸口上一個漆黑的手骨緊緊抓著幻珠,權杖撞到手骨卻是轟然碎裂。

  “告訴天魂子,自此不相欠。”老頭聲音緩和了一些道。

  “你很不錯!你是第一個敢對我說‘滾’的人,希望你不要讓我太無聊。”少年沒有回話,反而意味深長地盯了我一眼,言語之中帶著濃濃地威脅之意。

  少年說完,伸手一拍棺木,棺木便禦空而走,速度極快,一會便消失不見。

  “這個人叫白池,是葬魂閣新晉的少主之一,他身下的棺木名為‘萬魂’,天棺榜排名三十六。”老頭解釋道。

  “白癡?這人的名字倒是有意思。”我笑笑,心中卻是無奈,知道把這位少主給得罪了。

  “魂閣分為兩派,十二門,人派兩門,魂派十門,這白尺是魂派第十門的少主,你到葬魂閣後要小心。”老頭將手從我的背後拿開叮囑道。

  “這棺木為什麼能飛?”我開口問道,這棺木的用途引起了我的興趣。

  “這是陰鬼搬運之術,小術而已,好了,關於葬魂的一切等到了葬魂閣我再詳細告訴你,你去吃點東西吧。”老頭再次坐下閉目養神,卻是不願再搭理我。

  我應了一聲,去尋唐淼淼,走到客廳,卻見兩女正狼吞虎嚥的吃著食物,食魈在一旁一臉的諂媚,不斷地介紹。

  “平安,快過來吃東西。”紫鴛這時抬起頭對我招呼道。

  “哦。”我應了一聲,走了過去,還沒坐下,食魈卻是撲了過來,對我吼道“你!你!說你呢!誰讓你坐下的!”

  我沒理會它,隨後摸出手術刀徑直插在桌子上,拿起筷子便吃,這食魈看到手術刀臉色有些蒼白,悻悻地站到紫鴛的身邊,卻是不敢言語。

  我心中暗笑,這食魈沒什麼本事,做的菜味道倒是一流。

  吃完飯,我帶著唐淼淼離開,一路上我們都沒有開口,我是在想讓唐淼淼知道這一切是對還是錯,唐淼淼則是小心的跟在我身後,卻是不知在想些什麼。

  “你要離開了吧?”唐淼淼突然開口問道。

  我頓時腳步一頓,心中卻是有些感慨,要離開了啊,這個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城市。

  “什麼時候走?”唐淼淼的聲音有些哽咽問。

  我沒有回答,我知道她的心中十分難過,我又何嘗不是,氣氛頓時有些沉抑,我心中歎息,隨後開口道:“淼淼,我們有多少年沒見了?”

  “十七年了,十七年零三個月。”唐淼淼突然一把抱住我,讓我的心狠狠一顫。

  “已經那麼久了啊。”我輕輕掰開她的手,轉身就看到她早已淚流滿面,我輕輕為她

摸去淚痕,然後肯定道:“淼淼我一定會回來找你的,另外我送給你的髮卡,你一定要好好留著。”

  “吳平安,你一定要好好活著,我會帶著這個髮卡等你回來。”唐淼淼說完突然抬腳狠狠吻上了我的嘴唇,我頓時感覺全身發熱,腦海中陷入一片空白。

  唐淼淼的吻很生澀,我則是十分僵硬的回應著,兩個人如同笨拙的兒童般,唐淼淼緊閉著雙眼,嬌靨上緩緩爬上兩朵羞紅,我則是緊張的全身顫抖,良久唇分,唐淼淼卻是甜甜一笑,“我等你。”

  然後紅著臉消失在夜色裡。

  我心中五味雜陳,這一別,不知道下次相見又是多少年,甩了甩心中的惆悵,快速向著出租屋趕去。

  回到出租屋,我第一時間就拿出藏在褲子裡的那本手劄,但是奇怪的是上面一個字也沒有,我急忙翻開,果然裡面也是空白一片。

  “難道要泡水?”我心中升起疑惑,田叔應該不會耍我,應該是這本手劄需要特別的開啟方式,我沒有用水嘗試,反而是開始思考。

  “血!”我的思緒突然一動,之前就懷疑在那場大火中救了我的人便是田叔,那這本手劄很可能便是他留給我的。

  我之前一直在懷疑父母的死因,但是當年的他們的遺體已經被焚燒,唯一的線索便是當時的屍檢報告,這也是我為什麼學醫的原因,之所以選擇這間大學,是因為這間大學的校長是當年屍檢的人。

  然而生活總是樂於嘲弄我,在我進入大學的那一天,校長突然失蹤了,但是這更加深了我對父母死因的懷疑,有一雙幕後黑手再操縱著一切,我要把他找出來。

  我很快找到了其他線索,從我進福利院那天就一直資助我的那個好心人!我通過調查福利院院長的捐助記錄終於找到了他——田叔!

  我到這家醫院只有三個月,但是田叔卻對我似乎十分瞭解,喜歡吃什麼,喜歡什麼衣服,喜歡什麼電影,甚至於在我生日的那天給我買了一個我一直想要的手機。

  田叔對我很好,讓我的心中開始有了掙扎,在我多次的試探無果之後,我漸漸地也心灰意冷,以為這一切都只是巧合,直到煞嬰的出現,讓我的心再次燃起了希望。

  對於田叔的懷疑在那場夢境中已然釋懷了,我記得在我生日的那天,田叔送給我手機的時候說了一句話,“媽的,這次老子大出血了。”,田叔說這句話的時候,語氣異常凝重,現在想起來,應該是為了提醒我。

  我掏出手術刀,割破了自己的手心,將血滴了上去,果然上面開始密密麻麻顯現出字跡,然而開頭的那一句,卻讓我心酸不已。

  “安兒,當你看到這本手劄的時候,說明你已經走上了這條路,我知道自己沒資格做你的父親,但是我還是想說聲——對不起!”

  整本手劄上他就留下這麼一句話,我快速的翻看手劄,在最後一頁發現了字跡中斷了,似乎是他也不能斷定準確的情況,上面是這樣寫的:

  我同門師姐紫鴛欲強行融合海神棺和紫氣棺之魂,失敗,導致魂魄離體,被紫氣棺中的童屍反噬,身體交互,但其實力大增,遇陰門大開之時,可與師父一戰。棺魂可融,媒介是?

  他的這句話卻如同巨雷轟擊,不停的在我的心中迴響,怪不得紫鴛說話老氣橫秋,原來竟和自己父親是同輩!

  這本手劄上記錄了一些棺木的法術和煉製的方法,但是最讓我感興趣的是上面記錄了一門手藝,鑄劍。上面說我祖上一直靠鑄劍為生,並留下了葬魂劍的鑄造方法。

  我摸了摸手中的手術刀,正是上面說的劍尖,至於模樣,恐怕是田叔所為,但也可能不是,但這個人必定和他有著十分密切的關係,找到他,我就知道整件事的來龍去脈,他的生死!

  次日清晨,我跟隨老頭上路,紫鴛跟在後面,食魈趴在她的肩膀上,宛如寵物一般,只是時不時對我齜牙咧嘴。

  “師父,你之前說能知道我父親的死因?”我帶著濃濃地疑惑問。

  “哦,那是騙你的。”老頭頭也不回回答的極為乾脆。

  “那喪魂釘呢?”我頓時一呆,急忙又問。

  “哦,也是騙你的,那可是葬魂閣主獨有的武器,我上哪弄去。”老頭腳步頓時加快。

  “那法術和醫術呢?”我停了下來,聲音都有些顫抖起來。

  “哦,這個葬魂閣的藏書殿裡都有,自己去看。”老頭越走越快,已經和我拉開了一大段距離。

  “走吧。”紫鴛突然一把將我舉起,我頓時嘴中口沫橫飛,指天大罵。

  但是此刻我的心卻是很輕鬆,他應該沒死,葬魂閣,還有那些少主,我倒是想要去看看。

  葬魂閣!我來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